第三十六章 十方之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夜色微凉如画中月影破散涟漪,往喧闹的集市今晚也都雅致风趣起来,每个人都仿佛一夜之间学会了儒雅风致谈吐诙谐,说话也都客客气气彬彬有礼的。今天是酒馆依惯例举办拍卖会和晚宴的子,也是德高望重的,亦或是年少有为的修士们将在今晚坐而论道,以己悟,证道心的子。

    燃灯初上,一片繁华景象,街道两旁每个摊位前都挂起了老板自己的心得体悟,等待其他修士来品评或是辩论,今晚是没有人做生意的。

    据说酒馆的这个举动在初初进行的时候受到过很多散修们的排斥,因为这样会很耽误时间,为摆摊造成了很大的困扰。散修们甚至曾经集体抗议过,在酒馆中心的行政大厅门前静坐,但终究被酒馆的创始人坚持并延续下来。

    而且到得后来,散修们也渐渐的接受了这个习惯。他们发现仅仅花费一晚上赚取灵石的时间,却能得到长生道路上更为珍贵的经验,他人的体悟,这绝对是一件有意义的事

    而且,他们每个人都还记得,并且向往有一天能够重现衍天道人曾经的风采……

    三千年前,一个名叫荒云的小小门派创始人衍天道人在集市内竖起一座数丈高台,于高台上悬挂自的心得,希望能和数千上万的修士们论证天道,并放言他的道路即是天道。当夜集市内修士们哗然,遂群起而攻之,连自己的摊位都不顾了全部跑来口伐,高台下人山人海。夜深,衍天道人就安然的盘坐于高台明月间稳如泰山,一袭广袖浮动清风,飘然出尘。有人心生仰慕,有人自惭形秽,有人嗤之以鼻。

    众人论道至破晓时分尚不觉疲惫,衍天有问必答,竟不显劣势。忽见远方晦暗天际突然染出一线火红,竟是出了!衍天有感而发,只听他闭上双眼高声唱喝道:“依我而言,我宁信,百年孤独,不过,过眼烟云!”声音直耸入云,仿佛要破开虚空。

    众人惊讶抬头,此时的衍天已然站起,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而天地间忽然汹涌起百里祥云相迎,朵朵弥漫,熠熠生辉!远处山谷间百兽哀嚎,响彻大地。

    台下人惊呼:“衍天真人竟在这里悟道成丹了!”

    “论道之功!”

    许久之后,衍天心有所感,抬头看向天空之中渐渐形成的雷劫风暴,笑道:“你也来凑趣!”说着便腾飞上,如神祇临尘降世,飘飘一掌便将之拍碎,破空而去。

    而后百年间,荒云名声乍起,衍天也顺利的进入化神境界。从此论道传说不改,众人皆坐而论道仿效。

    …………

    …………

    集市中心,一条长长的红地毯远远铺开,地毯尽头被不知名的纹路所覆盖,上百颗闪烁着毫光的中品灵石被镶嵌在纹路的节点上,如繁花生长,古朴神秘。

    “那是什么东西?”

    “不清楚,从未见过这样的阵纹,不似凡间之物啊!”

    “竟然要耗费上百颗中品灵石来启动,想来声势一定非常浩大!”

    一名年轻秀逸的修士坐在街角处的摊位后面手持着银筷敲打前玉碗,皱眉思索道:“难道是十方之境?”

    不远处搭建起一座两人高的木台,也以红绸包裹,煞是好看。台上有一座巨硕铜钟,钟上笔走银蛇般的镌刻黄昏二字,悬吊在木梁上,钟旁有四名红衣劲装的酒馆工作人员静立,器宇轩昂。散修们在不远处驻足观赏谈论。

    “这口钟可是要有上千年的历史了!”一位修士叹道。

    “呵呵,道友不知,这口钟是自黄昏酒馆设立之时便有了的,七国二盟,九个酒馆,共九口洪钟,以镇压佞邪气。不过我听说暮酒馆中的那口百十年前被微绝尘成就金丹圆满时碎掉了,”走到哪里都不乏有流传小道消息的人,即便是人人自矜的今也不例外。

    “是啊,我也听说了,暮使者微绝尘百十年前以洪钟立道,曰不破不立!一入金丹,洪钟即碎!”

    “唯一一个以真面目示人的酒馆使者啊,好霸道的格!”一名修士心生向往。

    “道友着相了,人人道路不同,只需追寻己之路即可!”这便是开始论道了。

    …………

    …………

    “那是一座警钟,酒馆创始人聂廷留下的,”公主淡然说道,今晚的她一白色衣装雍容冷艳,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人驻足眺望。许多人都迷失在这冰雪般的美丽中无法自拔。

    任禾一惊,他还是第一次知道酒馆竟然是他的老乡留下的东西,想想也是,如此个显明的东西,这个沉闷的世界怎么搞得出来。任禾看向铜钟的眼神渐渐出现向往,他真的很想与老乡穿越于同一时代,并肩而行,意气风发。

    他忽然看见街角的一处摊位后斜坐着一个年轻人,手中持着一双银筷子在前玉碗上敲打,旁还有两人,竟是本该在三十里外行云山的梁季次,吴卓羲师徒!

    摊位前竖着一条白底黑字的长幅:无染无所着,无想无依止。

    任禾心中惊讶间泛起一片疑云,却无奈被公主叫起名字,只好扭头跟上。

    凌云真人立于木台下昂首道:“恭迎诸位多时!”台上的四名红衣人扛起木桩,狠狠的敲向铜钟,一时之间,钟声轰然而起,在微凉的夜空中传出很远。

    红地毯尽头的阵纹处,一扇流光霞转的大门渐渐升起,这让任禾想起了前世里地球上电影院里的大荧幕,绚丽玄幻。门上忽有一只麋鹿从草坪上溜过,轻轻的看了众人一眼,迅速的跑掉了,画面一变,又有一双丹顶仙鹤划过长空,画面再变,树林中百鸟惊起,你仿佛可以听见耳边鸟儿扑腾翅膀的声音,和那深山中厚重的虎啸!

    “我知道了,这就是十方之境!”一名年轻人在外围兴高采烈的大喊。

    所有人面色尽皆一变,酒馆内竟然重现了十方之境的秘术!有些人想将地上的阵纹画下来,却发现自己不知道从何画起,不由感叹道,这的确不是凡间之物。

    任禾津津有味的看着门上的画面,感受着里面勃勃的生机,受益匪浅。

    “公主下,我们又见面了,没想到公主也会来参加这次宴会。”

    任禾扭头看去,竟是曾与他比试炼丹之术的刑圣杰!他今穿一袭蓝色袍服,玉树临风温文尔雅的样子勾引了一大批女修士,不少女修士都在人群里含羞带怯的偷偷打望着他,不时的交头接耳品评一番。任禾心里忽然泛起一股酸意。

    公主轻飘飘地撇了边的任禾一眼,对刑圣杰说道:“我陪秦国世子下来随便看看。”

    “哈哈哈,”任禾心里一阵狂笑,他看着刑圣杰手掌因为捏紧而泛白时,不由的心怀畅快。

    “那我先进去了,晚宴时再来问候,”说完,刑圣杰便转头当先进了那扇绚丽的大门。

    公主看着任禾冷声道:“无聊,整想些乱七八糟的事,赶紧进去,”任禾看着她脖颈上露出的那一小段红色绳结,心里涌出一阵暖意。

    求票求收藏,你们懂得)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