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阿二阿三的逆袭,晚宴请柬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咱们来打牌怎么样?”任禾探着子往公主房间偷偷看了一眼,确认已经看不见公主以后才回头神神秘秘的问道

    “打牌是什么?”

    “打牌就是一种娱乐活动,强健体,有益心。”

    “不行,我们还要站岗,等会就要去给小四小五换岗了,”阿二站在门口摇头说道。

    “那我们先玩一会,等会你们去换岗,我再和小四小五他们玩。”

    “不行,这是玩忽职守,”阿二坚决道。

    “喂,只是玩玩而已。再说了,静初说让你们以国礼待我,难道你们想抗命吗?国礼,知道什么是国礼吗?”任禾见惑不成只好使出杀手锏,举着公主的旗号恶狠狠的说道。

    阿二阿三无奈的对视一眼,说道:“可是我们不会。”

    “没事,我教你们嘛~!”任禾自信满满的说道,他原以为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是教授的途中才发现问题层出不穷。

    任禾为了让他们更容易学会,还在制作扑克牌的时候,专门把J、Q、K换成了十一、十二、十三,把大小王换成了国主和王后。

    但是阿二阿三果断表示用国主和王后来娱乐,是件大不敬的事,要被车裂的,所以任禾只好无奈的又改成太师和尚书令。可是阿二阿三仍然表示这是在公然侮辱国家高级官员,是反社会的行为,任禾差点就被他们疯了。

    最终,任禾选择把大小王改成了粮食的名称,大麦和小麦,理由是民以食为天,只要一天不到金丹境界,你就还得吃饭……任禾觉得这样的称呼,玩诈金花的时候还可以接受,因为不需要这两张牌,但是打斗地主的时候呢,尼玛大麦和小麦配一起是炸弹……想想都悲剧。

    “一和二怎么可能比三大?就算一和二加起来也才和三一样大啊!你的算学宫廷教师以前一定是教体育的,”阿三淡定的发表自己的观点,阿二点头附和。

    任禾脚踩在椅子上拍着桌子怒吼道:“这是规则啊你们懂不懂,我说它们比别的大就是比别的大!”

    阿二阿三最终屈服在任禾的威之下,但依然表示自己保留意见。打牌终于进行到了实战环节。

    任禾原以为自己可以凭借在地球上打牌的多年经验大杀四方,可是渐渐的他明白自己错了。一开始的时候,阿二阿三是逢地主必叫,毕竟有三张底牌放在那里还是很人的,然后便会因为对规则运用的不熟练次次悲剧。

    可是,况在两人默默的对视一眼之后,便发生了转变,他们再也不叫地主了。而任禾又自恃大牌多年,所以每次都兴高采烈的接起底牌当地主。

    而后的短暂战斗中,任禾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圈之中,仿佛自己有什么牌,他们都一清二楚,自己想要什么,他们也都一清二楚,不管是什么牌,结果都能被憋在手里。

    任禾察觉不对劲,便开始仔细观察二人,发现他们竟然在打暗号,而且用的都是些他完全看不懂的手势……他这才想起来,公主随从有十八个人,平常为了方便指挥和默契的配合,他们肯定有一到十八的打暗号方法。于是任禾决定不再叫地主了,要分裂他们的联盟。

    可是更悲剧的是,不叫地主以后,自己的队友竟然会主动送地主跑路……而且是放一个炸弹后用单三送……

    终于有一次,任禾起到了大麦小麦……和四个二四个三,而且剩下的完全可以两次顺完!他桀桀怪笑的看着阿二,森的说道:“看着我的眼睛,我上次出现这种眼神的时候可是发生过很可怕的事哦……”

    阿二和阿三面面相觑,经过一番交流之后阿二无奈的翻起底牌,是五五六,任禾嚣张的笑了起来,他手里同样有两张五一张六,所以阿二一定什么都配不成!而且他自己牌已经强大到了逆天的境地。

    阿二看着底牌足足愣了三十秒,任禾拍着桌子怪笑道:“哈哈,怎么,不敢拿起来吗?”然后就看见阿二把手中的牌也全部放在了桌子上,他笑的更猖狂了:“要弃牌投降吗?”

    阿三同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任禾感觉不对劲,定睛朝阿二的牌看去,怔了怔后用不相信的眼光看向阿二,阿二用同样悲悯的眼光对他点了点头。

    任禾忽然感觉一阵寒风从天窗吹进,十分萧索,他泪流满面的怒吼道:“尼玛这是什么,你作弊了,对,你一定是作弊了!”竟然是正好从对五连到对一……

    他怒吼的声音惊动了里间的公主,公主开门出来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阿二阿三立马站起来走的远远的,一副跟自己没关系的样子,气的任禾赶紧咬牙切齿地匆忙把桌子上的纸牌全部塞进了怀里,然后一脸无害的笑道:“没、没干什么,只是讨论一下学术问题。”

    “是吗,你怀里藏得什么?”公主质问道。

    任禾正想着怎么蒙混过关,忽见小五跑进来禀报道:“下,黄昏酒馆首席执事凌云真人求见,说是为晚宴请柬之事而来。”

    公主盯着任禾沉吟片刻,转头吩咐小五道:“让他进来见我,”而后又对任禾说:“这事你早晚得解释清楚!”

    任禾简直是死这个凌云了,早不来晚不来,正巧赶在公主向自己发难的时候来,就好像是专门来为自己解围的一样。

    …………

    …………

    凌云真人依旧持着那只以秘银包裹的节杖,五丛节旄晃动中散发出阵阵强大的灵力,他刚一进门便朗声笑道:“公主下,我们又见面了,行馆可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如果有的话告诉在下,在下会吩咐工作人员尽快为你改进。”

    “凌云真人客气了,请坐,行馆只是暂时的栖之所,无所谓满意不满意,”公主当先坐在了上位,而后才平静的说道。

    凌云真人也不介意,因为这只是一种姿态,皇室之人是不会拿皇室威严来客气的。他将节杖递给后的侍从,取出袖中精致的请柬,子微微躬下神态洒然的递给公主:“原以为公主不喜欢参加这样的晚宴,所以先前并没有来送请柬,这是酒馆的失职,所以请公主见谅,以后绝对不会再有这样的事发生。”其实冤枉的,原本因为出于对公主格的了解,所以就干脆不送请柬过来打扰,以为这样会博得更多的好感,结果弄巧成拙。

    “这事不怪真人,是因为我突然寻到了走失多年的秦国世子,所以才突然想到借这次宴会的机会将事说明一下,”公主端起茶盏轻轻的抿了一口,接过请柬说道。

    “今晚的宴会能得到公主的赏光,一定很精彩。”

    “请柬上怎么没有世子的名字?”公主轻轻皱眉问道。

    “这个……”凌云真人扭头看向侍从,侍从立刻贴过来耳语一阵,凌云恍然。他笑着对公主说道:“这次宴会是由使者大人亲自筹划的,门槛比较高,邀请的都是些有名的年轻俊彦,而且……听说世子也不太喜欢舞文弄墨,坐而论道的气氛,所以按照使者大人的吩咐,并没有邀请世子下。”

    “黄昏使者来到东南了?他来干什么,难道他也对萧白衣的金丹感兴趣?为何先前没有见到他,”公主眉毛微微挑起,诧异的问道。

    “呃,可能因为这是使者大人上任以来国内发生的第一件大事,所以大人想将它办的好一些。而且大人也是今天下午刚刚才到,吩咐了一些事便又不知所踪了,公主应该知道的,酒馆九大使者除了秦国暮使者外,其余都是行踪不定的,我们这些坐下属的也不清楚他老人家的位置,”凌云真人摊摊手一脸无奈的苦笑道。

    公主点了点头,说道:“等下麻烦真人派遣属下再送一份世子的请柬过来,今晚我会和他一起参加。”

    “这……使者大人专门叮嘱过不可以给世子下送请柬的……”凌云为难道。

    “有问题吗?”公主细致的柳眉渐渐凝了起来,整个房间仿佛被一股寒气瞬间笼罩。

    凌云真人苦笑道:“岂敢岂敢,其实世子可以凭着公主的请柬一起进入的,希望公主不要为难我们这些做下人的。”

    任禾在一旁暗暗吃惊,一开始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他以为会像小说里面的那样,修士凌驾于国家体系之上,而今才见识到了一个纯修真世界的精彩,而且在任禾看来,这才是正常的。周天境修士因为皇室的权威而向神通境修士低头,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毕竟周天境在修真界里已然是登堂入室的程度了,真正的踏上了追寻天道的这条不归路。

    公主沉吟了一下,看了看任禾,任禾摊摊手表示自己无所谓。公主瞪了他一眼对凌云真人说道:“那便这样,不用再送请柬过来了。不过,有机会,一定要见识一下你们使者大人的风采!”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