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化龙门人出世,扑克的诞生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庄公二百一十七年,楚国都,皇宫夜。

    “噔噔噔噔”一阵沉重的踩踏梯木板的声音从揽月台长长的阶梯上传来,偶尔踩上那些已经有些松动的木板,还会发出吱吱的声响。一个老太监手脚并用的向上跑着,肥硕的躯滑稽可笑,而且头冠上垂下的两条冠带随着体的上下伏动还会时不时的抽打在脸上,狼狈极了。

    跑到中间,老太监便坐在揽月台的梯上大扣喘着粗气,满是皱纹肥的脸颊因为过度的疲劳而泛起红晕,隐隐的透出一种病态。揽月台太高了,几乎高耸入云,他从梯木栏探头朝外望去,风呼呼的灌进耳朵,吓得他赶紧缩回子拍了拍口。

    “歇够了就赶紧上来,”云端传来那极为平静的声音,空旷神秘,仿佛是天上神仙,已然没有一丝烟火气息了。

    老太监听了立马拍拍股继续向上爬去,虽然陛下平里从不怪罪下人,但是这绝不意味着陛下有一副好脾气……

    “陛下,隐世的化龙门人求见,”他跪下后平了平燥乱的气息禀报道。

    “去让他们上来见我,不要走梯了,年轻人脚步重,踩坏了还要花钱修葺,”奈门摩尔眼睛甚至都没有睁开,天上的星辰之力犹如匹练一般从四面八方被纳入他的体内。

    “是,”老太监得到指令就颠颠的下了揽月台,没有多问一句,神仙做事,哪由得凡人置喙。

    揽月台下正站着四个着黑色大氅的人,一位中年和三位青年,尽皆器宇轩昂潇洒临风,每人的黑色大氅都敞开着前襟,里面一黑色皮草,寒风呼啸而过时衣袂飘飘然然。

    “师叔,国主为何不让走梯?”

    中年人展颜笑道:“国主大人的意思是让我们当中周天境的上去,神通境的留在下面,稚都,你随我上去罢,其他人留在下面,见完国主我们就动前往东南,”说着便腾空而起,后紧随上一个影,正是那位名叫稚都的青年人。

    两人顶着寒风轻轻的落在揽月台上,中年人当先拱手笑道:“化龙门人,参见国主大人。我化龙门中听闻东南惊现化龙秘书传人,所以决定出世寻找,特来禀报国主一声,”中年人虽态度恭敬,但却隐隐的透着一股傲气。

    “跪着说,”奈门摩尔仍旧没有睁开双眼,被吸纳过来的星河渐渐动,宽大的衣袍被风鼓吹而起,犹如神祇临尘。

    中年人愣了一下,说道:“先帝曾准许我化龙门人可以遇国主而不跪!”

    “跪着说,”语气仍旧平静,没有波澜。

    “国主大人难道把先帝都不放在眼里了吗……”他的声音忽然被一阵刺骨的寒冷所打断,奈门摩尔前的星河瞬间碎散。中年人感觉到自己的体在以眼可见的速度冻结,想要运起灵力挣扎,却一丝都调动不起来,铺天盖地的威势向他镇压过去,他甚至能听见如若实物的威势将他骨头压断的咔咔声,惊悚至极。他转头向稚都求救,年轻人却微笑着在一旁安静伫立,好像什么都没有看见。

    转眼间,中年人已化为一座冰雕,水属的道术竟能运用至恐怖若斯!

    但是名叫稚都的年轻人仿佛并没有受到影响,他展颜一笑便掀起衣袍一跪到地,整个子都紧紧的贴服下去,稚都朗声道:“谢陛下不杀之恩,另祝贺陛下已达金丹五重大圆满之境,化龙门下不将送上贺礼,请陛下息怒。”

    奈门摩尔终于睁开了眼睛将自己的威势收起,波澜不惊的凝视眼前的少年人,说道:“很好,化龙三代弟子有你便不算没落了。”

    “陛下过奖!”

    “你怎知我已金丹五重?”

    稚都跪伏在地上朗声道:“因为陛下的威势比祖师爷的更甚!”

    “回去,一个月内不要踏足东南。”

    “是,”稚都转便走,这次没有使用灵力飞行,而是恭恭敬敬的从梯上退了下去。

    奈门摩尔眺望着东南的星空,淡淡的说道:“已经够乱了,”而后看向另一边,更远处得六颗星辰暗淡的挂在天际,“又近了一些,按照惯例,明就是集市的晚宴了。”

    他嘴角轻轻上扬,似是回忆起了一些有趣的事。高耸入云的揽月台上一时之间万籁俱寂。

    …………

    …………

    行馆内。

    “你俩……谁是阿二谁是阿三?”任禾有点迷糊的挠头问眼前的两个随从,另一只手还揣着一只咬了一半的苹果。

    “我是阿二,”阿二面色冷峻的说道。

    “恩,我在村子里见过你,那天你和……某某一起走在路上,”任禾嘴里啧啧的说道,“那天我还以为你是中南海保镖呢。”

    “中南海保镖?”

    “哦,就是保护国家领导人的,平时没事了帮忙牵牵云兽端茶倒水,或者当个下马石什么的,危险的时候主动出来挡刀挡剑,”任禾耐心的解释道。

    阿二立刻把手扶上刀柄,膛昂首骄傲的说道:“那我就是中南海保镖。”

    任禾大汗。

    “你们楚国这里有什么娱乐活动吗?”任禾好奇的问道。

    “有,互相切磋道术,论道。”

    “尼玛这也是乐趣……”

    “不如……”任禾突然想起了自己先前的伟大创意,赶紧跑到公主先前坐着的桌案旁翻找笔和纸。

    “咦,这是什么?”任禾翻开公主刚刚正在查看的文件,兽皮当中赫然写着:化龙门人出世,派弟子向国都而去,拜见国主。落款,五十六。

    “化龙是什么?”任禾对楚国境内的宗派还不是很了解。

    阿二冷冷回道:“是一个隐世的大门派,因为千年前的纷争而避世休养,传说以炼丹为道宗,最擅长炼丹知道,丹成之时龙吟滚滚,药内似有魂魄。”

    “惹麻烦了啊……算了,先不管了,五十六又是什么?”

    阿二闭口转过头去不再回答他。

    任禾无趣,只好继续他的扑克大计,拿起桌上那支毫笔,放在鼻子边上闻了闻,一股馨香萦绕在鼻息间,似檀似麝。他猥琐的笑了笑,这竟然是公主手上的香味。

    他在纸上试了试怎么使用毫笔书写,发现果然很好用。忽然兴致来了,便装作古时大文豪的模样,提笔沾些墨水在纸上用归云大陆的文字写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可写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卡住了,后面是什么他有些忘记了……

    他细细的看着这两句,发现中文的韵律,和归云大陆的韵律竟然是完全一样的,这让他兴奋异常,在这里抄袭是没人会指责他的……穿越小说不都这么干吗?一高兴,后面的诗句也都想起来了。

    阿二阿三看着纸上的墨迹,相互对视了一眼,他们都是接受过系统礼教的,放在外面就算不是学术很高的学者,那也是走在知识分子里中上游的,不然也没办法在修炼和体悟天道一途更进一步。他们完全可以看出这两句诗词的价值,甚至感觉自己体内的灵力也受到这股磅礴的气势指引。

    可是传说中,秦二皇子可是不学无术的啊……这也算冤枉任禾了,就算是这个废材体以前主人的学问也是顶好的,只是因为不能修炼这件事的影响被放大了太多,在后来以讹传讹的过程中被人恶意的丑化了。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君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复醒。

    阿二阿三再次面面相觑,他们甚至都能感觉到那诗句中意气风发的狂气,仿佛少年迎风立于堂之前大呼痛快。可……岑夫子和丹丘生又是谁……?

    又见他写道。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谑。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咦,你们怎么愣住了?”任禾心里其实已经狂喜,他把这张纸叠起来塞进袖子里,假装矜持的说道,“咳咳,其实我的文采并不是很好啦……”可是再抬头发现他们两个已然扭过头去不看了。

    任禾郁闷的慢吞吞将大张白纸分成了五十四张,埋下头去捣鼓起来。

    阿二阿三时不时的撇他一眼,再对视一眼,眼中全是疑问。

    求收藏啊求收藏求红票啊求红票!!!觉得书还可以的朋友给点收藏和红票。。。。。写了8W字了,第一次写书写的很吃力,有大纲但是还需要很多细节来使故事丰满起来,这些以前都没有经验。别人一个小时一章,我得3个小时,真是很悲剧,再次求……但愿别从分类新书榜上掉下去。。。。)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