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紫夜昙花,夜宴序幕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任禾回头问掌柜道:“你们这里有紫夜昙花吗?”

    “那是什么东西,别随便编出来个名字就来问有没有,一边去一边去,”掌柜一脸不耐烦的说道,这个少年刚才先是来问落草,整个修真界都知道现在落草千金不换,现在又问个他连听都没听过的东西,简直是莫名其妙。

    任禾无语的走出藏宝斋,他猜到紫夜昙花极有可能也被修真界遗忘掉了,但没想到会被遗忘的如此彻底。卷轴中记载,紫夜昙花一般都生长在山腰向阳处,平常从不开花,只有在朔月之夜,晚上十点钟的时候瞬间怒放,一炷香的时间后便会凋谢,花瓣化成星辉洒落,比一般的昙花更为短暂,一个人一辈子都不见得能遇到一次,就算遇到了也不一定有机会采到。而且凋谢之后的昙花便再无药,星辰之力也会立即消逝。

    他存了个心思,这几天一定要去找一找这人间奇物。

    “咦,好漂亮的红玉锦鲤……”任禾被远处街角的一个摊位吸引过去。

    藏宝斋内。

    “二掌柜,您来啦!”药材柜台的老掌柜放下手中的小金秤,搓着手掌兴高采烈的招呼道:“今儿收益很好,比昨天一整天还高了两成!”

    二掌柜没有理他,只是站在门口朝街头转角处望去,喃喃的说道:“那不是炼制聚灵丹的少年吗,难道他不是秦国的二皇子,所以公主没有为难他?不应该啊!”

    “您说什么?”

    二掌柜回过神来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又去寻找少年的影,可是少年已经不见了。他狠狠的踹了那个老掌柜一腿,而后兀自出神的自语道:“不行,今晚我要去宴会上碰碰运气,说不定就能见到他了。”

    …………

    …………

    藏宝斋高大巍峨的门楣前,天色忽然暗淡了下来,整个世界也寂静宁谧了,时间犹如停止在这一刻,路上的走过的修士站在原地回头打望,眼神却被那浓密的黑色吸引住,动弹不得。一个摆摊的男人正在倾倒的茶水汩汩流出,溢满了茶杯而不自知,藏宝斋门口的二掌柜手因为忘记呼吸而把脸颊憋得发紫。

    忽的一阵寒风吹动三人的大氅,黑氅服帖在上,那竟然有两位女!从吹起的氅衣缝隙可以看见其中一人隐约修长结实的大腿包裹在修的长长绸裤中,腰肢似薄到了极致,婉转人。她说道:“明王,刚才那个是土豆吗?”银铃般的声音融化进时间与空间,勾魂摄魄的媚动人声音绕梁不绝。

    黑色大氅中,明王平静木然的回答:“是他,纯净的木系气息,让人难忘。”黄昏却在旁一样不发的听他们说话。

    摆摊倾倒茶水的男人这才醒过神来要去擦自己的衣摆,却心慌之下打翻了桌子,苏妲己撇他一眼,掩嘴咯咯的笑了起来,红唇在兜帽的影里若隐若现,滴,说道:“土豆洗干净还蛮好看的,竟然和我一样,喜欢紫色!”

    “任禾喜欢紫色关你什么事,你不是说最喜欢黑色因为最神秘最感吗?”明王在一旁打断道。

    “我从现在开始喜欢紫色不行吗?今晚咱们去参加晚宴,土豆肯定要跟公主一起去的!”苏妲己伸出素手玩绕着自己的秀发思忖后说道,手指干净明细。

    明王翻了翻白眼,冷声说:“你从来都不参加这么东西的,而且你说晚宴上每个人的面目都虚伪的让你恶心。”

    “我现在又喜欢了。”

    “你还说你没喜欢上那个秦二皇子任禾,他可不是楚国人。”

    “恩哼?”苏妲己偏过头来淡定的看着他,问道:“你觉得你可以打败我了吗?”

    “……”

    …………

    …………

    “我回来了!”任禾刚进行馆就拉着长音喊了起来直奔公主书房,还顺手拿起个苹果放在嘴里咔咔的咬着。

    公主下坐在桌案后面淡淡的瞥了一眼,重又低下头去批示文牒,美丽如白玉瓷器的脸颊平静无波,心里却有些异样,“我回来了”这四个字听在耳中,真像是丈夫刚刚回到家中的样子呢……

    任禾凑过脸来想偷看她桌子上的文件,公主下赶紧收拾心冷冷的转过头去问道:“有事吗?”

    吓得他赶紧坐回椅子上,装作心不在焉的说道:“你每天这样难道不累吗,也没有什么娱乐活动啊,叫你的随从过来我教你们打牌啊?”

    “打牌?”

    “是啊,就是拿纸片写上数字什么的一种游戏,”任禾一下子兴奋起来,手舞足蹈的比划着,他发现这绝对是个好想法,他要把扑克和麻将带进这个世界,斗地主,扎金花,拖拉机……

    这个世界太单调了,每个人每天都只想着修炼和境界,死气沉沉的!

    “无聊!”公主继续低下头装作看文件,心思却再也没办法回到公文中去,气恼的放下手中的毫笔。

    “当当当当!”任禾嘴里怪叫着突然从兜里掏出一条红玉做的锦鲤挂坠,悬于公主面前,“怎么样,好看吗?”说着就趁公主愣神的片刻挂在了她白皙的脖颈上,退后两步,嘴里啧啧的说道:“哈哈,蛮好看的嘛!当然,你比它更好看。”

    公主勃然大怒,就要去伸手拽下,却被任禾抓住了手腕:“喂,静初你不是,第一次送你东西你就拒绝?很伤人的哎,你要不带我就把咱俩同心蛊的事说出去!”

    静初二字刚一出口,公主手上的力气就渐渐的小了下去。两人僵持许久,只听公主冷冷的说道:“松手!”

    任禾讪笑着把手松开回到座位上去。公主低头看了挂坠一眼,便把它塞进了衣领之中隐藏起来,但是鲜红绚丽的绳结却还紧紧的贴在那段白莹如玉的脖颈上动人心魄。公主怒气腾腾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以后再敢这样,我就叫他们把你活埋在天井里!”

    “嘿嘿,没有下次没有下次,”任禾摆出一副无毒无害的表

    “晚上随我去参加晚宴,不要再摆出你那副土包子嘴脸了,不然我都会觉得丢人,”公主重新拿起毫笔冷冷的说道。

    她根本没想过自己其实和他没什么关系,但却自然而然的将两人联系在一起。

    “恩?你不是说不去吗?”任禾诧异道。

    “我改变主意了,我要带你去向世人洗刷我的污点,”说完便向后堂走去,进入了那暗淡的长廊中,看不清表

    长廊内的红鲤风铃被从天窗吹进的微风扶动,仿佛是山间清泉的流淌,亦或是……少女心里的笑声。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