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重游酒馆集市,天子望气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清晨行馆中弥漫着一股软木中溢出的馨香味道,沁人心脾。任禾挠着头懒洋洋的打着哈欠,撑着懒腰摇摇晃晃的从走廊上走过。正准备低头整理自己衣服上的褶皱时,忽的瞅见天井中盘坐在木榻上喝茶的公主下。

    “嗨,静初。”

    公主回头看了看他,却没有说话,而是吩咐随从,把从任禾上搜出的四千灵石还给了他。

    然后又好笑又好气的看着他紧紧捂着怀里灵石的样子,眼神要多鄙视就有多鄙视:“你从小到大都没见过灵石吗?”说着像是炫耀似地让随从取出一个毫光大放的灵石,继续鄙夷道:“上品灵石,一个可以换一万个下品灵石。”

    “唔……这是要给我吗?”任禾咬着手指可怜巴巴的看着那颗上品灵石,自己怀里小乾坤袋中所有的加起来还不如人家一个多呢。

    公主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把高阶灵石重新交给随从:“收起来,别让某皇子看红了眼。”

    “你妹的……”任禾眼圈通红,恨不得把他们全谋财害命掉。

    “咳咳,好了,你去逛集市……其实集市里面好东西很少,真正有意思的东西都在每天晚上的拍卖行里进行拍卖。”

    “你怎么知道,你去逛过吗,尊贵冰冷的公主下去逛菜市场?”任禾笑嘻嘻的问道。

    “没有,”公主淡定的喝了口茶。

    任禾鬼鬼祟祟的避过随从低声说道:“喂,说谎话都不用眨眼的吗,在我强大的洞察力面前,你以为你能隐瞒什么?”

    公主瞥了他一眼:“去过一次。”

    “你妹的,你这个小骗子,在我强大的洞察力面前……”

    公主有些羞恼的看了他一眼,将茶杯重重的顿在桌子上:“两次!”

    “喂……你……”

    “阿三,把世子请出去。”

    边伫立的随从得到命令,立刻招呼着远处警戒的两人就要将任禾架出去,任禾猛烈挣扎着说:“我、我有个建议,你一定很感兴趣!”

    公主不理他,自顾喝茶,她已经放弃和眼前这个人沟通……

    “我要说关于你那十八个手下的建议。”

    公主诧异的抬头看他一眼,问道:“什么建议?”她的十八个随从,每一个都是从人堆里费心挑选出来,而且已经全部培养至神通三重境界以上了,队长甚至已经达到了神通境第四重。说她不着紧他们,那明显是不可能的,毕竟光给他们提供的丹药就是天文数字。

    “这就是楚国的礼仪吗,让客人被架着说话……”任禾扯着脖子嚷嚷道。

    “架出去!”最终还是放弃了和他交流的想法……

    “我真的有建议啊,你让我坐下来慢慢说,我要是说不出什么我就自己滚出去……”沉吟片刻,公主看了随从一眼,随从慢慢的将任禾松开。

    任禾整理着衣领慢吞吞的坐在公主边的木榻上,瞪了随从一眼:“世子须以国礼待之,懂吗你?”

    “说不说?”

    “额,好,这要从很久很久以前说起……喂,不要动手动脚的,你们怎么这么喜欢把人架出去呢,我还没说完!我只是想说你的这些随从的名字太难听了,你可以有更好的选择。”

    “无聊。”

    “可如果只有八个人能拥有名字呢,那时候名字就会成为一种荣誉,每个人都为了得到这八个名字而奋勇,不是吗?比如叫赤骥,盗骊,白义,逾轮啊这些……”

    “这些……是什么啊?”本来听的认真的公主忽然被这些乱七八糟的名字给搞迷糊了。就连边的三个随从都开始面面相觑,用眼神交流起来。

    “唔……没听过吗,还有四个名字,叫做山子,渠黄,华骝,绿耳,它们八个都是周穆王的神骏,传说行万里。”

    “这又是你编的故事吗?”

    “喂,熟归熟,但你这样说,我一样告你毁谤啊,这是我家乡那边的传说,可不是我自己编的。”

    “是吗?秦国的事我或多或少都知道一些的,”奈门静初狐疑的看了他一眼。

    任禾很受伤的嚷嚷道:“这个有记载的,《拾遗记?周穆王》中说:“周穆王驭八龙之骏巡天下,八匹神马辅王而行,功勋卓著。”

    奈门静初听了又狐疑的看了他一眼,但没再说什么,如果说自己连这个典籍的名字都没听说过,岂不是太孤陋寡闻了。

    “是星空彼岸的故事,”任禾叹气补充道。

    奈门静初终于释怀。

    而这八个名字在很久以后引出怎样风的传说,暂且不表。

    …………

    …………

    任禾沐浴在阳光下,忽然想起第一次来到这个集市的时候,还答应着小若溪要回去送她,结果现在连她在哪都不清楚,好在知道她没有出事,不幸中的万幸。

    他兜里揣着公主还给他的那四千个灵石走在酒馆集市中,漫无目的的闲逛。今天可不像上次那样看见什么都不敢买了,任禾顿时有一种财大气粗的感觉,他准备去买几打符箓,打架的时候用一张,扔一张。再买几件法宝,打架的时候用一个就扔一个……对于公主来说这些灵石可能不算什么,但要知道,六十块下品灵石就是梁季次和吴卓羲师徒一天的交易额了。

    渐渐的直到上三竿时,他就有些气馁了,只见每个摊位的货物标牌上都写着大同小异的广告,什么服下此丹药白飞升成圣直达长生,使用此法宝可秒杀三阶以上的灵兽,那可是相当于周天境修士的存在……还有更绝的,竟然有神藏修士洞府的地图。

    任禾无奈之下只好花一块灵石买了一张归云大陆的全貌地图边走边看。

    “小兄弟!”

    任禾诧异的扭头看去,一个猥琐的中年汉子正蹲在摊位后面向他打招呼,他问道:“是叫我吗?”

    “是啊!”

    “哦,有事吗?”任禾退后一步,警惕的打量着摊主。

    “是这样的,你看这南来北往的修士们上或多或少都有那么一两件灵器用来防什么的,富贵一些的就佩戴法器,但是小兄弟你……上一件都没有,当然啊,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小兄弟你或许需要些物件,不如过来看看?”

    任禾琢磨了一下,他确实是需要一些实在点的灵器法器来做防之用,毕竟八景现在还不知道怎么触发呢,他问道:“你这都有什么?”

    “额……我这里什么都有啊,不如小兄弟你先在摊位上看看有没有你感兴趣的东西,我们再来谈?”

    任禾点点头,蹲在摊位前细心的看了起来。忽然,他看着摊位上的一本小册子眼睛一亮。书前标牌上写着《望气术》三字,这正是任禾现在最想要的东西。上次被梁季次的猥琐师父一眼就看穿了修为,让他至今耿耿于怀……

    “老板,这个多少钱……哦,多少灵石?”任禾抬头问道。

    “哎,小兄弟真会挑东西,一眼就挑走了最好的!”

    任禾眼皮猛的跳了跳,眉头一阵抽搐,尼玛这么烂的开场话,他咬牙问道:“多少灵石?”

    老板看他一眼,见他不想墨迹,就直接说道:“十个!”

    “你是不是看我很好骗……”

    “没有啊小兄弟,我是诚心做生意的。”

    “标牌上写的八个灵石你开口找我要十个……”任禾恨恨的说道。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看见标价怎么还问我呢,”老板脸一红,悻悻的说道。

    忽听耳边极近的地方传来轻飘飘的声音:“明明是神通五重境界,偏偏要装成神通二重。”

    任禾猛的转头,却发现背后根本没人,他四下寻找,终于在角落里看见一个正在看守摊位的麻衣年轻人,年轻人斜坐在简单的摊位后,神慵懒,眉目却轻快明亮,注意力似在集市中又似乎不在。

    年轻人正在拿着一双银色的筷子在一只小碗上敲打,即使在吵闹的集市中也能清晰入耳,修士们诧异的看他,他却依旧我行我素的自娱自乐。眼前的年轻人仿佛就像是一朵素色的千衣白莲,轻轻的在人海人潮中绽放了。熙熙攘攘中,片衣不沾尘。

    他感受到任禾在注视自己,便扭过头开心的笑了起来,坦露出一排洁白至极的牙。而后从摊位上掏出一本书,在任禾眼前晃了晃。

    任禾眼眸一凝,刚才说话的人果然是他!只见书上五个金灿灿的大字好像是刚刚才胡乱写上的,墨迹都尚未风干:“天子望气术。”

    年轻人抬手举书时,掀动了麻衣的袍摆,一方小巧精致的印章垂落出来,印章玉光流转,上书:万象,清新。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