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秦皇子与楚公主的第一次正式会晤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任禾走在行馆昏暗长廊内,抚摸着木质沉厚的墙壁,整座行馆好似只用了一块方木斧凿雕刻而成,看不见一颗铁钉。长廊尽头的房门前挂着一串精致的红铜锦鲤风铃,夜风从高高的天窗灌入,风铃的清脆声音婉转在风中一波三折,叮叮咚咚。

    漫长的墙壁上只悬挂了一只灯盏,孤零零空落落的看不见人。任禾停在风铃下面轻轻拨弄,不由轻笑。他静静的闭上眼睛等待着,忽听“吱呀”一声,风铃后的房门打开了。

    他睁开眼,笑吟吟的看着开门的公主下说道:“静初,这风铃是你挂上的吗?”

    公主不置可否,只是冷冷的说道:“半夜深更,鬼鬼祟祟,秦国的礼仪就是这样的吗?”幽暗灯盏下女孩即使板着一张脸,也是极好看的,素玉为骨,秋水为眸,滇池云雾做那一丝最精致的魂魄。真想为她的眉心弹上些殷红绚丽的梅花痕……此时见着,所有声音一时又都收了。

    任禾定了定神,也不回答她,径自走进房间打量着。公主眉毛一挑,便要怒斥出口,可忽听他说道:“改我捉两位红鲤送你,”说罢真诚的看着她。

    “不是我挂的,”生硬的语气,略带些许不自然。

    房间简单而干净,只有一张,一张桌子,两张椅子,上只有光秃秃的木板。而桌子上摆着一只玉白瓷茶壶,两只茶杯。与其说是素洁,不如说是简陋。

    两只白瓷茶杯中都被倒上了茶水,还丝丝冒着气,任禾笑意盈盈的回头看了她一眼,公主的眼神中出现一些慌乱,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倒了两杯茶。

    任禾掀起衣摆选了个位置便要坐下来,还没坐稳就听公主恶狠狠的说道:“那是我的位置。”

    任禾好笑的看了她一眼,若无其事的举起茶杯,茶杯却被公主一把夺去:“这是我用过的,秦国的皇子难道一点礼仪都不学习吗?”夺回杯子的时候,女孩的指尖不经意碰到了任禾的手掌,两人同时一怔。任禾又想起昨公主下解开衣袍的绯红风景……

    任禾摊手无奈道:“好了好了,你不用再把皇子什么的天天挂在嘴边了,我的公主下,你比我要张扬跋扈的多好不好,貌似一直在欺负人的是你啊……”

    “什么你的公主下,请你放尊重一点,”公主厉声说道。

    “静初,不要再掩饰了,如果你没有受到双生同心蛊的影响,现在早就一刀劈上来了,还记得我腿上是怎么被你捅穿的么?”任禾一边说着还一边模仿公主当时的动作,后来看公主高耸的脯已经快要气炸了才讪讪的停下来。

    “滚出去!”公主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任禾沉吟片刻后诚恳的看着公主下说道:“静初,我们坐下来好好谈一次,这已经无可挽回了,你我心意相通。”

    时间仿佛在屋内静止下来,公主沉默良久,轻轻的坐在另一张椅子上直入正题:“黄昏为什么说你对她还有用?”

    “大概是因为,萧白衣与人争斗的时候我是唯一一个在场的人。”

    公主眼眸的流光一凝,肃声问道:“她怎么知道的?”

    “那你得去问她,”任禾又为自己续了一杯茶水,茶是来自滇南上等的千山雪,传说每株千山雪树前都有三阶以上的灵兽守候,而且只生于高山雾顶,轻易不可得。千山雪开花时节,花开即花落,绚丽的冰雪花瓣从开放到谢落只有一弹指的时间,而后轻轻的落入山巅云海之中,再无踪迹。

    千山雪是修真界难得一见的奇物,任禾的记忆中也只是听说过,向往过。据说金丹之下的修士喝完可定心神,提前饮用四十九天再行突破可破心魔业障,去心火。只是很少被证实,因为很少有人能够攒齐足够喝四十九天的分量。而现在,任禾就和公主下饮用这千山雪来闲话家长,虽然气氛不是太好……

    “那天发生了什么?谁在和萧白衣争斗?结果是什么?”

    “唔……你慢点说……”而后又看见公主目露杀气,只好无奈的说道:“那是一个风雪夜……”

    奈门静初上灵力开始急速运转起来,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寒气。

    “喂,喂,你不是认真的,人非草木孰能无错啊,还不许人记忆混乱一下嘛?”任禾慢慢的站起来向后退去,“好好,那是一个风和丽的晚上……”

    公主看了他一眼,上的灵力慢慢平息,凝声道:“如果你不想说,就算了。”

    “哎呀我真是怕了你了,开个玩笑而已,归云大陆上的人怎么都没有笑点,”任禾重又坐回到椅子上,抿了一口茶水,享受的感叹一声才慢慢说道:“萧白衣的师弟来找他要他们祖师的传道卷轴,很凶狠的样子啊,但是萧白衣说要留给有缘人不能给他,而且传道卷轴上的字体所有人都看不懂给他也没有用,所以两个人就打起来了,最后同归于尽,然后我就晕了。”任禾不知道萧白衣为什么没向外界澄清他的消息,但既然他没主动出面告诉大家自己没死,自己也不好说什么。

    “你说谎了,或者漏过了什么,”公主平静的说道。

    “咦,你怎么知道的?”说完便拍着脑门悲叹道,“心意相通嘛……好,萧白衣没有死,”任禾很无耻的把萧白衣出卖了。

    公主默然进入思考,好看的如画细眉已经不再那么锋利了,偶尔陷入逻辑死结的时候眉毛蹙起的样子,实在惹人怜惜。

    “不对,你还有事没说。”

    “唔……是么?”

    公主端起茶杯不再说话。

    “哎,还以为同心蛊是个好东西呢,还有啦,那个传道卷轴上他们看不懂的字,我看得懂。”

    “这就是你能够突破神通一重境界的原因吗,为什么你看的懂,你还是有事没说。”

    “因为写传道卷轴的人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刨根问底可不是好姑娘啊。”

    “哪里?”公主疑惑道。

    “星空的彼岸……你信吗。”

    “我相信,”公主淡然的回答道,屋内再次陷入沉寂。

    “为什么要把你的秘密全告诉我?不要告诉我只是因为双生同心蛊。”

    任禾站起来,将房间内紧闭的窗栏全部打开,夜风呼啸着吹进房间的每个角落,他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说道:“静初,以后不要再把房间封闭起来了,会很难过的。”

    “为什么要把你的秘密全部告诉我?”公主再次问道,这次的语气异常严肃。

    任禾洒然地笑笑,只是随意地站着,上宽大的紫衣在风中鼓振:“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可那样深深的藏着,也会让人很难过的啊,”此时门外的风铃仿佛应和他似地被风推搡着清脆响起,犹如笑声。

    窗棂边上的少年,张开双臂,神舒畅犹如天上自由翱翔疾羽的鹰隼,就那么站在天地间,仿佛他就是天地般自然。

    公主偏过头去不再看他,问道:“明有宴会,你可以去看看,你已经自由了。”

    “你去吗?”

    “不去。”

    “那我也不去了,多没意思。”

    公主神有些异样。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