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囚室之内,女王的皮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公主的队伍飞快的驰进酒馆营地,席卷着风尘停在了行馆门前。随从们纷纷跳下兽鞍,同时又分出了几名随从负责将云兽牵去后院。公主一边往前走一边吩咐道:“去通知酒馆负责人,本宫寻到了失踪多年的秦皇子,让他们近些子不要过来打扰。”

    “是。”

    “告诉看管云兽的工作人员,一定要抓大型的活物喂给它们,”说着,公主已然走进了行馆。

    “是。”

    如此庞大的阵仗惊动了所有散修,被一场雨水打散的温度在雨后重新点燃。

    “公主这是去哪了,听说今炼丹大会提前结束后,公主连行馆都没有进就又出去了,”一个散修惊讶的向旁修士打听。

    “好像是刑圣杰输给了一个乡下少年,所以公主一气之下就走了……”

    “你听谁说的跑偏了这么多……是因为那个少年的丹术太过惊人了,公主去追他了!”一个散修鄙视的看着众人。

    “你说的纵使不对,但也差不多了,”又一修士轻捋胡须故作高深的说道。

    “你说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

    故作高深的修士扫了大家一眼,才慢悠悠的说道:“炼丹大会之后,那个少年取了奖励灵石就偷偷跑掉了。故事本来到这里就该结束的,但偏偏当时旁边一个憨傻少年叫出了那个少年人的名字,公主这才追了出去!”

    “那少年叫什么啊,公主为什么去追他?”散修们不解。

    故作高深的修士看了他们一眼,没有说话,只是神秘的笑了笑。

    “快说啊,急死人了!”一位修士取出自己的酒壶为他斟了一杯烈酒急声问道。

    “任禾!”

    “什么?!”这个名字好似一声惊雷,炸在人群中,散修们纷纷议论了起来。

    这个名字其实很普通,但和公主联系起来就不一样了,所有修士都记得六年前秦国二皇子在函谷关前被劫杀后公主震怒的形,方圆万里都被翻了个底朝天,无数形迹可疑的修士被抓起来严刑拷打,单单是神通境的修士就坑杀了数百。楚国境内一时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瞬间,秦国二皇子重现楚国酒馆集市的消息,不胫而走。

    …………

    …………

    半月后,秦国,咸阳城。

    还是那个属于捭阖宫的风雪夜……

    两名太监两名宫女手持灯盏,抖索着从宫前经过,脖子紧紧的缩在领子里,脊背也显得有些佝偻。太冷了,秦国位于归云大陆大西北,一到冬天真是冷的要人老命,而秦国最冷的地方是咸阳城,咸阳城中最冷的地方好像就是这座捭阖宫。

    不知道为什么,走到宫门前,就冷的直想打哆嗦,太监宫女们加快了步伐。

    其中一个年纪稍小的宫女回头好奇的张望过去,捭阖宫仿佛笼罩在一片翳之中模糊不清。老太监抬头时看见宫女回头压低了声音喝骂:“不想活了你,捭阖宫也是你能随便看的!”

    “哦……”小宫女悻悻的扭过子继续往前走去,复又忍不住的回头看了一眼,她始终忘不掉捭阖宫前那棵立于风雪之中的红梅。

    梅树被人用简单的木篱围了起来,朴素中透露着自然。墨黑色的枝干曲折古老,枝上几株梅花的艳色在晶莹的雪下绽放,天地间那一抹墨色、白色、红色衬托得惊心动魄。

    忽然,一只巨大的金背鹰隼从天而降,一名黑氅武士从上面挑落下来,迅疾的冲入偌大的捭阖宫中。

    “半月前,一个疑似二皇子的少年于楚国东南的一个酒馆集市中现,”黑氅武士跪伏在阶上大声汇报。

    上盘坐的黑衣女子顿时睁开眼睛紧紧的盯视着他,而后二话不说便取了手边的大氅向外快步走去。

    “微屏,你去哪里?”深宫中传来一个极为浑厚的男人声音。

    “父亲,我去找他。”

    “这次如果仍旧不是他,你回来后就要嫁给大皇子了。”

    黑衣女子紧紧的抿着嘴唇,沉默半晌,开口说道:“我说过会等他,哪怕函谷关的万里城墙都陷落了,也不会改变,如果这次还不是……我就不回来了。”

    男人不再说话。

    女子深深的看了一眼宫前的那株墨梅,义无反顾的披上大氅跳上鹰隼背脊消失在天际。

    …………

    …………

    “哗”,一盆冷水泼到了任禾的脸上了。

    “我草……”冰凉的水滴顺着任禾的发丝向下流淌,他睁开迷茫的双眼瞬间想到了那个泼水节被泼开水的笑话。他想运起灵力挣扎,却发现经脉已经被人封死。

    任禾苦闷的看了看他旁默立着的带刀武士,尼玛亲经历果然一点都不好笑啊……

    “任禾,秦二皇子,失踪于六年前秦国函谷关外,随从无一幸存,对吗?”公主站在他前冷冰冰的质问。

    “什么秦二皇子,我不知道,只是同名同姓而已,”任禾诧异的抬起头,忽然看见公主负在背后的手上正拿着一只皮鞭,顿时一股寒意直上心头,远要比那盆冷水更甚。

    “名字可以一模一样,但是相貌怎么解释?”

    沉默片刻,任禾苦笑说道:“怕也是巧合……”

    啪,一声清脆的鞭响狠狠抽打在他上,撕心裂肺的痛楚弥漫开来。

    “喂,你不是认真的……你只是公主,不是女王啊!”

    啪。

    “喂,你不要再打了啊,看我的眼睛,上次我出现这种眼神的时候可是出现过很可怕的事哦!”任禾呲牙咧嘴的说道。

    啪、啪、啪……

    公主似是厌烦了,将皮鞭递给边的武士:“不要打死就行。”

    “我草你大爷!”任禾嘶声怒吼。

    …………

    …………

    房间内被点上了黄铜兽首的香炉,以驱赶空气中浓烈至极的血腥味道,黄梨木墙板上沾染着斑驳的血迹,触目惊心。少年被悬吊在简易制作而成的森然刑具上,已然没有声息了。

    “哗”,仍旧是一盆冷水。任禾很讨厌这种感觉,他已经记不得这是第几次被泼醒。

    他扭过头去,虚弱的冲着左边的武士笑了笑:“你有多少兄弟姐妹?你父母尚在吗?你说句话啊,我只是想在临死之前多交一个朋友而已。”

    武士们默然的交流了一下眼神,不清楚少年到底怎么了,远处伫立的公主心中也泛起了疑惑。

    任禾接着说道:“做妖就象做人一样,要有仁慈的心,有了仁慈的心,就不再是妖,是人妖。”

    右边的武士见任禾胡言乱语,当下一鞭子抽在了任禾的脸上。任禾垂下头颅,也不喊疼,只待片刻便又转头对左边的武士说道:“哎,他明白了,你明白了没有?人和妖精都是妈生的,不同的是,人是人他妈的,妖是妖他妈的……”

    公主怒吼道:“把他给我用勾索吊起来!”

    任禾轻笑着抬头看着她,眼中一片血红,轻声问:“你妈贵姓?”

    “还在等什么!你们还在等什么!”

    “啊,我草你妈!”两只冰冷的勾索从房梁上绕过垂下,而后狠狠的穿透了任禾的锁骨,卡在上面,两名武士拉扯着绳子的另一端,将任禾悬挂在半空中,脚尖刚好能够到地面,却使不上力气。

    武士给公主搬来一张椅子,放置在离任禾不远的地方。公主静静的看着嘶吼中的任禾,默不作声。直到半个时辰之后,才开口问道:“说不说了?”

    少年张了张嘴,但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公主看了一眼边的随从,随从立刻从怀中掏出一支玉瓶,从里面倒出一粒散发着浓郁灵力的药丸塞进少年嘴里。

    任禾深吸一口气:“那我就从头给你讲,话说……从前有一只猴子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他从花果山出发,远赴万水千山拜师学艺于一位叫做葡萄的道人……”

    “猴子学成后就回到花果山成了这座山上的猴子王,但他还是不满足。他一仰头,便捅破了天,他说他要叫齐天大圣……”

    任禾学着玉皇大帝的威严声音:“将这泼猴拖上断龙台,用雷火劈他,用荆棘刺他,用铡刀砍他!”

    “但猴子始终没有死,它睁大双眼看着那九天之外所有的嘲笑嘴脸,记下他们的样子!就算被打的奄奄一息,也没有求饶一句……”任禾声音渐渐变小,公主不自觉中被故事吸引着站起来靠近过去,想听的更清楚一点。

    “知道为什么吗,”任禾睁开他血红的双眼,轻轻在公主脸颊上亲了一口,静静的看着公主那张美丽的脸颊,一字一顿的说道:“因为它宁愿死,也不肯输。”

    他仰头大笑:“好美的妹纸!”

    “给我拿子母同心蛊来,”公主甩手向外走去,房间的门被重重的合上。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