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生死与神通境第四重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是那个声音晦涩的男子,整个人仍旧深深的隐藏在连带兜帽的漆黑大氅之中,看不清面目。静静的朝树下走来,从容不迫的慢慢近。淅淅沥沥的雨水顺着红松的纤长针叶滴落在大氅之上,然后被轻轻的震散开去。他的上,一点都没有湿。

    黑氅男子走到距离尸体一丈远的地方停下,而后就是漫长的沉默。

    任禾的双手紧紧的抓住枝干,将自己固定成一个雕塑,连呼吸都感受不到。手指在树枝上挤压的愈发苍白,青筋毕露。他看着自己右手上刚刚沾染的血液正在向指间汇聚,越积越多。

    “我知道你还在,你好,我叫幽城知,”名叫幽城知的黑氅男子一动不动,就连大氅的羽绒也是!沙哑的声音割裂空气向周遭去,刺痛耳膜。

    “你不用急着出来,这样会更有意思的……”幽城知诡异的说道。而对峙的森然气息依然愈发的浓郁起来,彷如这就是死亡!

    任禾手上的那滴血液已经快要承受不住地心引力了,可是他不敢去擦拭,他连动一下都不敢,幽城知给他的压力太大了,快要窒息过去。

    这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任禾感受着那无处不在的压力,汗毛都渐渐的立起来。

    那滴血液坠落了!

    与此同时,任禾看见幽城知罩在漆黑大氅中的形瞬间绷紧,当机立断用腿狠狠的蹬在枝干上,如箭簇离弦般的翻转着离开原处。

    幽城知的手从大氅中伸出,一道风刃划破翳的空气撕裂过去,先是无数雨滴在半空中就被劈得粉碎,继而是那滴鲜血一分为二,最后是那截树枝“噌”的一声被斩断落下,断面光滑可鉴。

    “速度不错,”幽城知有些玩味的说道。

    “你的也是。”

    幽城知再次抬手,又一道风刃席卷过来,本人也随即发动,紧紧的缀在风刃之后袭杀而至。黑氅的巨大衣袂向后翻起褶皱,整个人如同黑夜中的一只大枭,扑撞过来。

    任禾看着瞬息即至的风刃和幽城知,微微向右侧躲掉风刃,而后顶着风刃裹挟来的强烈的风波和猛烈雨水,将亮起青色耀眼电芒的手掌向前划去。

    电芒太过闪耀了,幽城知不敢硬抗,只得飞退回去,体的方向转折完全打破了任禾脑中的物理概念。

    直到此时,任禾被削掉的一缕发丝才刚轻飘飘的落在地上,融合进泥水中。

    “有点意思了……呵呵,”幽城知的声音尤其沙哑。

    “有人给你说过么,你笑起来很难听,”任禾平静的说道。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了,那就是严重缺乏远程的攻击手段,幽城知可以发出强大的风刃,可是自己只能被动挨打。木乙青雷确实也可以远程攻击,但估计那点威力对有防备的敌人不会造成一点伤害。

    “你不是神通二重境界的修士,而且体素质也很好,隐藏的很好,连我都骗过了。”幽城知慢慢的说道。

    “蝴蝶眨几次眼睛,才学会飞行……这些都是你不知道的事,”任禾二不兮兮的说起了歌词。

    “嗯?”

    任禾趁幽城知愣神的一瞬间奋起形跃上树枝,整个体蜷蹲在树梢上,枝节被深深的压弯下去,继而弹起。任禾借着枝干的弹力将修长的体完全舒展开来,高高跃起。

    手掌上闪烁着青芒,从半空中重重的劈裂下去,雷霆之势!

    幽城知惊诧之中匆忙将灵力运在双手上抵抗,轰的一声,二人同时倒飞出去倒地不起。幽城知的黑色大氅被电芒从中划破,一分为二,露出一张满是伤疤纵横的脸来。

    幽城知明白,如果不是自己的大氅上镌刻着防御的符文救了自己一命,此时的自己已经成为一具尸体了。他输了,输给一个神通境界比他低的修士!

    “咳咳,还觉得很有趣吗,咳咳……”任禾惨烈的躺在地上,时不时的还会咳出血沫,但是他在笑。

    “你彻底激怒我了,”沙哑的声音中满含怒意,更加的晦涩,彷如金属摩擦。

    任禾勉强抬起头来看了看他,而后重新躺下大笑道:“原来你这么丑啊,哈哈哈哈!”

    “闭嘴!”幽城知怒吼,他慢慢的以手支撑体站了起来,向任禾走去,他的境界终究是要高过任禾一个层次的,神通境第四重的修士!

    “你,真,丑!”任禾眼中的血色渐渐浓郁起来,没有丝毫畏惧和怯懦。

    幽城知将他从地上提起,再重重的摔到树上,“迸”的重音听的人牙酸。任禾滑落在地上,四肢垂散,一点力气都没有。

    “你脸上的疤是怎么来的,咳咳,”任禾再次被提起摔下。

    “你的亲人人朋友兄弟也会因为你的丑陋而厌恶远离你……咳!”

    “找死!”幽城知一只手把他从地上提起,狠狠地捏断了任禾的一只手臂,手臂不自然的扭曲着。

    “让我说中了吗,你的人亲人有没有说过你很丑?”

    又一只手臂……

    “其实你自己心底都感觉悲哀……那么丑的一张脸啊。”

    忽然,任禾感觉到肝脏的小周天循环中流淌出一股温暖的溪流,滋润着他受损的经脉。溪流在五脏六腑中形成周天,然后向着四肢百骸冲去。任禾感觉手臂断裂处传来麻痒的感觉,他慢慢的沉浸在这平静祥和的感觉之中。任凭外界怎样的风吹雨打,我自岿然不动。

    左腿骨被捏断……修复滋润,右腿骨被捏断……继续修复。

    ………………

    ………………

    幽城知忽然停下来眯起眼睛盯着树林的间隙深处,似是要找出什么。

    耳中、脑中却忽然被掀起轩然大波。

    “我宰……我宰……摩云……摩云……拓哉……拓哉……诺我……诺我,”似在耳边低吟,却又洪亮的像是在远处张口咆哮,吟的整片天空黑暗下来,咆哮得体如坠深渊。他缓缓的跪在地上,喃喃的胡言乱语着,泪水打湿了他的脸颊,幽城知疲惫的失声痛哭。

    他崩溃了,在第八个音节的时候,他开始疯狂的呐喊。

    直到那三袭浓黑如墨的大氅出现在幽城知的眼中,才带走了他瞳孔里最后的色彩。一条生命仅仅是如此的卑和脆弱。

    “咦,师姐你看,又是这个土豆哎!”其中一人掀开兜帽,露出那张明媚甜美的笑容,可如果仔细看去,你会感到一种与甜美外表截然相反的,深入骨髓的妖娆。

    “师姐师弟,咱们帮帮他?”

    另两人并没有说话,依旧安静的注视着她。

    女孩展颜一笑,从大氅中的腰囊里取出一只写着“酒”字的葫芦,可当她想灌进任禾嘴里的时候,却发起愁来。

    “嗯”了一声,像是给自己下定决心似地。先是仰头灌进自己嘴里一大口,再经由自己嫩闪亮的唇瓣缓缓地输送进任禾的嘴中。

    女孩咯咯的笑起来,轻轻的在任禾脸颊上拍了拍:“初吻哎,便宜你了。”

    后其中一人平静的说道:“浪费了珍贵的青木酒。”

    “师姐,你看师弟跟师傅学的一样一样的,真讨厌。”

    而那位漆黑大氅中的师姐,始终没有开口说话。

    ………………

    ………………

    火辣辣的,怎么回事,一条火线顺着他的咽喉一直烧进胃里,点燃了他的五脏六腑!

    经脉中的溪流渐渐汇聚成河,任禾仿佛感受到————知了的叫声,荷塘中的蛙鸣,空中炙的气息。任禾仿佛看到邻家木栏墙园中的凤仙花花苞一点点的绽放,花瓣一点点的放开,隔壁的小姑娘拖着裙摆跑来摘下一朵。而后轻轻的将花瓣在指甲上揉按,好看的粉紫色晕染开去。

    这是盛夏的生机啊,任禾感慨。

    咦,他忽然意识到,这是他自木系灵力带给他的感受,是那快要怒放的木系生机。已经进入盛夏了啊……那就再浓烈丰盛一些。

    不知不觉,他的经脉中竟然多了些青色的电弧,与青色的灵力渐渐契合在一起,慢慢的与浓烈的灵力一起被那股灼渲染成了紫色!

    壁障终于碎裂,神通境第四重!

    …………

    …………

    任禾睁开眼睛,先进入眼帘的竟是一对滴的红唇,唇瓣上散发的气息让任禾似曾相识,好像尝过这个味道……

    女孩掩起嘴来咯咯的用她银铃般声音的笑道:“土豆,你看什么呢?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