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密林中的杀戮与春雨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猥琐男人小心翼翼的行走在树林之中,大片的翳洒下,阳光透过树枝间隙晕出的光影带来了视野却又形成数不清的盲区。捕猎者与猎物的角色已经转换,天知道那个少年的血液里为什么有如此疯狂的因子,现在这些因子一并的爆发出来,裹挟着惨烈的危险气息、毁灭气息,催的人不自想发抖。而引发这些的元凶就是他自己。

    “鬼知道那个小兔崽子怎么这么凶狠……”男人暗暗嘀咕道,确实出乎他的想象了,现在回忆起上一个人的死状,那绚烂而残忍的色彩,他都会从内心涌起一片忌惮。

    “别让我找到你!”他朝着地上狠狠的吐了口吐沫,再用脚使劲的碾压。说到底,也只是个神通二重境界的小散修罢了,只要不再大意,应该不会像先前之人一样沟里翻船。

    他至今仍旧认为,先前那人只是因为太大意了。

    “沙沙,”忽然,树林间密集的摩擦声响起,男人转过头恶狠狠的盯向后,虚张声势的捏手诀释放出一个火球术,可是那里已经没人了,他大喊:“谁,出来!小鬼,我早晚要把你一刀一刀的刮死!”

    “唔……?是么,期待已久了,”说话的人正是任禾,此时的任禾已经从初次杀人的罪恶感中摆脱出来,也许多年来的怯懦所积攒下来的疯狂已经完全的释放出来,这种感觉就像是在玩游戏一样,他已经开始享受这种感觉了。他的疯狂渐渐的将理智掩盖,剩下的只有冷静,疯狂的冷静,“小心,我就在影里哦,”

    任禾依靠灵息术在树林中飞快的游走,奔跑,以这种方式来扰猎物。起初,猎物听见响动后,体会立刻的绷紧,凝神戒备,偶尔还释放些许法术试探。可是长时间下来,猎物已经疲惫了,他那疲惫的双眼已经出卖了他体所有的秘密。

    修真界中,不乏以提升境界的修士,但大多数的,还是那些主修紫府、金丹的修士。他们过于依赖神识,体过于虚弱。而任禾的体是随境界的增长而变强的。

    在长时间的游走对峙后,任禾终于找到了一小块水洼。他抓起洼中的烂泥,一点点抹到自己的脸上,抹得时候仔细、均匀。像是要完成一件艺术品。

    他原本想就地使用尿液混合泥土,但是……尿液的气味太大了。

    额头,鼻子,颧骨,耳朵,眉骨,这些比较突出的地方,他使用了颜色更深的泥土伪装,而眼眶和下颌,则用泥土进行填补。再从树上搓下树皮进行加工。

    必须确保没有破绽,任禾冷静的回想着自己曾在军事迷朋友的介绍下获得的伪军事知识……

    任禾再仔细的对着水面查看,如果对方因为他脸上分泌出来的油脂在阳光下的反光发现他,那就万事休矣。

    他自嘲的笑了笑,这好像和修真有些脱节了,但是,修真界本不就是不择手段的吗……周天境之下的修士,说到底还是一群没有登堂入室的人啊。

    现脸上没有破绽之后继续涂抹手臂,以倾斜四十五度的样子画下均匀的斑马线。

    对着水面欣赏着自己的杰作,眼睛中的赤红色仍旧没有退去,任禾望向树林深处轻轻的笑了笑,等下一定要闭上眼睛,不然太明显了,他认真的想到……

    一时之间,林中寒风乍起,树枝摇曳的样子,分外的美艳和冷绝

    …………

    …………

    村口,浓烈的阳光渐渐被薄薄的云层遮掩在后,天色莫名其妙的沉了起来,远远的天际传来一声雷,苍青色山林中的鸟雀惊起一片。

    那道惹眼的流光急速的降落在地上,流光散去后,走出来的竟是两个正在聊天说笑的年轻人。如果任禾在这里,一定会认出来,他们的穿着和那天湖边那个名叫荧惑的美丽女子是一样的。

    青阳派!

    “你们为何还没有迁走!”其中一个青年表忽然严肃的对村民们说道,“早就通知你们速速离开,当我的话是耳旁风吗?若让别人知道了,还当是我能力低下呢!”

    村长听青年语气不善,吓得浑冷汗,赶忙上前谄笑着解释道:“我们村子有个少年因为有事外出还没有回来,我们刚刚是在这里等他,我们马上就走。”

    年轻人边的人忽然凑上来低声说道:“藏剑师兄,你看那个小姑娘,想来当做炉鼎一定……”

    年轻人顺着手指看去,眼前一亮,吓得小若溪赶忙躲进李老板的后。年轻人转头严肃的对村长说道:“这次就不追究你们了,但是那个小姑娘要跟我走。”

    李老板听在耳中如遭雷击,跪在坚硬的土地上不住的磕头,嘶喊道:“使不得啊,是不得啊,老汉就这一个闺女……”老板娘也意识到什么,跟着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

    “我师兄是青阳派的少主,那女孩跟了师兄,那可是前途无量的事。”

    李老板不敢反驳,只是跪在地上不住的嘶喊道:“使不得啊……”

    小若溪被眼前场景吓得哭泣起来,呜呜道:“禾子哥,你在哪啊?”

    轰————远处雷惊乍,大片浓浓的乌云裹挟而至。

    …………

    …………

    猥琐男人佝偻着脊背行走在树林中,发丝已经杂乱的不像样子了,脸上也蹭了许多灰尘。他忽然抬起头,咒骂了一句:“狗老天,竟然下雨了!”

    嘴唇干裂开来,他朝地上狠狠的吐了口吐沫,骂了句娘。长达数个时辰的寻找,换来的却只是那个疯狂少年不间断的扰,少年仿佛是林中的猛虎,来势凶猛,去时却不着痕迹。

    往如臂使指的神识已经不能带给他安全感了,狗的小兔崽子不知道从哪里学到的如此精妙的隐蔽法术。他找了一颗大树来避雨,同时还思忖着少年下一次会从哪里出现。

    猥琐男人一边看着天顶淅沥沥浇下的雨水咒骂道,一边使劲按摩着腿肚子上酸痛的肌,他已经很久没有跑过这么远的路了。

    他没有发现背后的“树干”有一部分忽然动了起来,树枝颤动着慢慢的靠近他,突然,他听到了背后电弧跳跃的声音,他大惊失色的捏了火球术的手诀要往背后打去!

    “可惜晚了,”任禾轻轻的在他耳边低语着,如同,风中的树影晦暗。他感觉到那只带着青雷的锋利手掌瞬间切开自己的皮肤进入体,紧紧的握住他的心脏!他大声的怒吼,可是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大量的血沫从嘴中溢出,“出来混嘛,不是你暴我的头就是我暴你的头,”任禾喃喃的说出电影无间道中的台词。

    “出来混的,迟早要还,”任禾继续低语,眼神飘忽不定。猥琐男人很想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已经没有力气了,任禾一咬牙,体内的灵力疯狂运转,木乙青雷的光芒瞬间吞噬了那颗心脏。

    “对不起,我是警察,”任禾忽然二不兮兮的补了一句。作为一个伪台词控,这么经典的台词不说出来实在是有一点可惜。

    他很想刘德华这时候突然蹦出来补上那句“谁知道”做结尾,可惜这里是归云大陆……

    突然心里一疼,他仰头迷茫的看着天空中细细索索的白净雨滴,像是眼泪,任禾似有所感的喃喃道:“若溪……”

    “沙沙”————他听见远处有人正在向这里赶来的声音,沉默了一下,借力窜上了树枝。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