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决定参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喂,小子,想要弄钱就赶紧去,若是有人来买此物,我可不会给你留着,”摊位旁坐着的老者轻飘飘的说道。

    “几百年都没卖出去,这会要是有人来买才是怪事!”任禾恶狠狠的回道,然后不再说话,拉着梁季次向着营地中心走去。

    路上,任禾向梁季次询问了一下关于这个炼丹大赛的况,梁季次都做了详细的解答。

    炼丹大会是各地酒馆在筹办集市时必然开展的一次活动,什么人都可以参加,不管你是哪个国家哪个城市哪个门派的,只要你修有炼丹之术,即可报名。每个时辰为一轮,报名者同台竞技,每一轮都会选出三名优胜者。然后在下午的最后一轮中,所有小组优胜者都要上场进行最后一轮的比赛,选出以为最杰出的,参加月底的总决赛。

    丹师们可以在酒馆提供的材料中选出你需要材料,准备三份,也就是说比赛的时候你会有三次机会,如果三次皆失败,则被淘汰,如果一个时辰到了还没完成,也被淘汰。

    任禾在心里迅速的把卷轴里的炼丹秘术过了一遍,叹息了一下,真的是很没把握。

    他却不知道,在他担忧的同时,梁季次也很忐忑。他以为任禾是要让他去参加比赛,虽然已经跟师傅学习多年炼丹之术,但平时师傅只是让他做些配备材、掌握炉火的琐事,若说独自炼丹,那是万万没有过的事

    他犹豫的说道:“任禾,我还没独自练过丹呢,让我去比赛是白白丢人啊。”

    任禾愣了一下,淡淡的回答道:“是我自己要参加比赛,放心,没事的。”

    “你也会炼丹之术?我以为你不会呢……呵呵,”梁季次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下他就放心了,他那半吊子水平还真不敢上去献丑。忽然想起什么:“你是几级的炼丹师?”

    “没有去考核过级别,我也不太清楚,我试试,”任禾不太确定的说道。

    梁季次大汗。

    …………

    …………

    “看,台上最前排那个是扶风派的三代首席弟子刑圣杰,二十四岁就成为了黄昏酒馆内已经注册的最年轻的二级炼丹师!”梁季次兴奋的说道,任禾暗自好笑,梁季次所有感都写在脸上,现在才知道他竟然还是个追星族……

    “竟然是刑圣杰!那个二十四岁就踏入神通第四重,并且炼出中品聚灵丹的扶风首席弟子?那其他人岂不是没有机会了么,他成名已久怎么还会来参加炼丹大会?”旁边有人不解。

    “听说他是被黄昏酒馆邀请来的,让他镇场面,毕竟他已经是酒馆的高级会员了。”

    “哦,难怪呢,”

    “哼,我们大师兄可是被黄昏酒馆的执事长老亲自邀请的,别人可邀请不来,”圈内一个少年用极为傲气的语气说道,然后一脸鄙视的看着周围这些散修修士。

    “哦,原来是扶风的道友,失敬失敬,”散修们纷纷说道,完全不在乎少年的鄙夷,毕竟少年的后可是扶风派。

    “我们大师兄从去年开始闭关,如今已经修炼至神通第四重瓶颈,不就能够突破,这次来参加比赛也是为了明年的三派切磋大会做准备,明年必定能将青阳和荒云远远抛在后!”

    “听说公主对你家大师兄青睐有加,是真的吗?”

    “那当然,我们大师兄那张古修士使用的聚灵丹丹方,就是公主送的!”

    “哇,还有这种事?!”众修士一片哗然。在他们眼里公主就是楚国未来的支柱,小小年纪便已经开始寻求机缘进入周天境了,是天才中的天才。

    谁若得到公主青睐,那必定是极其荣耀的事

    ……

    ……

    “他丹药的投放顺序错了,晴明子入炉时不该放在离合花之前,药效发挥不够。聚阳灵草的提炼不够,会增加失败率和成品丹的杂质,落花的根茎液化的不够彻底……”扶风的少年正兴致勃勃的炫耀,竟忽然听到有人挑出了刑圣杰一长串的毛病。

    扭头看去,是个面貌清秀俊逸的少年,眼睛炯炯有神,两道剑眉略显英气。模样倒是好看,但衣服太过土气了点,还打有补丁,听着这么一个落魄少年说出那么多师兄的缺点,扶风弟子怒不可言,怒喝道:“你说什么,一个土包子也敢评价我们大师兄,看你穿成这样,肯定连炼丹炉都买不起,还敢背后说人是非!小心我撕了你的嘴。”

    可少年完全没有理会这些威胁,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台上众人的动作,继续说道:“火势掌握太差,药物溶沸以后,武火和文火的衔接破绽太大,容易丢失药……”

    扶风弟子怒气腾腾的盯视着他,原本想这少年要是从小地方来不懂规矩,道个歉也就放他一马了,毕竟师门规矩里面明确的提到不可惹是生非。现在看来,竟是个不知悔改的人!说着便要扯他去恩怨台比斗。

    这个说别人坏话的少年正是土包子任禾。事实上他也并非有意,只是就在他看到台上那数以百计的炼丹炉和炼丹师时,思绪就犹如被漩涡拉扯般陷进去了,看着台上丹师们的动作,他会不由自主的思考利弊,品评得失,然后自己脑子里就会涌现许多相对应而且比之更好的方法。最后他的思绪停在了那个名叫刑圣杰的年轻男子上。

    刑圣杰面容线条硬朗刚强,穿着深蓝色的劲装,炼丹时双手上下翻飞,十分飘逸。任禾现在正处于无意识的状况中,不知不觉的就说了一大堆毛病,**上

    等他清醒过来时,已经晚了。

    只见梁季次挡在他前,与扶风的弟子对峙着,场中气氛十分紧张,只待稍有异动,大家就可以一起去给黄昏酒馆缴纳闹事保证金了……

    扶风弟子恶狠狠的说道:“今天,这小子必须得付出点代价,不然他传出去弱了我们扶风派的名头,你们可担当不起!”

    “在酒馆内闹事,你们不怕被惩罚么!”梁季次此时也没办法了,估计把师父喊来也顶不了什么用,正焦急的想办法拖延时间。

    扶风弟子听见梁季次搬出酒馆,面色一变,沉吟片刻便说:“哼,不用搬出酒馆来吓我,你不知道么,公主马上就要到了,以我们大师兄和公主的关系,就算被抓进困神牢也没关系。很快就会出来,你们可就不一样了!”

    这时,远处贵宾看台上的一位老者看着这一片混乱之处,向随从皱眉问道:“那里是怎么回事,你去看看。”

    求票求票求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