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荒云门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迫于无奈,任禾从树后走出,学着电视上的江湖路,向道士抱拳道:“在下任禾,从此路过,听到道长的高谈阔论,深感钦佩。”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遇人先说三分好话总不是一件坏事,这是任禾养成的习惯。

    “你……这是从那爬出来的?”中年道士狐疑盯着任禾说道,其实不怪道士用“爬出来”这个词,实在是任禾此时的形象过于不佳了。洗精伐髓涤出的杂质尚没有洗去,且满衣物全是补丁,浑上下黑不溜秋,像是从泥土里刚挖出来的土豆。

    任禾苦笑着在脸上抹了一把,反倒把脸抹的更花了,只好苦笑道:“在下任禾,偶经此地,不小心打扰了道长,还望见谅。道长如若无事,在下就离开了。”

    道士抹着嘴唇上的两撇八字胡,再重新打量任禾,说道:“慢着。”

    “嗯?我草!”任禾回头望向他,目露询问,忽见道士眼睛放出黄色光芒,吓了任禾一跳!

    “哈哈,神通二重,徒弟,你还嫌师父境界低,你看,神通二重的都来捡便宜了!哈哈哈,”道士拉着徒弟开怀大笑,小胡子一翘一翘的,一对小眼睛眯起来极度猥琐。

    任禾眉毛一抽一抽的挑动,手背上青筋若隐若现,尼玛竟然拿我当反面教材。

    道士旁的憨厚少年见任禾的表不对,赶紧挽救道:“道友你好啊,这是我师父吴卓曦,我叫梁季次,我们是青阳城中的散修,也是听闻此处的事赶过来的。我师父就这脾气,你千万别介意呀!”名叫梁季次的少年说完,还偷偷的拉了拉师父的衣角,可道士根本就停不下来……

    看了看还兀自笑着的师父,梁季次迅速决定直接无视他,问道:“道友来此多久了,可知此地究竟发生何事?”

    “我也刚到,不太清楚啊,反正听传言说是白衣黑衣同归于尽了嘛,”任禾含糊道,把从吴卓羲那里听来的又复述一遍。而他此时心里也有个疑问,醒来时,八景和卷轴整齐的放在旁,他现在脑海中那一袭白衣的影越来越清晰。

    梁季次没有再多问什么,毕竟修真界这个充满尔虞我诈的地方,一般是不会有人说真话的,多问无益,也因为梁季次和任禾二人相对简单一点才会聊的这么“多”。

    梁季次挠头道:“荒郊野外,看任禾兄弟你这么瘦弱,想必一个人也不太安全,不如与我们同行,也好互相照顾一下?”

    任禾认真的观察着梁季次的表,沉吟了一下,虽然他知道现在跟着小团体更安全,但是他仍然决定拒绝,因为他上背负的秘密还不是很安全。

    他刚想开口好言拒绝,就听缺心眼道士跳着脚大骂道:“谁让你做主照顾他了,你有没有把我当师傅,我给你说了多少次了知人知面不知心,防人之心不可无?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居心叵测之辈?你又不想吃饭了!”说着就朝梁季次头上爆了个栗子。

    梁季次挠挠头嗫嚅着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一会看看任禾,一会看看师父。

    任禾虽然很想用新学的初级法术木乙青雷把吴卓羲给狠狠劈死,但此时正好可以顺坡下驴,于是摊摊手作无奈状说道:“我看我还是自己走,正好我想去附近的村庄走走看。”

    任禾由少年的记忆中获知,少年在函谷关外被袭杀后,是侥幸被十里外的一个小村庄的杂货铺老板所救,而后多年一直在杂货铺当伙计。

    而任禾现在正好急需一个安之地,以期可以获得一段平静的修炼时间,他需要急需挖掘卷轴里的知识。所以他决定回到杂货铺,而且他本就在那里生活了六年,后来此处调查的修士们应该不会怀疑到他。只是……一个神通四重的的都能发现他的修为境界,还得想个办法来遮掩一下!

    ……

    ……

    “站住,”只听道士低声喝道,道士先将梁季次拉到后,紧接着犹豫了一下,把任禾也拉到他的后。道士将食指竖在嘴上“嘘”,示意安静。

    “沙沙沙,”任禾也听到了,是有人在树丛中走动的声音,在慢慢靠近!不止一个人!

    任禾此时苦笑不已,聂廷在卷轴里面只留给他了两个小法术,用来在实力低微的时候保命。

    木乙青雷,调动自灵力在方圆一丈的距离内释放一道青雷,威力不大,约莫只能劈开拳头那么大的石块……

    灵犀术,施展时可以屏住自己的气息,如石头一样不散发灵气。

    若拿这两个法术保命,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沙沙沙”的声音越来越近,偶尔还能听见踩断树枝的声音,树枝断裂时“啪”的声仿佛扣在三人的口上。道士悄悄的从蛇皮袋中掏出一推符箓和一面铜镜,铜镜上绘有两张脸谱,青面獠牙。道士脑门上的汗珠子一颗颗掉下,顺着鼻梁汇聚在鼻尖上。道士的位置随着声音而变动,始终挡在梁季次前。

    “哗”的一声,前方繁密茂盛的树叶被拨开,瞬间显露出三个披大氅的黑衣人。为首的黑衣人形瘦削,脸部被完全遮掩在墨黑色大氅遮蔽出的影里,三人俱都没有说话。

    双方隐隐对峙着,哪方都不肯先说话。渐渐的,任禾仿佛听到有歌声在脑海中吟唱:“我宰……我宰……摩云……摩云……拓哉……诺我……”似在耳边低吟,却又洪亮的像是在远处张口咆哮,吟的整片天空黑暗下来,咆哮的体如坠深渊!想惊呼,却沙哑的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原来是荒云派的高足,失敬,我等是路过此处的散修,”道士很客气的向黑暗中的三人客气的说道,如果再不开口,自己的宝贝徒弟和那个少年就要无辜丧命了!

    顿时,任禾脑中的幻象烟消云散,吟唱也没有了。他看了看梁季次,发现梁季次与他一样,一副迷茫的样子。

    为首的瘦削黑衣人与道士擦肩而过,没有与道士说话,自顾向着结界的位置行去。瘦削黑衣人行走之际暗暗的带起一股幽暗难寻的冷香,这让任禾一怔,怎么会有香味……。

    任禾三人始终没有看见他藏在漆黑大氅中的面容。另两名黑衣人紧紧跟上,忽然其中一个回头,摘下头上的兜帽,冲着任禾笑问:“土豆,我唱歌好听吗,呵呵,”竟是个笑容异常甜美的女孩!

    银铃般的笑声的主人早已远去,笑声却久久的萦绕在耳旁不愿散去,竟是被施了法术!

    道士抹着两撇小八字胡叹息道:“传闻中的山呼之技竟然重现荒云……”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