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传道卷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桥上一长发男子坐在边缘,双腿悬空,**着双脚垂于水中,还时不时的抖动一下脚趾。透过水光湖色可以看见男子足的清奇瘦削。男子着白色的布袍,袍袖挽在臂弯处,长发散于背后用与衣服同样的白色丝带束起,神态安宁静谧。

    忽的,鱼竿颤动,竿上的钓线不停的在水中打摆。白衣男子嘴角微微翘起,右手腕轻轻一抖便已将鱼钩甩出水面,带起一尾鲤鱼,左手伸出将鱼儿捉在掌心,他拿着鱼儿观察片刻,道:“咦,又是你这调皮的鱼儿,昨个便是你咬了我的钩,为何如此不长记。”

    也不知道鱼儿听懂了他的话没,仍是在不停的摆动,将尾上的水滴尽数甩在了男子苍白的脸上,男子笑道:“好你个鱼儿,为了吃食,竟连命都不要了。我以为最不满足的贪心是人心,原来你的心也是这般,”说罢转头瞟了后正襟盘坐的黑袍青年一眼。

    黑衣青年听闻此言,不由眉毛一挑,但终究没有说话。

    白衣男子手指在鱼鳞上轻轻的抚了抚,一道柔和的白光闪过,道:“今将你嘴上的伤治好,明可不要再咬我的勾了,傻鱼儿。”说完,将鱼轻轻托入水中,而后怅然的看着湖面,很久都没再说话。

    直到落西山,红霞铺满天际云朵。

    白衣男子这才轻声道:“师弟,你还记得师父当初教授我们修炼的时候是怎么说的吗。”

    黑衣男子说:“记得。”

    白衣没再理他,而是自言自语的说道:“从金丹开始,需要的是你自的天地感悟,你的感悟也许是一花一树一次弹指甚至一次哭泣,但这都没什么,只需顺应自然。而如果强行突破,无异于逆天行事,终将不落善果。”

    白衣说完这番话后,才扭头凝视着黑衣的眼睛,认认真真,一字一句的朗声问道:“既然记得这番话,为何还要来找我索要传道卷轴,师父说过,传道卷轴不能传给你,因为你胜负心太强,江湖之气太重,怕你深陷其中不能自拔。而且卷轴上的文字犹如天书,我已参详了将近百年,却根本看不懂。”

    黑衣凝重道:“八十年来我于修炼一途再无寸进,天材地宝灵丹妙药使用无数,可仍无起色。寻不到传说中的破厄金丹,所以只能来找师兄索要传道卷轴,以求突破。什么天地感悟,那都是师父当年的随口之言。”

    白衣眉头微微皱起,轻声道:“师父也是你能随意编排的吗,师父既然说了就肯定有他老人家的道理,你我尚且没有达到更高的境界,怎么可以坐井说天阔。你回去,师父的遗命不可违逆,传道卷轴要留待有缘人,我不会交给你的。”

    黑衣沉吟片刻,起而立:“如果我非要师兄交给我呢?”

    一阵清风划过,扫起白衣的发丝,将白衣的眼神隐藏在了深深的影中。白衣将鱼竿轻轻的收起,放下挽在臂弯的袍袖,柔声说道:“期待已久……”而后轻声笑道:“那我们就找个裁判,”说着转头对后的树丛说道:“小友,听了这么长时间,出来帮个忙。”

    任禾无奈的从树林中走出,他原以为没人发现他呢,看来是他自作聪明了。

    “师父告诉我,当你我二人因此卷轴反目成仇的时候,便是这卷轴的机缘到了,”白衣喃喃的说道。说罢,他的体里慢慢的漂浮出一幅短小的散发着紫色光芒的卷轴。

    轴是紫檀的,卷幅不知是什么兽皮制成的,古朴凝重,待卷轴自光芒散去后,其实并不是很起眼。任禾可以明显感觉到黑衣见到卷轴出现,呼吸都有点急促了。

    白衣看了黑衣一眼,将卷轴递与少年,说道:“小朋友你暂且帮我保管好不好,等会我与他切磋,谁赢了谁便可以取走这幅卷轴。”说罢便转腾空而起,跃向湖中,凭空而立,说不出的神仙意境,乘风潇洒。

    黑衣深吸一口气,紧随其后立于湖面,将头顶发簪抽出,发簪一受灵力催动,竟然瞬间变为一杆黑色长矛。矛刻有二字——八景,字旁布满了云纹电纹。他摩挲着矛朗声问道:“师兄,还记得它吗。”

    白衣淡淡的答道:“当然记得,它是师傅在你进入周天境后赐你的礼物,是万年前祖师爷手中的大凶器,后破损降为法宝,据说是八景上的红缨遗失了。”

    黑衣轻抚枪道:“传道卷轴和它一样,都只属于我!”说完,枪带着雷芒便向白衣奔袭而去,下湖水受不住压力向两边排开,湖中鱼儿拼命的向远处游去,金丹境的大威势岂是凡俗生物可以承受的?

    没有传说中精妙招式中的优雅与傲气,他仿佛不再是个意求长生的修真者,而更像一个市井中的年轻人般,奋不顾的使用一切手段只求取胜,取命!

    任禾没有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仅仅是一瞬间,两人一战即分。

    白衣负手而立,纹丝未动。黑衣却向后飞退,好不容易才停下形,他诧异的吼道:“金丹五重大圆满!金丹五重大圆满!金丹五重大圆满!”只见他的面色渐渐赤红,发丝也从黑色转为鲜艳的赤红色,眼中极尽疯狂之意。

    白衣叹息道:“你终究是误入了歧途,只是可惜了这一池无辜的鱼儿,”说完停顿了一下,又淡淡的看了任禾一眼。

    任禾就算不懂究竟发生了什么,也能从话中听出黑衣要用拼命的神通了,毕竟多年的小说也不是白看的,转就向着远处跑去,但还是没有来得及。只见上方的黑衣带着浓重的血色迷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白衣,而后爆起一片炫目的光华,湖水如被撕裂一般炸起,湖边的少年也被余波震飞出。

    而就在一片混乱中,一只苍白的手在空中一挥,一道虹膜凭空遮住了爆炸的余波,将整个湖水牢牢罩住。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