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梦中的穿越,破碎的世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时间城 书名:涅槃证道
    ( )    初看花红,转眼已成冬,匆匆,匆匆,一年容易又到头,韶光逝去无影踪……

    这是一场沉睡多年的梦么。

    梦中,陌生的大陆,少年着华贵雍容的衮服,黯然的在广阔的宫中垂手而立。奢华落寞的宫王座上一男一女安静的看着他,男人上穿着金地缂丝孔雀羽龙袍,周绣满龙的纹样,呈兽形,肢爪齐全,但无鳞甲,绘成行走状,龙首绣在口正中,胡须虬结金刚怒目。女人穿九凤朝天的广袖衣袍,头戴龙凤珠翠冠。

    偌大的宫中没有一个侍卫,就连负责传旨的老太监都在外远远的候着。忽然吹过一阵陡峭的寒风灌进老太监的领子里,冻的他急忙缩了缩脖子。

    “今就要给二皇子收拾行装了?”老太监喃喃的说道。

    没有人回答他,老太监并不在意,因为他知道,边的这些侍卫,都是没有舌头的。

    内。

    “抬起头来回答我的问题,”王座上的男人平静的对少年说道。

    “是,”少年将头抬起,手指紧紧的抓着上的衮袍,因为太过用力而显得苍白。

    “昨太傅为你进行的测验,可有结果?”王座上的男人手指有节奏的敲打着,在空旷的内激,然后碰撞穹顶形成回音。

    少年面如死灰的站在那里,四周的雕龙立柱仿佛随时都能吞噬略显纤弱的他,少年说:“仍旧停留在神通境第一重,没有寸进。”这个大陆修炼的境界分为神通境,周天境,金丹境,化神境,神藏境,长生境,每个境界分为五重。而少年修炼多年却始终停留在神通境第一重上……

    “这次,送你去楚国当质子,可有怨言?”男人严肃问道,声音渐渐变得凝重。

    “没有,父王,是我自己的体不争气,无法修炼,”少年垂首平静地说道,然而双手此时已经开始了轻微的颤抖。他深深的呼吸了两口,轻声道:“我自愿出使楚国充当质子,但我想先去和微屏告别,她还不知道这个消息。”

    “不必了,”王座上的男人站了起来,转看着王座后深重的黑暗,说道:“我已决定为她和你的王兄赐婚。”

    “明……明白了,”少年眼中的泪水快要承受不住的落下,他大声嘶喊道:“如若无事,儿臣便告辞了!”

    “去,”王座上的男人背对着他随手轻挥,带起的广袖在烛台的映下,将少年的脸上遮出一片影。男人平静的说道:“不要心怀怨恨”

    而后留给少年的就只有王座上沉陷在巍峨宫影中的孤独伟岸影,少年看不清男人的表

    少年退去后,男人凝声说道:“不要再耍小把戏。”

    王后:“臣妾遵旨。”

    王转向后走去,沉声道:“如此便好。”迈步向后浓重的黑暗走去。

    王后长跪不起。

    ………

    ………

    少年行走在皇宫之中,手指在青砖红瓦的宫墙上划出沙沙的声响,旁的树枝一阵颤动,忽的将大片积雪洒向少年清逸的面颊与凌乱的长发。

    少年愣住了,他看着墨黑色枝条纠结的老松,不仅叹道:“连你也看不起我么?”

    少年已经听惯了不屑的语气和轻蔑的讥讽,他似乎并非是一位皇子,而仅仅只是王室的一个耻辱……

    他透过松枝看向外面蜿蜒曲折的青石小路,两名宫女匆匆走过,她们没有看见树后的少年,兀自讨论着:“听说王上已经决定派二皇子出使楚国充当质子了,而且命他今就启程上路。”

    “呵,这是早就注定的事,已经十三岁了,还停留在神通第一重境界呢,他不去谁去,难道派天赋高的大皇子吗?大皇子可是已经达到神通第四重中阶了呢。而且……谁叫他只是个宫女所生的呢。”

    “啪,”少年手中的松枝被不小心折断了,枝条上的积雪簌簌落下。

    两名宫女听到声响后回头看了一眼,忽然“啊”的惊叫一声,立马低头提起裙裾跑开了。

    少年摇头苦笑,颓然的伫立在老松下。是啊,当质子这种事当然是派废物去比较划算。

    这时,一名小太监小碎步跑到少年的边,细声细气的说道:“下,行装都准备好了,可以出发了。”

    少年最后深深的望了一眼掩藏在青砖红瓦宫墙内的王宫,一座座琉璃瓦顶的宫各自矗立在远处,仿佛是一个个相互隔绝的孤岛,他不由叹道:“走。”

    小太监跟在少年后慢跑着,喘气有些不均匀,时不时的头冠歪了还得伸手去扶一下,十分狼狈,小太监说道:“下慢点走,小心路滑。其实下只当去游玩好了,说不定哪天下就又能修炼了呢,下莫伤心坏了子,凭白的叫微屏郡主挂念。”

    少年稍感意外的凝视着小太监片刻,小太监立马求饶道:“奴才多嘴,奴才多嘴。”

    少年摇头展颜轻笑道:“无妨,”而后继续向前行去,风雪还是如刚才那般席卷着,可似乎不像刚才那么冷了。

    经巍峨的捭阖宫走过,而后继续出宣德门,上了铜驼大街,眼见着神武门在望,过了这个宫门的坎,便是外面的世界了。

    “下,”忽听小太监结结巴巴的喊道。

    “嗯?”少年以回头看他。

    小太监抬手指向远处,说道:“郡、郡主。”

    少年愣了一下,迅速扭头看去,只见远处模糊地人影在缓缓地向自己走来,那风雪中裹在黑色大氅的少女跋涉的姿态异常坚定,黑氅不住的飘摇抖动,猎猎作响,仿佛是冰天雪地中一支妖艳而决绝的墨色梅花,已然绽放。

    女孩在少年面前站定,从大氅中伸出手来将少年被风寒吹乱的头冠扶正,轻声问道:“今就走?”

    “嗯,”少年目光看向他处,不敢与女孩对视。

    “我不会嫁人的,这件事我爹爹已经了,”少女漫不经心的说道,心思依然停留在为少年整理衣冠的这件事上。

    “唔……什么?!”少年却被惊了一下,怔怔的看着女孩。

    女孩轻轻的拥抱了少年一下,用她深邃幽远的黑眸凝视着少年说道:“水来,我在水中等你,火来,我就在灰烬中等你,”而后便重新将自己的大氅裹紧,转决绝的步入后茫茫的冰天雪地中去,没再回头。

    伫立良久,小太监看着远去的影感慨道:“微屏郡主还是这么的……”忽然惊觉少年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立马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少年却冷着脸严肃问道:“还是怎么的?”说完自己先绷不住的笑了起来,小太监也跟着他呵呵傻笑。

    就这么一对不像主仆的主仆二人,于风雪中向宫外行去。

    …………

    …………

    半个月后,函谷关传来消息,二皇子在关外遭遇袭杀,随从无一幸免,二皇子下落不明。

    举国皆惊。

    …………

    …………

    任禾刚醒来时有些恍惚,他感觉自己好像睡了有好几个世纪那么漫长,他记不得自己怎么睡着的了……睡着之前他应该还坐在电脑前不停地刷新自己博客的留言板,等待着别人的回复或者留言。任禾眼中的世界如玻璃般一点一点破碎,他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裂纹正是从屏幕的中心开始向外扩展,咔咔的声响,清脆悦耳。他坐在椅子上眼睁睁的看着周遭的世界化为虚无,无数碎片渐渐泛起瑰丽的光芒在旁形成一个大大的漩涡。

    而后便莫名其妙的陷入梦中,看着那个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少年站在宫之上……在梦中,自己渐渐的不再只是旁观,而是慢慢的与少年融合在了一起,梦中的一切都无比清晰起来。

    任禾自然而然的想到,自己已经取代了那个少年。任禾知道,自己穿越了。

    竟也叫任禾,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缘分?任禾闭目沉思了片刻,似乎承载少年记忆的同时,也同样承载了少年的感,多年的冷嘲讽和那个一袭黑衣的美丽少女。

    任禾一声叹息,竟是苦命的少年。只是不知道少年为何沦落至此,可惜这段记忆却是遗失了。

    手腕和手指纤长有力,指甲被修剪的干净整齐,这绝对不是自己的手,而且……还穿着一破旧的衣服正趴在树丛里。

    任禾想起来了,记忆融合的前一刻,少年正悄悄的躲在此处偷看!小心翼翼的拨开树丛向外望去。

    一座简洁朴素的木屋用取意天然的黄梨木搭建,安安静静的坐落在湖边。清澈的湖水,偶有岸旁树叶被风轻轻吹落。树叶抚在湖面上,好似佳人玉指素手俏皮的开涟漪。几头麋鹿悄悄的来到水边饮水,且始终机警的望着湖面上钓鱼台中的二人,灵动的杏仁眼唿扇唿扇。任禾被眼前这一幕深深的吸引住了,他从没见过如此清丽脱俗的景致,怕是只有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才堪比拟?

    类似钓鱼台的步桥也是用黄梨木搭建,看得出来是和木屋属同一个作者,同样的大巧不工,从岸边一直撑起到湖中两丈的位置。

重要声明:小说《涅槃证道》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