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萤之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薛晴和剑无心现在面临相同的境遇—无分文,两人因卖艺再次相逢,现在决定一起卖艺赚路费。剑无心继续表演他的舞剑,说实话,剑无心的剑法完全是三脚猫的辜负,这冤大头花得重金请得不入流的师父,学的剑法只是动作华丽好看,正要实战起来,薛晴只一剑就能破他十几招。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闹,就算剑无心的剑法在实战中不堪一击,老百姓还是很给面子,啪啪地鼓掌,他们不懂剑的美,就像白天不懂夜的黑。但当薛晴拎着布袋来要钱的时候,围观的人群呼得一下就不见了,只留下薛晴和剑无心孤零零地站在原地,还是无分文。

    薛晴丧气地将破布袋甩得好远:“赚钱真难……要不我们去抢劫吧!”

    “别冲动!”剑无心忙制止她:“我们先想想别的办法……咕噜……”剑无心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响起来。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薛晴的肚子叫得比他还响。

    “……迫不得已时再抢劫。”剑无心小声地补充。

    两个年轻男女捂着瘪到凹进去的肚子蹲在墙角,此此景实乃闻着伤心见者流泪,别管你是冥域的域主还是断剑山庄的少爷,没钱了都是孙子,薛晴的故事告诉我们留一个男友不知道的小金库是多么重要。

    “乖乖小晴晴,我们会不会饿死在这里。”剑无心抻着薛晴的衣服可怜巴巴地说。

    “我有一个办法能助我们走出困境。”薛晴说道。

    “什么办法?”

    薛晴的眼睛斜瞟了一眼,羊驼打了个哆嗦,颤悠悠地躲到剑无心背后,剑无心死命抱住羊驼,哭嚎着:“不行!你不能把它卖掉!我死都不要卖掉它!”

    “我不是要卖掉它。”薛晴解释说。

    “真的?”剑无心的心平复了些。

    “我是说吃掉。”

    “……呜呜呜”

    “逗你玩的,我可不敢吃神兽,会遭报应。”薛晴把剑无心扯起来说。

    剑无心可不信薛晴饥饿的眼神,还是护着羊驼。

    薛晴只好又说:“我是说它上的毛,总能卖点钱吧,不如剪一点来卖钱。”

    羊驼上厚实的白色卷毛是上等的羊毛,只剪一点卖掉换点碎银子应急既可,剑无心这才同意。

    于是,当薛晴和剑无心一起买了包子吃的时候,只见两人后跟着的羊驼光着P股,P股上的毛被饥饿的两人剃光换了银子,羊驼上蓬松的羊毛变成了开裆裤。

    虽然毛是羊驼的毛,羊驼是剑无心的羊驼,薛晴还是厚着脸皮分了一点碎银子,她也是为了世界和平,这样省着每天只吃馒头就可以去麒麟山了。

    “无心公子,青山不在绿水长流,就在这里告辞吧!”薛晴对剑无心说。

    “你要去哪儿?”剑无心问道。

    “麒麟山。”

    “正好,我也去。”

    “你也要去麒麟山?你不是要回断剑山庄么?”

    “有你在的地方都是我的目的地。”剑无心深款款地说。

    薛晴只蛋疼地看着他:“莺莺姑娘和小红姑娘在的地方才是你的目的地吧。”

    剑无心摇摇头:“庸脂俗粉,少爷我腻了,现在我眼里只有清平乐的倚纯姑娘。”

    果真色狼改不了流氓!薛晴哼了一声噌噌地就往前走,剑无心牵着羊驼在她后跟着,她挑着蛋,他牵着马,迎来出送走晚霞,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又出发……

    一路向北,薛晴和剑无心两人到了峨眉山脚下,峨眉山下的镇上有许多峨嵋派的女弟子,或是刚下山要外出的,或是刚到山下要上山的,或是原本就在山脚守卫的,从未有哪一个镇能像这里一样在大街上见到这么多的年轻女子,这里就是剑无心的天堂啊!

    看见街上来来往往的峨眉派弟子,薛晴赶紧找了客栈住下,以前的灵禹派掌门师妹的份多好啊,这些弟子见了她都要毕恭毕敬称一声“师叔”,现在她总有种不好意思见人的感觉,假装专心致志地跟掌柜谈价钱。

    “灵禹派的流萤公子真是厉害呢,之前忍辱负重不惜名节,实在令人敬佩。”

    “就是,我就说嘛,灵禹派一直高风亮节,怎么会出叛徒呢,薛师叔也不容易,昆仑宫一口咬定她和冥域勾结,哪知她是假意与冥域交好,实则一举将冥域拿下。”

    客栈内,两个年轻女子讨论说,看服饰是峨眉派的弟子,薛晴一直悄悄留意着她们。

    “将来我也要做一个薛晴师叔那样的女侠,深入敌营,除暴安良!”更一个更小的小弟子鼓着腮帮子说。

    薛晴满脸通红,她也不是故意搞成这样的,搞的跟英雄间谍似的。

    “你名声真好。”剑无心悄悄对薛晴说,薛晴的脸更红了。

    “得了,你们先别高兴得太早,要等薛师叔到麒麟山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要将冥域归入武林盟,她这么久都没到麒麟山,谁知道安的什么心呢。”一个女弟子说。

    其实也没安什么坏心眼,就是上没钱了雇不起马车……薛晴想道。

    小弟子做了个鬼脸:“掌门以前就经常夸薛晴师叔,让我们以她为榜样,师叔一定不会做对不起中原的事!再说,薛晴师叔跟流萤公子一向亲近,流萤公子将杀掉了害死嗣忧道人的凶手,还戳穿了昆仑宫的谋,是中原的大英雄!他们都是我心里的榜样!不许说坏话!”

    大一点儿的女弟子被她闹得不行,求饶道:“怕了怕了,我不说了还不行么。”

    薛晴的心噗通噗通跳得很快,她听到了流萤的名字,还听到流萤成了中原的英雄,霜回虽是自戕,间接死于她的手,她醒来时,霜回的尸体和包里的钱都不见了,在她一步步徒步往麒麟山走的时候,流萤带着那具尸体成了中原的功臣,为何他不等着她一起去?

    剑无心虽是个二货,看薛晴的脸色也知道她对那几个峨眉女弟子的谈话有多么感兴趣,他晃晃悠悠走到那几位女弟子面前,俊俏的脸愣是笑出一副人贩子的笑容:“几位仙女姐姐,你们在说什么?怎么我才离开几中原又发生了什么大事?”

    年纪最小的峨眉弟子笑嘻嘻地说:“大哥哥你消息好不灵通,现在还有人不知道流萤公子吗,他将来可是要做武林盟主的!”

    另一个峨眉女弟子瞪了小弟子一眼:“别乱说,他还没当上,你怎么能乱说。”

    “不离十的,为什么不能说。”小弟子委屈地嘟囔。

    “他……怎么了……”薛晴再忍不住,转过去,正对着那几个峨嵋派的女弟子。

    其中一个女弟子是见过薛晴的,霎时瞪大了眼睛:“薛晴师叔!”

    年纪最小的那个女弟子马上好奇地盯着薛晴看,谁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薛晴,上一次来峨眉,她刚刚穿越而来,对这个世界还很懵懂,为了躲箫归应和流萤躲到峨眉来,再来时她已是冥域的新主人,是外人猜不透的传奇,物是而人非。

    因是薛晴问起,那几个峨嵋派的弟子便老实说出,薛晴沉睡的那几,也就是剑无心向清平乐狂奔的那几,中原的局势又一次发生变动,灵禹派的流萤带着霜回的尸体到了麒麟山,几位聚集在麒麟阁的掌门没等到薛晴,却等到了另一个惊天秘密。

    那几位女弟子也不在场,具体的她们并不清楚,只听了同门师姐说流萤公子抓到了害死嗣忧道人的罪魁祸首,不仅为中原扫除一害,还揭发了另一害,先前四处行凶的神秘组织名为水云宫,是昆仑宫秘密培植的力量,那几封信就是昆仑宫和南宫世家密谋共同组建水云宫的往来信件,只可惜南宫世家没过几年就满门被屠,没想到昆仑宫就靠着自己的力量仍然建成了水云宫。

    霜回很优秀,薛晴认可他的实力,能杀死嗣忧道人足以证明他们的力量,他和他的同伙如鬼魅一样让中原民不聊生,他会死在薛晴面前,最多的原因是他的体已经到了极限,就连薛晴这种只对医术略通皮毛的人都看得出他的后一直站着死神巨大的影子,他的心跳轻得仿佛随时都会停止,他的体温冷得像冬天的镜湖,他练的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武功,会想到要练这样的武功,他早已计划好自己就会这样死去了吧。

    南宫洛洛交出的那几封信,让昆仑宫在中原再无立足之地,之前的种种作为让昆仑宫早已失尽天下人的心,只不过凭着多年前的功绩,大家仍要对昆仑宫敬意几分,这一次让它彻底成为罪人。嗣忧道人是武当派的掌门,深得武当弟子戴,他死后,武当全派一直发疯似的寻找凶手,这一次终于逮到了昆仑宫,自然要讨个公道,要昆仑宫的主谋以命偿命,昆仑宫却紧密封锁,不见外人,武当派的弟子将昆仑宫的山路堵了起来,这一次就连乔逸君也按耐不住了。

    “我们掌门也说要昆仑宫还个公道,昨儿心眉师姐受掌门之命带了几十个弟子去昆仑山,薛晴师叔,你说昆仑宫怎么会这样做,我们中原武林一直是互相扶持的啊。”女弟子不解地说。

    薛晴可没心思管昆仑宫死活,她只想知道一个问题,急着问:“那流萤他现在还在麒麟山吗?”

    “现在应是去昆仑山了吧,这些子中原都人心惶惶,多亏了流萤公子,大家都说愿意听他号令呢。”

    薛晴站起来,对剑无心说:“无心公子,你的神兽可以借我吗?”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