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故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清晨,倚纯起了,穿好衣衫,从玉生琴旁走过,顺手抚过琴,却发现琴弦断了几根,琴弦断是很不吉利的事,忙唤来小丫鬟换上新的琴弦,她还不知道,她的霜公子的体温如今已和这玉质的琴一样冰冷。

    薛晴醒来的时候已是正午,总感觉睡得好爽啊,薛晴伸了个懒腰下了,窗外阳光亮得刺眼,流萤早该起来了吧,这时候连饭都应该帮她备好了。薛晴走到隔壁流萤入住的房间,敲了敲门,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个彪头大汉站在门口俯视着她。

    “抱歉!抱歉!我找错了!”薛晴连忙歉意地溜掉,跑回自己房又走出来,不对啊,那明明是流萤的房间。

    薛晴下楼去问掌柜的,掌柜的翻着账本说:“那位公子啊,三天前就退房了。”

    “什么?三天前?”薛晴完全无法理解。

    “是啊,两位入住后的第二天他就退房了,另给您交了一锭银子的押金。”掌柜的说道。

    “我昨天才来住!哪来的三天前!”薛晴吼道。

    掌柜的被镇住了,看疯子一样怯生生地看薛晴,薛晴问他:“今天是什么子?”

    “腊月初七。”掌柜的回答。

    怎么可能!薛晴明明记得昨天是腊月初三,今天应该是腊月初四才对!如果这不是恶作剧,她只睡一觉起来怎么平白无故消失了三天!到处都找不到流萤,薛晴跑去马厮,小白马不见了,怎么可能,流萤怎么会不告而别。薛晴又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行李要去找流萤,却发现行李里只剩下衣服,银票不见了。

    薛晴悲凉地坐到上,这就是传说中的人财两空的感觉么,薛晴知道流萤不会单单是捐款潜逃,但流萤又分明是故意这样的,她会连睡三天和流萤的吻有莫大的关系,被他吻了之后脑袋就昏昏沉沉的,虽然不知道他此番目的是什么,在去找流萤之前,薛晴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去麒麟山,已经说好了会前去协商,如若迟迟未到,恐怕会引起误会。

    有一个问题摆在薛晴面前,马没了,上又没钱,雇不起马车,就算徒步走去麒麟山,也没银子住店呐。不管了,时间紧迫,走一步算一步吧,薛晴一个人继续北上往麒麟山走。

    好不容易走到下一个镇子,薛晴已经做好露宿街头的准备,可是有一个更严峻的问题,她连买个包子的钱都掏不出来,睡觉可以睡大街,饭可没法省,大老远得闻着包子的香味,口水都快淌出来了。薛晴咽了口口水,肚子咕噜噜地叫唤着,什么叫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今天她可算领教了,电视剧里的大侠们四处行侠仗义就不会缺钱吗?他们是怎么赚钱的?薛晴回想着电视剧里常见的赚钱方法,突然想到了个好主意:卖艺!

    都快饿死了,哪还会有什么羞涩,薛晴站在大街上就吆喝起来,口碎大石她做不到,她连大石都买不起,就从街边见了几块小一点的,干脆表演铁头功吧,反正少林寺的铁头功也不过是易筋经的某种使用形式,要做到也不是很难。吆喝着周围围了些人,薛晴就开始表演了,先是用手掌劈石头,周围啪啪地鼓掌,薛晴羞涩地向周围挥挥手,她可是堂堂现任冥域域主,她大概是冥域有史以来第一个在街头卖艺的域主了。

    正当薛晴打算接着表演铁头功的时候,她发现围观自己的潜在给钱人群正一点点向另外一边靠拢,像是去围观另外得什么东西去了,隔着人群,薛晴听到了另一个人的吆喝声,怎么搞的,卖个艺也有人抢生意,古代社会竞争也太可怕了!这人太不讲究,场地就这么大,人就那么多,哪容得下两个人卖艺,她先来这里的,应该她先表演才对。薛晴要去跟后来的人商量商量,实在不行两人分上下场一起表演也行,这样比嗓门大拉拢顾客属于恶竞争,薛晴从人群外围挤进去,果然是有人在卖艺呢,一个年轻男子正在表演剑法,这男子看着有些眼熟,等到薛晴看到男子栓在一旁树上的马,薛晴顿时想起来了,马勒戈壁的王者,您怎么也在这里!

    既然有羊驼在侧,这位舞剑卖艺的男子自不必说,必然是断剑山庄的二公子剑无心。

    “无心公子?”薛晴喊道。

    剑无心一眼就认出了薛晴,朝她走过来:“娘子!”

    “原来是夫妻。”围观群众又开始啪啪鼓掌。

    “喂喂,别胡说,我有心上人的!”薛晴说道。

    剑无心傻呵呵地笑着说:“哎呀,这么快就被人抢走了。”

    这家伙对薛晴顶多是贪婪地慕,要说深意重,那是扯淡,不过在无分文的时候遇到个认识的人,那人还是有钱山庄的少爷,怎么说也是件幸事,剑无心把羊驼牵走,两人边走边说着。

    “事就是这样的,那个……你能不能借我点钱?我肯定会还你的!”薛晴对剑无心说。

    “提什么还不还的,跟我还客气什么,”剑无心说着手伸进怀中,摸索片刻,又脸色尴尬地伸出来:“我忘了,我也无分文。”

    “你钱哪儿去了?!”薛晴惊讶地问道,想想也是,剑无心也在卖艺,那是有钱人的举动,可他家里确实资产丰厚,难道有钱人时兴出门不带钱?

    “今早看见一个卖葬母的姑娘,就给了她十两银子,给完发现上连铜钱都没有了,这才迫不得已卖艺赚点回去的路费。”剑无心不好意思地说。

    清平乐一直是剑无心梦想中的革命圣地,为了去清平乐,剑无心已经离家出走不下十余次,他虽然举止像个二世祖,心底意外地有侠义心肠,每次带着一沓银票启程,路见不平总要拔刀相助,看到乞丐要施舍,看到孤寡老人要拯救,看到被强卖的少女要赎,看到上不起学的书生要赞助,每次没到清平乐钱就败光了,只能又灰溜溜回家去,吸取教训,下一次离家出走时带上更多的银两,这一次带得钱格外多,一路到了这里,却是更尴尬的况,这里处在清平乐和断剑山庄的中央位置,他无分文,不管是去清平乐还是回断剑山庄都成了难题。

    薛晴拍拍剑无心的肩膀,同地说:“这就是命啊,你没早生几年,也没晚生几年,谁让上天注定你排老二呢。”

    剑无心垂头说:“见笑了,让你看到我落魄的样子。”

    “哪里,能遇到你我高兴的。”薛晴说道,如果说这江湖中除了流萤还有什么温暖的人,那就是剑无心了,无关,也无关道义,奇怪的事他就算做着不要脸的事也会让人感到温暖,是因为他不会算计什么吧,剑无名总说他不上进,但他这种闲云野鹤一般的色狼也是让人羡慕的。

    “承蒙域主看得起,荣幸之至。”剑无心滑稽地行了个礼。

    “知道我当了臭名昭著的冥域域主你还跟我说话,不怕我害你么?”薛晴问道。

    “为何不跟说话,我还想你介绍些漠荒的美人给我认识。”剑无心反问道。

    薛晴瞪了他一眼,扑哧笑了:“还跟以前一样恬不知耻。”

    “非也非也,有人为学问不耻下问,我为何不能为美人不耻下问。”剑无心晃着手指说。

    “行行行,等我办完了正事,让冥域的侍女站成一排让你阅兵,总行了吧?”

    “什么叫阅兵?我没听懂,是漠荒的方言么?”

    “……是哲学。”

    “什么叫哲学?是灵禹的方言么?”

    “哲学就是你听不懂的话。”

    “山庄里新来的老大夫满口方言我听不懂,所以他说的都是哲学吗?”

    “……不许再问了!”薛晴咆哮道,恍然间眼前的剑无心仿佛和另一个人的影子重叠了。

    “师叔,我发现你和少林寺的禅空方丈越来越像。”“是吗,我那么超凡脱俗了么。”“你们说话都经常让人听不懂。”“……哲学,总是寂寞的。”“什么叫哲学?”“所有你听不懂的话就叫哲学。”“驿站的伙计方言口音太重的话我也听不懂,所以他的话也是哲学吗?”“不是……其实你才是穿越来耍我的吧!”“师叔,我又听不懂了,什么叫穿越?”“不许问!”

    这是多久之前的对话了,回忆依然残留在脑中,他举手投足的动作,语气,神态,全都在脑中记得清楚,当回忆分类到不能忘记的分类,就成了烙印,生活中的一点一滴一颦一笑都是他的痕迹,这一生注定沦陷为不能遗忘的怀。只是现在,不知道回忆中的那个人到了哪里,天涯海角,不管到哪里总还是要见面,因为……

    薛晴的手不经意地覆上自己心脏的位置,那里有心的跳动,还有另一种东西—控心蛊,母蛊未死,说明子蛊的未消,薛晴相信,一个深着她的人,不管走到哪里还是要回到她边,这是一个圆周,流萤是她的圆心,而她也是流萤的圆心。

    “你要去哪儿?”剑无心问道。

    “我的计划不变,去麒麟山。”薛晴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在作者有话里重放一遍是为了方便看不见正文的手机党,谢谢举报盗文的姑娘,对此我知道是无能为力的,很感谢依然支持正版的姑娘们

    清晨,倚纯起了,穿好衣衫,从玉生琴旁走过,顺手抚过琴,却发现琴弦断了几根,琴弦断是很不吉利的事,忙唤来小丫鬟换上新的琴弦,她还不知道,她的霜公子的体温如今已和这玉质的琴一样冰冷。

    薛晴醒来的时候已是正午,总感觉睡得好爽啊,薛晴伸了个懒腰下了,窗外阳光亮得刺眼,流萤早该起来了吧,这时候连饭都应该帮她备好了。薛晴走到隔壁流萤入住的房间,敲了敲门,不一会儿门开了,一个彪头大汉站在门口俯视着她。

    “抱歉!抱歉!我找错了!”薛晴连忙歉意地溜掉,跑回自己房又走出来,不对啊,那明明是流萤的房间。

    薛晴下楼去问掌柜的,掌柜的翻着账本说:“那位公子啊,三天前就退房了。”

    “什么?三天前?”薛晴完全无法理解。

    “是啊,两位入住后的第二天他就退房了,另给您交了一锭银子的押金。”掌柜的说道。

    “我昨天才来住!哪来的三天前!”薛晴吼道。

    掌柜的被镇住了,看疯子一样怯生生地看薛晴,薛晴问他:“今天是什么子?”

    “腊月初七。”掌柜的回答。

    怎么可能!薛晴明明记得昨天是腊月初三,今天应该是腊月初四才对!如果这不是恶作剧,她只睡一觉起来怎么平白无故消失了三天!到处都找不到流萤,薛晴跑去马厮,小白马不见了,怎么可能,流萤怎么会不告而别。薛晴又回到自己的房间,收拾行李要去找流萤,却发现行李里只剩下衣服,银票不见了。

    薛晴悲凉地坐到上,这就是传说中的人财两空的感觉么,薛晴知道流萤不会单单是捐款潜逃,但流萤又分明是故意这样的,她会连睡三天和流萤的吻有莫大的关系,被他吻了之后脑袋就昏昏沉沉的,虽然不知道他此番目的是什么,在去找流萤之前,薛晴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要做,去麒麟山,已经说好了会前去协商,如若迟迟未到,恐怕会引起误会。

    有一个问题摆在薛晴面前,马没了,上又没钱,雇不起马车,就算徒步走去麒麟山,也没银子住店呐。不管了,时间紧迫,走一步算一步吧,薛晴一个人继续北上往麒麟山走。

    好不容易走到下一个镇子,薛晴已经做好露宿街头的准备,可是有一个更严峻的问题,她连买个包子的钱都掏不出来,睡觉可以睡大街,饭可没法省,大老远得闻着包子的香味,口水都快淌出来了。薛晴咽了口口水,肚子咕噜噜地叫唤着,什么叫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今天她可算领教了,电视剧里的大侠们四处行侠仗义就不会缺钱吗?他们是怎么赚钱的?薛晴回想着电视剧里常见的赚钱方法,突然想到了个好主意:卖艺!

    都快饿死了,哪还会有什么羞涩,薛晴站在大街上就吆喝起来,口碎大石她做不到,她连大石都买不起,就从街边见了几块小一点的,干脆表演铁头功吧,反正少林寺的铁头功也不过是易筋经的某种使用形式,要做到也不是很难。吆喝着周围围了些人,薛晴就开始表演了,先是用手掌劈石头,周围啪啪地鼓掌,薛晴羞涩地向周围挥挥手,她可是堂堂现任冥域域主,她大概是冥域有史以来第一个在街头卖艺的域主了。

    正当薛晴打算接着表演铁头功的时候,她发现围观自己的潜在给钱人群正一点点向另外一边靠拢,像是去围观另外得什么东西去了,隔着人群,薛晴听到了另一个人的吆喝声,怎么搞的,卖个艺也有人抢生意,古代社会竞争也太可怕了!这人太不讲究,场地就这么大,人就那么多,哪容得下两个人卖艺,她先来这里的,应该她先表演才对。薛晴要去跟后来的人商量商量,实在不行两人分上下场一起表演也行,这样比嗓门大拉拢顾客属于恶竞争,薛晴从人群外围挤进去,果然是有人在卖艺呢,一个年轻男子正在表演剑法,这男子看着有些眼熟,等到薛晴看到男子栓在一旁树上的马,薛晴顿时想起来了,马勒戈壁的王者,您怎么也在这里!

    既然有羊驼在侧,这位舞剑卖艺的男子自不必说,必然是断剑山庄的二公子剑无心。

    “无心公子?”薛晴喊道。

    剑无心一眼就认出了薛晴,朝她走过来:“娘子!”

    “原来是夫妻。”围观群众又开始啪啪鼓掌。

    “喂喂,别胡说,我有心上人的!”薛晴说道。

    剑无心傻呵呵地笑着说:“哎呀,这么快就被人抢走了。”

    这家伙对薛晴顶多是贪婪地慕,要说深意重,那是扯淡,不过在无分文的时候遇到个认识的人,那人还是有钱山庄的少爷,怎么说也是件幸事,剑无心把羊驼牵走,两人边走边说着。

    “事就是这样的,那个……你能不能借我点钱?我肯定会还你的!”薛晴对剑无心说。

    “提什么还不还的,跟我还客气什么,”剑无心说着手伸进怀中,摸索片刻,又脸色尴尬地伸出来:“我忘了,我也无分文。”

    “你钱哪儿去了?!”薛晴惊讶地问道,想想也是,剑无心也在卖艺,那是有钱人的举动,可他家里确实资产丰厚,难道有钱人时兴出门不带钱?

    “今早看见一个卖葬母的姑娘,就给了她十两银子,给完发现上连铜钱都没有了,这才迫不得已卖艺赚点回去的路费。”剑无心不好意思地说。

    清平乐一直是剑无心梦想中的革命圣地,为了去清平乐,剑无心已经离家出走不下十余次,他虽然举止像个二世祖,心底意外地有侠义心肠,每次带着一沓银票启程,路见不平总要拔刀相助,看到乞丐要施舍,看到孤寡老人要拯救,看到被强卖的少女要赎,看到上不起学的书生要赞助,每次没到清平乐钱就败光了,只能又灰溜溜回家去,吸取教训,下一次离家出走时带上更多的银两,这一次带得钱格外多,一路到了这里,却是更尴尬的况,这里处在清平乐和断剑山庄的中央位置,他无分文,不管是去清平乐还是回断剑山庄都成了难题。

    薛晴拍拍剑无心的肩膀,同地说:“这就是命啊,你没早生几年,也没晚生几年,谁让上天注定你排老二呢。”

    剑无心垂头说:“见笑了,让你看到我落魄的样子。”

    “哪里,能遇到你我高兴的。”薛晴说道,如果说这江湖中除了流萤还有什么温暖的人,那就是剑无心了,无关,也无关道义,奇怪的事他就算做着不要脸的事也会让人感到温暖,是因为他不会算计什么吧,剑无名总说他不上进,但他这种闲云野鹤一般的色狼也是让人羡慕的。

    “承蒙域主看得起,荣幸之至。”剑无心滑稽地行了个礼。

    “知道我当了臭名昭著的冥域域主你还跟我说话,不怕我害你么?”薛晴问道。

    “为何不跟说话,我还想你介绍些漠荒的美人给我认识。”剑无心反问道。

    薛晴瞪了他一眼,扑哧笑了:“还跟以前一样恬不知耻。”

    “非也非也,有人为学问不耻下问,我为何不能为美人不耻下问。”剑无心晃着手指说。

    “行行行,等我办完了正事,让冥域的侍女站成一排让你阅兵,总行了吧?”

    “什么叫阅兵?我没听懂,是漠荒的方言么?”

    “……是哲学。”

    “什么叫哲学?是灵禹的方言么?”

    “哲学就是你听不懂的话。”

    “山庄里新来的老大夫满口方言我听不懂,所以他说的都是哲学吗?”

    “……不许再问了!”薛晴咆哮道,恍然间眼前的剑无心仿佛和另一个人的影子重叠了。

    “师叔,我发现你和少林寺的禅空方丈越来越像。”“是吗,我那么超凡脱俗了么。”“你们说话都经常让人听不懂。”“……哲学,总是寂寞的。”“什么叫哲学?”“所有你听不懂的话就叫哲学。”“驿站的伙计方言口音太重的话我也听不懂,所以他的话也是哲学吗?”“不是……其实你才是穿越来耍我的吧!”“师叔,我又听不懂了,什么叫穿越?”“不许问!”

    这是多久之前的对话了,回忆依然残留在脑中,他举手投足的动作,语气,神态,全都在脑中记得清楚,当回忆分类到不能忘记的分类,就成了烙印,生活中的一点一滴一颦一笑都是他的痕迹,这一生注定沦陷为不能遗忘的怀。只是现在,不知道回忆中的那个人到了哪里,天涯海角,不管到哪里总还是要见面,因为……

    薛晴的手不经意地覆上自己心脏的位置,那里有心的跳动,还有另一种东西—控心蛊,母蛊未死,说明子蛊的未消,薛晴相信,一个深着她的人,不管走到哪里还是要回到她边,这是一个圆周,流萤是她的圆心,而她也是流萤的圆心。

    “你要去哪儿?”剑无心问道。

    “我的计划不变,去麒麟山。”薛晴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