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王者挑战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那堂中,黑压压跪了一片人,阎溟坐在他高高的金椅上,俯视着下面那些不敢抬头的侍女和侍卫,薛晴和惜欢躲在离阎溟目光最偏远的地方,两人都把头埋得低低的,薛晴斜眼看了一眼惜欢,她虽低着头,目光却一直盯着阎溟,那眼中是明确得恨意,恨到骨髓的恨意,薛晴不知道她上带没带武器,很怕她理智把持不住扑上去和阎溟拼命,悄悄拉住她的手腕,这样以她的力气可以控制住惜欢。

    “明晚上吉时,我与南宫姑娘成亲,你们都去给我好好准备,若谁出了岔子,我会把他的头挂在冥域外的石头上。”阎溟说道。

    阎溟和南宫洛洛要成亲,薛晴看的小说还没写到这个部分,故事的进展已经超出了它原本的内容,延伸到不知名的时间去,那里是未知的一切。

    域主大婚,冥域上下忙成一片,安螺作为冥域管家一般的角色,忙的连吃饭时间都没有,死气沉沉的冥域里四处悬挂着鲜红的绸缎,每一扇门前都挂着一盏红灯笼,死气沉沉的喜庆显得更诡异。

    薛晴独自在房中守着装着剑蛊的坛子,谁能谁到永远?无数名言警句告诉人们不要谈永远,永远太远,活到八十岁,永远就是八十年,活到九十岁,永远就是九十年,活到一百岁,永远就过了百年,一百年,从小米加步枪到了核武器时代,有多远,很远很远。

    她会流萤多少年?流萤又会她多少年?子蛊一旦变心,母蛊必死无疑,两个人中必须有一个人来承担风险,也许两个人一起活过百年,也许有一个人会先撒手人寰,薛晴希望那个平平安安的是流萤,那个随时可能死去的风险,由她来承担。

    流萤带了变声的药回来,薛晴将剑蛊的事儿讲给他听,但是隐瞒了子母蛊会使人暴毙的部分,不想让他的心有负担,将一切交给上天是最好的方法。

    “你做决定,我陪你。”流萤仍是这句话,脸上淡淡的微笑,让薛晴从心底里感到温暖,他从不像旭一样有激烈的表白,他总是温柔地陪在她旁,他不常说话,但只是感受到他目光的注视,薛晴就觉得自己又有了力量。

    是啊,她不曾孤单地活着,又何惧哪一刻的死去,将信任,恋,感激,依靠都交给他,这世上,几人有幸生死与共,遇见他,已是三生有幸。

    冥域小小的房间中,两个人一起种下剑蛊,果然他对她的心是连剑蛊都认可的,不然有怎么会陪她来这凶险的地方,薛晴抱住流萤:“你穿女人的衣服真漂亮。”

    “……”流萤看起来没有高兴的样子。

    薛晴赶紧补上说:“穿男人的衣服也漂亮!”

    流萤看起来高兴了一点。

    不穿一定更漂亮,薛晴心中默默地想,这句话她会说出来吗?她才不会!

    这一晚,冥域的走廊中火红的灯笼点了一片,这一晚,是冥域之主大婚的子。

    南宫洛洛想不到自己真的要跟阎溟成亲了,这就是说她要和阎溟一起共度一生一世了,她坐在上,心中有些欣喜也有紧张。

    侍女敲门而入:“南宫姑娘,这是喜服。”

    “恩。”南宫洛洛羞涩地点点头。

    侍女的托盘中是崭新的红色新娘服,侍女将托盘放到一旁,另端着一盒胭脂走过来:“南宫姑娘,我来给你妆扮。”

    侍女用手巾沾了一块胭脂,却是整个手巾都捂在南宫洛洛脸上,南宫洛洛呜呜了两声,渐渐失去理智,瘫软地倒在上。那侍女不是别人,正是惜欢,她将迷晕的南宫洛洛放到底下藏起来,穿上带来的喜服,她与形相仿,盖上红盖头谁也看不出来。

    阎溟一贯警惕,今晚是难得能接近他的机会,家破人亡的仇能不能得报,全看今晚,她摸摸藏在袖子中的匕首,当新郎官来和新娘亲的时候,是她行刺的最佳时机。

    吉时到,阎溟手下那两个古怪的双胞胎侍女来引领新娘,惜欢蒙着盖头,扶着双胞胎侍女的手,在她们的引领下去洞房的房间,到了喜房,惜欢被领至边坐下,上还放了小桌子,用来摆放交杯酒。

    屋内还有男人沉稳的脚步声,不用猜一定是阎溟,惜欢得手因紧张紧紧握在一起,在别人看了她就像因为新婚而紧张。

    “辛苦你了。”阎溟走到惜欢旁,在她耳边温柔地说。

    还好新娘的红盖头挡住了惜欢额头的冷汗,她握住匕首向阎溟的膛刺去,匕首正中阎溟的心脏部位,却只听噔的一声,犹如金属撞到石头的声音,匕首并没有刺进阎溟的体,反而是匕首的前段弯了。

    惜欢正处于惊恐之中,阎溟掀开她的盖头,一掌将她打到地上,惜欢心口一阵闷痛,呕出一口鲜血。

    阎溟的已经已是恐怖的肃杀神色,怒道:“拖出去,砍掉手脚喂野狼。”

    惜欢闭上眼睛,没想到他的邪魅神功已经练到如此境界,难道是天要让大仇不得报,不知她给了灵禹派那个女人剑蛊会是什么下场,不管结果如何,她已经不可能看到了。

    惜欢闭着眼睛等待被砍掉手脚的命运,却听到门被踹开的声音。

    “谁都不许动她。”一个女人的声音说道。

    惜欢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女人,她从未见过这个女人,不知她为什么要救自己。

    “又让你活下来,你还真是命大,现在是自己来送死的么。”阎溟眯起眼睛说。

    “我是自己送上门了,会不会死可就不一定了。”女人冷冷地说。

    “先把这个扔出去喂狼。”阎溟蔑视地看了一眼地上的惜欢说。

    两个双胞胎侍女领命,正要去拖惜欢,女人开口说:“慢着,谁许你们碰她的,在冥域,可以发号施令的只有冥域之主。”

    “你这话什么意思。”阎溟的眼中已是杀意。

    “我的意思是,今天,冥域之主将要换人了。”女人拔剑,剑晶莹剔透到近乎透明,是绝世无双的灵枢,世上绝不会有第二把的剑。

    “你是薛晴?!”惜欢惊讶地朝女人叫道。

    薛晴只朝惜欢笑了笑,举起剑,剑尖朝着阎溟脖子:“在冥域,强者为王,你的王座该换人了。”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