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妆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易妆容

    玲玲妈说今天不远处的绿洲沙城有集市,薛晴第一次来漠荒,想凑个闹,朝玲玲家借了两头骆驼,换上玲玲家的旧衣服,和流萤一起去赶集。

    集市里卖什么的都有,尤其是牛羊皮特别便宜,一捆一捆地摆在外面,有些不知道怎么搞到的中原丝绸和瓷器,随便就能换上一捆羊皮。还有人在卖马匹,那些高头大马一个个倍儿有精神,薛晴触景伤:“我想我的白马了,不知道箫归应会不会善待它……不会吃它!”

    “……不会的,箫阁主属马,不吃马。”流萤安慰道。

    “欸!小姑娘小伙子过来看一看哦!自家打的铃铛,挂在牛羊脖子上保证再也不会跑丢喽!”一个妇人晃着一大串铃铛朝薛晴和流萤叫卖。

    薛晴凑近看了看,铁打得很实惠,比中原那些偷工减料的空心饰品好多了,问道:“带上真的就不会丢了么?”

    “诶!我家男人打的铃铛泡在水里都不会生锈,它要是想跑,马上铃铛就响,跑不掉了。”

    “我拿这个换行么。”薛晴拿出一件外披的衣服说,妇人看衣服做工考究,自己赚到了,也就同意了。

    “我们没有羊群,卖这个做什么?”流萤不解地问薛晴。

    薛晴踮起脚,把铃铛系到流萤脖子上,拨了一下铃铛,玲玲作响:“防走失。”

    大漠荒颜,十里长沙,薛晴和流萤骑着骆驼在沙地上走着,任骆驼的脚步沉稳缓慢,两人手牵着手,风声伴着流萤脖子上铃铛的声音,薛晴嘿嘿地笑着。

    “笑什么?”流萤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你说,怎么就让我遇上你了呢,体弱易推倒,我要定你了怎么办?”薛晴捏捏流萤的脸颊说。

    “随叫随到,任君取用。”流萤说道。

    薛晴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了画面:“下流!谁教你的!”薛晴脸颊微红,赶着骆驼扭头走掉。

    流萤想了想,这句话应该是在少林寺藏经阁中的某本书上看到的。

    两人回到玲玲家,把骆驼栓在门口,进了屋发现屋里没人,薛晴喊道:“我们回来了,有人在吗?”

    没人出来,屋内却响起了琵琶的声音,琵琶只拨了单音,混杂在寂静中的寥寥几音,却反而让人心神不宁。流萤将薛晴拉到自己边,素问已经离鞘,素问的剑微微颤抖,和着琵琶声仿佛在低低地嘶鸣。薛晴腰间的灵枢无法使用,只是个摆设,她将藏在袖子里的袖里剑悄悄滑下,扣至手心。

    突然门口出现了个人影,两人全神戒备,定睛一看却是玲玲,玲玲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薛晴和流萤。流萤拉着薛晴不让她靠近玲玲,薛晴也感觉到玲玲周的气息不对劲儿,两人和玲玲就这么对视着也不是个办法,流萤拍拍薛晴的手背,示意她在原地等着,他走到玲玲边说:“你爹和娘呢?”

    玲玲抬头看着流萤,眼睛黝黑无神,她没回答,突然伸出一直背在后的手,手里握着割的刀朝流萤砍去。流萤早有防备,只向后挪了一下脚就闪过,他本想点了玲玲的道,转念又换了想法,面对玲玲毫无章法地乱砍只是不急不慢地躲着,耳朵时刻关注着琵琶的声音,每当琵琶音下玲玲就会有动作,琵琶音急她的就越频繁。

    知道流萤自有章法,薛晴也不急,就在原地看着,视线的角落出现不祥的影子,薛晴眼珠转动向斜后方望去,玲玲爹和玲玲娘出现在她的视线内,两人目光呆滞,犹如电影中的僵尸一般。薛晴将袖里剑收回去,毕竟不是真正的僵尸,像这种平民就算被控了也只能使用自己单薄的蛮力罢了,薛晴赤手空拳也完全没有问题,因不知道被控的人是怎样的体状况,薛晴并不想伤了他们。

    琵琶声流畅如宴中丝弦,悦耳宜人,谁又能想到天籁之音下干的却是如此勾当,流萤抓住玲玲握着菜刀的手,素问剑向旁的墙壁刺去,那样柔缓的一剑竟刺穿了墙壁,整个没入墙壁之中,琵琶声戛然而止,三个被控的人像是被剪断线的木偶,瘫软地原地倒下。

    流萤抽出剑,一个全殷红华服的美艳女子抱着琵琶从屋内走出来,眼角的红色泪痣勾勒得她像鬼魅一样人。

    泪姬!薛晴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人,惊讶地瞪大了双眼。流萤提剑向泪姬刺去,剑刚碰到泪姬华美的衣服,就被另一把墨色的剑挡住,不知何时泪姬边出现了另一个着青衫的儒雅男人。

    墨青衫,有泪姬的地方怎么会没有墨青衫,看到是这两人,薛晴反而稍微放了心。

    流萤和墨青衫过招几次,眼里有些惊叹:“武当派的剑法。”

    “素问的传人果然是识货的。”泪姬抱着琵琶咯咯笑着说。

    “是阎溟派你们来的?”薛晴试探着问。

    “你猜呢?”泪姬挑衅似的回问。

    “我猜不是。”

    “为何?”

    “阎溟让你来,你会来么?”

    泪姬咯咯笑着:“你好似认得妾?”

    “传闻漠荒有两位绝世美人,一位拐了灵禹派柳肆书从此消声觅迹,另一位嫁予冥域之主,泪姬艳名,如雷贯耳。”薛晴的话中加了一半马进去。

    “如此美言,妾又怎么舍得再与你们兵刃相见,刚才不过是打个招呼,妾此次只问你们一个问题。”泪姬说道。

    “请说。”

    “你们想不想进冥域?”

    薛晴想了想,说:“想进,无从下手。”

    泪姬从怀中掏出了什么放到旁边的灶台上,薛晴仔细看,那竟然是两个女子的脸皮,泪姬说道:“这是两张人皮面具,妾的人皮易容术天下无双,至于声音,妾想白仙医很乐意帮你们配些有趣的汤药。”

    “我们若是进了冥域,更可轻易被一网打尽。”流萤看着灶台上的人皮说。

    “不,我相信他们,有泪姬相助,一定马到成功。”薛晴说道。

    流萤疑惑地看向薛晴,与冥域关系如此恶劣,一般人哪里会接受冥域之人提出得计划,薛晴却很自信地朝他微笑,泪姬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她对阎溟毫无忠心可言,甚至喜欢故意捣乱,倒不是阎溟怎么招惹她了,她只是单纯的变态而已,薛晴有理由相信她真的是废了很多脑细胞才想出如此妙计,为的就是想看阎溟眉头紧皱的模样,阎溟啊,这就是报应,你以为你是S,其实你边一直有个超S。

    “这些人……”薛晴看着地上的玲玲一家说。

    “妾不过迷惑了他们的心智,两三个时辰后自然就醒了。”泪姬说道。

    把玲玲一家三口抬进屋里去,泪姬开始为薛晴和流萤易容,她这次来准备的倒是够充分的,后院放着满满一箱都是她的作案工具,除了易容需要的药膏,还带来了自己的衣衫饰品和胭脂水粉,想到那是真正的人皮贴到自己脸上,薛晴心里还是有点打怵,但是想到自己的目标,又咬咬牙坚持着。

    做好了脸皮,薛晴进屋换衣服,从铜镜中看着自己,已经是另一个女人的脸,虽不是绝美,也算得上美人,泪姬带给她的是冥域侍女常穿的衣服,虽不华丽,倒也耐看。换好了衣服出来,流萤也已经好了,要不是流萤脖子上还挂着在集市买的铃铛,薛晴险些认不出他,活脱脱就是个美人嘛,他原本材就不是健壮的类型,穿上女装稍加修饰,竟也是个浑然天成的女子。

    “这是谁家的小美人啊。”薛晴挑逗地拨了一下流萤的下巴。

    流萤那视死如归的表,好像恶霸抢去的民女要认命一样,激得薛晴更有霸王硬上弓的**了。泪姬很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两件杰作:“青衫,你看,只要注意言辞,就是阎溟也不可能认出来。”

    墨青衫一直不同意泪姬总是不停地没事找事,无奈泪姬是随心所独断专行的人,他也只能舍命陪君子,此刻只能无奈地点头:“自然如此。”

    薛晴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能混进冥域,还是阎溟手下最得力的六道中的人领她进来的,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失人心者必失小**,薛晴很想看到自己这个他以为在苟且偷生的人带走灵枢剑谱的时候他会是什么表,当然,薛晴的野心不只是偷剑谱而已,她真正想偷的,是他最后的栖之所,鸠占鹊巢之后看他同样无处可依的模样,他所拥有的他不曾珍惜,那便由她全部夺走。

    “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进冥域么?”薛晴问泪姬,也许泪姬知道灵枢剑谱的事,但她一定想不到自己更深的目的,因为那个目的在别人看来跟疯了差不多。

    “你的目的妾不感兴趣,妾只知道你能让妾达成妾的目的。”泪姬回答。

    “你不感兴趣是因为你不在乎,就算冥域不在了你也不会有所动容。”

    “你错了,冥域是妾的居所,如果威胁到冥域,妾不会在纵容你,不过那冥域的王座上坐的是谁,妾是不在意的。”泪姬妩媚地笑了。

    一句对话已阐明了底线,薛晴也朝她露出笑容,这个底线,她接受。

    作者有话要说:下面依然是正文,**有时候会抽正文,答应了某位姑娘在作者有话说再贴一遍正文,总忘,突然想起来了,我这记

    玲玲妈说今天不远处的绿洲沙城有集市,薛晴第一次来漠荒,想凑个闹,朝玲玲家借了两头骆驼,换上玲玲家的旧衣服,和流萤一起去赶集。

    集市里卖什么的都有,尤其是牛羊皮特别便宜,一捆一捆地摆在外面,有些不知道怎么搞到的中原丝绸和瓷器,随便就能换上一捆羊皮。还有人在卖马匹,那些高头大马一个个倍儿有精神,薛晴触景伤:“我想我的白马了,不知道箫归应会不会善待它……不会吃它!”

    “……不会的,箫阁主属马,不吃马。”流萤安慰道。

    “欸!小姑娘小伙子过来看一看哦!自家打的铃铛,挂在牛羊脖子上保证再也不会跑丢喽!”一个妇人晃着一大串铃铛朝薛晴和流萤叫卖。

    薛晴凑近看了看,铁打得很实惠,比中原那些偷工减料的空心饰品好多了,问道:“带上真的就不会丢了么?”

    “诶!我家男人打的铃铛泡在水里都不会生锈,它要是想跑,马上铃铛就响,跑不掉了。”

    “我拿这个换行么。”薛晴拿出一件外披的衣服说,妇人看衣服做工考究,自己赚到了,也就同意了。

    “我们没有羊群,卖这个做什么?”流萤不解地问薛晴。

    薛晴踮起脚,把铃铛系到流萤脖子上,拨了一下铃铛,玲玲作响:“防走失。”

    大漠荒颜,十里长沙,薛晴和流萤骑着骆驼在沙地上走着,任骆驼的脚步沉稳缓慢,两人手牵着手,风声伴着流萤脖子上铃铛的声音,薛晴嘿嘿地笑着。

    “笑什么?”流萤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你说,怎么就让我遇上你了呢,体弱易推倒,我要定你了怎么办?”薛晴捏捏流萤的脸颊说。

    “随叫随到,任君取用。”流萤说道。

    薛晴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了画面:“下流!谁教你的!”薛晴脸颊微红,赶着骆驼扭头走掉。

    流萤想了想,这句话应该是在少林寺藏经阁中的某本书上看到的。

    两人回到玲玲家,把骆驼栓在门口,进了屋发现屋里没人,薛晴喊道:“我们回来了,有人在吗?”

    没人出来,屋内却响起了琵琶的声音,琵琶只拨了单音,混杂在寂静中的寥寥几音,却反而让人心神不宁。流萤将薛晴拉到自己边,素问已经离鞘,素问的剑微微颤抖,和着琵琶声仿佛在低低地嘶鸣。薛晴腰间的灵枢无法使用,只是个摆设,她将藏在袖子里的袖里剑悄悄滑下,扣至手心。

    突然门口出现了个人影,两人全神戒备,定睛一看却是玲玲,玲玲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薛晴和流萤。流萤拉着薛晴不让她靠近玲玲,薛晴也感觉到玲玲周的气息不对劲儿,两人和玲玲就这么对视着也不是个办法,流萤拍拍薛晴的手背,示意她在原地等着,他走到玲玲边说:“你爹和娘呢?”

    玲玲抬头看着流萤,眼睛黝黑无神,她没回答,突然伸出一直背在后的手,手里握着割的刀朝流萤砍去。流萤早有防备,只向后挪了一下脚就闪过,他本想点了玲玲的道,转念又换了想法,面对玲玲毫无章法地乱砍只是不急不慢地躲着,耳朵时刻关注着琵琶的声音,每当琵琶音下玲玲就会有动作,琵琶音急她的就越频繁。

    知道流萤自有章法,薛晴也不急,就在原地看着,视线的角落出现不祥的影子,薛晴眼珠转动向斜后方望去,玲玲爹和玲玲娘出现在她的视线内,两人目光呆滞,犹如电影中的僵尸一般。薛晴将袖里剑收回去,毕竟不是真正的僵尸,像这种平民就算被控了也只能使用自己单薄的蛮力罢了,薛晴赤手空拳也完全没有问题,因不知道被控的人是怎样的体状况,薛晴并不想伤了他们。

    琵琶声流畅如宴中丝弦,悦耳宜人,谁又能想到天籁之音下干的却是如此勾当,流萤抓住玲玲握着菜刀的手,素问剑向旁的墙壁刺去,那样柔缓的一剑竟刺穿了墙壁,整个没入墙壁之中,琵琶声戛然而止,三个被控的人像是被剪断线的木偶,瘫软地原地倒下。

    流萤抽出剑,一个全殷红华服的美艳女子抱着琵琶从屋内走出来,眼角的红色泪痣勾勒得她像鬼魅一样人。

    泪姬!薛晴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女人,惊讶地瞪大了双眼。流萤提剑向泪姬刺去,剑刚碰到泪姬华美的衣服,就被另一把墨色的剑挡住,不知何时泪姬边出现了另一个着青衫的儒雅男人。

    墨青衫,有泪姬的地方怎么会没有墨青衫,看到是这两人,薛晴反而稍微放了心。

    流萤和墨青衫过招几次,眼里有些惊叹:“武当派的剑法。”

    “素问的传人果然是识货的。”泪姬抱着琵琶咯咯笑着说。

    “是阎溟派你们来的?”薛晴试探着问。

    “你猜呢?”泪姬挑衅似的回问。

    “我猜不是。”

    “为何?”

    “阎溟让你来,你会来么?”

    泪姬咯咯笑着:“你好似认得妾?”

    “传闻漠荒有两位绝世美人,一位拐了灵禹派柳肆书从此消声觅迹,另一位嫁予冥域之主,泪姬艳名,如雷贯耳。”薛晴的话中加了一半马进去。

    “如此美言,妾又怎么舍得再与你们兵刃相见,刚才不过是打个招呼,妾此次只问你们一个问题。”泪姬说道。

    “请说。”

    “你们想不想进冥域?”

    薛晴想了想,说:“想进,无从下手。”

    泪姬从怀中掏出了什么放到旁边的灶台上,薛晴仔细看,那竟然是两个女子的脸皮,泪姬说道:“这是两张人皮面具,妾的人皮易容术天下无双,至于声音,妾想白仙医很乐意帮你们配些有趣的汤药。”

    “我们若是进了冥域,更可轻易被一网打尽。”流萤看着灶台上的人皮说。

    “不,我相信他们,有泪姬相助,一定马到成功。”薛晴说道。

    流萤疑惑地看向薛晴,与冥域关系如此恶劣,一般人哪里会接受冥域之人提出得计划,薛晴却很自信地朝他微笑,泪姬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她对阎溟毫无忠心可言,甚至喜欢故意捣乱,倒不是阎溟怎么招惹她了,她只是单纯的变态而已,薛晴有理由相信她真的是废了很多脑细胞才想出如此妙计,为的就是想看阎溟眉头紧皱的模样,阎溟啊,这就是报应,你以为你是S,其实你边一直有个超S。

    “这些人……”薛晴看着地上的玲玲一家说。

    “妾不过迷惑了他们的心智,两三个时辰后自然就醒了。”泪姬说道。

    把玲玲一家三口抬进屋里去,泪姬开始为薛晴和流萤易容,她这次来准备的倒是够充分的,后院放着满满一箱都是她的作案工具,除了易容需要的药膏,还带来了自己的衣衫饰品和胭脂水粉,想到那是真正的人皮贴到自己脸上,薛晴心里还是有点打怵,但是想到自己的目标,又咬咬牙坚持着。

    做好了脸皮,薛晴进屋换衣服,从铜镜中看着自己,已经是另一个女人的脸,虽不是绝美,也算得上美人,泪姬带给她的是冥域侍女常穿的衣服,虽不华丽,倒也耐看。换好了衣服出来,流萤也已经好了,要不是流萤脖子上还挂着在集市买的铃铛,薛晴险些认不出他,活脱脱就是个美人嘛,他原本材就不是健壮的类型,穿上女装稍加修饰,竟也是个浑然天成的女子。

    “这是谁家的小美人啊。”薛晴挑逗地拨了一下流萤的下巴。

    流萤那视死如归的表,好像恶霸抢去的民女要认命一样,激得薛晴更有霸王硬上弓的**了。泪姬很满意地看着自己的两件杰作:“青衫,你看,只要注意言辞,就是阎溟也不可能认出来。”

    墨青衫一直不同意泪姬总是不停地没事找事,无奈泪姬是随心所独断专行的人,他也只能舍命陪君子,此刻只能无奈地点头:“自然如此。”

    薛晴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能混进冥域,还是阎溟手下最得力的六道中的人领她进来的,有句话叫什么来着,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失人心者必失小**,薛晴很想看到自己这个他以为在苟且偷生的人带走灵枢剑谱的时候他会是什么表,当然,薛晴的野心不只是偷剑谱而已,她真正想偷的,是他最后的栖之所,鸠占鹊巢之后看他同样无处可依的模样,他所拥有的他不曾珍惜,那便由她全部夺走。

    “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进冥域么?”薛晴问泪姬,也许泪姬知道灵枢剑谱的事,但她一定想不到自己更深的目的,因为那个目的在别人看来跟疯了差不多。

    “你的目的妾不感兴趣,妾只知道你能让妾达成妾的目的。”泪姬回答。

    “你不感兴趣是因为你不在乎,就算冥域不在了你也不会有所动容。”

    “你错了,冥域是妾的居所,如果威胁到冥域,妾不会在纵容你,不过那冥域的王座上坐的是谁,妾是不在意的。”泪姬妩媚地笑了。

    一句对话已阐明了底线,薛晴也朝她露出笑容,这个底线,她接受。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