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光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又见光头

    幽暗的冥域内,一位侍女端着水盆来唤南宫洛洛起,推开门的刹那,目光看到上直躺着的女子,尖叫声响彻死一般沉寂的冥域。

    辨别出声音的方位在南宫洛洛的房间,阎溟马上放下手中事务赶过来,南宫洛洛穿着单衣躺在上,苍白的脸已经发青,嘴角流出的血已经凝结成乌黑的血块。

    “洛洛!洛洛!”阎溟抱起南宫洛洛,用力晃着,想要将她体内的毒都晃出来似的。

    在阎溟面前,侍女已经吓得头脑空白,端着水盆站在门口不住地发抖,阎溟朝她吼道:“还不去叫天道主!她死了我让你们所有人都陪葬!”

    “是、是……是!”将水盆直接扔了,侍女慌慌张张地跑去救人,不多时又慌慌张张地跑回来,脚颤得发软,跪在地上说:“主人,天、天道主不在,侍卫说他出去了几天还没回来。”

    “白!昔!尘!”阎溟眼中冒着怒火,一拳头打在柱上,柱裂出一圈裂痕。

    薛晴按住流萤的手,他的伤也还没好,不适宜动武,就算他没有受伤,要一个人逃脱还有可能,要带着一个重伤和两个不会武功的人全而退,实在不太可能。四人被暂时关进麒麟阁的牢房,薛晴份显赫,至少要等灵禹派的掌门亲自来才行。

    麒麟阁还是有人的,牢房打扫得干干净净,地上铺着干草,让犯人都能有一种宾至如归的感觉。薛晴坐在稻草上,手在半空中抓来抓去。

    “你在做什么?”流萤不解地问。

    “找随空间。”薛晴回答。

    “什么?”知秋在一旁听着,没听懂。

    “这叫哲学。”流萤告诉他。

    知秋的脸色变了变,坐得离白昔尘更近了些,小声说:“公子,他俩是不是吓疯了?”

    安静的地牢里传来铁门打开的声音,程伶走过来,将几包药从铁栏杆中间送进牢笼,面色忧愁地说:“薛姑娘,我知道你一定是被冤枉的,你放心,几位掌门一定会帮你平反冤屈,这里是白公子配的治疗烫伤的药,你和流萤公子的伤势不能断了药,还需要什么就尽管跟我说。”

    “啊,还真有需要,”薛晴突然想到一个:“今晚给我送饭的时候,能不能别送筷子,我想要勺子。”

    程伶怔了一下,还以为是什么要求,说道:“好,我会告诉送饭的守卫。”

    “我师姐……说什么了吗?”薛晴又问道,声音低了许多。

    “方云掌门还没来,许是什么事儿在路上耽搁了。”程伶答道。

    “恩,如果她来了,你要来告诉我。”薛晴叮嘱道。

    自己的因果,缘孽也自己承担,无怨无悔,只是这一次不只自己倒霉,还会让灵禹派的声望不复存在,如果方云现在和她划清关系,也许还能挽回一些,她想见到方云,让她弃卒保车,但方云怎么迟迟不来。

    薛晴不知道,方云此刻正在昆仑宫,得到讯息后她没有直接去麒麟山,而是来了昆仑宫,要将薛晴置于死地的人是昆仑宫,只要他们肯松口,就能放薛晴一条生路。在大雪中等了两个多时辰,昆仑宫主才肯见方云,烛火摇曳的大堂中,面对着年过七旬的老者,方云说道:“师妹年轻,交友难免不慎,还请宫主网开一面,我定将她领回灵禹山管教,不再插足江湖事,到时还请昆仑宫主担任武林盟主之位,多心武林中的事宜。”

    “此事虽是由昆仑宫发现,昆仑宫只是为中原武林的安危考虑,将之公诸于世,关于薛姑娘的裁决还要由其他门派共同裁决,方云掌门不会是想徇私枉法?”昆仑宫主并不给方云面子。

    “灵禹派和昆仑宫一向相交甚好,昆仑宫不会当真要一点面都留。”方云的脸色变得僵硬。

    “相交甚好?你何不去问问樊承什么叫相交甚好?问问在漠荒死去的五十位昆仑宫弟子什么叫相交甚好?你们灵禹派死两个就心疼了?樊承死的时候你的心疼过没有?”昆仑宫主冷笑着说。

    听到“樊承”这个名字,方云颤动了一下,她行侠仗义,乐善好施,要是再加上吃斋念佛别人都要以为她是菩萨转世,外人无从知道,樊承是她这一生最大的罪孽。昆仑山上凄凉的雪从未停歇,落下山崖融入碧蓝的水中,谁也不知道,那薄薄的冰层是水冻住了雪,还是雪冻住了水。

    方云走后,昆仑宫主独自呆在内,让自己的影融入烛光之中,他苍老如老树皮的手摸着自己同样苍老的脸颊,突然手掐入皮肤,用力拉扯,那张老树皮脸被硬生生扯去,露出的是一张崭新的青年男子的脸。

    “樊承师叔,她竟然还有脸来求我!你死的冤屈,难道她忘了吗!你放心,这只是个开头罢了,峨眉,武当,少林,一个都跑不了!”青年男子将苍老的面皮摔在地上,愤恨地说,目光中的仇恨快要将一切都熔掉,比窗外的雪更让人不寒而栗。

    晚上,送饭的狱卒果然把薛晴的筷子换成了勺子,薛晴吃过饭,勺子偷偷藏起来,等狱卒收了碗筷走后,在牢房的每一块地上敲。

    “你在做什么?”流萤问道。

    “挖地道逃走。”薛晴头也不回地说。

    “用勺子?”

    “你要是能给我弄到铁锹,我也想用铁锹。”薛晴挖着挖着突然想起件事,回头看着白昔尘说:“白公子,你怎么这么淡定,已经做好准备上天堂了么?还是……”

    “以你在中原武林的份,至少要审上一个月,何必着急,我倒是在意,你和我竟算得上同僚。”白昔尘说道。

    何止同僚,差点就是老板娘了,薛晴憨厚地笑了笑说:“年少无知,年少轻狂,别太计较,我早就洗手不干了。”

    “禅空方丈,此次探监,喜事还是忧事?”流萤突然说。

    “哈哈哈,你怎么知道老衲来了。”禅空方丈披着闪亮的袈裟走到铁栏杆外面。

    “烧鸡味很重。”流萤说道。

    “老衲总说慧萤孺子可教,果不其然。”禅空方丈很满意流萤的嗅觉。

    “秃驴,你来给我送行么。”薛晴此刻看到禅空方丈的老脸竟然也有一点亲切感。

    “当然要送行,老衲要将你送的很远很远才行。”禅空方丈眨眨眼睛说。

    作者有话要说:文总是一本比一本进步,基本写每一篇文的时候我的观点都会变得不一样

    对玛丽苏的认识还是太肤浅了,因为到处都在反玛丽苏,故意把主角压得很低,让她尽量看起来不会“苏”,但其实这个方法是错误的,谁要看你碌碌无为啊摔!谁要看你平庸至极啊摔!有一个姑娘在留言说的话让我想到很多东西,主角之所以是主角就是因为他们与众不同。

    今晚吃了包子,阿弥陀佛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