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人熔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白雪地上那滩血殷红得刺目,流萤的脑中几近空白,只有一个声音不断告诉自己,如果连她都不在了,他将一无所有!如果连她也死掉,这个世界对他来说还能剩下什么,那具体里的魂魄,他已经不能承受再一次失去。地上的痕迹被新落下的雪花覆盖,离极乐峰最近的是麒麟阁,流萤马上赶往麒麟阁,通知武林各派一起搜查,一定要坚持住,我会去救你,你一定要等我!

    此时薛晴被阎溟抓到了马车上,两个面无表的双胞胎姐妹坐在前面赶车,薛晴被阎溟扔进车厢,这一路,薛晴心中的恐惧淡了许多,取而代之的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但是想到没了灵枢剑,阎溟以后肆无忌惮的美好结局,薛晴心里非常不爽。

    将薛晴随便隔在马车厢内侧,阎溟也跳进车厢,他对薛晴的表很感兴趣,问道:“你在瞪我,是不是想让我把你的眼珠挖出来?”

    “都要死了,有没有眼珠有什么关系。”薛晴依然瞪着他。

    “我很好奇,是什么原因让你变得如此,与以前大相庭径。”难得阎溟也有想不明白的事

    壳子里装的根本不是同一个人了,当然做的事也会不一样,薛晴不打算告诉阎溟,就让他一辈子想不明白这个问题,能让他得不到答案而难受,她感到相当开心。薛晴不说话,暗藏嘲笑的眼角让阎溟生气,他捏住薛晴的脖子,指甲嵌进里让薛晴感到丝丝疼痛:“你想不想知道我要带你去什么地方?”

    “……想。”薛晴老实地回答。

    阎溟将灵枢剑拿在手上把玩着:“你会去取灵枢剑,一定知道灵枢剑是邪魅神功唯一的克星,冥域怎么会许这样的剑存在,当时的教主和教主夫人去世后,下一任教主打算将灵枢剑销毁,但不管用怎样的利器都无法毁掉这把剑,中原有一个叫做熔坑的地方,里面终年是火烧一般的温度,常人都不敢靠近,那任教主把灵枢剑扔进了熔坑,从此灵枢剑就从江湖上消失了。”

    “灵枢剑被扔进了熔坑,又怎会到了令狐一族手中?”薛晴不解地问。

    “灵枢剑消失了近百年,没人敢进熔坑去捡它,凡人进了熔坑必死无疑,至于它怎么重新现世的我就不知道了,这不重要,你只要记住熔坑这个地方就行了。”阎溟邪魅地笑着说。

    “难道……你要将我扔进熔坑去?”薛晴问道。

    “我就喜欢你的善解人意,”阎溟赞许地摸了薛晴一把:“我要让灵枢剑重新回熔坑里不见天,既然你那么它,我就让你和它一起掉进去。”

    薛晴没想到自己的下场会是被烧死,她以为自己一定会被阎溟掐死,尸体就从马车里被扔到路边,等哪个门派的弟子看见了就会慌张地告诉自己的掌门,然后整个江湖都会知道她已经死了,他们会整理她的遗体,然后发现她藏在衣服里的解药,流萤中的毒要吃解药才行,如果阎溟把她扔进火坑,别人就找不到她的尸体,解药也会被烤化,没了解药流萤怎么办!

    看到薛晴脸上出现慌张的神色,阎溟以为她害怕了,他最喜欢欣赏别人的恐惧,薛晴的反应让他心愉悦。

    断剑山庄中,这晚又是喜儿值夜,依旧提着自己的牡丹灯笼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地巡视,到了三少爷剑无意的房间,喜儿轻轻推开门,发现剑无意正笔直地坐在上并没睡觉。

    喜儿有些吃惊,轻声说:“小少爷,怎么还没睡?”

    “本少爷睡不着。”剑无意答道。

    让每位少爷都能在夜晚很好地安歇是值夜丫鬟的职责,喜儿将灯笼放在一旁的柳木桌子上,自己坐到剑无意边对他说:“怎么睡不着?要不要我去拿些安神的檀香来点上?”

    剑无意摇摇头:“本少爷睡不着,本少爷想娘亲。”

    喜儿知道前任庄主夫人是因为生剑无意难产死的,所以剑无意从没见过自己的娘亲,就算他平时怎么懂事装大人,小孩子总是想有娘疼的,喜儿很了解剑无意现在感:“老夫人泉下有知一定也很想你,你不能让他担心,要好好休息。”

    “喜儿,你娘对你好吗?”剑无意问道。

    “我不知道我娘是谁,我是被另一个人养大的。”喜儿微笑着说。

    “那,那个人对你好吗?”

    “他教我许多事,我很尊敬他。”

    似乎是怕喜儿伤心,剑无意伸手摸了摸喜儿的头,像是在安慰她。

    喜儿笑着说:“不说这个了,我给你变个戏法,看完就睡觉好不好?”

    “要看你戏法变的怎么样。”剑无意说着已经乖乖钻进了被窝。

    喜儿将油灯拿到前,让手的影子映在墙上:“你看这是鹰,我老家有很多鹰,这是兔子,这是鸡,还有猫和狗。”

    表演完手影,喜儿帮剑无意盖好被子说:“睡,我还要去二少爷那里看他有没有偷跑。”

    喜儿走到门口时,剑无意突然说:“喜儿你真好,你要是当我大嫂就好了。”

    “小少爷别折煞我了,我这样的份哪里配的上大少爷。”喜儿说着退出去,将门关上,站在门外,心中几分落寞,“喜儿你真好”,其实……她没那么好。

    二少爷剑无心果然又偷跑了,听说二少爷心仪灵禹派的薛晴女侠,真希望他能早点娶到手,也好有位二夫人来管管这匹脱缰的野马。大少爷剑无名也不在房里,喜儿提着牡丹灯笼走到剑无名专用的熔炉房,果然有灯光。又在打那把剑呢,名门之后也不好当啊,白天刚下过雪,夜里更冷了,喜儿去沏了一壶茶端过来,站在门外,想起剑无意的话又不好意思直接给他了,将茶放在门口,敲了敲门,然后赶紧跑掉。

    剑无名开了门,看见地上搁着个茶壶,向四处看看,没看见人影,他将茶壶拿起来,心想,是喜儿,别的丫鬟巡夜时看他没在房里就知道他在做事,不会再打扰,只有她会找到熔炉房来,喜儿有时候看着聪明,有时候真是个笨蛋。

    所谓熔坑,是一座小山,山顶是凹陷下去的深坑,站在坑的边缘就能感受到蒸蒸而来的气。阎溟将薛晴带到熔坑旁,扳着她的头让她向坑内看。

    “再过一段时间,你会被熔成水,期待么?”阎溟邪魅地说。

    “期待你妹,要不是我不知道怎么用那破剑哪能轮到你嚣张!”薛晴白了阎溟一眼,她不知道直接彪国骂古代人能不能听到,她立誓要砍阎溟二十四剑,结果又败在他手中,灵枢剑你有个毛用啊!辛苦拿到你一点都没派上用场!

    “我练功走火入魔,多亏你帮我渡走燥乱的真气才逃过一劫,还让我的邪魅神功突破了瓶颈,如此大的功劳,我该奖赏你什么?”阎溟在薛晴耳边说。

    “我说我不想死,你会答应么?”薛晴冷哼道。

    “当然不能,”阎溟笑着说:“不过我可以在你死前告诉你一个冥域的秘密,那个女人不仅铸了灵枢剑,还写了一本灵枢剑谱,以为拿到一把剑就可以背叛我?这就是背叛我的下场。”阎溟说着将薛晴推下去,薛晴沿着坑壁一直向坑底滚去。

    薛晴落在阎溟手里,震惊了整个中原,各门各派都派出弟子打探她的下落,峨嵋派的弟子在一处驿站打听到薛晴所在的马车行驶的方向。流萤得信马上向那个方向赶去,一路上思索着他们可能去的地方,阎溟在中原活动不方便,不会去人多的地方,人烟稀少又有动机带薛晴去的地方……熔坑!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