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山的一族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极乐峰在很北的方向,加上海拔极高,从半山腰开始就是终年不化的积雪,薛晴和流萤把马车寄存在镇上的客栈,两个人抬着酒坛往山顶走,两人都披着毛茸茸的白狐裘披风,远远地看着,别人还得以为是雪山的妖怪。走了一段山路,天又开始下起雪,极乐峰的雪比别的地方残暴许多,大片大片的雪花伴着利刃一样的大风,薛晴用狐裘包住头,被冷风刮得睁不开眼睛。

    流萤单手提起酒坛,另一只手牵起薛晴的手:“眼睛闭上,我领你走。”

    薛晴头低低地看着地面,任凭流萤牵引着她,两人顶着风,继续往山顶走。风吹得脸颊生疼,脖颈已经冻僵了,只有手心是暖的,还有心,也很温暖。

    到了山顶,只看到茫茫白雪,看不到人烟,甚至看不到生命存在的痕迹,那些想要求见令狐一族的人就是在这里放弃的,当他们满怀着希望终于来到山顶的时候,看到的却是绝望,甚至有人传言,令狐一族的人早就死光了。

    薛晴把酒坛在山顶的雪地上放好,揭开盖子,让美酒的气味从坛子里飘出来,薛晴的鼻子早就冻僵了,什么味道都闻不着,她有点怀疑令狐晨光的鼻子还好使不。

    “……你确定这样他就会过来?”流萤问道,这方法有点像抓野猪的时候用的。

    “应该会,”薛晴四处张望着说,还没有人的踪迹,真让人着急,流萤的眼睛一直盯着她,她不自在地说:“……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你好像知道很多奇怪的事。”流萤说道。

    “多看点书知道的自然就多了,早就告诉你得好好学习了,书到用时方恨少。”薛晴胡乱搪塞道。

    流萤的目光飘向别的方向:“有人来了。”

    满天风雪中走来一个女人,材高挑,穿着厚重雍容的毛皮衣服,嘴上的胭脂擦得很重,高的鼻梁,狭长的眼睛因浓密的睫毛充满惑,令狐晨光应该是个男人,怎么来的是个女人。

    薛晴从地上站起来,看着那个女人走到酒坛旁,弯腰嗅了嗅。

    “清平乐的醉怀。”女人说道。

    薛晴点点头:“这酒是送给令狐先生的,你是……?”

    “令狐真彩,令狐晨光的妹妹。”女人答道。

    令狐一族都是天生的酒痴,令狐真彩对薛晴带来的醉怀很满意,令狐家的传统是认酒不认人,有好酒就是客人,可以带回家中招待。

    “两位,请跟我来。”令狐真彩说道,单手将地上的酒坛抱在怀里。

    薛晴不由得惊叹,酒坛虽没酒缸那么大,里面装满了酒也够沉的,整打铁的女人手臂也练成了怪力。令狐一族住在山顶隐秘的地方,若没有人带路,外人无论如何都找不到。

    令狐一族住的比想象中还简陋,同样是手艺人,看人家断剑山庄过得多滋润。令狐真彩招呼薛晴和流萤在大堂坐下:“兄长昨喝了一壶观音酿,到现在还没醒,两位要找他的话就在这儿等着。”说完她就抱着醉怀进了屋。

    薛晴猜想观音酿是一种酒,昨天喝的酒到现在还没醒,薛晴越来越怀疑灵枢真的在这里么,还是在断剑山庄听起来更可信,至少断剑山庄绝不会把客人扔在一边不管!

    “要是他今天还没醒酒,咱俩可能得坐着在这儿睡一晚上。”薛晴无奈地对流萤说。

    “可能不止一晚,我知道师父有一次喝酒醉了七天七夜。”流萤说道。

    “不是,但愿这酒别那么大劲儿。”这不是坑爹么,灵枢真的会在这种人手里么,要是哪天他醉死过去,灵枢的下落岂不是要成千古之谜。

    薛晴和流萤一直在大堂坐着,没人管他俩,说令狐一族绝迹的传言也不是空来风,很可能只剩下那兄妹两人了。现在薛晴最担心的是怎么把灵枢要过来,他们会轻易给就怪了,自己得提前做好连偷带抢的准备。

    就在薛晴已经做好坐着睡觉的准备的时候,令狐晨光醒了,大老远薛晴就知道有人来了,那股冲天的酒气随着他的脚步越来越浓烈,峒筹只是喜欢借酒麻痹自己,他是整个人就好像在酒里泡过的,当他打开门进了屋子,薛晴就感觉自己像在酒里泡着了。

    令狐晨光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跟令狐真彩正好相反,他穿的很单薄,衣服穿的乱七八糟,能看到他厚实的手臂肌,他看起来不像会武功的样子,那些肌都是打铁打出来的,这才让薛晴放心了些,看起来他还没荒废祖上传下来的手艺。

    “你们两个,就是峒筹的师妹和徒弟。”令狐晨光打了个哈欠,坐下后说。

    薛晴和流萤一起点点头。

    “哈,慕岚那厮小气的紧,一般人怎么可能从他那里要到酒。”令狐晨光笑着说。

    “既然前辈知道我们是谁,是不是也知道我们来这里的目的?”薛晴直接说道正题。

    令狐晨光又打了个哈欠:“来极乐峰的人,十个中有十个是来要东西的,峒筹生前就搜刮我家里的东西,死后还要嘱咐别人来找我要东西。”

    “这次要的东西关系到武林的未来,还请前辈将灵枢交给我。”薛晴抱拳道。

    “你师兄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从来不关心武林的未来。”令狐晨光脸上露出笑容。

    薛晴的心咯噔一下,完了,这家伙果然不是好鸟,肯定会趁机提不合理要求。

    “前辈你关心什么?尽管提出来。”流萤问道。

    令狐晨光的目光停在流萤的剑上,直起子问:“他把剑传给你了?”

    “恩。”

    “以前他跟我说,世上再没第二个人配用素问,让我在他死后把素问熔毁,没想到还是传给你了。”

    “他一直说我心境不够平稳,不能用素问,后来不知为何突然改了主意。”流萤也搞不清楚峒筹的想法。

    “既然他都对你们寄予厚望,我就带你们见一见灵枢。”令狐晨光起说。

    流萤和薛晴两人跟着他去了令狐族的地下密室,里面放着各式各样的武器都是令狐族的藏品,最里面就是放置灵枢的房间,光灵枢一把剑就占了一整间屋子,因为……

    “这是一把不吉利的剑,我把它单独放着,”令狐晨光说道:“这把剑上沾满了鲜血,不是它杀过多少人,死在这把剑下的人不多,更多的人是因它而死。”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