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枢剑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 )    冥域昏暗的朝堂内,阎溟坐在他那把金灿灿的椅子上,安螺匆匆前来,单膝跪下说:“接到断剑山庄内线来报,山庄内依然无其他异动。”

    “恩,还有其他事么。”阎溟坐在金椅上懒洋洋地说。

    “无。”安螺答道。

    阎溟眯起眼睛,突然一掌朝安螺的方向击去,深厚的内力让安螺的脸刮出长长的血痕,阎溟怒道:“漆去抓那个女人失手,为何没报。”

    安螺没有解释,依然单膝跪着,将头低低地低下:“属下该死。”

    阎溟并没有接着对她发脾气,他站起来,声音平静地说:“我将位置传给你的时候就对你说,地狱道的道主,不能有私,你太让我失望了。”

    安螺已经做好受罚的准备,任何**上的伤痛她都可以忍受,但是这“失望”两个字从她师父嘴里说出来,比剥开她的琵琶骨还让她难受,这些年付出常人难以做到的努力,不管是习武还是完成阎溟吩咐的任务,她都要做到完美,就是想从阎溟那里得到一声称赞,如今一句失望,何其痛苦。

    “属下该死……属下该死……”安螺的头几乎要贴到地面,不断重复着这四个字。

    “冥域正是缺人手的时候,这次放过你,告诉漆,命令撤回,先不要管那个女人了。”阎溟说道。

    “为何?”安螺疑惑地抬起头?

    “‘玉面剑客’死了,他不可能舍得把灵枢的去向带进棺材,那女人在他死之前赶回灵禹,你觉得有几分是巧合?我们在断剑山庄的内线一直没有收获,不如让她替我们去找,我们只要坐等灵枢现世。”

    “是,域主英明,那,断剑山庄的内线是否撤回?”安螺领命道。

    阎溟摆摆手:“断剑山庄还是我们要重点监视的,告诉她要更加小心。”

    “是,属下这就去办。”安螺低头道。

    薛晴站在流萤门口不太敢进去,流萤已确定她不是原来的薛晴,难免有点底气不足,在门外走来走去犹豫了好久,直到屋里传来流萤的声音:“再不进来我就当成是敌袭了。”

    再站在门外会挨打,薛晴推门进去,流萤的房间很干净简单,简单到只要他人不在这里就像没人住的房间似的,薛晴一直觉得流萤这点很适合结婚,她可以有更多的空间放自己的破烂,反正他占不了多大地方。

    “师叔,是你。”流萤没想到是薛晴来找他,有点吃惊。

    “还叫我师叔呢,真乖。”薛晴说着不客气地自己找了椅子坐下。

    流萤只淡淡微笑,他心里有自己的算盘,但还不想让她惹麻烦。

    薛晴自认为是解药在自己手里很威武,底气更足了些,开口说:“师兄去了,武林盟……怎么办……”

    “不是交给你我俩人了么。”流萤说得随便,仿佛在说茶的成色。

    薛晴皱眉:“喂,我跟你认真说呢,我都快烦死了。”

    “有何烦的?说说看。”流萤给薛晴倒了茶,仿佛心理医生似的等着听。

    “我只想呆在太平年代,一亩田三间房,一个丈夫三个孩子,没事种种菜,偶尔栽栽花,我不想卷进江湖的纷争。”薛晴低头搓搓手指,她还想说想要个随空间,还好没说出来。

    “你想要三个孩子?”流萤问。

    “……两个也行……这不是重点!”

    看薛晴恼羞成怒的样子,流萤笑了笑说:“你不是有很多私房钱么,随便去哪里都够买地了。”

    薛晴下意识地捂了捂荷包,这都被他发现了,要说钱肯定够她下半辈子一直吃了,只是狠不下心就这么跑了,茧蝶的话不是骗人,灵禹派只剩下她能完成峒筹的遗愿,她逍遥懒散惯了,突然让她肩负起什么,难免会感到彷徨。

    “知道你与师叔最大的区别是什么?”流萤对薛晴说。

    “哦?洗耳恭听。”薛晴也不避讳了,说道。

    “你比她懂得保护自己,她是一旦有了目标牺牲别人牺牲自己都不在乎的人,你既在乎自己也在乎别人,所以总牺牲目标。”流萤说道。

    “哈,既然你这么了解我了,我倒想问问你的想法,如果是你,你会怎么做?”薛晴反问道。

    “如果你见过十五年前的漠荒,你就会知道我想怎么做。”流萤看着薛晴的眼睛,认真地说。

    十五年前的漠荒,是尸横遍野的地方,薛晴确实没有亲眼见过,她只看过书中的描写,生无所依的地方是江湖,死无全尸的地方是漠荒,薛晴发现自己从没深入地了解流萤的内心,一直以来都是她想去哪里想做什么,他就陪到哪里,他已不再只是个追随者,感是双向的,怎么舍得再让他做只有付出到体无完肤的可怜虫,也该有人来实现他的愿望。

    “我去找茧蝶!”薛晴突然说道,跑了出去。

    问了好多弟子才打听到茧蝶正在灵堂里,峒筹的棺材正暂搁在灵堂的中间,灵堂里一直挂着帘子挡住阳光,只在供桌上点着两支蜡烛,茧蝶正坐在峒筹的棺材上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茧蝶。”薛晴轻轻唤一声。

    茧蝶抬头,甜甜一笑,跳下棺材跑到薛晴边:“姑妈。”

    “我答应接下二师兄的位置,他还有什么交代,告诉我。”薛晴说道。

    “恩,我们回房间说,二伯父最讨厌我在他睡觉的时候说话。”茧蝶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拉着薛晴回房。

    薛晴看了一眼峒筹黑漆漆的棺材,被茧蝶拉走,看着茧蝶还是少女的背影,心里想到更多的事,她对峒筹的在乎未免太在乎了些,喜欢一个人,对他在乎的东西会格外在乎,他不在乎的东西,也会让自己绑手绑脚,但是茧蝶对峒筹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已经没人能知道了,红线的一头断了,这到底是活结还是死结,已经死无对证。

    到了茧蝶的房间,茧蝶拉着薛晴一起坐在上,茧蝶在薛晴对面,低着头,不说话。

    “你在做什么?”薛晴忍不住问。

    “……我在想二伯父跟我说什么了。”茧蝶憋了半天回答。

    “……”薛晴囧了,拜托别这么玩她!眼瞅着一个任务结束了,再接个任务就能继续打怪升级!NPC你忘记任务内容了吗!这是BUG!这就是传说中的BUG!

    “啊!我想起来了,二伯父给我讲了一把剑的故事,”茧蝶说道:“那把剑叫‘灵枢’,二伯父说单论武学,一直是少林独霸天下,后来漠荒出了一本邪魅神功,连少林寺的易筋经在它面前都黯然失色,前任冥域域主练至第三重就让前任峨眉掌门重伤而死,若是有人练至五层以上,天下将再无敌手。”

    薛晴一直知道邪魅神功很厉害,没想到有这么厉害,男主练的武功嘛,要是会输人都不好意思拿出手。

    “二伯父说,冥域现在域主已经把邪魅神功练到第四层,他天赋异禀,很可能会突破第五层,到时候中原将再没人是他的对手。”

    对于阎溟的武功,薛晴从不怀疑,人类是阻止不了男主的,他突破第五层只是早晚问题,也许自己该着手研制火药了,到时候拿冲锋枪爆他**。

    “姑妈,二伯父说让你听到这里不要灰心,邪魅神功是冥域第一任教主的独创武学,当年那位教主凭此绝学独步漠荒建立了冥域,雄风振振,但是那位教主很惧内,他的夫人出于断剑山庄,她煅了一把剑专门管教邪魅神功,那把剑就是‘灵枢’。”

    薛晴的眼皮在跳,中原的未来是要寄托在一位妻管严教主上么!邪魅神功的弱点就是因为它的创作者怕老婆么!薛晴突然觉得邪魅神功很可怜,霸气了这么久,竟然因为这么个原因侧漏了!

    “灵枢剑呢?在二师兄这里?”薛晴问道。

    “那位教主夫人死后,灵枢剑又传了几任主人就没有消息了,江湖传言是被断剑山庄收回去了,这个传言是假的,二伯父说,若是想找灵枢,最好去拜访另一个人。”

    “谁?”

    “令狐晨光。”

    行走江湖最重要的是什么?兵器。断剑山庄是以造剑出名的,与他齐名的还有另一个氏族,那一族不仅造剑,锤刀匕枪,凡是需要煅的都难不倒他们,那一族便是令狐一族,但是这一族又与断剑山庄不同,断剑山庄给声名远播的大侠断剑,令狐一族却不管这些,只要入了他们的眼,不管是侠是匪,武功高低,杀过人还是放过火,全部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那一族也不与江湖上的人来往,住在陡峭难登的极乐峰,极难求见一面,应该说已经有好几年没听过他们的消息,甚至有传言说令狐一族已经绝后。

    “你确定二师兄说的是这个名字?他可能说的是刘晨光,凌晨光,胡晨光什么的,你听错了!”薛晴绝对不想听到令狐这个姓。

    茧蝶丝毫不理会她的绪,肯定地点点头:“我没听错,二伯父说的是令狐晨光,他还把名字写给我看。”

    天做孽犹可说,自作孽不可活,传说极乐峰高到一年四季都只能下雪,电梯坏了爬二十层算什么啊!

    作者有话要说:**你个混蛋,抽掉我200条评论肿么不还给我啊!

    要出门,小剧场等回来的时候再写,谢谢helu姑娘和左希希姑娘的霸王票,**再抽就让它没有X生活!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