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流萤上妓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 )    “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不是你师叔那我是谁?你师伯?”薛晴贴着门嘴硬着。

    “你是谁不重要,你不是她,我知道。”流萤坚定地回答。

    “你怀疑我是易容的?开门,我随便你检查。”薛晴说道,这副皮囊是真金不怕火炼。

    “你不是易容的,体确实是师叔的,我知道。”流萤答道。

    薛晴的心咯噔一下,真的猜到她是穿越来的?她太小看古人的想象力了,握着剑的手心沁出细密的汗珠。

    “借尸还魂。”流萤悠悠地说。

    薛晴的子差点滑下去,松了口气,就说古人的想象力不可能那么夸张嘛,原来以为她是借尸还魂,底气足了,薛晴冷静地回道:“什么借尸还魂,我不是。”

    流萤心中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淡定,他的心中也是思绪万千,可以确定体真的是薛晴的体,不是易容的,如果现在的薛晴真的是借尸还魂的另一个人,也就说明原本的薛晴已经死了,昨晚决定来问个究竟时,弹断了两根琴弦,若是真的他该怎么办,抓住她问出幕后主使?那样师叔的死就是确凿的了,他怎能接受他一直效忠的人已经死了!

    流萤是多希望借尸还魂真的只是漠荒虚无的传言,但心中又能清晰地感觉那一切的变化,这个女子让他的感觉变得很奇怪,与师叔朝夕相处十五年,心境又怎么可能在这短短几个月里有了转变,最大的可能是,边的的人已经不是那个人了,所以平稳了十五年的感才会起涟漪,双向的感折磨让他夜不能寐,受够了这份煎熬,让一切来个了断。

    “你和她一点都不一样,你知道她很多事,阎溟告诉你的,他派你来中原做内应?”流萤继续说。

    “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看借尸还魂的是你,我师侄从不会这么跟我说话!我要是阎溟的内应,我会帮着东麒阁?”薛晴假装生气地说。

    “说再多也无用,我相信自己的感觉,你和我,肯定有一个人变了。”流萤说道。

    那句“我没变”噎在薛晴的喉间,为何欺骗他会是如此艰难的感觉:“变的是你。”

    流萤感觉到的是感上的异动,直觉上和思维上他认定薛晴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那个薛晴,但他心中还有许多疑问,既然是借尸还魂,尸体怎么会有脉搏有呼吸,许许多多不经意的碰触告诉他薛晴是有温度的,世上又哪有不冰冷的尸体。

    流萤的心摇摆着,让多想相信一切都是个误会,他是个做事讲证据的人,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将感置于理之上,就算所有的铁证都站在薛晴那一边,他也无法说服自己的心。

    “今天来时想告诉你一声,我要离开少林寺下山去了。”流萤说。

    “你要走?那我呢?秃驴肯让我走了么?”薛晴急着问。

    “我要去调查借尸还魂之术,你留在这里,禅空方丈会保障你的安危。”

    现在的况是……自己被抛下了?薛晴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一天:“你去,我要是借尸还魂,我就把这破门吃了!”

    流萤的手覆在门上,像是想透过门感受到什么似的,深吸一口气,转离去,满地霜白,只留下一串脚印,雪还在飘着,落地无声一片寂静,突然轻微的响动是薛晴顺着门跌坐在地上的声音,只要他再多问一句,只要他让她对他保证,她肯定支撑不下去了,这强烈的负罪感是什么,每次逃课被抓时她都能编出一串串的理由,对流萤撒谎怎么就那么难,还好隔了一扇门,要是直接对着他的脸自己肯定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流萤下山了,小屋子一下子更孤寂了,她原本就是一个人呆在这里的,怎么得知他下山会有更寂寞的感觉,也许是……连盼头也没有了。

    冥域深处,那间域主专用的无窗暗房中,阎溟又坐在那把破旧粗糙的椅子上,看着面前墙上挂着的画像。这次他看的是前任域主的画像,也就是他的师父,他这一生最敬的人。漠荒是信奉弱强食的地方,因为在这里没有力量的人是活不下去的,漫无边际的荒漠,到处是嗜血的猛兽,有限的水源和有限的食物,只有强者才能享用它们,冥域是漠荒最强大的象征,在阎溟还很小的时候,冥域就是他心中的神和目标。

    阎溟还记得年幼的自己历尽千辛万苦找到了冥域,在外面跪了整整七天请求成为冥域的一员,他的师父,也就是当时的冥域之主走到他面前说:“你回去,冥域不缺人手。”

    次,年幼的阎溟依然在冥域外跪着,不过边多了样东西,是一个男人的头颅,那男人是冥域的守卫。冥域之主又来到年幼的阎溟眼前,年幼的阎溟稚嫩的脸上是与年龄不符的冷漠,说:“这样,冥域少了一个人,我可以顶替他了?”

    冥域之主不仅让阎溟踏进了冥域的大门,还收他为徒,将冥域最诡秘的邪魅神功教给他,阎溟天生奇才,武学造诣突飞猛进,以至于后来杀死了自己的师父。

    “我现在杀了你,让你的懦弱不被世人耻笑。”这是阎溟在动手杀死自己的师父前对他说的话。

    师父,你没有勇气做的我会做给你看,这世界本就应当让强者优先享用,那片富饶的土地终将成为我的东西,那些道貌岸然的中原人都将成为你的陪葬品,阎溟对着师父的画像在心中说。

    屋外,南宫洛洛正站在门口,那两个守门的面无表的双胞胎姐妹让她浑不自在,她面色十分担忧,每次阎溟心不好时都会来这个房间,从房间出来后心会更不好,运气不好的侍卫侍女难免会死两个,南宫洛洛提前死在这里,如果自己求的话说不定能救一两条人命。

    “叫漆来。”屋内传来阎溟冰冷的命令。

    双胞胎姐妹中的一人领命,像木偶一样麻木地去执行阎溟的命令。不多时,便领着漆回来了。跟在阎溟边,南宫洛洛时常会见到漆,对这个不会说话的杀手,南宫洛洛心里有些害怕,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两步。

    “我在中原埋的几个眼线被人杀了,肯定是薛晴那女人告的秘,从她没了武功我就看她越来越不对劲,她躲到少林寺去了,你去山下守着,等她下山就把她给我抓来,我要亲自审问她。”阎溟皱着眉头吩咐道。

    漆点点头,闪像风一样消失不见。南宫洛洛的脸吓得刷白,她记得薛晴,是给过她药的灵禹派的女侠,竟然是冥域的人,箫归应和她走得很近……不知道要不要紧,南宫洛洛握住自己前的黑玉,但愿大家都平平安安的才好。

    在少室山时,流萤得到禅空方丈的许,在藏经阁中翻查各类古籍,寻找有关借尸还魂的讯息,竟没有半点有用的字句,看起来世上并没有这样一门功夫。禅空方丈也说自己活了八十余年从未听说过有借尸还魂的人,在流萤的百般追问下他才透露,虽然没有听闻真的有人借尸还魂,但确实有个人专心研究此术,后来不了了之,没人知道他取得了多少成果,那个人叫慕岚,是清平乐的老板。

    这次下山,流萤的目的地就是清平乐,峒筹跟清平乐有些交,也许看着师父的面子,能得见慕岚一面得些报,总归是有了明确的目标,他愿意一试。

    清平乐位于湘南偏西的平原,雅致得像农家别苑的名字,却是实实在在的院,而且还是个艳明远播的院,素有“凡人一入清平乐,纵是神仙也不做”的美句。网罗着上百位从各地搜罗以及从别的青挖角来的各赋才的女子,名副其实的美女如云,一般青都有一个自己的头牌,只有在清平乐,各个都是头牌。

    流萤一路奔波到了清平乐,和传闻中一样是个莺声燕语景色撩人的人间仙境,刚进了大门就有风韵犹存的老鸨蹭过来:“公子第一次来,看着面生,您是想在外面跟大伙一起闹着,还是老妈子给您找个雅阁?”

    “我不闹。”流萤答道。

    “公子这边请,老妈子领您去雅阁歇着。”老鸨谄媚地笑着,领着流萤往里面走。

    带着流萤到了雅阁,老鸨又问:“公子喜欢什么样的姑娘?今夜良宵想找几位作陪?”

    “你们这里的老板可是叫慕岚?”流萤要先确认一次。

    老鸨变了脸色:“公子,我们清平乐只卖女色,不做那种的。”

    “什么?”流萤不解地看着老鸨。

    “我们老板虽然貌美,怎么说也是个男人,要不老妈子拿花名册来给您看看有合心的没?要是您只好那口,恕清平乐无能为力。”

    流萤觉得老鸨是误会了什么,进一步说:“在下流萤,是灵禹派峒筹的徒弟,家师与慕岚老板是旧交,请老妈子代为传话,流萤想见慕岚老板一面。”

    老鸨恍然大悟地挥着帕子媚笑:“原来是这样,瞧我想的,公子您先坐着,我这就去通报霍总管去。”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我脸皮比城墙还厚,过来看见一整页负分还是震精了囧,不知道多抽出来的会不会自己抽回去,编辑过完节才上班,所以……我也不知道该咋办

    ╭(╯3╰)╮谢谢补分的姑娘们

    今天教师节!大家节快乐!玩个翻牌子的小游戏,规则姑娘们都知道了,沙发姑娘come on!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