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方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 )    薛晴拿着药走进流萤的房间,流萤正躺在上看书,四目相对后,薛晴轻咳一声说:“该换药了。”

    “白公子呢?”

    “跑了。”

    “大夫呢?”

    “接生去了。”

    “……”

    两人尴尬地对望着,薛晴想,流萤脸皮薄,自己应该主动点:“躺好,衣服掀起来。”

    流萤呆呆地看着薛晴,一动不动。拜托,这样会尴尬得更不好下手,薛晴走到边手一推就把流萤推倒在上。思想尽量纯洁点,不能胡思乱想,手挪到流萤的衣带上,像碰着圣物似的,止不住地颤抖。薛晴咬紧牙关,紧紧捏着腰带,几乎是把它硬扯开,感觉有点怪,这画面一般都发生在采花贼上。没了腰带的束缚,衣服从体两侧滑下,露出一部分腹部,光肚脐附近就有三处剑伤。

    薛晴鼓起勇气把衣服扯开,让流萤整个上都袒露在自己面前,剑伤已不似前几天那么骇人,伤口已经愈合成细细的痕迹,剑伤处新长的嫩是浅浅的粉色,薛晴看着伤痕又一阵心疼。

    “师叔……”见薛晴盯着自己的伤发呆,流萤叫道。

    薛晴又打起精神:“别怕,我轻点,不会弄疼你。”

    先用手巾沾了温水给流萤清洗伤口,手巾顺着伤痕的脉络慢慢摩擦,流萤突然轻笑起来。

    “怎么了?”薛晴紧张地问。

    “好痒。”

    “……忍着!”本来就够紧张了,流萤还添乱。

    清理好伤口,薛晴用指尖戳碰了下粉嫩的新:“疼吗?”

    流萤摇摇头:“我对疼痛的感觉很迟钝,可能是小时候在漠荒整摸爬滚打摔坏了感知,不过……”

    “不过什么?”

    “你碰我的时候感觉就特别明显,又痒又麻。”流萤笑笑说。

    “这样也不疼吗。”薛晴戳了一下伤口新长出的嫩

    “疼。”

    “哧,还知道疼就好。”薛晴也笑了,紧张的绪缓解了许多,将装着伤药的纸包打开,里面是磨得细细的白色药粉,薛晴抓了一小撮洒在流萤伤口上,然后顺着伤口细心涂抹,药粉慢慢融进伤口,余下的是指肚婆娑皮肤的触感,柔软又温暖的皮肤下是练武之人精实的腹肌,心脏的跳跃莫名加快,连呼吸都变得燥

    “师叔,你脸好红。”流萤说道。

    薛晴抓起一旁的手巾盖到流萤眼睛上:“多嘴,被知秋传染了么。”

    “说道知秋姑娘,师叔,我觉得知秋姑娘不像中原人。”

    薛晴停下手里的动作,心虚地问:“这话怎么说?”

    “她的穿衣打扮,言谈举止,都像刻意模仿中原的漠荒女子。”

    “你想多了,也许她只是审美异于常人。”薛晴帮知秋遮掩着。

    “白公子也很可疑,以他医术之高明,绝不会是默默无闻之辈,在中原竟没有能与他对上的名号,漠荒倒是有一个……但是若他是仙医,又怎么会救阎溟要杀的人。”

    薛晴心里明白,白昔尘和冥域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他要冥域的钱和势力,对冥域的行动从不关心,虽然不知道他怎么跑到麒麟山来了,反正不是思念阎溟跟来的就是了,他肯救流萤对自己来说已经是惊喜,薛晴是真心觉得他人还不错的,投桃报李,自己也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帮他。

    “流萤,你说,中原人就不能结交漠荒人吗?”薛晴不解地问,

    “那你与我算什么,我也在漠荒长了六年。”流萤反问。

    “他们是野生的,你是驯化的,要是漠荒人都像你这么可,世界早就和平了。”薛晴捏捏流萤的脸说。

    要是有一天再次征战漠荒,不知道白昔尘会帮哪一方呢……应该是撒腿就跑,薛晴悲催地想到主仆两人无法改变的本

    从主峰回来一队人,芳儿报告说是峒筹回来了。峒筹不是和箫归应两人在主峰盖房子,怎么突然回来了,薛晴继续追问,芳儿又说:“少林寺的禅空方丈到了,峒筹公子要亲自帮方丈安排住处。”

    “师叔,既然是方丈来了,你也该去见上一面。”躺在上的流萤说。

    出高了就这点不好,总要陪吃陪喝陪聊,薛晴叹了口气:“好,我去看看,你子不方便,就歇着。”说完薛晴又觉得有歧义,怎么像流萤怀六甲似的。

    跟着芳儿沿小路快走就追上了正领着个和尚去厢房的峒筹。

    “二师兄!”薛晴在后喊住他们。

    “师妹,来的正好,这位是少林寺的禅空方丈,好不容易请动他老人家出山。”峒筹欢喜地给薛晴引见。

    薛晴的眼睛已经变成了绿豆状,和禅空方丈互相藐视着。

    “骗人的老和……方丈。”薛晴打招呼。

    “阿弥陀佛,此乃天意,施主昨要是肯给老衲一两银子,老衲就能请轿夫抬着上山了,可怜老衲这老胳膊老腿的,施主真是铁石心肠。”禅空方丈控诉着薛晴的罪行。

    薛晴知道作为识大体的好姑娘此时她应该说点好话缓解尴尬的气氛,可是面对这样一个为老不尊的家伙,她半句好话都说不出来。

    “方丈,您见过在下师妹了?”峒筹听了两人诡异的对话奇怪地问。

    “不瞒峒筹老弟,老衲这次出山之前夜观星象,有一颗铁石心肠冥顽不灵的妖星降世,令师妹连一两银子都不肯孝敬佛祖,死后一定会下地狱,不过看在我与峒筹老弟的交上,老衲决定帮你一次,”禅空方丈说着一指薛晴:“老衲会在她下地狱之前感化她!”

    “是嘛,您加油!”薛晴面无表地说,有意思,专业课老师感化了她两年都没能让她考试及格。

    “方丈别跟小孩子一般计较,芳儿,去给方丈炖碗燕窝。”峒筹陪笑道。

    禅空方丈一听燕窝,马上乐得跟朵花似的:“峒筹老弟,还是你够意思,老衲一定为你诵经,保你百邪不侵。”

    薛晴郁闷,自己就这么被佛祖抛弃了么,就因为她反对迷信没给神棍一两银子!她就因为一两银子被少林寺嫌弃了?!

    “方丈今先暂住一,明嗣忧道人和定逆师太应该就能到了,麒麟之盟还望三位前辈做个见证。”峒筹把禅空方丈领进厢房道。

    “什么?师太要来?峒筹老弟你快借老衲点银子,老衲一路而来风尘仆仆,衣服破破烂烂哪还能见人!”禅空方丈激动地扯着峒筹。

    “衣服……这等小事,让在下师妹陪您去添置几件便是了。”峒筹无奈地说。

    “我不去。”薛晴很明确地表态,这老和尚太可恶了。

    “阿弥陀佛,薛施主,外表的美丽早晚会凋谢,到时便会暴露出你丑陋的内心,给老衲一个感化的你的机会,也给自己一个洗心革面的机会,才能早登极乐。”禅空方丈怜悯地教化薛晴。

    “方丈你心灵这么美丽,肯定比我早登极乐。”薛晴由衷地说。

    峒筹被他俩一人一句吵得头疼,把薛晴叫道一旁说:“还记得在岣嵝山时你答应我的事么?你说我只要不往蘑菇汤放酒,后你肯定会报答我。”

    薛晴有种不好的预感,她确实说过这话,当时大家能吃的东西只有蘑菇汤,峒筹总想趁他们不注意往大锅汤里倒酒,薛晴和流萤又不能整天站在大锅前面看着他,只好出此下策。

    “去,师妹,照顾好方丈,请他来一趟不容易。”峒筹拍着薛晴的肩膀说。

    结果薛晴还是要陪着个老和尚上街,领着和尚进裁缝铺,有几个穿越女干过这差事!

    “妖星,你看老衲用这块布料好看吗?”禅空方丈将最贵的布料在前比着问薛晴,连施主都不叫了。

    “您老随意。”薛晴看都不看,百八十岁的年纪你就是穿金子都没人想看啊。

    “阿弥陀佛,施主,这三种布都帮老衲做成上这种样式的袈裟。”禅空方丈双手合十对裁缝说。

    付了定金,交代裁缝把衣服做好后送到东麒阁去,薛晴很高兴自己终于完成了任务,回去对着流萤可比对着个老和尚舒心多了。两人正往回走,禅空方丈突然停下了。

    “您老人家又怎么了?”薛晴有气无力地问。

    禅空方丈瞅瞅旁边那家店,又瞅瞅薛晴,意思再明显不过了,可是薛晴犹豫了,那是一家烤鸡店。

    “你确定?”薛晴又问。

    禅空方丈点点头。被这种和尚诅咒真没什么可怕的,要下地狱他第一个下啊!

    给禅空方丈买了一只烤鸡,禅空方丈乐了:“妖星,老衲是不是感化你一点了”

    薛晴很后悔出门时没把泻药带着,应该顺手在烤鸡上抹点。

    作者有话要说:╭(╯3╰)╮谢谢nata姑娘和eda姑娘的地雷

    2000评了耶!人生第一次,庆祝一下,再来玩翻牌子的小游戏~游戏规则:沙发姑娘指定一个角色名,我来写这个角色的小剧场,不一定是下一章放上来,也可能过几天放上来,有的角色还难写的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