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萤的灾难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 )    出浴,薛晴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皮肤如大家闺秀一般光滑,没有漆上那些骇人的疤痕,这就是呆在中原的好处,都说漠荒是吃人的地方。体看着和别的女子一样纤细,实际上用手摸会发现皮囊是欺人的外表,皮肤下是自幼练武才会有的紧实肌,柔软有韧又充满力量。这一切都是极好的,只是左之上那只墨色蝴蝶在白皙的肌肤上分外刺眼。这是不能被人发现的秘密,自然也不能被纹师傅看到,谁也保不准秘密会不会被向外泄露,薛晴曾想直接将那块皮肤毁掉,用麻沸散的话也不会有多疼,但如果被阎溟发现自己有意去掉他的印记,以他的脾气……美洲豹要猎杀小兔子了……

    穿上青靛纱裙,五金首饰,一缕流苏随发丝垂下,薛晴对着镜子拍拍自己的脸自言自语:“你说你长得比她漂亮,怎么还输给她了呢。”

    想起个有趣的游戏,薛晴兴致勃勃地拿起铜镜:“魔镜魔镜告诉我,谁是这世上最美的人?”

    “师叔。”流萤在门外敲门道。

    这巧合还真让人舒心,薛晴愉快地给流萤开了门。

    “师叔,刚收到信,定逆师太,嗣忧道人,禅空方丈和方云掌门都会派人来支援东麒阁。”流萤说道。

    “二师兄知道了么?”薛晴问。

    “师父真拉着箫阁主喝酒庆祝。”流萤答。

    喝酒对峒筹来说是庆祝么?他每次上完茅厕回来都喝酒,是庆祝自己肠胃通畅么。

    昆仑宫这个见风使舵的,不,应该夸他们是对风向敏感又识相的小妖精,一边一批批撤回派去支援西麟阁的弟子,一边还对西麟阁喊口号:“老弟你住,大哥有点疲软,你等再看几分钟A片回来就大展雄风!”程阁主虽然有颗赤子之心,可也不是傻子,以昆仑宫在江湖中的名声,他就没对他们抱希望,他的想在冥域上。漠荒人咬碎钢筋和血吞的格,漠荒想让西麟阁成为爪牙伸进中原的内应和落脚点就一定要拼尽全力帮助自己,反而比同是中原阵营的昆仑宫要可靠,莫大的讽刺。

    可是程阁主不知道,漠荒的援军也很苦,他们的指挥官是一点没让他们闲着,东边捅两下,西边挠一把,看上去可忙可有效率,实际上干的都是狗事儿。对于薛晴的命令,不管多离谱多傻X,漆都会不问缘由没有反驳地去执行,差点让薛晴以为是第二个流萤,但他上的气息不是流萤那样让人安心的,他看不出杀伤力的外表下是狩猎者的心,他不动是因他在紧盯猎物等待时机,将其瞬间撕裂。

    况是如此顺心如意,程阁主就像只被困在笼里的棕熊一样挣脱无力,它宁愿挣个鱼死网破。西麟阁毫无预兆地向东麒阁全面开战,这无异于以卵击石的行为意外地让东麒阁措手不及,绝不是西麟阁该有的力量,有人向西麟阁伸出了援手,据侍卫回报,已确定是冥域的人。

    峒筹和箫归应虽眉头紧皱,但并不惊讶,只有薛晴和流萤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此次薛晴是阎溟亲任的总负责人,命令优先度甚至高于负责联络的安螺,她肯定不会下令让冥域的人来打东麒阁,难道是安螺升职了?或者……薛晴不敢再想下去,老天保佑但愿不是,不,是绝对不能是,老天爷,可怜可怜你的子民!

    平不烧香临时抱佛脚是没用的,不管薛晴临近期末考试前给寺庙捐多少香油钱,她的专业课还是挂了,所以,不管她夸了老天爷祖宗多少代,老天爷也不会保佑她的。

    敌军跟嗑了药似的,势如破竹,东麒阁的守卫被的渐渐向山顶退去,眼见形势不好,箫归应先吩咐侍女们做好逃亡的准备,若是前线的将士们败了,她们可以逃跑也可以投降,算是对她们最后的交代。

    “我也留在这里等你们。”薛晴说道,她又没了武功,跟着去不是白搭个冤魂么。

    “不,这里也不安全,谁知道会不会有人来偷袭,还不如你跟着我们,也好照看着你。”峒筹说道,急着与箫归应一起去前线支援,薛晴也只好跟去,将二少爷牌袖里剑紧紧握在手里,握得都出汗了也没感觉到。

    赶到山腰,到处都是喊杀声,箫归应和峒筹马上拔出武器加入战斗,茧蝶的手收拾些虾兵蟹将绰绰有余,流萤守在薛晴边,一般人近不了她的。第一次亲处在混战中,这可不是昌生镇那帮厨师拿着菜刀做样子,他们是真刀真枪地要致对方于死地,血腥味在空气中涌动,甚至连流萤一向擦得干净的青云剑上都染了血。

    薛晴的神经高度紧张着,在混乱的人群中她看到了漆的影,果真是冥域的人,到底为什么。一个人想用刀砍薛晴,被流萤以剑挡住,又有人从背后偷袭薛晴,流萤□无术,只得以掌力将其震飞。薛晴暗想,要是自己会武功就好了,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成为累赘。又有数个人围攻流萤,流萤以剑指住最左边的人,剑锋柔缓地画了个半弧,剑气膨溢,然后急转手将剑收回,那几人都被震得飞出好远。

    “薛晴,你这师侄能干的嘛。”空气中传来的声波透着漠荒妖异的味道,熟悉又让人心生恐惧,不可能的,他怎么会来。

    阎溟徒手将挡住自己的人的心脏掏出甩到一边,那人慢慢倒下,露出他不可一世挂着嘲讽微笑的脸,对上阎溟的目光,薛晴瑟瑟发抖得像待宰的羔羊,还有绝望的绪攀上心头。见阎溟走向薛晴,流萤提剑向他刺去,阎溟闪躲过,流萤紧追不放。

    “流萤!别!”薛晴急着叫道,那家伙根本不是人类,他可是男主啊!

    “陪你玩玩也无妨,”阎溟脸上嘲讽的笑容依旧,斜眼对一个冥域小兵说:“你去抓那边不会武功的女人,我有话问她。”

    那人领命,一步步朝薛晴走来,流萤想回去救薛晴,阎溟又岂会如他的意,薛晴无处可逃,站在原地像等待死神的降临,不行,怎么可以认输,流萤尚未认输她又怎么能认输,就算终归一死,她也要死在反抗中,才不枉流萤的一番意。体被抓捕者的影子笼罩,薛晴将袖里剑的剑尖对准眼前的人,极快而用尽全力地刺进他的要害,对方满脸惊愕,不曾想一直像羔羊一样呆着的女人会有此招,可是,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见那人还有气息,大脑已经空白的薛晴将袖里剑拔出来在他上疯狂地刺着,直到他像刺猬一样倒下,她才镇定下来。

    阎溟和流萤还在纠缠,阎溟无意与流萤缠斗,流萤步步紧不肯放过阎溟,这样就阻止了阎溟的脚步,妨碍他去实施别的计划。阎溟一面招架一面向后退,流萤的剑气连他都觉得棘手,心中突然有了个主意,阎溟暗暗一笑,抬起一条胳膊,深厚的内力向吸盘一样吸向薛晴。薛晴只感到周围的空气瞬间变得稀薄,她像是被无形的手拉着,猛地被拽到阎溟边,单手扣住薛晴的脖子,笑着对流萤说:“放下剑,原地站着,不然我就把她的脑袋送给你。”

    流萤眼睛盯着阎溟,将青云剑扔到前,阎溟将剑捡起来,突然一剑刺进流萤体。

    “王八蛋!”薛晴愤怒地叫道。

    阎溟扣着薛晴脖子的手稍一用力,几滴鲜血顺着他的指尖流下。疼痛也好,恐惧也好,现在都已敌不过薛晴心中的那份愤怒,对阎溟,也对自己,电视剧里不是常演被人抓到的杀手咬舌自尽吗,与其让自己成为制胁的弱点,不如就这样……薛晴想要咬舌自尽,阎溟却及时捏住她的下巴,捏的她骨骼像要碎了似的,面部再无法动弹。

    “你的命是我的,怎能如此糟蹋,我还有话要问你。”阎溟在薛晴耳边说,随后又刺了流萤一剑,又一剑……

    流萤的青色衣服已是血迹斑斑,他仍温柔地看着薛晴,淡淡的笑安抚着她。捏住薛晴的手不只有血,还有了泪水,薛晴控制不住自己的绪,她愤怒,她伤心,她绝望,任她怎么忍耐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下,对阎溟的恐惧已经变成了恨意,她,好恨!

    “阎溟!”虚弱又愤怒的声音,南宫洛洛在侍女的搀扶下赶了过来。

    “洛洛!”阎溟松开了薛晴,惊讶地叫道:“你体不好,怎么还出来乱走。”

    获得自由,薛晴第一反应是冲到流萤边,抱住他才感觉到他一直在硬撑。

    “南宫姑娘!”赶回来的箫归应看到南宫洛洛很吃惊,又看到在薛晴怀有浑是血的流萤,咬咬牙去了薛晴和流萤那边。

    “这里危险,我护送你们出去,之后……听天由命。”箫归应说道。

    薛晴背着流萤回到东麒阁,还好遇见芳儿,给两人找了干净的房间,又去帮忙叫老大夫。

    老大夫看了流萤的伤势,眉头紧皱,让薛晴打了盆水一边给流萤清理伤口一边给他包扎。

    伤口刚包扎完,就听门外阵阵吵杂,门被踹开,峒筹冲进来,扑到流萤边:“大夫,我徒弟怎么样?”

    这也是薛晴想知道的问题,怕打扰大夫包扎一直没敢说话。

    “老夫能做的只有这些,另请高明。”老大夫说。

    “什么?你说什么?”薛晴觉得自己一定是听错了,拉住老大夫不肯放手。

    “薛姑娘,老夫已经尽力了,流萤公子上十一处伤口,还有一处在要害,多亏他内力深厚护住心脉能多坚持些时间,与其再折腾他两,不如让他早点入土为安。”

    “你闭嘴!我不听你说话!”薛晴又转朝箫归应喊道:“去把麒麟山的大夫都找来!我不信没人能救他!”

    作者有话要说:停电了,大杯具,没电的子好黑好黑好黑……

    下面是游戏奖品白昔尘小剧场:

    “泪姬真是的,还想回了冥域可以休息休息,她又让公子来找什么雪山冰蚕。”知秋跟在白昔尘边埋怨地说。

    “书中记载,将雪山冰蚕吐出的丝敷在脸上能使肌肤返老还童,我帮她找冰蚕,她给我别的我想要的东西,这交易很公平。”白昔尘不以为然地说。

    “公子,你确定雪山冰蚕是在这里?”知秋问道,两人正在小镇的街上走着,周围都是叫卖的小贩,这里实在不像有什么稀有宝物的地方。

    “我已查证了多本古书,雪山冰蚕喜寒,在温度高的地方会休眠甚至死掉,至今只在昆仑山附近发现过少数几只。”白昔尘说道。

    “可是……这里看起来不像昆仑山。”知秋嘟囔说,听说昆仑山极高,到了山顶会比云彩还高,眼前这座山看起来可不怎么高。

    “闭嘴,我照着地图走的还会有错吗,集中精神找。”白昔尘训道。

    知秋撅着嘴,不再说话。

    一个在地上放了大篓子卖药的小贩拦住白昔尘:“小哥,子不好?我这有十两重的老人参,保证你边的小妹晚上笑哈哈。”说着笑着将人参提起来给白昔尘看。

    “色白而脆嫩,横纹粗糙,根须稀疏,实在品质低劣。”白昔尘评价道。

    小贩目瞪口呆,随后笑道:“哈哈,遇上行家了,对不住,小的造次了。”

    “你见过雪山冰蚕吗?”知秋问那小贩。

    “小妹这你可问着了,小的前几天跟家里兄弟去采雪莲真就见到一只。”小贩骄傲地说。

    白昔尘本要走,听了他的话又停下:“果真?还在手里吗?多少钱,开个价,我买。”

    小贩挠着头说:“那小玩意挖洞跑了,不过我们在它逃走的地方发现了这个。”小贩拿出个精心包好的纸包,打开后里面是几粒黑色的颗粒。

    “这是什么?”知秋看着奇怪。

    白昔尘用鼻子嗅了嗅说:“是雪山冰蚕的粪便。”

    主仆两人对视一眼,白昔尘问那小贩:“兄台,昆仑山最大的药房在哪里,我们想去拜访。”

    小贩疑惑:“什么昆仑山?我们这里是麒麟山啊!”

    “这里是麒麟山?!”知秋惊叫。

    “是啊,我在住了二十年了,一直叫麒麟山没错啊。”小贩更疑惑了。

    “公子……”知秋温柔地说。

    “……我故意的。”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