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兄驾到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 )    岣嵝山上,茧蝶和峒筹住在一起已有些时。峒筹正躺在茅屋外靠着山崖的一块大石头上叼着酒葫芦喝酒,茧蝶端了一碗黑乎乎的汤汁走到峒筹边。

    “二伯父,该喝药了。”茧蝶放下盘子,将装着药的碗放到峒筹嘴边。

    “放着。”峒筹说道。

    “恩,我去做饭,大夫说你的病要按时吃饭才行。”茧蝶笑了一下像小狗一样跑回屋里。

    峒筹盯着那碗药,他没让大夫说实话,他的病是没得治的,将碗中药全部倾倒下山崖,好生痛快。从五年前染上这个病开始,他访遍名医,得到的结论出奇一致:无药可医。没有人能知道这对当时正意气风发的他来说是多大的打击,既然余生寥寥无几已不够实现自己的志气,他又何必再倾力去拼搏,饮酒至深醉才体会到醉生梦死的快乐,烈酒麻痹了他的神经还能缓解他的病痛,酒,从此便是他人生最后的宝物。

    他最大的愿望是毫无痛苦地在酒醉中死去,直到薛晴来找他,提到了武林盟一事。才让他又有了卷进江湖的兴趣。谁都不知道他年轻最大的梦想是什么,绝世武功?掌门之位?都不是,就算是自己的同门师姐妹也从不知道他心中的真正想法。十五年前征战漠荒是由中原取胜没错,但是伤亡人数却是中原超过漠荒一倍,中原门派众多,大家都有自己的小算盘,让别人去牺牲,自己坐收渔翁之利,没有统一的调度,虽用更多的牺牲换取了胜利,中原也变得伤痕累累。

    那时峒筹就想推举自己的师父也就是前任灵禹掌门为武林盟主让武林有一个统一的组织,没有成功,前任灵禹掌门回中原后不久便因病去世了。峒筹还是没有放弃,他独自闯江湖,与各门派打交道,用毕生心血研究与灵禹派“快,狠,准”的剑法截然不同的以柔克刚。就在他计划好余生的时候,染上这该死的绝症,算是对他半生莫大的讽刺吗,他沉沦他堕落他不再争取什么,因为他以为自己再也没有机会了,只是想不到自己即将穷途末路的时候又会迎来一线机会,将来盟主由谁当都没有关系,他只想时间还来得及让他完成武林盟的构建,否则,此生终是遗憾的过。

    酒,这东西一旦沾上了真是难戒,虽然知道对自己体有害无益,峒筹还是停不下倒酒的手。屋里传来哐当巨响,应该是茧蝶搬柴火时砸了锅盖或者倒水时踢了铁桶,峒筹已经习惯了,也不多理,继续喝酒。小丫头动武的时候手脚麻利的,干活全然不是一把好手,既没她爹的谨慎劲儿,也没她娘的精明劲儿。

    正在这时,一根灰不溜丢的羽毛落在峒筹脸上,峒筹痒痒的,睁开眼睛,看见一只肥胖的鸽子费力地扇着翅膀,红色的鸟脚上绑着一封信。峒筹抬手抓住鸽子,将信拆下,看过信后他将信揉成一团,脸上大喜。跳下石头,进了茅屋,峒筹将信扔进火炉对茧蝶说:“丫头,快去收拾东西,我们去东麒阁。”

    当峒筹到东麒阁时,薛晴和流萤都出来接驾,分别行了师徒之礼和师兄妹之礼,所谓师徒之礼就是峒筹突然一剑刺向自己的徒弟,薛晴终于见识到那把被当掉买酒的素问剑,那剑出乎意料地和气,柔得像月光一样,洁白的剑缓和着剑主的杀气,没有纹路的半成品反而让它更别致。流萤自不示弱,祭出青云剑与之周旋,薛晴打了个哈欠对茧蝶说:“他们要折腾好久,走,姑妈带你先进屋坐。”

    给茧蝶一个五颜六色的绣球让她一边玩儿去,三个灵禹派的人和东麒阁的阁主在一起密谋。

    “最近有漠荒的人在西麟阁附近出现过,不知程阁主是否与漠荒人有勾结,太不知轻重了。”峒筹斥道。

    薛晴摸摸鼻子,自己就是勾结程阁主的漠荒爪牙之一啊,流萤不经意地一瞥让薛晴更惭愧地低下头。

    “这也是我同意你们要求的原因之一,不能让漠荒趁此机会钻空子。”箫归应说道。

    “哈哈哈,漠荒人卷进来更好,就因为他们大闹一场,我们才有理由去劝少林寺禅空方丈出山。”峒筹大笑着说。

    按照峒筹在信上所说,少林寺不问江湖事,但是成立武林盟禅空方丈绝对不会参加,他说少林寺只会在对抗漠荒时出面,那现在漠荒行动了,少林寺岂有不动的道理?想抓漠荒裙角那还不容易,二师兄,包在你可的师妹上!

    在薛晴的安排下,漆带着几个冥域的打手袭击了东麒阁,按薛晴的吩咐只是抓了几下痒痒,露足脸后跑掉,薛晴想了一解释的谎言来欺骗漆,没用上,对薛晴的吩咐漆根本不问原因,像机器人一样忠诚地执行。峒筹那个乐呀,说定逆师太和嗣忧道人已经一同去少林寺请方丈出山,形势大好,薛晴想的却是师太和道长终于要去抢方丈了啊。

    三人正听峒筹设想着武林的未来,却听外面哐哐哐的像是砍东西的声音,四人忙出门查看,见茧蝶正拿斧头砍一棵细高细高的白杨树。

    “丫头,你这是干什么!”峒筹急忙没收茧蝶手里的斧子,刚到别人家里就破坏人家的花草树木,这可不是彬彬有礼的三师弟的闺女该做的事儿。

    “球挂在树上了,树太高我够不到。”茧蝶说道。

    薛晴抬头看,果然,之前给茧蝶的绣球卡在杨树最高的树杈上,茧蝶轻功并不好,这棵树对她来说太高了些,不过够不到球就砍树……茧蝶的娘说不定教了些不得了的道理。

    听了茧蝶的话,箫归应跃上树,绣着金丝麒麟的米色衣服在阳光直下就像……天使一样!哈利路亚!轻松摘下树顶的绣球,一甩衣袖,潇洒落地,箫归应弯将球还给茧蝶:“姑娘,请收下。”

    “谢谢箫阁主。”茧蝶甜甜地笑了。

    薛晴叹息,这是多少丈母娘心中的完美女婿啊!那小脸蛋,那小手,那小仪态,谁要是他丈母娘肯定每天买菜的时候都跟卖菜的说:“哎呦,我那女婿呦,其实没啥好的,就是找不出缺点,哦呵呵呵呵呵呵~~~”

    峒筹来到东麒阁,箫归应当然要设宴给他接风洗尘,因是特殊时期,只摆了家宴没有多么浩大,峒筹当然是不会挑什么,他只要有酒就够了。吃饭时,薛晴淡定地让侍女把流萤的酒换成茶,峒筹也淡定地让侍女把茧蝶的酒换成茶,流萤的酒疯是箫归应亲见识过的,出于礼节他是不会说什么的,但是如果薛晴没撤掉流萤的酒,他会让侍女把大家的酒都换成果子酿的低度甜酒。

    “上次见你时你还是个毛头小子,一转眼就是江湖人人称道的箫阁主了。”峒筹喝了一大口酒感慨道。

    “是,上次见到前辈是在武友会上,前辈的风采晚辈至今记得清楚,十分佩服。”箫归应真心地敬佩道。

    “那时我年轻气盛,非要争个第一不可。”峒筹喝着酒摇头道。

    “前辈剑术高深,第一当之无愧。”箫归应更加敬佩。

    峒筹真有那么厉害么?薛晴怀疑地扒着碗里的饭。茧蝶的眼睛一直在桌上扫着,迟迟没动筷子,作为主人的箫归应马上注意到,关切地问:“怎么?没有姑娘吃的?”

    茧蝶摇摇头,飞快夹了几种早已盯上的菜放到峒筹碗里:“你应该吃这些。”

    “是是,我会吃的,你一边喝茶去。”峒筹瞪了茧蝶一眼,已经说不上是恐吓还是哀求了。

    薛晴看着奇怪的,问流萤:“我不太记得了,二师兄挑食?”

    “算是,师父除了酒别的都不吃。”流萤答道,薛晴无言。

    吃完饭,峒筹要去睡觉,茧蝶在他颠地跟着,薛晴突然有种失落感,以前茧蝶都是粘着她的,大侄女,你不要姨妈了吗?罢了罢了,长大的侄女,泼出去的水,谁也挡不住她追寻幸福的脚步。

    对薛晴来说现在还不到睡觉的时间,以前刚吃完晚饭的时间是她看电视的时间,现在虽然没有电视了,不是还有个人体音响吗。薛晴转对流萤说:“那天早晨听你弹的曲子很好听,再弹一次。”

    “好,你想听,什么时候我都可以弹。”流萤诚恳地回答。

    薛晴脸上有点的,也许流萤只是淡定地说着心里的实话,薛晴听了却是会心跳加快的,怎么能受得了,一个人一直对你好。

    “你去取琴,北边的大园子有个凉亭,风景很好,还可以吹晚风,我在那里等你。”薛晴说着跑掉,怎么像古代女子偷偷跟郎约会似的。

    薛晴刚到凉亭不多时,流萤就抱着琴到了,薛晴怀疑他是不是用了轻功。将古琴放于凉亭的石桌上,流萤坐于石凳上抚琴,流萤的琴声与他的人一样都有抚慰灵魂的效果,晚风徐徐,卷着几片落叶,薛晴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是干净的,飒爽精神。

    “此此景,有琴音,有美人,要是有壶酒就更好了。”薛晴叹息道。

    “哈哈哈,薛师叔想要酒的话,让侍女取来便是。”箫归应搀扶着南宫洛洛从树后走出来。

    “薛姑娘,流萤公子。”南宫洛洛向两人微微欠行礼,她的体已经可以下了,但还是太虚弱。

    薛晴尴尬地打了招呼。

    “薛师叔那个绍兴酒的秘方当真好用,洛洛体好多了。”箫归应欣喜地说。

    薛晴默默侧脸,有效的不是绍兴酒,是人家郎跨越大江大河从漠荒送到中原来的药啊。

    “刚听到流萤公子的琴声便寻来了,多有打扰,”南宫洛洛歉意道:“不知公子弹的是什么曲目?”

    “雪覆霜流。”流萤答道。

    “既有落雪,哪能没有暇霜,流萤公子若不嫌弃,就由箫某献丑与你合奏。”箫归应来了兴致,道。

    “箫公子,你的箫不是没有带出来吗?”南宫洛洛惊异地问。

    “不用箫也没关系,这个也成。”箫归应从怀中掏出一片树叶,薛晴不确定是不是他在灵禹山吹的那片,如果是,也许这片树叶泡过福尔马林。

    “这树叶不是……你竟然还留着?”南宫洛洛掩住嘴十分惊讶。

    箫归应微微一笑,对流萤说:“流萤公子,请。”

    “箫公子,请。”

    虽是奇怪的组合,奏出的曲子却也奇怪得悦耳,南宫洛洛和薛晴一起坐在亭子里听两个男人琴瑟和鸣,真是古怪的一幕,看着却又是和谐的。只是,人在江湖,生不由己,有着既定的份,不算愉快的剧,将来,会变吗……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向编辑负荆请罪,果然被教育了TAT,以后只能给长评和小剧场小番外之类的送分

    比预计更新时间晚了一小时,所以,来玩个小游戏,这章第一个留言的姑娘,也就是沙发,可以指定一名角色,我会给这个角色写个小剧场~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