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麟阁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 )    看完纸条,薛晴一夜未睡,上不只肩负着东麒阁上下百余口的命现在还加了个女主,太沉了,肩骨都快裂了。心里挣扎了一番,她要去西麟阁帮南宫洛洛取药,虽然她极不想和南宫洛洛见面,她也不想做杀死南宫洛洛的凶手,见死不救与直接杀死她并无区别。

    “行一善,积福积德!”薛晴这样劝慰自己,等到太阳刚从地表爬起来,她就下更衣,第一件事当然是去通知流萤这个喜讯,一醒来就有惊喜,他真好命。

    由于流萤是男宾,住在离薛晴和南宫洛洛很远的地方,芳儿是个好姑娘,自愿带着薛晴去找。

    芳儿还是个的姑娘,一路上都喋喋不休:“薛姑娘,昨晚流萤公子在园子里练剑,你们灵禹派的剑法真厉害,他在树下很慢很慢地挥剑,树上的树叶就掉下来了。”

    “那是剑气,流萤的师父是我二师兄,他们师徒喜好内力胜于剑法本。”薛晴答道。

    “看,流萤公子就是在那棵树下练剑的,我看到好多侍女都躲在墙后面偷看他练剑呢。”芳儿指向园子中央的一棵大槐树说。

    薛晴只是礼貌地随便看一样,当看到槐树光秃秃的树顶时她囧了,流萤是在这里练了多久的剑啊!还好他生的早,不然环卫局是不会放过他的!

    进了流萤厢房外的小园子,悠悠琴声伴着枯叶飘落的声音,让宁静的早晨不再单调,流萤的房门敞开着,门口摆着一张古琴,流萤正坐于琴后抚琴,乌金色的琴弦衬得手指更加白皙,淡青的儒袍从双腿两侧垂下,青云剑就摆在古琴旁边,还真是手边不能离剑的子。

    薛晴对芳儿做了噤声的表,打手势告诉她可以回去,自己蹑手蹑脚地溜到流萤后,双手蒙住他的眼睛。

    “师叔,你上的檀香味好重。”琴音止住,流萤说道。

    薛晴放开手,抬起袖子用鼻子闻了闻,是有一股浓郁的檀香味,昨晚点了一晚上檀香,没味儿才怪。

    “你会起早,肯定有事,而且多半不是好事。”流萤又说道。

    “啊哈哈,知我者流萤也,要不你再猜猜我有什么事儿?”薛晴逗弄着流萤说。

    “昨在峨嵋派的书上你没找到南宫姑娘所中之毒,那老大夫却说找到了,比起他,我更相信你,东麒阁的处境现在十分危险,离不开箫阁主统领,我猜想老大夫是为此欺瞒了箫阁主,而你是帮凶?”

    “我也不想骗箫阁主,那老大夫拿一百条人命威胁我,我有什么办法,不能再说闲话了,你看这个。”薛晴下了决心将昨晚收到的纸条拿给流萤看,没有武功的她总是需要臂膀的,在这个陌生的世界,还有谁比流萤更值得信任。

    “你一直在为冥域做事?”流萤的语气听不出态度。

    “过去的联系不是说断就能断,但是我的未来绝对没有他的位置。”薛晴认真地说。

    “不要跟我解释,以前你从不跟我解释,”流萤抓起桌上的剑:“你想去哪我陪你便是。”

    这是怎么了,薛晴莫名,迷惑地跟在快步行走的流萤后。请了沿途碰到的侍女带路去找箫归应,箫归应正坐在南宫洛洛门口,子疲惫地靠在门上小憩,他在这里等了一整晚,寸步未离。看到这一幕薛晴还是感动的,她要是南宫洛洛一定会选箫归应,至少人家是正人君子,不会搞强X。薛晴蹲下,将箫归应没完全合拢的双眼合上,又站起对守着箫归应的侍卫说:“还是不打扰箫阁主了,等他醒了麻烦你通报一声,我与师侄先去西麟阁拜访。”

    从山上直接往西麟阁走还是进的,就是路上的景致不太美好,到处是被砍坏的树,暗示这里不是太平境地。穿过因打斗变得贫瘠的麒麟山主峰就到了西麟阁所在的西峰,守卫通传后领着薛晴和流萤上了山,西麟阁的建筑和东麒阁几乎一模一样,两阁原本就是一体的,只可惜现在成了水火不容。

    厅堂里等着薛晴和流萤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四十余岁的大叔,衣服上绣有麒麟,想必就是西麟阁的程阁主,另一个则是面若芙蓉的年轻女子,想必就是程阁主的女儿因退婚事件在江湖上笑名远播的程伶。

    四个人互相客地问了好,各自坐到主位和客位。

    “薛姑娘和流萤公子这次来难道是灵禹派对西麟阁有什么指导?”魁梧的西麟阁主坐在正席,试探着问。

    “这次是我自己想来,与灵禹派无关。”薛晴澄清道。

    “哦?西麟阁这里也没什么好风景,是什么风引着薛姑娘来的?”

    “这件事我想跟程阁主单独说。”薛晴看了一眼程伶说。

    程阁主会意,道:“伶儿,你领着流萤公子看看我们西麟阁的风景。”

    “是,爹。”

    程伶和流萤一道退出房去,关紧门,屋里只留下薛晴和程阁主,薛晴将安螺给她的字条拿给程阁主看:“程阁主,你该记得这位冥域小信使的笔迹。”

    程阁主铜铃大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你……不是灵禹派的薛晴?”

    薛晴扯扯自己脸颊与脖颈之间的皮肤,告诉他自己不是易容的:“我当然是灵禹派的薛晴,难道堂堂西麟阁主能与漠荒的人做笔友,我就不行了么?”

    “毒确是我下的,此事只有给我毒药的那位冥域使者知道,为何要解药?难道那姑娘也是冥域的人?”程阁主问道。

    “不用多问,给我就是,快点,那位姑娘要是死了,我保证不只你西麟阁要被血洗,整个中原都跟着遭殃。”薛晴催道,男主生气是很可怕的。

    程阁主不敢怠慢,忙从怀中掏出解药交给薛晴:“使者告诉我域主派了在中原德高望重的人助我一臂之力,莫非就是你?”

    薛晴将解药揣好,一甩乌黑的秀发:“我现在急着送解药回去,程阁主你最好别再轻举妄动,以免节外生枝。”

    西麟阁在于东麒阁的对峙中正处于弱势,寄希望于冥域的帮助,对象征着冥域力量的薛晴当然不敢违抗,满口答应着,嘱咐薛晴南宫洛洛解毒后尽早与他联系商讨吞并东麒阁的计划,薛晴也是满口答应,只是两人心中各自在想什么也只有两人自己知道了。

    将解药带回东麒阁,悄悄放入给南宫洛洛准备的汤药中,南宫洛洛脸上的潮红瞬间就退了,薛晴总算松了口气。峒筹那里终于传来了消息,方云果然不同意他干涉别派内务,峒筹不肯放弃,他要联合峨嵋派和武当派给方云施压。

    “二师兄好威武。”薛晴惊叹,方云可不是好惹的。

    “师父竟是认真的。”流萤不敢相信他最怕麻烦的师父不仅揽下了武林盟的重任,还真的在为武林盟出力。

    “多谢峒筹前辈好意,但是这份好意东麒阁不能接受,东麒阁与西麟阁之争不会借助任何外力。”箫归应说道。

    “为何?冒充西麟阁与东麒阁打斗的人里有昆仑宫弟子,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儿,不管昆仑宫主承认不承认,大家心中早有定论,东麒阁受外派帮助也不会理亏。”流萤不解。

    “如果我们借助其他门派的力量吞下西麟阁,就算重整了麒麟阁,西麟阁的人必定不服,箫某并不想要一个貌合神离的麒麟阁。”箫归应道。

    你妹啊!好清高!薛晴这颗充满小算盘的心在箫归应面前简直污秽不堪啊!可是箫归应,有件事你不知道,西麟阁不仅有昆仑宫的支持,还有冥域这个大BOSS,一个人的话,会输,真的。

    “嗬嗬嗬,箫阁主,有你后悔的一天。”流萤说着用食指点了一下箫归应的鼻尖,还给自己配上古怪的笑声,微粉的脸颊透着古怪。

    薛晴感觉自己手里的茶也很古怪,问道:“箫阁主,你觉不觉的今天的茶味道有点怪?”

    “大夫说洛洛的风寒会传染,我让膳房在茶里都兑了绍兴酒,以免大家染上风寒。”箫归应答道。

    “你在茶里兑酒了?!”薛晴嘭地站起来,怪不得流萤看着不对劲儿,他喝醉了呀!

    正在此时,流萤迅速抽出自己腰间的青云剑,以极快的速度刺向箫归应。箫归应也是个反应快的,以内力一推桌子把自己弹开,躲过流萤的剑气。

    “小子,离我师叔远点,她不会嫁给你的。”流萤醉醺醺地拿剑指着箫归应说。

    箫归应惊讶地说:“流萤公子莫非是……”

    “是,喝醉了。”薛晴羞涩地点头。

    流萤哪会给箫归应闲聊的时间,极快的几剑刺向箫归应,箫归应不得不全神贯注才能躲过,对流萤这几剑薛晴心里竟是清楚的,这是灵禹派的残花系剑法,特点是变化多端和速度极快,是薛晴拿手的剑法,脑海中如同有人展开了一幅巨大的画卷,使用这剑法时剑的来龙去脉,刚柔张力,薛晴统统知道,这具体对武学深深的眷顾让她还残留着对剑法的记忆。

    “箫阁主!小心!接下来他会攻你下盘!”薛晴大声喊道。

    果然,流萤的剑如同幻影一般攻向箫归应的双腿,正疲于招架时,流萤剑锋突然向上一挑,激起一道猛烈的剑气,箫归应及时抽出腰间的刀向后退了几步挡住剑气。流萤没做下一步进攻,他站着摇晃了几下,慢慢走向箫归应刚才坐的椅子,面向椅背坐下,双手放在椅背上垫着头,安然睡去。

    薛晴摔!又来这!酒疯闹够了就睡觉装无辜!箫归应的桌子少了一个角,麒麟砚台的头没了,都是你干的啊!

    “流萤公子的酒品是不是……”箫归应又委婉地说。

    “恩,不好。”薛晴直白地回答。

    薛晴突然想到个问题,流萤你酒品如此差,洞房时喝交杯酒怎么办啊!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