峒筹的答案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 )    “好。”

    当薛晴把武林盟主的事儿说给峒筹听的时候,峒筹这样回答。

    心里已经做好准备峒筹会嫌麻烦推迟,得到这样的回答反而让薛晴更惊讶:“听清楚!我说的是武林盟主!”

    被薛晴的大叫震到,峒筹抠抠耳朵说:“师妹,都是大姑娘了还一惊一乍的,我没听错。”

    “武林盟主!真的武林盟主!不是闹着玩的!”

    “……我也没说你闹着玩。”

    “二师兄,看着我的眼睛!你发誓你是认真的十分认真的想要承担起武林一统的重任?”薛晴还是不敢相信,传闻中极怕麻烦的二师兄要当武林盟主?是她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是,我认真的十分认真的想要统一这个武林。”峒筹顶着一本正经的黑眼圈看着薛晴说。

    之后两人回了屋子,虽然薛晴顺利完成任务,还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流萤担心地问:“怎么,师父拒绝了?”

    薛晴摆了个耶的手势:“同意了,痛快得我现在怀疑自己其实是在梦中。”

    流萤也露出奇怪的表:“师父他……是不是喝醉了?”

    “他跟我保证过他是清醒的认真的负责任的。”

    薛晴怀疑峒筹是喝醉了或者在戏弄她,直到峒筹说了那番话。

    “就算面上千好万好,若是触犯了他们的利益也定会和我们翻脸,若要成立武林盟,就要保证所有门派都能得到自己所要的利益,武当和峨眉自是和我们站在一起的不必担心,少林一直不插手江湖事,反而更棘手,武林盟少了少林支持那便不能称作整个武林的‘盟’,不过禅空方丈是个明事理的人,他不插手中原武林内的事,若是对抗漠荒,他定愿意出一份力,昆仑宫肯定是不满的,听说他们最近跟西麟阁走得很近,想必是想互相取暖,若是东麒阁吞并西麟阁,昆仑宫就会少个臂膀,而且中原武林要想成立,武林盟内就不能有矛盾,东麒阁和西麟阁只能存在一个,显然是东麒阁对我们更有利。”

    薛晴惊奇峒筹整在深山老林里打混对江湖形式还如此了解,更惊奇他想帮东麒阁吞并西麟阁,这与薛晴的想法正好相反,箫归应统一麒麟阁不就又照着原著的剧进行了吗,有一种恐惧萦绕薛晴的心头,难道她钻进了原著的死胡同怎么都逃脱不了既定的命运?就算错位了地点,错位了时间,甚至错位了过程,结局总向着最无助的那个方向前进。

    “师父与掌门的想法不谋而合,现在东麒阁与西麟阁的争斗由东麒阁占上风,相信箫阁主不久就能重新统一麒麟阁。”流萤说道。

    “不久是多久?我不能把希望放在毫无预期的不久上。”峒筹喝着酒说。

    “师父,你的意思是要灵禹派出手帮东麒阁?”

    峒筹点头,流萤却摇头:“不可能,掌门绝不会答应,她说过灵禹派绝不插手别派内斗。”

    “此事由我去跟她说,你们不必担心。”峒筹又喝了一口酒说。

    “那二师兄你什么时候回灵禹?”薛晴开口问。

    “回灵禹?为什么?”峒筹放下酒葫芦,好似薛晴问了什么奇怪的问题。

    “既然你答应为武林盟出力,当然要回灵禹,这样商量起来也方便。”薛晴汗津津地道。

    “通信方法有很多,有这个就够了”峒筹说着将双手交叉摆动手指做成飞鸟的样子:“我啊可不想回去听师姐唠叨。”

    薛晴也不想再劝他什么,反正方云让她办的事儿她办成了,之后的她管不了,她还有自己的事要做。三人围着桌子讨论得火朝天,茧蝶听不懂,趴着桌子早已睡着了,茧蝶怎么说也是十五岁的大姑娘了,流萤和峒筹都不便抱她,只好由薛晴一步一个脚印地把她抱回房里。

    看薛晴累得满头大汗,峒筹叹息地说:“你怎么会突然走火入魔呢……算了,反正你一向喜欢花哨的剑法,内力原本就不深厚。”

    “二师兄,你是在安慰我么,谢谢。”薛晴斜着眼睛说,告诉自己这确实是安慰。

    “不用谢,谁让你是我师妹呢。”峒筹拍了一下薛晴的头说。

    晚上,薛晴躺在上翻来覆去地想自己该做怎样的决定,峒筹要帮东麒阁,阎溟要帮西麟阁,薛晴陷入两难的境地,她现在没有武功,如果没有灵禹派的支持,在阎溟面前无异于待宰的羔羊,但她在着女主的箫归应面前显然也没有立足之地,女配啊,你到底是为什么要到这人人都嫌的地步!薛晴很清楚阎溟在监视她的一举一动,薛晴死心塌地跟了阎溟这些年,其实阎溟从未信任过她,阎溟是杀了最信任自己的人才成为冥域之主的,他又怎会再信任别人,当然,女主除外。原著的薛晴直到死都不知道冥域的组织结构是怎样,薛晴是通过南宫洛洛的角度才能得知阎溟手下还有六个得力战将,在没有洲际导弹和核武器的年代,武功就是最大的杀伤力,虽然阎溟现在大部分时间都用在调(河蟹)教上,他的武功依然出奇地好,也许他只要靠光合作用就能增长内力,不管怎样,现在中原没有任何一个门派能单独和冥域对抗,这点薛晴可以肯定,不是最强能当男主么,他面子往哪儿搁啊!

    有一件事让薛晴很疑惑,原著中没有阎溟派薛晴帮助西麟阁的戏份,直接就是箫归应统一了麒麟阁,也可能是和南宫洛洛的主线无关省略了,冥域要是帮着西麟阁,箫归应凶多吉少,难道说原著的剧在不知不觉中已经被自己改变了?如果两阁之争赢的是西麟阁,就没有人会在武林盟揪出自己与阎溟的过往,但西麟阁要是跟昆仑宫靠拢对武林盟又是威胁。薛晴烦得直打滚,麒麟阁的形一直只听着那些传来传去的风声,还是亲自去看一看再定夺的好,江湖传言不一定可信,比如……自己和箫归应的绯闻。

    人说有所思夜有所梦不是没缘由的,这一晚薛晴做了古怪的梦,梦中的自己还在这具穿越的体里,只是这具体还由原本的灵魂控制着,薛晴就像个观众,静静地蜷曲在体的角落。

    “你的伤怎么样了?”薛晴的体不由自主地关切地问躺在上的男人,上的男人有着一张俊美的脸,敞开的衣襟露出习武之人精实的肌,右手虎口处纹着墨色的蝴蝶,此人正是冥域的主人,阎溟。

    “伤口止了血,要愈合至少得一个月,”阎溟说着伸手搂住薛晴在薛晴的脖颈处吻了一下:“都准备好了吗?”

    “恩,我仔细检查过,这里的山崖下有一处十分狭小,我用树枝支住那里,还铺了树叶和被子,你跳下去后会被这层网接住,旁边的山洞连着下山的路,你可以从那里下山。”薛晴偎依在阎溟怀里,温顺又温柔地说。

    阎溟放开薛晴,脸上露出得意的神色:“很好,让他们都以为我死了,等我伤好后再回来找他们算账!”

    屋子外隐约传来脚步声,薛晴忙起仔细地听着:“他们来了。”

    “走!”阎溟带着薛晴两人出了屋子,一大群武当和峨眉的弟子追上山,看见两人更是紧追不舍。

    两人逃到悬崖边,阎溟急着问:“你铺的树枝在哪!我该从哪里跳下去!”

    薛晴的体正要告诉阎溟正确的地点,体内一直充当观众的薛晴急了,心中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不能让阎溟一个人逃走!薛晴的灵魂竭力想控制自己的体,体竭力地想要走动,艰难地走了两步后最终还是屈服在执着的灵魂下。

    “这里。”薛晴站在悬崖边的某处说。

    武当和峨眉的弟子已经追了过来,将两人团团围住,甚至没看一眼薛晴,阎溟急忙跳下悬崖,薛晴弯向悬崖下看着,看到阎溟一直向下坠落,看见他发现没有支撑物时惊恐的脸,薛晴脸上露出妩媚的笑容,朝着他竖起了中指。

    怀着重重心事,还做了古怪的梦,醒来已是上三竿。流萤和茧蝶正在灶台用昨晚剩的蘑菇熬汤做早饭,薛晴一点食都没有,峒筹家里连盐都没有,薛晴不再怀疑,他真的是靠酒活到现在的。

    “姑妈,鸡腿菇和羊肚菇你喜欢哪种?”见薛晴来了,茧蝶兴奋地问。

    “我喜欢鸡腿和羊肚……”薛晴答。

    流萤盛了碗清汤给薛晴,薛晴又说:“其实我觉得鸡腿菇也好吃。”

    “哈~~~~”峒筹打着哈欠从屋里走出来:“大清早的,你们比麻雀还吵。”

    “二师兄,再过一个时辰你就可以吃午饭了。”薛晴不太好心地告诉他。

    茧蝶看了一下碗,站起来说:“我吃饱了!”然后一溜烟跑回房里。

    她碗里的汤还是满的,顶多喝了两口,怎么可能饱了,是薛晴的错觉么,总觉得峒筹来了她故意跑掉似的。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