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顶酒鬼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 )    是谁干的?!还是说因为在断剑山庄耽搁了一天,把二师兄饿死了?薛晴扑到尸体旁,虽然从未见过面,看到人死了还是难免动容。

    “师父!”听到薛晴的喊声,流萤把手里的包袱都扔到地上,急忙过来探峒筹的鼻息。

    突然“尸体”抬起一只手在头顶挥舞了几下像赶苍蝇似的将两人赶开,然后尸体坐起来,睁开惺忪的眼睛说:“吵死了,能不能让人睡个好觉。”

    峒筹一张嘴,满屋酒气熏天,薛晴也顾不上礼貌了捂住鼻子,茧蝶也捂住鼻子:“姑妈,好臭。”

    茧蝶的话刺到了峒筹的小小的神经点,他翻起来,凑到茧蝶边,故意哈了一口气:“小姑娘,很臭吗?”

    “流萤,这就是……二师兄?”薛晴的声音在轻微颤抖。

    “师父!”流萤出声想阻止峒筹的无礼举动。

    薛晴连体都跟着颤抖了,眼前这个人衣服破得如同街边的乞丐,上面还满是油污和血迹,头上倒是系了头带,就是不知道散乱出来的那几缕自然生长的发丝是什么意思,脸颊略微凹陷显得面黄肌瘦,黑眼圈深得快能跟国宝拜把子了,这样的人就是她号称“玉面剑客”的二师兄?她再也不相信传闻了!

    “二师兄,小孩子不懂事,你别跟她计较。”薛晴急忙把峒筹从茧蝶边拉开,要是茧蝶生气了很可能动手打他,以他外形和传闻中的差距,他的武功也很可能没传闻中那么出神入化,要是被茧蝶打个好歹怎么办。

    “师父!”流萤又叫了一声,峒筹还是没听见,目光停在薛晴上。

    “乖师妹!给师兄带银子来了吗?快给我,再不把欠的酒钱还上,酒馆老板娘要拿菜刀砍我!”峒筹抓住薛晴猛烈地摇晃。

    “带了带了!你先放开我!”薛晴紧张地说,脑袋好晕,有种坐云霄飞车的感觉。

    “师父!”流萤接着喊,峒筹还是没反应。

    流萤忍无可忍,拔出剑砍向峒筹,这一剑极快,毫不手软,没想到峒筹只是像伸个懒腰一般就避开了剑锋,薛晴心中惊讶,峒筹看起来醉醺醺的,手却是清醒的。只这一剑不是结束,流萤剑锋一转,用剑的力道变得柔和,离剑最近的桌子却被刮去了一层木屑。如此平缓的一剑,峒筹却不敢硬接,向后躲过后,从腰间扯下酒葫芦挡住剩余的剑气。

    “好小子!这三年你没偷懒!”峒筹终于将流萤纳入自己的视线,哈哈大笑道。

    “姑妈,这人就是二伯父?和爹说的完全不一样。”连茧蝶都意识到传闻的不可信。

    “岁月是把杀猪刀。”薛晴只能这么解释。

    “别的不说,师妹,快点,先把银子给我,再不还钱老板娘要把我的剑卖了!”峒筹急着说。

    “师父!你把‘素问’押给酒馆了?!”薛晴第一次听见流萤语气中带着如此丰富的负面绪。

    峒筹拍了一下流萤的肩膀安抚他:“别那么大惊小怪,为师这就去赎。”说着接过薛晴递来的钱袋,夺门而出。

    “我不敢相信,他竟然会拿‘素问’换酒。”峒筹走了流萤还在喃喃自语。

    “‘素问’是什么来着?我走火入魔之后脑袋都不太好使了。”薛晴假装揉着脑袋好奇地问,能让流萤如此在意的东西真的不多。

    没等流萤开口,茧蝶抢答道:“这个我知道,爹跟我说过,二伯父除了相貌和武功让爹敬佩,还有一把佩剑也让爹很羡慕,那把剑是已故的什么人,反正是很厉害的人送给二伯父的,是连断剑山庄都赞不绝口的绝世宝剑。”

    薛晴还是没听懂,而且她再也不要相信茧蝶的爹的话了!

    流萤更详细地解释:“是与断剑山庄齐名的令狐一族的前任当家留给师父的,用稀世白玉打造,通体莹白,所以叫‘素问’,那人死时这把剑还没有完成,后来师父找了许多能工巧匠想完成这把剑,但因为剑太过坚韧,任何工具都无法在它上面留下痕迹,所以到现在还是半成品。”

    “没有完成的半成品也能用吗?”薛晴惊叹。

    “剑都已打磨好了,只是没来得及刻画纹路,看起来怪些,并不影响使用。”流萤回答。

    薛晴理解流萤的心,习剑之人视剑如命,剑断意味着死,自己快饿死了都不忘每天给剑擦灰磨光,把名剑拿去换酒这种事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剑客能干出来的,要不是他刚才的几招确实犀利,薛晴真怀疑这个二师兄是假的。

    薛晴和流萤站在一旁等峒筹,因为屋里没有能坐的地方,茧蝶开始站在两人旁,后来从包里翻出一块布开始擦桌椅。

    “大侄女,你在干嘛?”薛晴问道。

    “娘说,屋子太脏,住的人会生病。”茧蝶说着闷头继续擦桌子。

    薛晴都替峒筹脸红,连小姑娘都看不下他家的邋遢了,这哪里是“玉面剑客”的住所,分明是丐帮分堂。

    “流萤,我们晚上要住在这里吗?”薛晴突然想起什么,担心地问。

    流萤点头:“附近没有能住的地方,只能住在这里。”

    “……”

    薛晴也开始翻行李,翻出两块布扔给流萤一块:“乖,来,干活,不然今晚没法睡。”

    于是在峒筹去酒馆还债的时候,有三只小精灵在他家里扫地抹灰,等峒筹抱了一大坛子酒回来的时候,发现家里一尘不染,上还铺了崭新的厚棉被,不从门口又退了出去以为自己走错了地方。

    薛晴忍不住吐槽:“不用看了,这山除了你哪还有别人住。”

    峒筹惊叹:“师妹,三年不见你贤惠了!要嫁人果然不一样了。”

    “啥?谁要嫁人?我要嫁给谁?”薛晴心里不安,不会是和阎溟的事儿被知道了。

    “东麒阁的箫阁主啊,怎么样,是不是他跟你提亲了?”峒筹还特意朝薛晴挑挑眉毛。

    “……谁跟你说的。”

    “隔壁镇说书的说的。”

    “师父,你误会了,箫阁主喜欢的另有其人。”流萤突然说。

    “你怎么知道!”薛晴惊恐地叫道,不会流萤也看过原著。

    “那我在灵禹山时我听他用树叶吹出的曲子极尽思念和暧昧,应是吹给一位女子的。”流萤答。

    薛晴安心了:“原来是这样。”流萤很懂音乐吗?光听曲子就能听出人的想法?薛晴不太了解,原著对流萤的描写太少。就他死的时候写得详细,写了好长一大自然段!

    “姑妈,晚饭吃什么?二伯父家里没有米了。”茧蝶翻完灶台跑过来说。

    “对了,二师兄,还没给你介绍,”薛晴把茧蝶拉到前:“这,是三师兄的女儿,告诉二师兄你叫什么。”

    “我叫柳茧蝶。”茧蝶乖巧地回答。

    “是么!三师弟的孩子?三师弟也回来了吗?”峒筹不太清醒的眼睛突然瞪得炯炯有神。

    薛晴无言,流萤垂下眼帘说:“师父,三师叔已经死了好几年了。”

    “呵呵呵,”峒筹苦笑着拿出腰间的酒喝了一大口:“没想到他比我死得还早。”说完提着酒坛晃晃悠悠地往屋里走。

    茧蝶显然不懂峒筹的心,跟在P股后面问:“二伯父,我们晚上吃什么?你家里没有米了。”

    峒筹把酒坛放到地上拍了拍说:“我这不带晚饭回来了么。”

    你的饭就是酒吗!再这样喝下去死了尸体都不会腐烂!

    “茧蝶你留在这里,我和流萤去山里看看有什么吃的。”

    茧蝶点头答应,薛晴带着流萤出门,这山贫瘠了些,大概抓不到野生动物,果子和蘑菇还是有的,将就着也能吃一晚。拎了峒筹门口被虫子嗑了好几个洞的篮子出发,流萤扮演着猎犬的角色,在树林里搜寻蘑菇的气味,薛晴负责心狠手辣地连根拔起。

    “师叔,你打算什么时候跟师父说成立武林盟的事儿?”并肩走着,流萤问。

    “……我觉得二师兄好像不太振作。”要让酒鬼当武林盟主?中原武林是不是要玩完了!会被阎溟吃干抹净的啊!

    “师父在江湖最声名鹊起时突然就跑来这里隐居,不知为何渐颓废,也许是厌倦了江湖的厮杀,果然还是箫阁主更适合当武林盟主些。”

    “别放弃!我回去就劝他试试!”薛晴急忙说,这不是她呢嘛,要在南宫洛洛的相好和酒鬼中选一个,她宁愿选择酒鬼。但是看峒筹的样子跟吸了毒似的,流萤说他厌倦了江湖的纷争,现在请他重出江湖就算是当盟主他也不会愿意,方云这次真塞了个大麻烦给她。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