岣嵝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 )    以年龄来看,是安螺,薛晴连忙点头,表示自己懂了。

    安螺松开手,放开薛晴,薛晴转过与她面对面,站在薛晴面前的是个和茧蝶差不多年纪的少女,不过比起茧蝶艳丽的长相,安螺只能算得上清秀,表也相当生硬,不似茧蝶一般笑盈盈的。原著中安螺因为嫉妒南宫洛洛使出各种手段对付她,当然都被南宫洛洛好命地一一躲过,虽然原著中安螺看起来很二,薛晴知道不能对她掉以轻心,因为她是阎溟的徒弟,武功自不必说,心狠更是必备功课。

    薛晴是很想大叫的,她的叫声一定能把守夜的家丁吸引过来,当然也可能在家丁跑过来之前安螺就掐断了她的喉管,但她也知道就算家丁们过来了也于事无补,那些人不会是安螺的对手,只是多牺牲几十条命罢了。

    “阎溟他还好吗?”薛晴摆出一副便秘似的关切表

    “域主很好,不用你挂心。”安螺语气十分冷淡。

    “他……什么时候回中原?”这是薛晴真正关心的问题,她知道或早或晚,阎溟早晚要回来的,因为南宫洛洛要寻亲啊!就算是手铐脚镣皮鞭滴蜡都抵挡不了南宫洛洛的脚步啊!阎溟他怎么会放任南宫洛洛自己在中原流浪,他一定会颠地跟过来。

    “中原现在风声很紧,域主不便过来,这事不用你多管。”

    安螺的语气就好像她是正房夫人,而薛晴是多嘴问了句“老爷今晚回不回家”的小妾。听到阎溟不会来,薛晴就放心了,放心之余表也柔顺了。

    “你笑什么?”安螺敏锐地注意到薛晴的表

    薛晴连忙用手捂住脸颊:“啊?我笑了吗?听到他平安我就开心了。”虽然她心里想的是外星人高空着陆正好压到阎溟上就好了。

    安螺用鼻子哼了一声,不屑地小声喃喃了一句:“可怜的女人。”

    薛晴面上笑容可掬,心里比她还不屑,可怜你妹!等二师兄建立了武林盟,看阎溟还能蹦跶到几时。

    “你刚说要传达阎溟的命令?什么事儿?”薛晴在意地问。

    “江湖最近是不是有个叫箫归应的人名声很好?域主有些在意他,不能任由他发展下去,若是他统一了麒麟阁会对冥域造成威胁,域主想让你暗中助西麟阁一臂之力,若是西麟阁吞并东麒阁,再好不过。”

    薛晴傻眼:“这任务太艰巨了,我也不想箫归应壮大,但西麟阁的实力明显比东麒阁弱,你总不会以为我能让灵禹派插手,我又不是掌门,此事我办不到。”

    安螺又说:“域主早就料到你的难处,既然灵禹派不便插手,就由冥域暗中协助,域主会派得力战将来助你,这次我只是提前通知你,让你心里有个底,我会再与你联系。”

    阎溟手下的得力战将就是那六个道主嘛,不知道白昔尘会不会来,他只会配药不会武功,应该只搞后勤不会来的,要是白昔尘知道自己跟他上司有一腿,不知道会不会很惊奇,比知道她是灵禹派的人还惊奇。

    临走前,安螺突然转问薛晴:“你……有什么话要带给域主吗?”

    “告诉他,我他。”薛晴脱口而出,世上不是只有你阎溟会披着感的外皮利用人,她薛晴也可以,先把阎溟的人拿来用用,箫归应已经彻底成了南宫洛洛的俘虏,留着祸害无穷,不如真的让西麟阁吞下东麒阁。

    安螺怜悯地看了一眼薛晴,翻消失在夜幕中。薛晴独自站在假山中笑了,她可怜吗?以前她也觉得自己很可怜,现在她不这么想了,她有疼她的师姐,她有灵禹女侠的声望,而且……她还有流萤,如果这个江湖玩不转,她就不玩了,在大祸来临之前和流萤偷偷隐居,就像茧蝶的爹和娘一样。

    晨鸡快打鸣时薛晴才睡着,清晨,陆续来了三批丫鬟才把薛晴叫醒,薛晴颓废地下了,挂着重重的黑眼圈在丫鬟的服侍下洗漱妆扮。收拾妥当,在丫鬟的带领下去用早膳,其他几个人已经就坐了,薛晴坐到流萤边。三个酒醉闹事的人都已不记得酒醉后发生的事,只有断剑山庄的两兄弟在心中轻轻叹息,酒品一个比一个差。

    彼此客了一下,默默吃过早饭,剑无心掏出一把袖里剑。

    “乖乖小晴晴,这把剑改好了,你看看。”剑无心欢喜地说。

    新镶上去的那批宝石都被拆掉了,剑因为经过两次打磨更细了,剑无心磨得很细让剑光滑无比,根本看不出上面曾镶过东西。

    “你……不会是连夜改的?”

    剑无心点点头。

    昨夜小房子里的敲打声是剑无心在改剑?他一夜未睡就为了帮自己拆宝石?薛晴心里有点感动,收起袖里剑,感激地说:“谢谢。”

    “心中想着这把二少爷亲制袖里剑能代替我一直呆在乖乖小晴晴的怀中,我就觉得漫漫长夜一个人在煅剑房中也不孤单。”剑无心依然欢喜。

    薛晴愣了愣,看着自己手中的袖里剑总觉得越看越像剑无心,突然有种把这二少爷牌袖里剑扔得远远的冲动。

    吃罢早饭,剑无名派了几个家丁给薛晴制备马车和行李,趁着空挡,薛晴问剑无名:“三少爷的烫伤好些了么?”

    “多谢薛姑娘关心,用着薛姑娘的药好多了,这次薛姑娘有师命在,我也不便强留,下次再来断剑山庄,一定要让我好好款待一番。”这次剑无名话中有几分真诚的意思。

    “哪里,我出门很谨慎,总是带些乱七八糟的药在上,能派上用场我很高兴。”薛晴不好意思地说,“乱七八糟”倒是真的。

    “哎呦!”剑无心不放心家丁们笨手笨脚,自己亲自去给薛晴拴马,结果被小白马一蹄子踹倒在地:“乖乖小晴晴,你这马脾气也太暴了,要不我把我的神马送你?”

    “不用!”薛晴连连摆手。

    “我来。”流萤说着走过去,白马果然温顺了,像小羊羔一样温顺地低下头,任由流萤给它上缰绳,薛晴试探着靠近它,它又从鼻子里喷出恐吓的粗气,再去峨眉山薛晴一定要找驿站老板理论,这匹马绝对是GAY啊!

    “庄主,无心少爷,我们这就上路了,昨叨扰,多谢款待。”薛晴微欠子道。

    “乖乖小晴晴,见剑如见我,想我时拿出来看看。”剑无心像被遗弃的边境牧羊犬似的眼泪汪汪。

    薛晴甜美一笑:“我会把剑包起来,尽量不看。”

    薛晴刚钻进车厢,流萤驾着马车就开始飞驰,跟后面有狼群追似的,薛晴重心不稳撞到后的木板,茧蝶扶着她坐好。

    “谢谢。”薛晴揉着后脑勺说。

    “姑妈,流萤哥还在怕无心公子的坐骑吗?我们可不可以告诉他那匹马不咬人。”茧蝶担忧地说。

    “也不是这样……你流萤哥……只是太想见到师父了。”薛晴又一次欺骗了祖国的花朵。

    “哦,那我懂了,有一次我爹带着我去见我娘的时候也把马车赶得这么快。”茧蝶使劲点头说。

    薛晴总觉得她理解偏了。

    “姑妈,你看,无心公子还在后面呢。”茧蝶扒着帘子说。

    薛晴一惊,赶紧掀开自己这边的帘子,剑无心果然骑着羊驼追着马车跑,怪不得马车有越跑越快的趋势,流萤和剑无心这两人就这么喜欢玩潘金莲和西门庆玩烂了的你追我赶小游戏?受伤的可是车内两位女眷的P股啊!

    薛晴探出子朝剑无心摆手:“别送了!回去!别送了!”

    由于速度太快,剑无心耳边都是狂啸的风声,听不见薛晴说话,只看到她对自己摆手,以为是在打招呼,于是欢喜地朝薛晴飞吻。

    马车又猛烈地一颠,薛晴差点吐出一口鲜血,玩蹦极都没这么遭罪,剑无心再不回去,流萤很可能会运着两具尸体到岣嵝山。还好薛晴的小白马够争气,开足了马力撒丫子狂奔,只见剑无心骑羊驼的影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渐渐地终于从视野中消失了。

    捡回一条命,薛晴欣慰地放下帘子,真怀念现代高速公路的限速牌子,国土局一年铺十次路不是没有道理的,人家也怕颠P股!

    甩掉剑无心后,马车又恢复了平安稳的状态,午后行至岣嵝山。岣嵝山一片荒凉,山下没有城镇,薛晴真怀疑二师兄拿了银子要去哪里花。山下荒无人烟,没有驿站和客栈可以存放马车,山路陡峭,马车又上不去,只得把马牵走,车厢留在山下,反正这里没人会来,更没人会对车厢感兴趣。

    让小白马驼了四、五个大包,三个人又背又拎的总算把行李都带上了山。岣嵝山怪石嶙峋,树木较少,想不通二师兄怎么隐居在这里,太不温馨了。山不算太高,爬到山顶就看见一个三间连体的茅草房,茅草房里积满了灰尘,实在不像是有人住的地方,进了里屋,只见一个人躺在沿,上大头朝下搭耸着,衣服上满是殷红的血迹。

    这里是峒筹的住所,除了峒筹还会有别人吗?薛晴大惊失色:“二师兄!二师兄死了!”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