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剑山庄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 )    轰。薛晴一股坐到地上,这次流萤没扶住她,因为流萤也愣住了。薛晴和剑无心第一次见面是在十五年前,一共也只见了那一次面而已,出征漠荒前,当时的灵禹派掌门去拜访断剑山庄,薛晴自然也跟了过去,当时十岁的剑无心第一眼见到五岁的薛晴就上了!他就上了啊!让我们来数数薛晴五岁那年都发生了什么事,剑无心对薛晴一见钟,薛晴和阎溟私定终,流萤对薛晴愫暗生,所以说五岁真的是人生的一道坎啊!

    当时十岁的剑无心对五岁的薛晴展开了如火的追求,称呼以晴儿→小晴晴→乖晴晴→亲亲小晴晴→乖乖小晴晴→亲亲乖乖小晴晴→亲亲亲亲乖乖乖乖小晴晴的顺序变化着,在被薛晴打断了鼻梁骨后又返回了乖乖小晴晴的称呼。此后薛晴一直躲着剑无心,有剑无心的地方必定不出席,这不妨碍剑无心仍然对心中的女神魂牵梦萦,每年薛晴生的时候他都会派人送一件礼物上灵禹山,袖里剑便是其中一件。

    “这么多年了,你还带着我给你的定信物,我就知道我们是两相悦的。”剑无心欢喜地叫着,想要去抱薛晴。

    薛晴用力推开他:“兄台,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流萤适时地将带鞘的剑横于两人中间,剑尖对着剑无心。

    剑无心拍了拍脑袋,笑了:“我知道了,你们女孩子家害羞,是我唐突了。”

    “姑妈,你们认识的?”茧蝶站在一旁问。

    “恩。”薛晴强迫自己点了一下头,又是这具体惹得麻烦债。

    “怪不得您说嫁人就要嫁他这样的,这就是娘说过的‘官官相护’。”

    茧蝶你误会了!真的!而且你的成语用的也不对!

    剑无心脑中装的自动过滤系统只听到上半句,更加欣喜:“你真的这样说?你,我太开心了,不过以后再外人面前不要这样夸我,会被嫉妒的。”

    薛晴哭笑不得,保证道:“恩,我以后肯定不会夸你了。”

    “乖乖小晴晴,你是来找我的对不对,什么时候来的,也不告诉我一声,我好去接你。”剑无心满脸宠溺又嗔地说,雷得薛晴脑袋嗡嗡的。

    “啊,对,”薛晴这才想起自己此行的目的:“有件事想找断剑山庄帮忙,可以吗?”

    “乖乖小晴晴的要求哪有不可以的,来,先跟我回断剑山庄。”剑无心做了个请的手势,杂乱的衣领向外翘着,上隐约还有脂粉味。

    “真的能跟他走吗,会不会被绑架。”薛晴皮笑不笑地小声问流萤。

    “应该不会,断剑山庄光明磊落,在江湖上很有威望,不过师叔不愿去的话,我很赞同。”流萤小声回答。

    薛晴咬咬牙:“都到了这里还能退缩吗。”

    “好极,我这就去牵马,前阵子刚花重金买到一匹在漠荒抓到的罕见的神马,长相高贵,耐力惊人,最适合乖乖小晴晴这样的美人和我共骑了。”剑无心说完就去牵马,薛晴虽然没想和剑无心共骑一匹马,不过重金购买的罕见神马是什么样子她还好奇的。古人对马就像现代人对车一样挑剔,薛晴的小白马虽然也花了不少钱,毕竟是从驿站买的,只能算是出租车里价位比较高的,真正的汗血宝马是什么样,薛晴还没见过。

    不一会儿,剑无心牵着漠荒神马回来了,确实与普通的马不一样,比起马,长得更像羊,全长着蓬松雪白的毛,耳朵是小巧的三角形,背部曲线十分优美平滑,那忧郁的小眼神,蛋疼菊紧的面部表,让薛晴心神为之一怔。这匹马确实担得起“神”字,无知的南美洲人民叫它羊驼,伟大的中国网民已经证实其为马勒戈壁的王者草泥马是也。

    “活的!活的!我见到活的神兽了!”薛晴扑上去狠狠抱住羊驼忧郁的脸。

    见薛晴惊喜的反应,剑无心更加得意:“怎么样,这匹马很特别,我还没见过第二匹和它一样的,与我一同骑着它肯定万众瞩目风光无限。”

    “不用了,无心公子,我们有马车,流萤,快去把马车赶过来。”薛晴催促流萤道,她自认自己贫的生命还没有骑上神兽的资格。

    “是,师叔。”

    “咦,这匹马太小了,坐不下两个人?”茧蝶围着草泥马转了一圈问。

    “抱紧一点就能坐下。”剑无心毫不脸红地答。

    还好马车停得不远,流萤很快就把小马车赶了过来,薛晴钻进车厢,朝剑无心摆摆手:“还是马车平稳些,公子你就自己骑漠荒神兽。”

    剑无心将衣襟甩开,潇洒地跨坐到羊驼上,小羊驼迈着轻快的步伐紧紧跟着马车,掀开马车的帘子和薛晴说话:“乖乖小晴晴,我明天就去找你师姐提亲,你看怎么样?”

    流萤不易察觉地扯了一下栓帘子的绳,整个帘子重新放下将剑无心和薛晴隔开,薛晴在帘子里隔着帘子朝剑无心大喊:“无心哥!你是我亲哥!不要啊!”

    马车跑得更快了,几乎是在飞驰,剑无心胯(河蟹)下的羊驼也不甘示弱,四个蹄子把地面摩擦得都起烟了,马勒戈壁的王者风范尽显。由于流萤的飚车行为,马车失去了往的平稳,薛晴只觉得自己的P股一会儿坐在毛垫上,一会儿又颠到了木板上。茧蝶也一颠一颠的,很不安稳,忍不住问薛晴:“姑妈,流萤哥哥这是怎么了?”

    薛晴猜到流萤是在吃醋,但是这么跟茧蝶说的话茧蝶很可能问“没吃饺子为什么要吃醋”这类的问题,于是说:“你流萤哥没想到无心公子的坐骑那么拉风,被吓到了。”

    “噢,无心公子的马确实很罕见,我在漠荒活到这么大还第一次见。”茧蝶感叹地说。

    “恩,断剑山庄果然藏龙卧虎。”薛晴也敬佩地点头,作为一个骑羊驼的男人,剑无心将永远计入薛晴心中的史册。

    以平时两倍的速度到达断剑山庄,比预计早了很多,马车停在山庄门口,门口的几个家丁围过来,一个家丁问道:“请问几位到断剑山庄有何贵干?我好进去通传。”

    薛晴掀开帘子正要说话,剑无心骑着羊驼也到了,对那几个家丁说:“开门放行,这是我未来娘子和她的两个孩子。”

    “二少爷您回来了!”几个家丁一起朝剑无心齐齐鞠躬道,又一齐转向薛晴鞠躬:“见过未来二夫人。”

    “别这么叫!我受不起!”薛晴抓狂了,剑无心的话也太有歧义了,虽然茧蝶和流萤在辈分上都算她的孩子,这么说出来感觉像离异母亲带着两个拖油瓶似的。

    家丁们分成两组把断剑山庄的大铁门推开,马车和羊驼都交给家丁牵去马厮吃草,薛晴三人跟着剑无心进了断剑山庄。断剑山庄里种的都是枝叶繁茂的大芙蓉树,十月的天气早已过了芙蓉树的花期,树上结满了大大小小的荚果。

    还未走到断剑山庄的正堂,就见一个小厮急匆匆地跑来,行了礼对剑无心说:“二少爷,大少爷正等着你呢……脸色不太好。”

    剑无心倒是满不在乎:“他找我什么时候脸色好过。”

    小厮又深深行礼道:“二少爷,您行行好,就算假装也好,顺顺大少爷的意,您一惹大少爷生气,倒霉的是我们啊!”

    剑无心踢了小厮一脚:“少爷我需要你指手划脚吗,干你的活去,笨手笨脚的惹大少爷生气。”

    小厮捂着P股边跑边回头说:“反正二少爷您小心点,大少爷刚又骂了服侍的丫鬟一顿呢。”

    这剑无心虽然荒唐,人缘还不错嘛,兄长发脾气还有人来通风报信,这断剑山庄的大少爷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听起来好像脾气不好,薛晴这次来肯定要见断剑山庄的当家人一面,当家人就是大少爷,心里有点毛毛的。

    “无心兄,既然你兄长心不好,要不我改天再来?”薛晴提议道。

    “你要是想等他心好了再来,得等下辈子,他每天都心不好。”剑无心说。

    “这么恐怖……我看这把剑做工优良,线条圆润,凑合用也行,还是别改了。”薛晴小声说着往回走。

    流萤拽住她,不让她走:“师叔,不改剑也要见见庄主,这是礼节。”

    该死的繁文缛节,薛晴心里骂了一通,垂头丧气地继续走。走过了头顶满是荚果的林荫路,就到了正堂,正堂的门敞开着,在门口就能看见里面的正席坐着个男人正在喝茶,年纪大概而立之年,剑削般的轮廓(我偏不说刀削,我偏不说刀削),眉眼锐利,鼻梁拔,整个人散发着不容玷污的正气,差点闪瞎了薛晴的眼睛。

    “舍得回来了?昨晚是睡在红芳姑娘房里还是莺莺姑娘房里?”断剑山庄大少爷将茶放回桌上说,语气平缓得是一条直线,薛晴心里却不由自主地对自己说:他生气了!他生气了!这就是传说中的不怒自威么。

    砰!一路上都满不在乎的剑无心突然跪在地上:“哥,我错了。”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