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女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 )    这次薛晴坚决让流萤换下了灵禹派的制服,走到哪里都要受各门各派的朝拜实在让人受不鸟,可流萤的衣服99%都绣着清风图案,薛晴无奈,到山下第一件事是把流萤拉到裁缝铺。

    “师傅,给他做几新衣服。”薛晴把流萤拉到裁缝面前。

    “好嘞!姑娘想做什么样的衣服?”裁缝一边给流萤量尺寸一边问薛晴。

    “我想要款式别致一点的,别太大众了,文质彬彬但不能太死板,活泼可但不能太调皮,衣服不用太宽松,紧一点没关系,能衬托出我师侄完美的材。”薛晴思考着说。

    “好嘞!姑娘、公子稍等,我这就去缝个样品给二位看看。”量完尺寸,裁缝说着进了屋。

    不是,真能做出这种衣服?薛晴的好奇心被挑起来了,她只是随便说些要求调戏古人,没想到小看了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什么样的刁钻要求都能完成。

    “师叔,你的要求好古怪,你想做什么样的衣服?”流萤问。

    “我哪知道……”薛晴小声说。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裁缝就出来了,手里拿着几块布粗糙缝制的衣服模子:“姑娘,您看您想要的是这种感觉么?”

    薛晴眉毛几乎拧成了圈,全神贯注地盯着衣服看,确实是文质彬彬又不死板,活泼可又不调皮,衣服一点也不宽松,穿在流萤上一定能勾勒出完美的材,最主要的是看着极其眼熟……这不是旗袍吗!神呐,还好薛晴是架空穿,要是历史穿,现在的百度百科里一定写着,旗袍的起源:X朝,某品恶劣的富家女为难一个老实本分的裁缝,提出了数个无礼要求,没想到裁缝经过思考和想象真的做出了符合她全部要求的衣服,那件衣服也就是最早的旗袍。坑爹呢!要不要这么聪明!这让穿越女还上哪找智商上的优越感去!

    “师叔,这衣服我不会穿的。”流萤盯了衣服半晌后说,他虽然不知道这种衣服叫旗袍是给女人穿的,但凭直觉还是觉得眼前像加长版肚兜一样的衣服不是自己的风格。

    流萤的脸很恬静,穿上旗袍一定像旧上海的名媛一样,薛晴为了自己的恶趣味用人贩子拐小孩的语气说:“穿上这衣服,我保证不管哪家姑娘都会被你迷倒的。”

    流萤盯着薛晴的眼睛,让薛晴很不自在,他缓缓开口:“师叔,你骗我。”

    “……好,确实是骗你的。”薛晴得承认自己的谎话小孩都不信。

    伟大的裁缝师傅虽然设计出了从二十世纪上半叶直到二十一世纪都在流行的服装,但是由于款式太豪放,一件都没卖出去过,俗话说的好,天才,总是饿死的多。

    最后还是从裁缝铺的成品里买了几件流萤合的,流萤在那边儿试衣服,薛晴在这边儿抱着试完的衣服挑线头,此此景真像一起逛商场的老夫老妻。

    从裁缝铺出来,一抹红色从薛晴的眼角一闪而过,薛晴停住脚步若有所思。

    “师叔,怎么了?”流萤抱着一摞衣服跟出来,见薛晴站在门口不动,问道。

    “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在昌生镇被一位女侠救了吗?”

    “记得,你找到那位女侠了?”

    薛晴摇摇头:“我问了师姐,她说红色是婚嫁的颜色,很少会让未到待年的少女穿红色,更没听说江湖上有年仅及笄就四处行侠仗义的侠女。”

    “若是有缘,定会再见,到时师叔再当面向她道谢好了。”

    “恩。”

    把行李都在车里安顿好,薛晴又想起件事:“对了,师姐说二师兄住的地方偏僻,银票不好兑付,让我们带现银去,先去钱庄兑银子。”

    “我去就好,师叔你在这里等着。”

    “也好,马车赶来赶去也麻烦。”

    流萤去钱庄兑银子,薛晴坐在马车外沿等着,靠车顶挡住阳光。

    一个看起来就不像好人的男人的晃晃悠悠走到薛晴面前:“小妞长得够俊的,刚来灵禹山?”

    这是搭讪么?这就是传说中的搭讪么?穿越而来快两个月,她终于被一古装的原著民搭讪了!

    “不,我……”薛晴想告诉他自己不是刚来,是刚要走。

    原著民没兴趣听她说话,打断她自顾自地说:“运气好,碰上大爷我了,大爷在灵禹山谁人不知谁人不晓,灵禹派掌门跟我爹是老相识,灵禹派的薛师叔知道吗,是我姑妈。”

    薛晴怎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多了个大侄子,知道眼前的人是在吹牛耍流氓,嗤笑着说:“知道公子你后台硬,可姑娘我不稀罕,麻烦您到那边玩儿去。”

    “小妞眼界够高的,你看你一个人多危险,还是大爷我陪着你。”男人说着就要往薛晴上靠。

    薛晴把他推开:“我在等人。”

    “什么人?”

    “男人。”

    男人抹了一把嘴,扑过来要抓薛晴:“小妞,有点意思哈,大爷我不就是男人么。”

    还好那把花哨的袖里剑还随带着,眼前的男人不会武功,像这种人只要亮出兵器吓唬一下肯定边跑边尿裤子。薛晴正要拔剑,一个红衣少女挡到她前,抬脚将扑来的男人踹出好远。

    “你!”薛晴能感觉出眼前的少女就是在昌生镇混乱中救了自己的人,会是巧合么,不会这么巧。

    少女并不理薛晴,虽然动作很细微,薛晴还是能感觉她在可以躲自己不让自己看到她的脸,为什么?不止是想要低调的问题?

    “你、你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姑妈是灵禹派的薛晴!”流氓躺在地上嘴巴还不肯老实。

    红衣少女并不说话,抬起脚就要往男人脸上踩,还没踩上就发现男人软塌塌地倒了下去,竟吓昏了!

    薛晴汗颜,太没用了,幸好自己没亮武器,不然他该活活吓死了。

    “姑娘,放了他,这里是灵禹派底盘,在这里伤人不太好。”薛晴对红衣少女说,要是让山下巡逻的弟子知道他们师叔被人调戏了指不定要闹成什么样呢,传到江湖上要比西麟阁主他闺女被退婚还可笑。

    红衣少女没吱声,不过放下了脚,显然是听到了薛晴的话。

    这姑娘有50%几率可能是哑巴,不过薛晴还是说:“姑娘,在昌生镇也是你救了我?一直想好好谢你,请问姑娘芳名?”

    红衣少女没回答,头也没回,她……跑了。薛晴不会武功,哪追得上她,只能呆呆地看着殷红的影混入人群,消失不见。薛晴突然觉得自己要是会武功该多好啊,小脚在地上捣腾两下就比刘翔跑得还快,能追上想追的人,躲开想躲的人。都怪阎溟那混蛋,练武不能专心点么,要不是他开小差走火入魔,薛晴也不用帮他疏导真气,就不会武功尽废,想想自己要还是武功叱咤江湖的薛晴的话,仗剑天涯,该是多么潇洒。

    薛晴缩回马车里又等了一会儿,流萤拎着个碎花小包回来了,别看碎花布破了点,里面装的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呐。

    “师叔,可以上路了。”流萤把银子放进车厢,自己坐到赶车的位置上。

    薛晴爬进车厢,把帘子撩开一点和流萤说话:“流萤,我又看见那个红衣服的女侠了,她又救了我。”

    “很巧,灵禹山这里只有个小镇,附近又没有通往别处的官道,很少有人会来。”流萤边挥鞭赶车边说。

    “你也觉得她在跟着我们?”

    “说不定是阎溟派来的人。”流萤不太愿从自己嘴里说出阎溟的名字。

    “不是他的人。”薛晴肯定地说,虽然阎溟说过会派一个人在中原和她保持联络,那人是用来监视和使唤她,绝不是保护她的,阎溟手下六个道主,只有两个是女的,其中一个已是少妇年纪,另一个确实是花龄少女,不过那少女是阎溟的徒弟,又有恋师倾向,她知道薛晴和阎溟以往的不纯洁关系,妄想她救薛晴,还不如妄想素馅包子里有:“没关系,不用急,如果她真的跟着我们就一定会再现,抓住她自然一切都明白了。”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