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青楼赛菊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 )    既然决定了要吃白昔尘的大人参,薛晴晚上几乎没怎么吃东西,怎么有种准备吃自助餐的架势。

    流萤拿出一粒药丸给薛晴:“里面掺了银粉,遇毒会变苦。”

    薛晴把药丸推回去:“不用,他不会对我下毒的。”白昔尘虽然擅长用毒,他这个人特怕麻烦,怎么会无故给人下毒,他要是真动了下毒的心思,区区药丸哪挡得住。

    “师叔那么信他?”流萤轻声问。

    “我是信我自己,放心,你师叔我人缘这么好,哪有人舍得害我。”薛晴调侃地说,舍得杀她的也就箫归应那混蛋了。

    流萤只好把药丸收起来,总觉得薛晴越来越高深莫测,像江湖神棍一样喜欢故弄玄虚。晚饭过后,天色暮黑的时候,知秋提着灯笼来接薛晴和流萤,三人一起去了露天的四,这间客栈有四层,在普遍平房一二层的古代已经属于摩天大,站在四就可以把附近街道看得清清楚楚。

    四已经坐了好几桌人,每桌上都摆着月饼、瓜果、茶和酒,薛晴她们的位置是一个四角桌,在靠栏杆视野很好的地方,不知道知秋是用美人计还是金钱计拿到手的。白昔尘正独自坐在那里等着,他四十五度侧脸看着栏杆外的街道,一白衣胜雪,手中握着白玉杯独自饮酒,就如同大街上卖的美人独酌图一样养眼。

    “白公子~”薛晴打了招呼在白昔尘对面的位置坐下。

    白昔尘只微微点了点头,目光流转,似有淡淡愁绪,又有几分弱的小感。坐下后薛晴才发现白昔尘的另一只手上系着根麻绳,绳子的另一端绑在桌子腿上,怪不得白昔尘会乖乖在这里等着,原来完全是被迫的。

    “噗……”虽然很不礼貌,薛晴还是忍不住笑了,他真的是白昔尘吗,哪有这样的神医。

    “薛小姐见笑了。”知秋偷笑着解开白昔尘手上的麻绳。

    这是薛晴第一次见到古代城镇的夜晚,昌生镇原本就属于大城镇,又恰逢中秋节,街上点了一排排的灯笼,街上熙熙攘攘行人络绎不绝,各色小吃玩意的小贩趁着夜色叫卖。住在客栈的客人大部分都来到四赏月,有几桌粗犷的江湖汉子,大口饮酒大声说话,白昔尘眉头微皱,他很讨厌耳朵里听到嘈杂的声音。

    “白公子,我敬你一杯,以谢今晚的款待。”薛晴以祝酒吸引白昔尘的注意力,真怕他小宇宙爆发起来跑去给别人下哑药。

    “薛姑娘肯赏脸是我的荣幸。”白昔尘礼貌地答。

    “流萤公子,我要敬你,多谢帮我找回我家公子。”知秋也向流萤敬酒。

    流萤微微一笑将酒饮尽,白昔尘脸上又一阵红晕,真是的,现在知道害臊了吗,为什么就不能乖乖的别到处乱走。

    “白公子,这酒颜色好别致。”薛晴看着自己杯里的酒说,赏月的人大部分喝的是白酒,有几个女眷喝的是黄酒,只有薛晴这桌的酒是红褐色的,跟酱油似的。

    “我家公子酿的药酒当然跟别人的不一样,”知秋激动地抢着说,她家公子在认路上不争气,在医药方面可是给她争足了面子:“酿一次酒需要以一年的时间为周期,历经天干地支淬炼,里面用的药材也都十分稀奇,公子废了好大劲儿才寻到的。”

    “哦?药材很稀奇?”薛晴两眼放光,她最喜欢珍贵的东西了!

    “人参有这么大,足又一斤沉,我家公子说至少长了一百年。”知秋用手比了个大圆。

    “恩!”薛晴赶紧将杯中的酒喝尽,白昔尘的东西果然都是极好的,这小子酿酒都这么奢侈。

    “灵芝是公子亲自去山里采的,在山的最深处,吸尽了地灵。”

    “恩!”薛晴又喝了一杯,灵芝是好东西,她懂。

    “见过这么长的石斛么,公子花重金买的。”

    “恩!一定很贵!”薛晴手停不下了,一杯接一杯地喝。

    “这都不算什么,这酒最主要的材料是蟒血,主人自幼养着一条白蟒,每天用奇药喂着……”

    “恩?蟒血?……咳咳咳!”薛晴猛烈地咳嗽想把喝下去的酒吐出来,怎么她刚才喝下去的都是血吗!还是蛇的血!

    “师叔,你怎么了,要不要紧。”流萤扶住薛晴,轻轻拍着她的背。

    可是薛晴的酒还是咽下去了,喝进去的酒吐不出来,现代商场里也有卖用蟾蜍和蝎子尸体泡出来的药酒,可薛晴从没有一丝一毫想喝的念头,这下可好,直接喝蛇血了,古代生活真充满刺激。

    “我的蟒血酒最大的功效是补气养脉,薛姑娘你体虚弱不是因为疾病,而是经脉逆横导致真气散失,正适合饮蟒血,稍后再让知秋取几粒蟒血配的药丸给你,坚持服用对你体会有帮助。”

    还“经脉逆横导致真气散失”呢,说白了就是练功不慎走火入魔,害薛晴走火入魔的不就是你白昔尘的上司阎溟么,当然白昔尘是不知道缘由的,就算他知道了也不在乎,他在冥域的职责就是和稀泥而已。

    白昔尘话还没说完,他继续说:“不过薛姑娘你现在最好站起来走动走动,活络血脉,蟒血酒是大补之物,每饮用少许能强健体,喝多了会导致元气淤积,血液膨爆,七窍流血而死。”

    薛晴嘭地站起来:“……白公子,下次这种事关人命的事儿您说话能快点么。”

    白昔尘轻笑着说:“无事无事,赏月的酒是我特别稀释过的,只是薛姑娘你喝的实在太多了。”

    “师叔,我帮你把酒出来。”流萤关切地说。

    “这酒每一滴都很珍贵,别糟蹋了,也不用太紧张,只要多活动体让血液顺畅流通就行了。”白昔尘仍然不紧不慢地说,那事不关己的模样真欠揍。

    “公子你真是的,怎么不早点跟客人说。”知秋不好意思地看着脸色发青的薛晴,嗔怪地说。

    “你说个不停,我哪有机会插嘴。”白昔尘若无其事地吃着月饼。

    薛晴心里满是悔恨,不该救他的,让他被菜刀砍死多好。

    正在这时,一个年轻人跑上,看他背后的八卦标志是武当弟子,他在四环顾一周后大声叫道:“请问哪位是灵禹派的薛晴师叔。”

    整个四霎时变得寂静无声,连几个猜拳的人也安静下来好奇地观望。

    “我是。”薛晴小声回答,她是赏月的人中唯一一个站着的,格外醒目。

    武当弟子马上跑到薛晴边,将一个柳木大食盒放到薛晴桌上,握拳道:“这是乔逸君师兄让我送来的月饼,乔师兄还让我代为向师叔问好。”

    从小到大第一次收到“贿赂”,还这么的不低调,薛晴脸上尴尬地笑着。紧跟着武当弟子,又一个人跑上四,这次是昆仑宫的弟子,昆仑宫弟子都不用问,看见武当弟子站在谁面前就知道谁是薛晴,他也拿了个食盒放到薛晴桌上:“薛晴师叔,弟子奉孟茵师姐之命来问候师叔。”

    “礼物我收下了,代我谢谢乔逸君和孟茵。”应该没记错名字,薛晴不自在地说。

    武当弟子和昆仑弟子对视一眼,两人眼中蹦出基(误)的火花,薛晴烦恼地看了看月亮,拜托你们不要再相相杀了好不好!

    两派弟子没在薛晴面前表现出失礼的地方,两人互瞪着下了,不过在下可能会有一场厮杀,反正薛晴看不到,跟她没关系。

    “你是灵禹派的?”白昔尘问薛晴。

    “恩。”

    白昔尘的肩膀抖了一下,不再看薛晴,专心致志地看着月亮。知秋的神色也变了,想倒酒,却手忙脚乱地打翻了杯子。薛晴汗颜,这主仆两人也太胆小了,薛晴被废武功,流萤是个软妹子(大误),轻易不会对人出手,有什么可怕的。

    看白昔尘的模样,薛晴就想调戏下古人,故意说:“白公子,我们灵禹山很漂亮,什么时候和知秋来灵禹派做客,我来做东,也好答谢你的蟒·血·酒。”

    白昔尘的目光看向更远的地方:“……什么时候……有时间的。”

    “哈哈哈,好,你什么时候来灵禹一定要告诉我。”薛晴的笑点只有她自己明白,借白昔尘一千零一个胆子他也不敢去中原武林的精神支柱灵禹派。

    流萤眉头微皱,自家师叔这是疯了么,还是酒喝太多醉了,拉住薛晴的手腕让她坐下:“师叔,我帮你把酒出来。”

    “我没醉,你们快看,那些人在干什么。”由于薛晴是站着的,很容易就看到下有好几个人抱着花盆往同一个方向走。

    在四打杂的店小二恰好听见,答道:“是丽院在为中秋节办赛菊大会,优胜者能和头牌倚纯姑娘共度**,那些人都是去参赛的。”

    “赛什么?赛·菊?……噗。”薛晴又自顾自地笑起来,在她的世界,菊花早已别有一番滋味,她的心已经和城市里的空气一起被污染了,还有那头牌的名字的起的也不好,叫什么乙醇,还不如叫甲烷。

    “师叔,还是把酒出来。”流萤脸上的表已经接近无可奈何。

    “我真没醉,我们去看那个什么赛菊大会!”薛晴倒想看看这些人谁的菊花最标致。

    “师叔……丽院是……”流萤很为难,脸上都快出汗了。

    薛晴当然知道丽院是什么,不就是院嘛,鹿鼎记里韦小宝他妈就是丽院的劳动楷模,咱们文明点叫青,青,在古言中有着和(和谐)药同样重要的地位,是无数穿越女都想朝拜的穿越圣地。亲的穿越女,男主对你不冷不不咸不淡吗?不要急,去青,保准他吃醋惗酸马上强(和谐)暴你;亲的穿越女,男主对你恨之入骨有血海深仇吗?不要急,去青,保准他幡然醒悟怜香惜玉马上强(和谐)暴你;亲的穿越女,你还没遇到男主吗?去青,他不是已经在青里就是在去青的路上。总得来说穿越女去青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能去真正的青看一眼,也不枉薛晴穿一回。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