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阁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 )    离开乌镇后,又赶了两天路,便到了峨眉山。灵禹派和峨嵋派关系不错,薛晴和流萤对峨嵋派来说是熟面孔了,山下弟子连通报都不必,直接开了路。

    峨嵋派是个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的门派,只收女弟子,因门下弟子读医经多于剑谱,再加上峨眉山繁茂秀丽的景色,整个门派给人的感觉就像疗养度假村。唯一不和谐的就是疗养度假村的村长了——峨嵋派的掌门定逆师太,定逆这个名号的意思是定邪魔斩逆徒,血腥的含义和峨嵋派医者父母心的形象格格不入,更格格不入的是定逆师太立下的门规,自她成为掌门之起,峨嵋派只救符合心中“正”字的人,邪魔歪道尤其是漠荒的人,峨嵋派只杀不救。定逆师太在小说中的形象不算阳光,因为她不喜欢南宫洛洛,她最讨厌漠荒人,恰巧南宫洛洛的生母是漠荒人,连带着看南宫洛洛也不那么顺眼,但她对家世干净正道的薛晴一向不错,所以薛晴才壮着胆子来她这里避难。

    “一年不见,晴儿越发漂亮了!”定逆师太见到薛晴笑着说,她的年纪和方云差不多大,和方云的丰腴不同,她体偏向于干瘪,浓密的眉毛让她看起来肃穆庄严。

    “早就想来看师太,这不,病好了第一件事就是来峨眉。”薛晴陪笑道。

    “来的正好,不然我就要亲自去灵禹了,你体如何?”

    “师叔内力尽失,其他看起来并无大碍,但还要劳烦师太再查看一下。”流萤说,既然来了峨眉就不能白来,正好让定逆师太亲自查看一下有没有别的后遗症。

    “恩,我也正有此意,你们先去安顿,待会儿我去厢房给晴儿把脉。”

    两人向定逆师太道了谢,定逆师太边一个年纪略长的女弟子领着他俩去厢房安置行李。薛晴放眼望去,门口守着的,门派里巡逻的,都是如花似玉的年轻女弟子,真乃人间仙境。

    “薛晴师叔,弟子名为佟心眉,有事唤弟子便可。”女弟子行礼道。

    “好,你去忙,有事我再叫你。”薛晴微笑着说。

    女弟子也回以笑容,退了出去。小说中并没提到过这个叫佟心眉的女弟子,薛晴见她刚才站在离定逆师太很近的位置,很可能是定逆师太的嫡传弟子。其实没什么需要搁置的东西,薛晴包里的几瓶药都见不得光,只把几件衣服拿出来叠好就行了。

    佟心眉很快又回来了,她后跟着的是定逆师太和另外几个女弟子。

    “师太。”薛晴和流萤一起站起来说。

    “坐着,我给你把脉。”定逆师太示意薛晴坐下,又让薛晴把胳膊放到桌子上,按住薛晴的手脉。

    “并非内力堵塞,相反,内力全部散去,贫尼也无能为力……”定逆师太惋惜地说。

    本来流萤还抱着一线希望,如果薛晴只是因走火入魔封住了道才使不出内力,说不定定逆师太能治好她,现在定逆师太已经肯定地说她体内完全没有内力,就是神仙也改不了她成为废人的事实了,流萤的心沉到谷底。

    薛晴倒是毫不在意,内力什么的武功什么的对她来说就是电视剧里的东西,她很习惯自己现在的状态。

    见薛晴仍旧一脸淡然,定逆师太更加喜欢这个孩子,能屈能伸,如此气度,就算现在没了内力,将来也绝非凡物。

    “别的没有大碍,体有些虚弱,好好调养既可。”定逆师太又说。

    这更不是薛晴担心的范围,小说设定她是被砍死的,不是病死的,她对自己体格的强健度从不怀疑。

    一个女弟子进了屋子,低头对定逆师太说:“师父,东麒阁主到了,已领至正堂等您。”

    纳尼?薛晴的表终于不淡定了,她没听错!箫归应这丫的不是去灵禹派见方云了么,怎么又跑到峨嵋派来了,还是说这几功夫东麒阁主之位就易主了?

    定逆师太的话打破了薛晴卑鄙的愿望:“晴儿还没见过东麒阁的箫阁主,与我去见见,你们年纪相当,兴许会投缘。”

    “箫阁主是叫……箫归应么?”薛晴顶着脑袋上的汗弱弱地问。

    “正是,晴儿你也听过?他确是个出众的人。”

    何止听过,简直是“……如雷贯耳。”薛晴答。

    “不、不用了,我体不太舒服,还是别见了。”薛晴急忙推脱,这次出门没看黄历,前两天刚遇上扫把星女主,现在又碰到命中克星。

    “哪里不舒服?”定逆师太又探了一次薛晴的手脉,脉象依然显示薛晴的体健壮如牛。

    “只是一路颠簸累着了。”薛晴解释说。

    定逆师太仔细端详了薛晴的脸色片刻,说:“既然如此,你好好休息,我去见见东麒阁主。”

    “是,不必挂心我。”薛晴极尽懂礼地说,内心乐开了花。

    定逆师太走后,薛晴才松了口气,心想着又逃过一劫,真该开瓶女儿红来庆祝。薛晴忘记了有个成语叫乐极生悲,有句俗话叫逃得过初一逃不过十五,最重要的是,有条铁一般的定律叫穿越女必倒血霉。晚饭时定逆师太派弟子来请薛晴一起吃,被薛晴以胃疼的理由拒绝,但是老师教育过请虚假病假是不对的,本来箫归应跟灵禹派并不熟,来峨嵋派只是为了洽谈伤员问题,听说薛晴如此虚弱,觉得自己于于理都该探望一下,定逆师太当然乐于引见,两人吃完饭正好散步到薛晴的厢房。当时的景是流萤在削苹果,薛晴在吃苹果,佟心眉顾虑到薛晴的体,特意让膳房做了清粥小菜,薛晴的肚子哪是喝粥能喝饱的,天做孽犹可说,自做孽不可活,只好让流萤弄了几个苹果吃。

    箫归应进来的时候,薛晴正四仰八叉地靠在椅背上,嘴里叼着比拳头都大的苹果,团扇扇得飞快,听见开门的声音,很自然地看向门口,和箫归应四目相对着。薛晴的反应还是很快的,峨嵋派就和可以蓄发的尼姑庵差不多,没有男丁,但凡来个男人都会一传十,十传百,现在峨嵋派里只有两个男人,一个是流萤,另一个就是——东麒阁主箫归应。

    箫归应愣了一下,传闻中灵禹派的薛晴是个精研武学,对文墨也不含糊的才貌双全的女子,而眼前这位女子虽然容貌俏丽,举止却似乎……有那么一点粗鲁。他正觉得这样的对视有些尴尬,又见眼前的女子伸出白皙的手淡定将啃了一半的苹果放到桌子上,岔开的双腿悄然并拢,一手抚平裙摆,坐姿端正,笑容甜美地说:“这位莫非就是东麒阁主?”

    心中虽感到怪异,但对方按辈分来说是长辈,箫归应还是以礼答道:“晚辈箫归应,不才居东麒阁主之位,见过薛晴师叔。”

    薛晴眼中露出复杂的神色,一个有着血海深仇的人站在你面前管你叫“叔”,任谁都会感到迷惘。箫归应确实有个一表人才的皮囊,如果说流萤略显女气的外表是个惹人的小妖精,箫归应就是典型的雄人类,换句话说,箫归应是标准的好老公脸,流萤是标准的好媳妇脸,顺便说一下,阎溟是标准的妇脸,花里胡哨的。再看他的衣着,石青色的长衫上用金线绣着一只张牙舞爪的麒麟,腰间一把鎏金长剑,比普通的剑略宽些,比普通的刀略窄些,据说是箫家独闯的武学,既有剑的灵敏,亦有刀的刚力。每一个看武侠小说长大的女纸心中都有一个武侠江湖,或仗剑江湖行侠仗义,或隐居山林做隐世高人,每个人的信念是不同的,但每个女纸的武侠梦都有一个共同点,有个长衫持剑的侠士陪吃陪喝陪睡,箫归应无疑就是这样一位梦想中的侠士,只是这位侠士肩负着砍死薛晴的重任。

    “不必拘礼。”薛晴说话的内容是礼貌的,语气却不友善。

    箫归应年纪虽轻,能担阁主之位必定有他的过人之处,薛晴的冷言冷语他怎么会听不出来,他处事圆滑,待人有礼,各门各派的前辈都很喜欢他,第一次见到人对他的态度如此冷硬,把自己的言谈举止都回想了一遍也想不明白自己是哪里得罪了这位灵禹派的师叔。

    “晴儿,你脸色不好,是不是体不适。”定逆师太想不到人见人花见花开的箫归应也会被人讨厌,很自然地联想到薛晴的病

    “是不太舒服。”薛晴说着瞪了箫归应一眼。

    箫归应实在想不明白自己哪里出了错,唯一的结论只能是这位灵禹派的师叔天生脾气不好。

    “薛晴师叔既然体不适,在下也不便叨扰,在下受到方云掌门的邀请,会去灵禹派逗留几,若是有缘,再与师叔一起探讨武学。”箫归应略微欠了欠子道别,乐不得离薛晴远一点。

    “好,我送箫阁主一程,关于东西两阁伤员的问题,我又想到一点……”定逆师太与箫归应并驾齐驱,边走边说道。

    “师叔,你似乎不太喜欢箫阁主。”箫归应和定逆师太走后,流萤说。

    “有么?有一点,你看他笑得多假说话多虚伪,我就看不惯别人装腔作势,背地里指不定做了什么出轨的事。”薛晴愤愤地说,杀了她绝对是这世界上最不可原谅的事

    “箫阁主在江湖中口碑一向很好,没听闻他做了什么出轨的事。”流萤又说。

    “笨,他做了什么勾当能告诉你么,总之这人不是好东西,你离他远点。”薛晴不耐烦地说,为什么大家都对箫归应印象这么好呢,这样不好不好。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