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家冤枉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 )    薛晴像触电一样突然收回目光,又蹑手蹑脚地走到桌子附近,和流萤面对面坐着,桌子靠在墙边,薛晴凭着过人的耳力能听到一墙之隔的隔壁屋里的声音。别怀疑,薛晴是故意坐在这里的,为女配她怎么能不关注女主的动向,给自己倒了杯茶在手里握着,心跳上提,注意着墙那边的响动。

    开门的声音,行走时布料摩擦的声音,重物被放到上的声音,布料摩擦的声音,布料的声音,摩擦的声音,夹杂着南宫洛洛一丝轻微的呻吟声。薛晴手握茶杯握得更紧,随着听到的声音,她脑海中可以想象出一整像电影一样的画面,采花贼抱着南宫洛洛进了房,把她放在上,正在脱她的衣服。南宫洛洛中的不止是迷香,还有(和谐)药,(和谐)药果然是古言中最了不起的灵丹妙药,南宫洛洛现在就跟金莲附体似的。很快,除了南宫洛洛的呻吟声之外有加上了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对于阅遍艳(这样和谐!)小说的薛晴来说,墙那边在做什么她了如指掌,脑中不自觉地勾勒出那画面,略有羞涩。

    流萤坐在薛晴对面,也注意着隔壁的声音,他脸上没太大表,但是毋庸置疑他也明白隔壁正在发生的事。薛晴发现现在的形就是她和自己的师侄一起坐着观看没有画面的AV,是在太没有人了!太丧尽天良了!她的脸刷地红了。

    根据小说的设定,采花贼刚脱了南宫洛洛的衣服,亲了两口,摸了几把,阎溟圣斗士就从天而降救走洛洛雅典娜,在那之后阎溟怎样用三章H帮洛洛解毒的先不提,洛洛的第一次给了阎溟没便宜采花贼这是肯定的,可阎溟怎么到现在还没来,隔壁的声音已经趋于激烈,阎溟你要是再不来她可就……薛晴紧张地站起来,也许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毕竟强X对一个女人的伤害太大了。

    突然,喘息和呻吟声止住了,隔壁的声音变得很古怪,有清晰的滴水声。听说女人XX的时候会湿润,可要汇成水滴下……那得有多湿!薛晴怀疑自己听错了,索把耳朵贴到墙上想听的更真切,隔壁没了声响,倒是自己的房门被人哐当一脚踹开。

    阎溟站在门口,怀中抱着南宫洛洛,南宫洛洛依然昏迷着,露出白皙的手臂和大腿,上凌乱地披着各种衣服,她脸上依然恬静,眼角带着泪,楚楚可怜的模样我见犹怜。如果要评一个“最”字,薛晴最不想见的人是阎溟,南宫洛洛手无缚鸡之力,她只是气场比较衰,阎溟他可是有狂躁症的间歇杀人狂,薛晴见到他就打冷战完全是生物求生的本能反应。

    “薛晴!你好大的胆子!”阎溟怒斥道,锐利的眼睛瞪着薛晴。

    看见阎溟的第一眼,流萤马上起站到薛晴边,白皙的手指已经握在青云剑的剑柄上。阎溟一嗓子把薛晴吓得心噗通噗通跳,脑子里只有不断循环的两个字“求生求生求生求生”,想强装淡定声音却止不住颤抖:“大爷,您,您这是怎么了?有哪里不满意的地方?”

    “你别以为我能一直放任你做的勾当,竟敢指使采花贼对洛洛下手。”阎溟的脸色沉得可怕。

    这简直是薛晴在本世纪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她指使采花贼对南宫洛洛下手?喂,大爷你醒醒好不好,今天不是愚人节!

    见薛晴没有承认错误的征兆,阎溟单手抱着南宫洛洛,另一只手伸到面前,手掌一翻,上的雪狼皮行囊像被线提着似的飞到他手里,他将行囊向空中一抖,行囊里的东西纷纷从空中落下,阎溟伸手将其中一个白瓷药瓶抓在手里:“清平乐的合欢散,寻常人如何能得到,别告诉我,你们一向自视清高的灵禹派用上这东西了?”

    南宫洛洛被下的药正是合欢散,此药确实难得,但也不能说明就是她给采花贼的。“我……我……你最近都不来找我,我怕你被别的狐狸精抢走,就买了这个……”薛晴眼睛看着地面,支支吾吾地说,老天爷啊,要她怎么跟阎溟解释(和谐)药在穿越女心中的神圣地位。

    “我找不找女人,找什么样的女人,都不关你的事,记住你只是我的女宠。”阎溟拽着薛晴的领子把她拎到和自己近在咫尺的距离,由于领子被拎着,露出一大块赤(和谐)的肌肤,墨色的蝴蝶露出了半只翅膀,就像奴隶的烙印一样让薛晴感到难堪。

    见阎溟对薛晴动粗,流萤不能再忍,青云剑毅然出鞘,在昏暗的屋子中闪出青亮的光芒,薛晴的眼睛迅速捕捉到剑光,挣脱阎溟的手,子本能地扑向流萤,双手抱住他的双臂,用腹部的力量抵住剑柄将青云剑重新压回剑鞘。一系列动作看似像在保护阎溟,其实她真想保护的却是流萤,男主不是你想碰,你想碰就能碰啊,以小说的设定来看,就算薛晴她师父死而复生都不是阎溟对手,更何况是流萤。

    见薛晴依然不顾一切地保护自己,阎溟的心稍微好了一些,薛晴是他在正派武林中放的最重要的棋子,再忍忍,等霸业成了想怎么收拾她都行,阎溟脸色缓和了些,对薛晴说:“此事下不为例,别再打洛洛的主意,否则……”阎溟给了薛晴一个凶狠的眼神,薛晴很配合地打了个寒战。

    阎溟怀中的南宫洛洛适时地呻吟了一声,她脸上一片潮红,扭动体想要扭掉上披着的衣服,阎溟知道她不能再等,也许他也不能再等,转离去。

    薛晴目送阎溟抱着美人离去,大脑的倚重从对阎溟的恐惧转到流萤肌肤传来的触感,流萤的胳膊看着纤细,实际上有精实的肌,薛晴感觉到这是个男人的体的同时又觉得他像女人一样柔软。等阎溟走远了薛晴才敢松开流萤,人来人往匆匆而过的都市肯定不会给她抱住一个陌生男人的机会,穿越女果然福利多多,就算你注定死得惨烈也会让你享尽艳福再死。

    流萤的体有些僵硬,薛晴松开手后他不易察觉地向后退了一步,尽管知道她只是想护住阎溟,心中还是有一圈涟漪出波纹。

    阎溟救了南宫洛洛,那采花贼呢?薛晴想起这个龙的存在,跑到隔壁,隔壁的门敞开着,薛晴站在门口就能看见屋里的景象,惨不忍睹,采花贼是被活生生撕裂而死的,像一滩烂泥一样瘫软在地上,几乎失去了人形,原来刚才听到的滴水声是血滴到地上的声音。记得小说中的薛晴死状也不美观,会比地上的烂泥还难看吗?薛晴感到一阵恍惚,仿佛地上的尸体就是自己的未来,配角的未来,她蹲在地上,离那摊凌乱的血很近很近,任冲天血气滋扰她敏锐的嗅觉,这里不是南宫洛洛和阎溟应该再次相遇的地点,也不是应该相遇的时间,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唯一正确的是该死的配角还是死的这么惨,恐惧攀上薛晴的心,她很怕,就算她费尽心力也逃不出原著的剧,她不想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不想在武林盟的牢里受尽欺凌,不想被箫归应鄙夷地砍下头颅啊。

    一个路过的女人朝房间里看了一眼,马上,尖叫声响彻客栈,上房中房下房的住客都被尖叫吸引,慢慢聚拢到这间房。这人是谁?这男人是谁?这女人是谁?有胆大的江湖人围过来议论着,“看,那男的衣服上有灵禹派的清风图案”有见识广的人这样说,“原来是灵禹派的大侠”听闻里面有灵禹派的人,更多的人聚拢过来。

    “让一让,各位让一让!”店小二吆喝着,给自家掌柜挤出一条路,矮胖的掌柜蹭蹭穿过人群,跑到薛晴边。

    “女侠,这……”掌柜的为难地说,江湖中人打打杀杀虽很平常,在他店里死了人总归让他难办。

    “这几作案的采花贼就是他,麻烦掌柜买口棺材葬了。”薛晴掏出一锭银子塞给掌柜:“虽是恶贼,既然死了,还是让他入土为安。”

    掌柜的马上喜笑颜开,把薛晴的银子推了回去:“女侠杀了挨千刀的采花贼是我们乌镇的大恩人,怎么还能收你钱呢。”

    那个向掌柜询问采花贼的泼辣少妇也在,看了尸体后扬声对薛晴说:“人并不是你杀的,灵禹派用的是剑,这贼是被人徒手撕裂而死的,瞧着姑娘和公子都不像如此大力的人。”

    “不是我杀的,我来时他已经死了。”薛晴如是说。

    “手段太毒,竟将人活撕,武林正派皆不会如此,该不会是漠荒的人。”少妇又说。

    听到漠荒两字,人群一片动,武林和漠荒的争斗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也不知什么时候会结束,双方唯一的互动方式就是互相屠杀,漠荒人行事狠厉,在这里的人眼中就是魔鬼的化,也难怪他们会害怕。不过还真让少妇猜对了,确实是漠荒人干的,还不是普通的漠荒人,是漠荒人的头儿。

    “大家不要惊慌,人已经走了。”流萤一句话周围立马就安静了,灵禹派在武林的威信不是盖的。

    在薛晴和流萤的协助下,掌柜的才疏散了围观群众,店小二已经哼哧哼哧抬回一口粗木棺材。采花贼大哥,虽然你血流的比较多,好歹你还是个全尸,还有人帮你收尸,知足,谁让你不长眼去碰女主呢,下次投胎记住了,打听好人家的后台再下手。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