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发去峨嵋派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 )    可怜的薛晴还不知道自己师姐的密谋,她回到了房间,看见流萤真的在乖乖地等她,薛晴心里有一点温暖,穿越而来人生地不熟,还有一个能依靠的人,他会永远听命于自己服从自己,作者对薛晴也不是完全的无,给了她一个绝对忠心不二的流萤。

    “师叔。”见进屋的是薛晴,流萤起道。

    “坐下,我有事儿跟你说。”薛晴按着流萤肩膀让她坐回椅子上,自己坐到他的对面。

    从一旁的矮桌上拿过纸和笔,薛晴飞快地列出出行要带的东西:(和谐)药迷药金创药,蜡烛麻绳火折子,一定要选最好的迷药,市面上没有的那种,要买就得买采花贼用的专业品牌,(和谐)药直接从清平乐买(注1清平乐为小说中最出名的风月场所),什么合欢散呀,相交乐呀,蚁力神呀能买到手的都给它买下来,行囊用雪狼皮做的,怎么割都割不破的,包里装两大瓶金创药,峨眉产,江湖限量的那种,只要受点伤,甭管流血没流血,抓起一把就往上抹,一地道的老人参味儿,倍儿有面子!包里再放一捆麻绳,要佛堂开过光的,光敲木鱼就得几十两雪花银,再买几根蜡烛,二十四小时长效绵羊油的那种,就一个字儿—贵,点一晚上就得花好几两银子!住的客栈不是悦来客栈就是龙门客栈,你要不是全国连锁呀,你都不好意思拉我进去,你说这一行头得花多少钱?我觉得怎么着也得几百两银子!几百两银子,那是起点价,晋江文一千两银子起,你还别嫌贵,还不打折,你得研究我们穿越成资产阶级的穿越女的心理,愿意掏几百两买麻绳的穿越女,根本不在乎再多掏几百两凑个整,什么叫穿越成资产阶级你知道吗?穿越成资产阶级就是买什么东西,都买最贵的不买最好的!所以我们做穿越女的口号就是:不求最好但求最贵!

    “流萤,照我这个单子把东西都给我买来,小心点,别被人发现。”薛晴把列好的购物单递给流萤。

    流萤拿过单子看了一遍,纯净美好的脸上出现一丝纠结的表,薛晴不知道他这表是看见了迷药还是(和谐)药的反应,也可能是对蜡烛和麻绳有了不好的联想,古人真是的,思想就不能阳光点儿吗。

    箫归应正在奋力统一麒麟阁的东西两阁,薛晴也不能干等着,让流萤提前准备好行囊,要是箫归应有什么动作,她可以及时行动。薛晴应该庆幸自己做的决定,因为还没过几天,她的行囊刚置备好,她就要离家出走了。契机是方云的一句话。

    “晴儿,后好好打扮,我约了东麒阁主来商议武林盟的事。”方云笑容可掬地对薛晴说,她想自己如此善解人意,薛晴一定满心欢喜。

    薛晴的反应确实很强烈,自七岁吃苹果咬了一口发现里面只有半条虫后她很久没这么震精了。看见薛晴失神的模样,方云心里想笑,在她眼里薛晴是在为心上人的到来羞。

    薛晴默默地飘走,默默地回了房间,默默地将房门关上,默默地打开所有柜子,又默默地整理衣物。

    流萤敲门进屋,看薛晴屋里乱糟糟得跟被抢劫过似的,疑惑地问:“师叔,你找我?”

    “这个拿着,”薛晴把雪狼皮的行囊塞进流萤手里:“定逆师太前几天不是来信问我体状况吗,我这就去峨嵋派看她去。”

    “什么时候去?”

    “现在!立刻!马上!”薛晴简单明了地说,她以前就经常借故下山和阎溟私会,守山弟子也觉得奇怪,而且她是掌门的师妹,守山弟子也不能以下犯上阻拦她。

    何为江湖,一壶酒,一把剑,快意恩仇,是每个看港台武侠剧长大的都市女都会向往的侠女梦,在灵禹的高山上看弟子们规规矩矩地练剑还没有太大感觉,下了山,看见古朴的市集,熙攘的古装人群,那份穿越而来的感觉又更强烈,这里的人,从小贩到行人,全部全部都是古人……怎么办,好想调戏他们><

    “流萤,去峨眉的路你知道。”薛晴深吸一口山下的好空气,中气十足地问。

    “是,走镖局的官道最快,也安全,坐驿站的马车可以一路直通。”流萤答。

    “好,你去租马车,要最快最稳的,不差钱。”薛晴拍拍怀里厚厚的一沓银票,这年头没有银行卡,放行囊里又怕丢了,揣在怀里愣是让她升了一个罩杯。

    流萤去驿站租马车,薛晴不敢乱动,乖乖在原地等他,江湖险恶,外表是老弱妇孺的人说不定就是绝世高手,薛晴是个没有内力的废人,就该夹起尾巴低调做人。不多时,流萤带着马车回来了,马车不算豪华,只是普通的槐木做的,但很宽敞,也很干净,车厢里垫了厚厚的好几层软垫,薛晴已经很满意,再看马车夫一副忠厚老实的模样,手臂上黝黑结实的肌是赶车锻炼出的结果,下半却因常年坐在车上缺乏运动显得单薄许多,上宽下窄,是马车夫该有的体形,说明他不会是江湖人乔装的,薛晴这才放心上了车。

    薛晴上了车才回过味儿觉得不对劲,她虽然喜欢看武侠剧,但只关心大侠们的感戏,对真正的武学并不了解,刚见那马车夫心中的一因果推想在脑中油然而生,就好像她本来就是江湖老油条似的。可能是体的本能反应,薛晴出武林,自幼闯江湖,体已经练就出对江湖的本能反应。

    “师叔,还有什么要买的么?”流萤掀开帘子弯问。

    “没了。”薛晴摇头说。

    流萤遂进了车厢,帘子留了一道缝,对马车夫说:“上官道。”

    这边薛晴和流萤坐着两匹骏马拉的马车溜溜跑着,那边灵禹山上却不安稳了。方云派弟子找了半个山头也找不到薛晴,亲自赶到薛晴的房间,负责照看薛晴的弟子罚了一圈跪在地上。

    “说,晴儿去哪了,说不出来都给我去暗房思过!”方云站在屋子中央怒道。

    弟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薛晴师叔不见了,流萤师兄也不见了,薛晴常穿的衣物少了好几件,很明显这是一件有预谋的逃跑事件,但是薛晴师叔为什么要逃跑呢,灵禹派就是她的家,在自己家里有什么好逃跑的,所以这不是逃跑,这是离家出走!

    方云万万没想到薛晴会离家出走,应该说她想不通薛晴为什么跟逃命似的突然离开灵禹派。

    “师父,你看这个。”孙放在桌子上发现了薛晴留下的字条,上面写着:峨嵋派定逆师太待我一向宽厚,原谅我连夜前往探望她,之所至,不必记挂我的安全,我虽内力尽失,边还有流萤,师姐珍重。

    方云当然不信薛晴的理由,从小一起长大,她知道自家师妹不是那么感的人。

    孙放看了字条,所有所思,道:“师叔料事如神,弟子今早才接到东麒阁的来信,东麒阁主有几个弟子伤口感染,东麒阁主要亲自去峨嵋派求医,跟我们灵禹派的邀约要延迟。”

    箫归应要去峨嵋派,薛晴就连夜赶往峨嵋派,她对箫归应果真是……虽然不知道她在哪儿埋的眼线比东麒阁的飞鸽传书还快,方云不管那么多,她满脑子都是箫归应和薛晴站在一起金童玉女的模样。

    如此,甚好,方云朝孙放会心一笑。

    镜头拉回官道上的那辆槐木马车里,官道道路平整,车厢又铺了上好的软垫,薛晴舒服极了,几乎是半躺在软垫上,上半和头靠着车厢的一角,不时拉开一点帘子看窗外的风景。比起举止随意的薛晴,流萤明显气质高贵多了,就算是在车厢里坐着,他也不会出现懒散的模样,他全神戒备着,没有一丝一毫放松,薛晴看窗外的风景,他就看着看风景的薛晴,他的模样让薛晴想起忠诚守着羊群的牧羊犬,也是像他这样竖着耳朵警惕地坐着。

    看够了风景,薛晴又拿过行囊翻看里面的药品,合欢散、相交乐、蚁力神……这些就是传说中的(和谐)药啊!谁也不能否认,(和谐)药对古言小说的作用就像番茄酱对锅包的作用一样,是毋庸置疑的,是不可动摇的,每一位古言读者都对无孔不入/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和谐)药充满了崇敬之,薛晴也不例外,她心中一直有一个(和谐)药梦,想看看那无孔不入/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神奇药品到底是什么模样。

    原来这就是合欢散,小小的一瓶就要二百两银子,清平乐真是个抢钱的地方,薛晴拔出瓶塞,里面是黄色的药粉,鼻子在瓶口轻轻嗅了一下,隐约有一丝甜味,这是薛晴鼻子灵敏的缘故,若是平常人闻着大概什么也闻不出来,合欢散的出镜率极高,男主虐女主、男主虐女配、男主虐男配、的时候都会用到,真有那么神?吃了以后就控制不住自己?薛晴有些好奇,又不敢拿自己做实验,目光忽忽悠悠地飘到了流萤上。

    “这瓶是从黑市买的,商家很可靠,来源不会有问题。”流萤见薛晴拿着那药看她,以为她在怀疑药的真实,答道。

    薛晴收回目光,自己嘿嘿笑了两声:“自然,你办事,我放心。”

    流萤不在做声,看了一眼薛晴紧握着的白瓷小药瓶,她第一次让他去买这种药,是想用在阎溟上么,流萤把手边的帘子掀开一点,怎么办,还是透不过气,心里一片郁。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