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误会了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 )    对阎溟,薛晴无计可施,只希望老天爷可怜她只是个无辜的灵魂,让阎溟一头扎进女主的温柔乡别再想起她。对箫归应就好办多了,小男配一个,没有男主光环的保佑,他就是HP再多也总有被推倒的一天。

    为了推倒箫归应,薛晴做了许多准备,首先要完善自己的装备,有一件趁手的武器,她这个想法没让其他人感到意外,以小说中薛晴对武学痴迷的程度,她是不会许自己有上无剑的况发生,就好像现代人上离不开手机一样。

    流萤领着薛晴去了灵禹派的武器库,灵禹派专研剑法,武器库里墙上挂的,地上堆的都是剑。薛晴对冷兵器没有了解,一把把看过去看得眼花缭乱也没想好自己到底该用哪一把。

    在剑堆里,薛晴找到了一把比较有个的剑,剑是银灰色的,剑柄银亮,一看就不是凡品。

    流萤陪在旁解释道:“这把寒铁剑产自湘南断剑山庄,用一整块大寒铁磨成,没有接口,剑牢固,但这把剑会放出寒气,需要时刻用内力防护,师叔你……”

    怪不得握着这把剑的时候觉得冻手,薛晴把剑扔掉,她不就是内力全失了嘛,用不了有附加属的武器,她用白板装还不行嘛。

    薛晴又看了几把普通的剑,越结实的剑越笨重,薛晴试了几把都是累赘。

    “除了剑没有别的了?”薛晴问流萤。

    “灵禹派弟子都只佩剑,库房里也只备存了剑,师叔你想改用其它的?”

    “恩,小一点轻一点的,最好能藏在上的。”薛晴解释说,现代防狼器都是小小的一个喷瓶,做得跟灭火器似的还能叫出其不意了么。

    “那就是袖里剑了!库房里倒真有一把,不过是断剑山庄用来摆饰的藏品,外观有些……”流萤说道。

    “能用就行,难看一点也没关系,给我拿来。”薛晴豁达地说,武器是用来防的,好看不好看有什么关系。

    等流萤把那袖里剑拿到她眼前,薛晴发现自己太天真了,那把袖里剑并不难看,相反,作为断剑山庄的摆饰品,它的外观相当精致,金属外壳,纤小超薄,流线型设计,剑刃直到尾部都还正常,紧接着握柄闪瞎了薛晴的狗眼,盈盈一握的纯银握柄上镶满了各种宝石,流萤说的没错,这把剑的外观确实有些……太华丽了!

    有句古话叫藏富不炫富,这把袖里剑太耀眼了,珠光宝气得在混战中很容易成为靶子,薛晴觉得该低调点儿,又问流萤:“有朴素点儿的吗?最好别镶珠宝。”

    “灵禹派按理只备长剑,师叔可能不记得了,这把剑是断剑山庄二公子剑无心在你十岁生时送来的贺礼,你把它扔进了膳房的火炉,弟子觉得可惜捡回来收在库房,是灵禹派唯一一把袖里剑。”

    意思是她别无选择了呗?有一个总比没有好,等哪天找个好工匠把宝石都拆了也就行了。薛晴又细细观察剑上有没有裂痕和锈迹,幸好保存得很好,只是剑刃的背侧刻了一行娟秀的小字——“剑本无心钟于晴”,如果单是剑本无心钟于这句话,薛晴只觉得是造剑者装的抒而已,但他把“”字换成了薛晴的“晴”,薛晴有理由怀疑他别有用心。

    “流萤,你说这古怪的袖里剑是断剑山庄的二公子剑无心送给我的?”

    “是,师叔每年生他都会派人送来礼物,师叔无一例外都扔了,因这把剑毁了太可惜,弟子才收入库房。”

    薛晴明白原本的薛晴为什么会把这把剑扔进火炉了,她一心一意跟着阎溟,哪还会稀罕别的男人送的东西。薛晴没那么大心理负担,爽快地将此剑收入囊中,一来找不到更好的,二来还是找不到更好的。

    乔逸君的食古不化没让方云气馁,在薛晴的亲事上她有百折不挠的精神。每天方云都要万变不离其宗地问同一个问题:“晴儿,你看这浩瀚武林中可有你中意的青年才俊?”

    “师姐,我未来的夫君必是人中之龙,气宇轩昂,武功高强,文能谋天下,武能定江山,差了一丝一毫我都不愿嫁。”薛晴如是说,把门槛设高,方云才不会什么阿猫阿狗都介绍给薛晴,这是薛晴的战略决策。

    这一的清晨,薛晴又拒绝了方云安排的两门亲事,正为自己又迎来一整天的自由喝彩,看见孙放慌慌张张地从旁跑过。孙放是个老实又守礼的弟子,轻易不会如此冒失,薛晴料想有古怪,让流萤把孙放拦住。

    “师叔。”孙放行礼道。

    “虚礼免了,你大清早匆忙跑什么?”

    “回师叔,刚刚得到消息,东麒阁和西麟阁发生打斗,伤亡惨重。”孙放恭敬地回答。

    孙放的话触动了薛晴的神经,观众朋友们应该还没忘,东麒阁的阁主就是在原著中一刀斩下薛晴头颅的箫归应。百年前最后一任麒麟阁阁主无子嗣,临死前又没有及时确立下一任接替者,他死后最有德望的两位长老分别掌管东麒阁和西麟阁,各自为王,都认为自己才是麒麟阁的正统继承者,断断续续斗争到现在还时常发生流血事件。不过这种况很快就要到头,这一代东麒阁主不是凡人,箫归应将会统一东西两阁重建麒麟阁,随后仗着麒麟阁的势力掌握在武林盟中的话语权,他成为武林盟主的时候就是薛晴死期将近的时候。当然,这是薛晴穿越来之前的事件进程,现在薛晴要把自己死亡的契机扼杀在摇篮里。如果箫归应没当上武林盟主,自己说不定就不会死,如果麒麟阁没有重建,箫归应就当不上武林盟主,不能让箫归应吞掉西麟阁!

    “此事兹事体大,我跟你一起去,流萤,你在我房间里等我。”薛晴说完带着孙放快步往方云的书房去。

    方云对两阁的流血事件没有太大反应,三天一小打,一月一大闹,每月都要死那么十几个人,两阁的消息对方云来说就像大姨妈一样,依然惊恐但已麻木。这种事,管又不好管,人家属于内斗,外派不宜插手,不管的话又不近人,名门正派同气连枝,也不能袖手旁观。

    “照往常一样给两阁都送些伤药过去。”方云烦乱地对孙放说。

    “是,师父。”

    薛晴拦住正要出去执行任务的孙放:“且慢,孙放你详细说说两边的伤亡况。”

    “回师叔,西麟阁死了十余名弟子,东麒阁少些,未及十人。”孙放答道。

    薛晴心想不好,箫归应已经开始做大,现在东麒阁比西麟阁强劲,恐怕西麟阁很快就要支持不住了。

    薛晴脸上浮现很出认真的神,又问:“箫归应是个什么样的人?”

    “传闻东麒阁主相貌英俊,文武全才,十五岁继任东麒阁主的时候东麒阁被西麟阁屠了百余人差点失守,如今东麒阁占尽优势,他的文韬武略毋庸置疑,弟子见他本人后确如传闻中一样一表人才,举止文雅亲切不失风范,绝非池中之物。”孙放答道。

    以孙放的憨厚程度还不会在话中添加夸张修饰,对箫归应的赞扬都是肺腑之言,箫归应果然还是和小说中一样有德望,就是因为他在江湖中德高望重,他拆穿薛晴和阎溟的苟且关系时才让人信服,但他明知道女主和阎溟的关系也不清白却隐瞒了关于女主的部分,后来也因此丧命在阎溟手中,薛晴待在现在这副躯壳里不得不站在自己的立场说一句“自作自受”。

    薛晴穿越来的时机太晚,和阎溟的关系既成事实,左之上被遮掩在衣服的下的墨色蝴蝶纹是不能磨灭的证据,就算她现在天天吃斋念佛祈祷世界和平,以前那个薛晴的糊涂事还是要算在她头上,可怜的箫归应,为了保命,只能破坏一下他的前程了,而且小说的轨道改变的话说不定连他的结局也能改写,说不定他也不会死。

    “孙放,以后再有东麒阁的消息率先通知我。”薛晴吩咐道,原著中的薛晴一向对人呼来喝去,她也要模仿出那份气场来。

    “是。”孙放应声道。

    薛晴不放心,又嘱咐一遍:“关于箫归应的消息一定要及时通知我,坏了我的事,我为你是问。”

    “是,弟子记住了。”孙放又应道。

    薛晴这才安心,孙放办事牢靠,灵禹派实力雄厚,东麒阁甚至箫归应的一举一动都将收入她眼底。

    “乖,这就对了。”薛晴面带笑容,用指头在孙放头顶弹了两下:“师姐,我先回房了,我房间柜子上有一排药,是昏迷时各门各派送的,现在也用不上了,派人取了一起给伤员送去。”

    “好,都交给孙放去办,你体刚复原不易劳,别太挂心。”

    薛晴应了,满心欢喜地离开,和箫归应的对弈她占了先机,前途越来越光明。

    确定薛晴走远了,方云才开口对孙放说话:“你看晴儿是不是对东麒阁主特别感兴趣?”

    “是,师叔一向只专研武学,第一次见她对人感兴趣。”孙放回道。

    “晴儿她……是不是对东麒阁主……”方云两眼放出光。

    “东麒阁主文武双全,确实符合师叔‘文能谋天下,武能定江山’的要求。”

    “怪不得最近她总是称病,与才俊后生的宴谈也不愿参加,原来早就心有所属,这丫头也真是的,肯定是害羞不敢讲,早些告诉我也好帮她拿个主意。”方云嘴上埋怨着,脸上确是笑容满面:“现在的况,东麒阁主肯定忙得焦头烂额,孙放你给我盯紧动向,等他闲下来马上告诉我,我要请他来灵禹做客。”

    “是,弟子恭领师命。”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