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小姑子 书名:女配是无辜的
    ( )    吃完晚饭,薛晴坐到电脑前,习惯地登陆晋江网,点开收藏列表。有一篇文在薛晴的收藏夹里已经躺了五年,那是一篇古代言,薛晴自认为和这篇古言有颇深的缘分,那她闲来无事在晋江网搜索自己的名字,结果就搜到了这篇古言,她的名字出现在配角列表里,虽然不是主角,薛晴还是饶有兴趣地点开看看,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

    薛晴开始追连载,那时作者很勤快,每更新,薛晴每都在第一时间赶去留言撒花,这样的子持续了一年,像夫妻生活一样平淡却又温馨。某一天,那位作者在最新章的作者有话里说:“我下买包子,回来更新下一章。”薛晴很兴奋,不停地刷新着页面,这一刷就是四年,那位作者去买包子再也没有回来。

    她被坑了?不,薛晴绝不承认,说不定那位作者去下小卖部买包子发现卖完了,就去了大商场,商场经理说还没进货,她就直接去包子加工厂买,加工厂厂长告诉她缺少猪馅做不了包子,她又去了屠宰场,屠宰场场长说猪生病了不能销售,她又去找兽医站,兽医站说兽医人手不足,她就去兽医学校学习……薛晴编造了各种理由安慰自己,她深信只要那位作者买到了包子一定会回来填坑的,如今已经过了四年,作者也该从兽医学校毕业了。

    虽然潜意思里已经知道自己在大坑里不得超生,薛晴还是不肯放弃,固执地刷新着收藏列表,恍然间,她看见那篇坑了四年的文后面有三个小小的红字“有更新”,擦擦眼睛再看一遍,确实显示有更新,皇天不负有心人!这文终于肯更新了!

    薛晴颤抖地单击鼠标左键,点开那篇文的最新章节,在页面还没加载出来的时候却因过度兴奋而昏倒。

    再次醒来,薛晴发现自己躺在上,是被好心人送到了医院吗?她坐起来,却看见眼前站了好几个妙龄少女,这是哪家医院太疯狂了,连护士都玩cosplay穿古装。

    “师叔醒了!快快通知掌门和流萤师兄!”离薛晴最近的梳吊高发髻的女子惊喜地叫道。

    一个年纪小些的少女弯了弯膝盖,应声跑出去,边跑边喊:“太师叔醒啦!太师叔醒啦!”

    薛晴揉揉脑袋,疑惑地看她们,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出一个念头,对离她最近的吊高发女子说:“有镜子吗?”

    吊高发女子忙拿了把雕花铜镜过来,薛晴接过镜子,镜子里是一张陌生的脸,虽然面无血色仍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总之绝不是薛晴记忆中自己的脸,她的第一反应是穿越了?第二反应是穿越了!

    这年头穿越不可怕,反而是人人求之不得的美事,穿越女个个有金有银有美男,薛晴早乐不得带着唐诗三百首欺负古人了,淡定淡定,首先要搞清楚这里是哪个朝代,见招拆招,穿到汉朝就用唐诗,穿到唐朝就写宋词,穿到宋朝就唱元曲,再不济穿到明清了咱就默写红梦欺负曹雪芹。看眼前这些人的服饰,头上没有塑料大花也没有扎小辫的半个秃子,应该不是清穿。

    薛晴的脑袋还没思考完,一大群各种年纪的女人跑进来,顿时整个房间都充满了脂粉的芬芳,打头的是个丰腴的妇人,丰腴妇人看见薛晴站在地上照镜子臭美,激动地握住她的手:“晴儿,你总算醒了,可吓坏师姐了。”丰腴妇人一只手紧握着薛晴的手不放,另一只手抹着眼泪:“灵禹派就剩我们师姐妹两个支撑,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师姐可怎么办。”

    灵禹派?听着耳熟,薛晴迅速动用脑中的搜索引擎,恍然想起是自己追了四年的那本小说中的门派,前面说过薛晴之所以注意到那本小说是因为小说中有一个配角和她重名,小说中的那个“薛晴”恰好就是灵禹派的人,她该不会是穿越成小说中的薛晴了!

    “你是不是叫方云?灵禹派的掌门?”薛晴急忙问口口声声说是自己师姐的妇人。

    方云被薛晴激动的模样吓了一跳,点了一下头,又担忧地问:“师妹你怎么了?是不是又走火入魔了?”

    “我走火入魔?”薛晴不安地问。

    “流萤发现你的时候,你已经昏迷,内息紊乱,胡言乱语,是走火入魔之相,幸亏他及时用真气护住你的心脉,你这条命才算捡回来了。”话说到这里,方云顿了顿,又为难地说:“师姐知道你心高,武功废了让你生不如死,可你也要替师姐想想,师姐这把年纪了,你可让不让师姐活了!”

    “我武功废了?”薛晴更加不安了。

    “经脉尽断,内力全无,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万幸,你……”方云脸上是极担忧的表,原著中的薛晴是个武艺高强又自傲的女人,她一定是担心薛晴会想不开。

    “师姐你放心,我不会寻短见,只是我现在头疼,想一个人静一静。”薛晴揉着太阳楚楚可怜地对方云说,她知道原著中的方云是个极疼师妹的人,一定不会拒绝她的要求。

    果然,方云虽然担心,还是应声吩咐那些围观的女弟子们退出去,她自己一边往外走一边依依不舍地吩咐薛晴要好好保重体。

    送走了方云,薛晴躺回上,用被子把整个人都蒙起来,这不是个杯具,这……分明是餐具啊!原著中的薛晴是何许人也?江湖中响当当的名门正派—灵禹派掌门的小师妹,武学奇才,姿容俏丽,是人人称羡的奇女子,穿进这样一副内外兼修的壳子,薛晴应该烧高香了是不是?错!她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她清楚地记得薛晴的结局是众叛亲离败名裂受尽酷刑后死无全尸,因为这个女人她不简单呐,她很勇敢呐,她是个敢于和女主抢男人的女配!

    小说的男主是冥域教主阎溟,通俗地讲就是邪魅狂妄的大反派,薛晴虽是名门正派,却对他一往深,心甘愿地成为他的棋子,本来薛晴和阎溟这俩人都是人中龙凤,一起谋划江山探讨武学也算鸾凤和鸣,只可惜阎溟一见女主误终,一心要做女主的忠犬攻,于是薛晴失恋了。失恋就失恋,偏偏小说中的薛晴是个犯的!死扒着阎溟不放,还频频和女主斗法,最终得到了女配应有的下场。

    薛晴安抚着自己的小心肝,不怕不怕,小说里下场悲惨是因为她总和女主对着干,女主头上光环那么大,随便晃晃脑袋都把她磕得头破血流,现在自己是个明白人,阎溟是个神马东西,哪有自己的命重要,她要主动投诚到女主阵营,跟着女主有吃!

    下好了决心,薛晴开始整理自己所处的环境,小说中薛晴武功废了是在阎溟和女主相遇后不久,阎溟对女主还处于单相思状态,和女主在漠荒分别后来薛晴这里练功,练到关键时刻脑袋里却全是女主的音容笑貌导致走火入魔,薛晴阎溟就像阎溟女主一样死心眼,马上运功帮阎溟疏导真气,结果阎溟大功告成,拍拍股找女主去了,薛晴代替他走火入魔,功体尽失。

    原本看小说的时候薛晴只盼望着男主和女主快点在一起,现在恨不得喷作者一脸经血,要不要这么苦啊!受了工伤还有抚慰金呢,替男主受伤还要自己掏医药费!想想后面的结局,薛晴又觉得自己该满足了,总比等缺胳膊断腿的时候穿越成残疾人强,趁着剧还没发展多久,她有足够的时间改变命运。

    想到自己虽然没了武功,依然是灵禹派的掌门师妹,是名门正派中的英杰,薛晴心里又宽慰了许多。薛晴这具体昏迷的几粒米未进,绪一稳定,就觉得自己饿的快胃穿孔了,穿越成江湖中的资产阶级实在是可喜的事,几个女弟子一看薛晴的苦瓜脸就知道她需要的是什么,立马端了米粥和小菜上来。薛晴已经饿的眼冒金星,还是要顾及份,慢条斯理地吃,要当名门正派的淑女就要付出胃液翻涌的代价。

    薛晴正在两个女弟子炽的目光下吃午饭,又一个女弟子进了屋子,那女弟子弯向薛晴作了辑后说:“师叔,流萤师兄回来了,在门外求见。”

    流萤,薛晴在耳中敏锐地捕捉到这两个字,何等熟悉的名字,此人不会就是薛晴的师侄/莫名死在男主手里/书中最大龙流萤!

    遇见一个和自己一样下场悲惨的配角,薛晴有种漂泊中遇浮萍的相惜感,忙吩咐边的女弟子:“快让他进来。”

    女徒弟退出屋子后不一会儿领了一个男人进来,弱冠之年,覆到脚面的白衫上绣着清风图案是灵禹派的标志,腰间一把青云剑,典型的江湖侠士装备,干净利落。

    行了师侄之礼后,流萤抬起头,清眉微皱,关切地说:“师叔,你可好些了?”

    “好些了。”薛晴略微将头扭到一边,遮掩自己快要吐血的表,穿越而来,见一和自己年纪相仿的翩翩美少年,才刚心神漾就听对方管自己叫师叔,就是铁打的石头心也要受伤了,薛晴为灵禹派前掌门最小的徒弟,年纪不大,辈分倒是够高的。

    “师叔昏迷,我本应留在边服侍,可您一直没有苏醒的迹象,我就自作主张去峨嵋取了固本培元的灵药。”流萤说着将一个青瓷小瓶子放到薛晴手边的桌子上。

    薛晴把小瓶子拿到手里把玩了几下,小说中峨嵋派是以医术著称的门派,峨眉的灵药得之不易,再说不能驳了小师侄的美意,虽然用不上还是美滋滋地收下了。

    见薛晴收了药瓶,流萤嘴角上翘露出喜悦的神,薛晴心里只想叹气,多好的少年啊,薛晴众叛亲离的时候只有他还站在薛晴边,只是薛晴从来都不屑一顾,一门心思脸贴阎溟冷P股,配角的苦同为配角才知道,想到流萤死时作者的血腥描写,薛晴心想一定要对这个师侄好一点!

重要声明:小说《女配是无辜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