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怡春楼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帝无茗 书名:狩天下
    闻言,众人都是一怔,李幕雪别过头去,嘴角勾起一抹笑来。

    “嘿……”二良冲他瞪眼道:“你这老叫花,越来越上脸了是吧!那是你这种人去的地方吗?”

    “不得胡言!”韩武光喝了一声,这时候,他从众人的表中,已然猜出那是什么地方,于是将脸转向老汉道:“小老儿,你上有伤,最好不要去那种杂乱的地方了,还是找家清静的客店吧?”

    “这位公子!”老汉开口道:“你有所不知,老汉我最喜欢闹,如果公子能成全老汉一回,那老汉就算是死也瞑目了!”

    老叫花说得言之切切,韩武光也不愿拂他的意,便指使二良道:“二良,你把老儿扶到怡楼去,然后付足房钱饭钱……”

    那老儿急道:“还差一样!”

    “还差什么?”韩武光莫名道。

    “还差点姑娘的彩头!”

    韩武光听了又是一愣。

    李幕雪竟忍不住吃吃笑了起来。

    二良笑骂道:“好你个老叫花,也不撒泡尿照照,自个是什么份,就算替你付了钱,就你那怂样,也没有哪个姑娘肯侍侯你!”

    韩武光也觉好笑,这老叫花一大把年纪了,还惦记着这个,瞧他一酒气,显然也是浮浪之辈,只是没钱去玩而已,如今见他好说话,便想要去那青楼过一过瘾。也罢,君子成人之美,就让他去潇洒快活一回。

    “好吧,你有什么需求,就说出来,我都应!”

    韩武光说着,向二良一挥手,示意他将老汉扶过去。

    二良将老汉扶住,搀着他往怡院行去。

    走了两步,那老汉又回头道:“多谢公子美意!”

    言罢,向他猥琐一笑。

    韩武光觉得他的笑大是古怪,不但没有感恩的意思,反而有种深深的嘲讽。

    这老叫花绝不单单是个乞丐!?

    这样想着,他便轻轻跟了过去。

    二良扶着老汉走到怡院门口,大呼道:“三娘,三娘……”

    见有客来,怡院的老板娘带着众姑娘们都慌慌奔出,见韩家少爷的贴伴当二良扶着一叫花子,都觉蹊跷,纷纷道:“哟……二良,这是谁呀?敢劳你的大驾!!”

    二良将老叫花往三娘上一推,道:“甭管是谁,给我好酒好菜好看的姑娘的侍侯好了!这可是我家少爷吩咐的!”

    三娘见老叫花肮脏的子被推来,连忙将子一闪,那老叫花便扑向她后面的众姑娘,一石激起三层浪,众姑娘齐声惊呼,纷纷躲闪。

    见此形,二良捧腹哈哈大笑。

    老叫花扑跌在地,痛得哎哟出声。

    众人都不去管他,三娘道:“二良,你家少爷呢,听说他死而……”

    话说了一半,她突然用手捂住了自已的嘴,两眼瞪大,显得极为恐慌,再放开手时,脸上又绽出笑花,嘴里便欢欣鼓舞地大叫:“韩公子,您来啦,快快,里面请!”

    众姑娘见韩武光死而复生,突然驾临,脸上都绽出笑花,一个个花枝抬展地迎上去。

    韩武光见一群香艳的女子妖妖绕娆围了过来,并不知道躲闪,只是板着脸色,伸手拂道:“一边去,一边去!”

    韩家少爷的反常举动令众姑娘微微一愣,但这并没有阻止她们的纠缠。

    一时之间,韩武光被众女围得密不透风,那一双双玉手伸过来,勾住了他的脖子,环住了他的肩膀,抱在他的腰,甚至,有一只手直接探到了他两腿之间,要摸他的雀。

    韩武光大窘,他不清楚韩家少爷在怡院的受欢迎程度,以为只要拒绝,这些风尘女人断不敢放肆,岂料她们竟然毫无顾及,他越是反抗,众姑娘越是抓住不放,一旁的老板娘和二良见这景,非但不上来阻止,反而在一旁哈哈大笑,那三娘笑着笑着,突然笑喝道:“抬韩公子入洞房!”

    原来,这韩家少爷生前风流成,泡女无数,更把青楼当作自已的后宅别院,这怡院里的姑娘,只要是有点姿色,哪个没被他玩过,所以彼此都不陌生,且这韩家少爷有个怪脾气,视男人为粪土,瞧不顺眼便杀之,视女人却如宝贝,尤其是漂亮女子,管你是良家妇女还是风尘女子,他见了一点脾气都没有,任你蹭鼻子上脸,故而这怡红院的姑娘,常常对她做出反常的举动,不但没惹恼他,反而逗得他异常开心。

    “是,三娘!”

    众姑娘听命,有的拖住了肩,有的抱住了腰,有的抬起了腿,二十来双纤手玉臂一起用力,竟然将韩武光抬了起来。

    韩武光手脚乱蹬,拼命反抗,却不起一点作用,别瞧这些女子柔弱,其实都是风月场上的老将、久经战的娘子军,那功夫岂是等闲,抬着韩武光便往里面去。

    “放开他!”

    一声厉喝响起,吓得众姑娘都停了步,回头向后瞧,就见后面一个俏丽的白衣女子,杏眼圆睁,秀眉倒竖,一脸怒容。

    虽然只是一女子,但此刻在他怒容之上,却有一种无形的气势挥洒开来,一向泼辣巧辩的姑娘们都哑了口,手足无措。只在这一错愕间,韩武光用力一挣扎,便脱离了众女的手,掉了下来,幸而是砸在了一个姑娘上,不然怕真要摔个头青面肿。

    韩武光方才被众女纠缠,一脸无奈之色,大改往得意之态,李幕雪心中对这个“浮浪公子”的憎恶便不自觉减了几分,而眼下他挣脱了众女之手,一副狼狈之相,她心中竟生出一丝怜惜。表面上仍是一副冷然憎恶,指着他厉声喝问:“你到底是要去学院还是来这院,如果是去学院,本姑娘保你人安全,如果来这等肮脏秽之地,本小姐就此告辞……”

    韩武光脸红气喘,急道:“当然是去学院。”

    “那就好!”李幕雪见韩武光一脸真诚,脸色缓和下来,道:“如果去学院,那就快走,在此停留太久,可是有损本姑娘名誉的!”

    见此形,老板娘又惊又气,惊的是,一向刚愎自用的家伙竟被一女子训服了,气的是,到手的钱财瞬间打了水漂。

    虽然生气,但三娘却敢怒不敢言,因为她清楚眼前的这个女子的份,李家镖局的牌子可不是吹起来的,而是靠武力建立起来的。

    漫说当今李家人丁兴旺,生意兴隆,不说李家人修为如何,单就眼前的这个李幕雪,小小年纪,就已经将天元功法修到淬体第八重境界,杀人如捏蝼蚁。不是她一个青楼老板能惹得起的。

    在众姑娘惊诧的目光中,在三娘的惊怒下,在二良的不解之下,韩武光随李幕雪而去。

    偏偏在众人不在意的况下,那肮脏的叫花子,早已大摇大摆进了怡楼大堂,在一张摆满酒菜的桌前坐了下来。无所顾忌地大吃大喝起来。

    …………

重要声明:小说《狩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