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老叫花子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帝无茗 书名:狩天下
    (求推荐和收藏.)

    每次韩家少爷出行,总能吸引路人的眼球,这一次,也不例外,只这片刻,便已聚集了不少人,都在一旁低声议论,对于韩家少爷大难不死,众人多抱以叹息,纷纷作出预言:“此人不死,这太平街又无太平之了,不知道多少好人又遭他陷害,不知道又有多少良家女子被摧残……咳……”

    韩武光隐约听到这样的话传到耳边,心头一沉,暗自道:看来,这韩家少爷生前定是个惫赖呀!竟有这么多人诅咒他!

    这时候,那车旁的一个壮大汉子,跪倒在地。

    二良提醒道:“少爷,快上车吧!”

    片子演得多了,对这样剧中才有的节也见怪不怪了,韩武光只扫了那跪在地上的壮汉一眼,心中便会意,于是走到车夫旁,没再犹豫,踩着那壮汉宽宽的脊背,上了车。

    见少爷上了车,那二良也踩着壮汉的背上了车,只不过他没有同少爷一同进入车厢,而是拢了双手,待立于车窗底下。

    韩武光在舒适的车厢里坐下来,揭开车窗帘,目光望向李幕雪的影。正担心她一个女子如何步向跟得上车时,就见那白色的翩翩影,如鬼魅般,陡然间消失在了太阳底下。

    如见了鬼一般,韩武光头皮一阵发麻。

    揉了揉眼,再看,她方才所站之处,空空如也。

    韩武光一脸莫名,目光放远,四下里打望,就见前方五十米远的地方,一个白衣女子停在路边。正是李幕雪。

    他哪里知道,这是瞬移功法。不过,受修为限制,她瞬移的距离并不远,一次只能瞬移五十米距离。虽如此,也比那行辕闪电豹快多了。

    车子上路后,那六头紫色豹子,在车夫的一声哟喝下,拉着车向前跑去,越跑越快,六头紫豹形如电,眼中如六股紫色的风,一路上风驰电掣,拉着车子在前方狂飑,路旁行人纷纷躲闪,惊恐万状。

    沿街摆摊的路边小贩,躲闪不及,被马车撞得人仰摊翻,好不凄惨.

    每每这时,便是韩家少爷最兴奋的一刻,这种破坏所带来的快感,会把这个公子哥从狂飙的车里伸出头来,威风八面地伸出两臂,大呼痛快,脸上还会不知廉耻地涌起自豪,仿佛做了一件极了不得的事

    然而,今况有所不同,在这最紧要的关头,轿车里的少爷一点动静也无.。

    这么精彩的一幕,少爷怎肯错过,,二良深感蹊跷,以为少爷是睡着了,伸手在车窗帘一掀,却见少爷两眼瞪得大大的,正盯着前方,像是见到了极为惹火的事,脸色沉,怒容满面。

    “停!停车!”韩武光怒喝道。

    往常,韩家少爷是极飙车的,上了车如上了女人,不发飙撞翻几个路人他是绝不肯罢休的,四个车夫都清楚他的脾气,因而每次出行,便把车赶得像飞了一般,横冲直撞,甚至故意往那些摊贩路人上撞,四个车夫尽心尽力,次次都能满足少爷的**,博得他的欢心。

    这是史上第一次,少爷在车上发脾气。按说,今天的飙车效果不错,破坏度比以往有过之而无不及,怎么少爷不但不高兴,反而发起火来。

    在这些下人眼里,此主喜怒无常,戾乖张,而且心狠手赖,杀人如麻,他一声怒喝,如同炸雷,震得四名车夫和二良都是心头一跳。

    于是车夫们如拔牙般将手指往嘴里塞,齐打口哨,命令行辕闪电豹停下来,车子没有立即停下来,惯使然,又向前辗出十米多远,就在这短短十米的路程中,那靠左边的一头行辕闪电豹又踩到了一个路边的叫花子。

    那叫花子一脏衣,处处开烂,像开了花一般,他被车辕闪电豹沉重的铁蹄踩中了腿弯,像只受伤的虫子般匍匐在地上,爬了半天没爬起来。

    他初来乍到,对这个异世界还不太熟悉,本应处处小心,以自安全着想,但望着那道被践踏的影,他心头升起了一丝罪念,觉得那是摆在面前的一道坎,心坎,如果不迈过去,他会一辈子感到不安,于是他沉声厉喝道:“下车!”

    众车夫不敢怠慢,都跳下车来,离车厢最近的那个车夫,下车后立即伏下跪。宽宽的脊背如同平面,呈现在韩武光面前。

    韩武光没有理会他,直接跳下车,走向那兀自颤动的叫花子。

    这叫花子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汉,一副耽于酒色的委糜之态,破衣烂衫上,散发出一股浓得的酒气。肩膀上还斜挂着一个大大的古怪的红色葫芦。

    韩武光盯着这一酒气的叫花子,感觉好生诧异,心道这叫花子衣不遮体,食不裹腹,哪里有钱沽酒喝?

    一边想,一边伸出手去,试图将他扶起来。

    双手还没触到那叫花子的体,早有一道影冲过来,一把扶起了老汉。

    这时候,李幕雪已瞬移到跟前,秀眉微微蹙起,脸上显出几分不耐,冷冷的目光将众人一扫,见到这种况,她脸上现出憎恶的表,但却没发一言,而是冷眼旁观。

    二良能成为韩家少爷的贴伴当并能博得他的欢心,靠得就是一双察颜观色的眼睛。

    少爷体何等金贵,怎能碰那污浊不堪的叫花子的体,即便少爷要抚恤这叫花子,只要有所表示,具体行动还是由下面的小厮来做,二良深通奴才之道,故而能早先韩武光一步将那老汉扶起。

    二良将老汉扶起,被老汉上的酒味恶臭味熏得皱眉撇嘴,不耐烦道:“小老儿,你快走吧,以后走路小心点,不要再被我家少爷的车辗了!”

    那老叫花子冲二良翻了翻眼,道:“这们小哥,老汉我腿伤成这样,哪里走得动!”

    “怎么?”

    二良两眼一瞪,道:“难道你要讹诈不成?”

    “二良,不得放肆!”韩武光厉声说着,上前两步,见老汉的腿弯处被踩得血模糊,也不知骨头断了没有,欠然道:“这位老儿,真是对不住了,这样吧,我用车子送你去看病吧!?”

    李幕雪目光盯向韩武光,冷艳的面容上,闪过一丝讶疑。

    那老汉闻言一愣,瞄了一眼韩家豪华的轿车,道:“这车子何等尊贵,老汉我子肮脏,上面一坐,岂不给污没了!”

    “哼!算你还识趣!”二良鄙夷了叫花子一眼,目光转向韩武光:“少爷,时候不早了,快上车吧!”

    韩武光却不理会,又向那老汉道:“小老儿,你不肯上车,就无法寻大夫冶腿,我给你租个房间,你先住下来,然后我请大夫来给你冶伤,如何?”

    老汉听了皱脸上绽出笑来,道:“那敢好!”

    “那就这样定了!”韩武光道:“二良,你去瞧一下,看附近有没有客店?”

    二良听了诧异不已,心里道:得,今天这恶主儿玩又想充慈家了,充就充罢,反正又不是我出钱,只是白白便宜了这老叫花子!”

    他一面想,一面答应了一声,正要四下里去寻客店,那老汉却摆手道:“不用寻了,眼前不就有一家嘛!”

    这大路两面都是商铺,繁华闹,众人游目四寻,却没有寻着一家客店,脸上都莫名其妙的。

    那老叫花脸上显出得色,冲路边不远处的怡楼一指,道:“那不就是一家吗?吃的喝的玩的,样样俱全……”

    老叫花说得没错,怡楼可是龙华城中四大院之一,里面姑娘如云,个个美色,吃喝玩乐一应俱全。

重要声明:小说《狩天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