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曼珠沙华(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范范思哲 书名:天雨曼陀华
    无忧岛上的灌木古树一天天地茂盛碧绿起来,偶尔稀稀疏疏地听见杂草中夏虫的鸣叫,叶兮若心中默默一算,差不多已快到立夏时节了,这一个月来,她仍旧每只是烧饭打扫,偶尔与何星飞坐在海边看看潮起潮落,倒也过得无忧无虑。何星飞虽然有时油腔滑调,开起玩笑颇为放肆,但与兮若朝夕相对,同处一室,一直也是规规矩矩,从来不敢逾越半分。但凡兮若要沐浴更衣,做一些女儿家事,他便自走出门去。自从上次两人海边畅谈后,已愫暗生,但何星飞对兮若一直相敬如宾,倒大有翩翩君子之风。忘忧岛上虽然住民众多,但彼此间关系淡漠,很少往来。对于她这个外来之人,众人也疏于关心,只是偶尔她去街上买办些物事,有些人见她眼生,会多看几眼。岛上的瓦房屋舍与中土并没什么区别,只是家家户户的墙壁上都刻着一团熊熊烈火,却不知道是为何意。有时问起何星飞忘忧岛的历史渊源之类,他也不明所以,只说从小便是如此。自从墨眉失而复得,兮若便常常练习那四季剑法,可惜遗失的精妙招数过多,只是那招“眠不觉晓”练来练去,也没什么进展,而何星飞对武学也是一窍不通,偶尔看她练剑,也没甚么话可说。荒岛之上乏人指点,甚至连个陪她练剑的人也不曾有,兮若不有些心灰意懒。

    这,何星飞正在睡梦中,被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吵醒,睁开眼睛,看见兮若提着墨眉,闪出门去,暗暗生疑,不知半夜三更她一个人却到哪里去。他披上衣服,便尾随兮若出了门。只见她行到海边,拔出墨眉,便挥舞了起来。何星飞躲在不远的灌木丛看了一会,暗想原来她是来练剑的,看来她始终是忘不了父母之仇。只见她挥了一阵,微微喘息,停下做思考状。何星飞走出灌木丛,笑道:“古人闻鸡起舞,今叶女侠对月练剑,比之古人,犹有过之啊。”叶兮若看见星飞,叹了口气,也不回应,将剑插进沙中,坐在海滩上。何星飞见她闷闷不乐,便也靠着她,坐了下来。

    “星哥,你说我是不是很笨,为什么练来练去,始终没有进展。”何星飞于剑术一道,丝毫不懂,只能默不作声。兮若长长的叹了一口道:“这般练下去,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光耀门派,报父母仇。”何星飞手中抓起个石子在沙摊上划着,轻声念道:“彼受欢乐无烦恼,若言有苦无是处。”兮若秀眉微皱,道:“星哥,你方才说的是什么意思?”何星飞道:“这是我们岛上传诵的诗中的一句,我烂熟于心,刚才见你烦恼,不由就脱口而出了。”他顿了顿,说:“兮若,我知道你心中烦恼,可惜我本事低微,没有办法帮你。”叶兮若微微一笑:“星哥,我知道你是真心对我好的,你不用责怪自己。”何星飞看见她如雪的玉肌上显出两个浅浅的酒窝,一双海水般清澈的眼睛看着自己,不发了呆。看到何星飞一直盯着自己,兮若脸上一红,腼腆地低下了头,更显得媚动人。何星飞再也无法控制住自己,不自地在兮若雪白的脸上轻轻的一吻。兮若登时全一颤,自小到大从来没人敢如此轻薄自己,不由,又羞又怒,伸出右手朝他脸上用力抽去。何星飞从没学过武功,被兮若这一巴掌抽得直飞了出去,在海滩上连滚了数下,趴在沙上,默不作声。

    海滩上一片寂静,兮若默默地生着闷气。良久,何星飞没有半点动静,她心中又不由担心起来,暗暗埋怨自己出手太重,他又没有武功,怎经得起自己这拼尽全力的一掌。她偷偷朝那边看去,只见何星飞倒在地上,动也不动,心中顿时惊慌起来。也顾不得什么面子,轻轻地唤了一声:“星哥。”却仍是不见动静。兮若心中大急,站起来走到他侧,又大声唤了一回,何星飞像死了一般,毫无反应。兮若急得眼泪也流了出来,伸手拼命摇着他的肩膀,带着哭腔喊道:“星哥,你怎么了,是我不好,你别吓我啊!”

    不料何星飞突然睁开眼,冲着兮若做了个鬼脸,捉住她的手,一把将她拽了下来。兮若在他一拉之下,跌倒在了他怀里,又是羞涩又是气愤,脸上脖子里通红一片,拼命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然而,鼻子里尽是何星飞上散发出来的强烈的男子气息,手脚一软,又倒了下来,脸颊紧紧地贴在他结实的膛上,一时间无法自己。何星飞本来也只是心中尴尬,想捉弄下兮若,不料竟与她倒在一处,一时惊得动也不敢动了。夏虫在灌木中忘地歌唱,仿佛在谱着一首动人的歌,海鸥在夜空中不时地啼鸣,似乎在奏着一道动的曲。兮若伏在星飞的上,两个人都在沉默着、沉醉着。很久,她软绵绵的声音才传到何星飞耳中,“星飞…你…你喜欢我吗?”兮若咬着薄薄的嘴唇,脸颊似乎要烧出火来。何星飞看着她粉红的脖颈,脑海中回忆着从海边救起兮若,喂她吃药,看她练剑…一幕幕地飞快地闪过,脸上不由也红了起来,千言万语却哑了一般竟说不出,只得化作一个重重的“嗯”字。兮若微微笑着,因为她听见何星飞的心脏跳的放佛要飞出来了一般。她慢慢坐了起来,拂了下垂下的刘海,脸上的潮红褪去,回复了往的矜持,一双美目看着何星飞,道:“带我离开忘忧岛,好吗?”何星飞抓过她的一双柔荑,轻轻道:“明我便与你一道去找何老板。”

    星飞牵着兮若的手,带着她穿岛而行,渐渐接近何老板的房子。他的住处位于忘忧岛的中心,虽然这一个月来兮若也经常在岛上走动,但自从上次深夜看见这片的点点火光后,心中有所顾忌,岛中心便没有来过。只见眼前方圆几十里处竟皆是一片艳丽的红色,映的天上地下好似都着了火一般,好一派壮观的场面,看得兮若顿时心旷神怡。走到近处,原来是附近这片地上种植着一朵朵红色的花,数量之多,令人乍舌。这花形状略似雏菊,却花瓣似针,根根朝上炸开来,很是艳妖丽,红的简直要滴出血来。兮若心中甚是喜,一边伸手去摘,一边问道:“星哥,这是什么花,这般好看。”何星飞一把抓住她的手,道:“不可去摘,这花名叫曼珠沙华,也称彼岸花。既可药用,也可制毒,在我们忘忧岛上遍地都是,我们有个规矩,凡岛上居民仅有酿酒之人可采摘,也因此这花就越发长的密了。”兮若挣开他的手,笑着说:“星哥,你真笨,我不是你们岛上的人,便可以摘啦!”说罢,伸手轻轻抓了一株,慢慢地拔了起来,只见那花花茎极长,排成伞形,花瓣倒披针形向后开展卷曲,边缘呈皱波状。兮若看得欢喜,又拔了一株,道:“星哥,我也帮你摘一株留着,你一颗,我一颗,便是一对啦!”何星飞见她欣喜,微微皱眉,言又止,只说道:“兮若,我们走吧。”

重要声明:小说《天雨曼陀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