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海岛忘忧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范范思哲 书名:天雨曼陀华
    黑夜中,海潮一阵阵打在礁石上,击起层层浪涛,漆黑一片的海滩上雾气重重,冰冷的海风激的二愣全发毛。他不由地将破旧的衣服又拉了一拉,自言自语道:“何老板今天这是怎么了,深更半夜叫我出来捞鱼。”他一边气愤愤地骂着,一边将脚边的石子远远地踢了出去。其实二愣并不愣,别人叫惯了,他不是二愣也是二愣了。忽然,他发觉踢出的一枚石子好像触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并没有像其他石子一样落入海水中。顿时好奇心起,他开始缓缓地靠近那块地方,只见不远处的潮水拍打着一件丝质的布料。二愣一拍脑袋,叫道:“我就知道何老板不会骗我,真的捡到宝贝了。”他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才看见一张清秀的脸随着海水的起伏,在暗淡的月光下忽暗忽明,周边还笼罩着一片诡异的蓝色。“难道是鬼?”二愣自己把自己吓了一跳,正不知道是去是留,冷的海风又是一阵接着一阵,吹得他瑟瑟发抖。云也乘着风慢慢飘动,方才被遮住的月亮又慢慢露出一片来。月光照耀下,一张明艳动人的面孔慢慢映入了他的眼帘。二愣甩手就给了自己一个巴掌,喃喃地嚷道:“明明是个人,还是个美人!”他壮着胆子,凑近一看,原来那团蓝光竟然是那少女侧的一匹骏马散发出来的,那马双目紧闭,全僵硬,眼见是不活了。二愣伸出他颤抖的手指往少女鼻前一放,刹那间感觉到一股温暖的气息从手指蔓延到了心脏。他压制了下自己奔腾不已的心跳,只觉那少女气息平稳,应该没什么大碍。只是她脸色通红,只怕是有些发烧。

    二愣手忙脚乱地将少女抱了起来,指尖无意间透过少女湿漉漉的衣服触到了她富有弹的肌肤,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跟女人有这样亲密的接触,脸立刻红到了耳根,微微发烫。此时已是深夜,沿路的民居早已经熄了灯火,二愣摸着黑一步一步走进了自己的房子,将少女轻轻放在自己的上,一股坐在地上,他平时干活力气很大,但此刻只觉得浑的骨头好似散了架,手脚也跟着发起软来。他平里邋遢惯了,屋子里乱七八糟,连上也是一片狼藉,这时却忽然觉得让如此丽可人的美女睡如此猪窝一般的铺简直是是大大的不敬。二愣沿着铺又不把视线移到了那少女的上,朦胧的月色透过纸糊的小窗静静流淌在少女白皙透明的脸上,一对长而浓密的睫毛配上一对柳叶般的眉头煞是好看,一阵微风透过小窗将她上淡淡的幽香吹了过来,二愣猛地吸了一口,仿佛是喝着陈年的老酒,心也沉醉了。他自小在这个荒岛上长大,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美丽的女子,平时常听岛上说书的先生说到中土玄宗皇帝的妃子杨玉环美艳不可方物,怕也只有如此而已。

    兮若缓缓地睁开眼睛,发觉自己躺在一张上,想坐起来,却全酸软,头昏脑胀,使不出半点力气,只得又躺下。边有暖风阵阵传来,转眼看去,原来边放置一个火炉。她缓缓打量着周边的况,剥落花白的墙壁,残缺不齐的碗筷,摇摇坠的桌椅,一一映入眼帘。“没想到落入海中,我竟也未死。”兮若叹了口气道,“却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只听“吱嘎”一声,门被打开了,刺眼的阳光顺着门缝照了进来。“你终于醒了啊?”一双明亮的眼睛出现在兮若面前,那种眼神明快而略带着一丝狡黠。她打量着这个少年,材高大,毛发略有些卷曲,此刻正小心翼翼的端着一个带着药味的小碗。“我怎么会在这里?”兮若无力地问。一阵绵绵的吴侬软语传到二愣的耳中,只觉得岛上的女子说话从未这样好听过,他顿时心慌意乱起来,说话也变得结结巴巴:“是…是我昨晚在…在岛边发现你躺在水里,就…就救了你起来。”“想不到我随波逐流,却到了这里,谢谢你救了我。”兮若柔声说。二愣的魂魄仿佛随着这声谢谢一起飞上了天,半晌,才吞吞吐吐地说:“没…没事,本公子一向…见义勇为,两肋插刀,除暴安良…”兮若听他言谈夸张,略略有些笑意,然而又由那句“见义勇为、除暴安良”联想到爹爹临行前所说的祖上遗训:“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不地悲恸之又泛上心头,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二愣见自己言语放纵了些,她就泪流满面,顿时慌了神,一时间不知所措,结巴道:“对不起,对不起,你…你别哭啊,我…我说错什么了吗?”兮若努力止住眼泪,抽泣道:“不怨你,是我自己想起了些悲伤事。”二愣递过一块帕巾,兮若接了过来,轻轻地在眼角擦着,说:“我当被仇家追杀,不甘受辱,便骑马坠入海中,后来就失去了知觉。”二愣“哦”一声说道:“难怪我发现你的时候,边还有匹闪着蓝光的马,已经断了气,却吓的我好苦。”兮若听到这里,刚刚擦净的眼泪又落了几滴下来,凄然地说:“那马是爹爹赠我的,名叫小蓝,长于靺鞨黑水边,很会泅水,定是它驮着我游到此处,自己却力尽而亡。”她心中一酸,眼眶又红了起来。二愣暗暗想,难怪那马如此古怪,竟能在偌大的东海之中淌水,死了倒也可惜。“请问,公子,这里是什么地方?”兮若轻声问道,打断了二愣的胡思乱想。他第一次被人称作公子,不由脸上一红,轻轻咳了一声,不自然地说道:“老的人都说我们这里位于东海之中,叫作忘忧岛。”“忘忧,忘忧…”兮若看着小窗外远处深蓝色的海洋,反复地念着,不由痴了,难道真的是上天要我忘记过去的忧愁吗?

    二愣突然“啊”的一声大叫,惊醒了还在沉思中的兮若。只见他慌慌张张地说:“适才只顾着与你说话,你看,我手中的药都快凉了,这可是我折腾了一晚上才弄出来的灵丹妙药啊!”兮若这才又注意到他手上的小碗,心中有些感动,说道:“你为了我辛苦了一晚上,我心中实在是过意不去。”二愣有不好意思,说道:“我昨晚看你脸色通红,怕是在海水中感了风寒。我们岛上的何老板精通药理,我便去问他讨了些药材,熬给你喝,驱赶风寒。”兮若听他说的真切,伸手想去接碗,但是浑在海水中浸泡了那么长时间,一点力气也使不出。二愣见她拿又止,手臂垂垂地挂了下来,脸上略带着羞涩,心中不由地一,便端着碗坐到边,嘻嘻笑道:“唉,既然如此,那本公子就只能好人做到底了,请小姐把嘴张开吧。”说毕,便将碗送到了兮若嘴角边。兮若抬起头,皱起秀眉,微微喝了一小口,竟“噗嗤”一下将药水全部喷到了二愣脸上,哭嚷着:“太苦啦!太苦啦!我不要喝了!就算伤风感冒也不要喝了!”二愣这下是真愣了,抹了一把一脸的药水,见她耍起小孩脾气,不由说话也放肆起来,道:“我的大小姐,姑,好婆婆,你不喝药,病怎么会好呢?”兮若哭着说:“以前在家里,爹爹总是用糖水和着药哄我喝的。”一想到叶远宏,她登时又牵动了心中的那根愁丝,一时间悲从心来,嘴中念着“爹爹,爹爹”,伏在上张口大哭起来。晶莹的泪珠顺着长长的睫毛,滴在褥上,样子楚楚动人。二愣见她才几句话的功夫,倒又哭了起来,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被她搅得几乎也快哭了,一头撞死的心都有了,慌慌张张地道:“姑,活菩萨,求求你行行好,别哭了成不,小的这就给您寻糖去。”

    慌不择路的冲到屋外,二愣长长吁了一口气,举起袖子擦了擦满脸的汗水,心中暗想,圣人有言: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圣人的眼界,果然高远。如今的关键,还在这个糖上,怕是只有去找何老板才能解决。一想到何老板,二愣的心中有些又敬又怕。这个何老板是岛上唯一座渔场的老板,岛上居民都是心照不宣地以他为尊,举手投足间自有一份威严,也是他一手将自己带大,待自己一直是如师如父。

    二愣沿路往何老板家走去。忘忧岛仅仅二千多亩地,岛上的居民相互之间尽皆认识,在这里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也没有什么财富可夺。沿途中,不断遇上熟识的人,也只是略微点头示意,并不上前攀谈。二愣海边捡到少女的事,只怕现在已是全岛皆知,但也没人愿意多加询问。正是“小国寡民,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打开昏暗的小屋,角落里传来何老板的声音:“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捡到了宝贝,就把我这个糟老头给忘了。”二愣诚惶诚恐,站在门口,不知道是去是留。只听何老板叹了口气,道:“进来吧,昨夜给你的草药可还有效?我可是被你扰的连觉都没有睡好。”二愣连连道歉,说道:“昨晚事出紧急,还望何老板包涵则个。只是那剂草药她还没有服下,说是怕苦。”何老板“哈哈”一笑,道:“原来是上我这里寻糖来了,你与那所救之人非亲非故,缘何对他如此之好,想必是位美貌女子罢。”二愣脸上一红,哑然不知如何作答。何老板又说道:“你入门左手那排柜子的第二个抽屉中,有个糖罐,你可拿去用。”二愣来过多次,早就对房内布置了如指掌,只是岛上风俗只吃素食,且不加油盐,所以不知道这些物事放置在何处。他取出糖罐,对着何老板鞠了一躬,道:“多谢何老板相借!”何老板笑道:“你这小子,拿去用便是,又何来谢字。”二愣心中一阵感激,从小到大他一直深受何老板照料,早就当他如自己的爹爹一般敬

重要声明:小说《天雨曼陀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