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鹿门二仙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范范思哲 书名:天雨曼陀华
    四更的天色灰暗无比,叶远宏一夜无眠,坐在桌边,过往的一幕幕在脑海反复的徘徊。门外的众弟子已经整装待发,静静地站在夜色中等待号令。

    “爹!”兮若睡醒过来,看着桌边的叶远宏一头青丝尽变成了白发,泪水又一次呼之出。叶远宏苦苦地一笑,低声吟道:“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兮若缓缓走到他跟前,细细地抚摸着他的满头白头,泪水一滴一滴地落在了银丝上。叶远宏从桌下取出一柄无锋无刃的黑色短剑,交到兮若手中,说:“兮若,这是我派自战国年间流传至今的历代掌门信物----墨眉。从今天开始,你要好好保管此物,不要忘记爹平叮嘱的祖上遗训:兼相、交相利,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兮若含着泪水,默默地点头。叶远宏看着那乌黑一色的墨眉,接着说道:“我派称为墨门,历代掌门称为巨子,相传乃是战国年间墨翟所创,至西汉武帝时,因董仲舒废黜百家,独尊儒术。我派遭了一次重创,四分五裂,分为很多支派,我们乃是墨侠一支,秉承仗剑江湖,除恶扬善之宗旨。”说到这里,叶远宏不能自己,眼泪簌簌地流了下来,拍了拍兮若瘦弱的肩膀:“乖女儿,我们马上就要出发了,你一定要活下来,后将我派发扬光大,这也是爹爹毕生的志愿!”

    叶远宏扶起兮若,推开房门,将兮若扶上一匹马,低声对孙湛泸说:“孙兄,我的女儿就托付给你了。”孙湛泸握住他的手道:“庄主放心,属下就是拼了命也要护住小姐!”叶远宏感激地点了点头,看了眼牵着马走来神色憔悴的金雪兰,心中一痛,大声喝道:“众弟子上马!”练功场上,诸弟子已经按照之前的布置,面朝四方,站定方位。叶远宏无意中视线扫到了广场后正厅上的匾额,“藏剑非攻”四个金字在凌晨的中薄雾中黯然无光,他伸手捏了捏策马在傍的妻子的手,轻轻地说道:“雪兰,等会我护你逃脱,若有生机,万万不可回头!”金雪兰将单刀横置在马脖上,侧过,对着叶远宏的耳朵吐气如兰:“你若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往后万水千山,漫漫长夜,你教我如何排遣?”叶远宏“哈哈”一笑,道:“夫人说的是,我却是糊涂了。”脚一踢马镫,走到众弟子之前,大喝一声:“走!”一时间,山庄中众人从四门鱼贯而出。

    兮若与孙湛泸带着一干弟子向东奔了数十里路,边只剩下两三骑而已。兮若不时向后望去,爹娘向西而去,不知现下如何。只见前方传来一阵笑声:“孙堂主与小姐安然无恙,真是可喜可贺啊!”尘土飞扬,三四骑人马奔了过来,为首的却不是别人,正是那平里忠厚老实的赵泰阿。兮若见不是敌人,心中稍安,道:“赵堂主,你是回来救我们的吗?”赵泰阿哈哈一笑,道:“正是,请小姐与孙堂主快跟我走。”兮若正要策马向前,被孙湛泸一把拦住,只见他拔出湛泸剑,遥遥地指着赵泰阿道:“赵兄,你去而复返,只是边这两人可不是本庄弟子。”赵泰阿面色一沉,道:“湛泸兄果然精细,不愧是叶家的一条好狗!”

    兮若顿时省悟,原来是他做了叛徒,透露了镇派剑法失传的秘密。孙湛泸持剑骂道:“赵泰阿!叶庄主平素带你不薄,你却为何要做那叛逆之人!”赵泰阿“哈哈”一笑道:“老孙,你原不知道,藏剑山庄的四季剑法早就失传,想我入派数十年,就是想习得此剑法,却被那姓叶的骗了许多年。有传言道这虎丘原是阖闾之墓,地下财宝无数,我们何不擒了他女儿,共享富贵。”“放!”孙湛泸厉声骂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你这个猪狗不如的逆贼,还敢大放厥词,看我用湛泸取你命!”他双腿一夹马腹,飞驰而出。赵泰阿拔出泰阿剑,骂道:“姓孙的,我劝你弃暗投明,你却不识好歹!”孙湛泸冷笑一声:“你也配用叶庄主赠你的泰阿。”一时间与两名弟子和对方四骑战作一团。兮若只见,孙、赵两人均使出了四季剑法中的入门招数“眠不觉晓”,一时间难分胜负,正待拔剑相助。孙湛泸见状,大声叫道:“小姐快走,这里我来应付!”一分神,左臂被泰阿剑划了一道。兮若哭道:“孙堂主,你不弃我,我怎么能弃你而去!”孙湛泸又挡了两剑,叫道:“小姐,你难道忘记叶庄主临行前的嘱咐了吗!”叶兮若无言以对,在马上行了一礼,策马向东而去,行了几步,又停下回头观望。赵泰阿见她要走,心中焦急,狠攻了起来。孙湛泸厉声大喝:“快走!”左腿又被刺了一剑。兮若见他又分心受伤,终于狠下心来,驱马狂奔。

    叶兮若所骑这匹马名叫小蓝,乃是叶远宏从东北靺鞨处求得,骏健善跑,行千里,夜走八百,奔到快处,通体发紫,近于蓝色,故名小蓝。此时,兮若已经骑着小蓝向东奔了一天一夜,渐渐接近东海之滨,隐隐有海涛之声。兮若料想离开姑苏城已远,应该已经脱离危险,就放慢速度,四处寻找店铺充饥。走到正午,远远的看见有酒旗飞扬,兮若便引马向前,点了一碗面,吃了起来。这一,她无时无刻不再担忧,一会想着爹娘是不是也已经逃离,一会又想着孙堂主是不是已经杀了赵泰阿。正在想着,邻座两把长剑重重放下,两个一胖一瘦青衣人相继落座。只听那个胖的把筷子一摔,说道:“这面中没有,却叫我怎么吃!”那个瘦的一边划面,一边说道:“路边林中野兔野猪,你要吃,便自己去打两只来。”胖的回道:“你却糊涂,此处是东海之滨,怕只有臭鱼。”瘦的说道:“那鱼倒不是了?”胖的答:“所谓江鲜江鲜,江里的才鲜,海里的鱼又臭又咸!我不要吃!我不要吃!”说罢,那胖子尽然捶顿足,大哭起来。兮若心中暗想原来是两个混人。只听那胖子边哭边说:“想当年我们鹿门二仙,在鹿门山之时,跟着浩然先生,每是‘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而如今却跑到这海边来喝腥风!”瘦的那人,停下筷子,皱眉思索:“照理说,老大叫我们在此等候,应该不会有错。”那胖子“呸”地一声道:“不会个!藏剑山庄这般天罗地网的布置,那个小妞能逃得出来吗!”

    兮若听到这里,顿时花容失色,却不想贼人布置周密,逃到此处,仍然被他们撞见,心中一慌,筷子一齐落在地上。那胖子转过头朝她骂道:“我们自说我们的,跟你有什么干系,你却掉什么筷子!”他说到一半,怔怔地看着兮若,说:“师哥,老大是不是叫我们等一个女人?”瘦子继续划着面,含糊地答道:“是啊。”“他是不是说那个女人长得漂亮?”“据说不错。”瘦子继续划面。“他是不是说那个女人有匹紫的发蓝的马?”正说话间,兮若翻上马,飞驰而出。这时,那个瘦子才反应过来,打了胖子一个爆栗,骂道:“早知道是她,怎么不当即抓住?”胖子捂着脑袋,反击说:“话,我要是不先问了你,我怎么知道。”

    兮若骑着小蓝,耳边尽是呼呼的风声。往后一看,不料那两个怪人居然轻松如此只好,紧跟其后,吓的脸上顿时血色全无。只听那瘦子叫了声“着”,竟一个跟头翻上了马背,那个胖子在后大呼:“这次不算,这次不算,你刚才比我多吃了一碗面,气力比我足!你跳下来,我们再来过。”那个瘦子毕竟头脑清楚一些,对胖子置之不理,一只枯木班的手搭在兮若肩上,低声说道:“快乖乖停下来,否则我送你去喂鱼!”兮若吓的六神无主,大脑一片茫然,只顾着双手紧紧地抓住马缰,渐渐地耳边的海潮声越来越响。那胖子见她对他说的话置若罔闻,抓住马尾,翻落地,使出千斤坠,想凭一己之力,把马拖住。但此马亦非凡品,拖的那瘦子往前滑去。但此消彼长,速度毕竟是降了下来,那胖子也赶上上来,帮着瘦子一起抓住马尾。兮若心中又惊又怕,向后叫道:“快点松手,快点松手!”胖子瘦子一齐叫道:“不松不松!”兮若顿时没了主意,心中一片空白,忽然想到这两人既然是贼人的同党,也许知道我爹妈的况,当下随口问道:“我爹妈是生是死?”胖子瘦子又一齐叫道:“不生不生!”兮若闻言,只觉得一阵头昏目眩,几乎要掉下马来,一个声音在心中反复敲打“爹妈没了,爹妈没了!”其实这两个混人哪里知道她爹妈死活,只是答得顺口,没有思考,就脱口而出了。兮若的口又闷又痛,整个世界好像也黑了下来,只是感觉仿佛要死去一般。只听小蓝一声啼叫,猛地驻足不前,原来三人你追我赶,竟跑到了海边的峭壁之上。

    那胖子见她已经无路可逃,心中很是得意,一跟头又翻上马,生怕她再行逃脱,猛的从后面抱住她,紧紧的贴在了她上。兮若从小生惯养,哪里受过如此屈辱,心中又悲又羞,一时间万念俱灰,朝着天默默地道:“爹,妈,女儿这就来陪你们了!”她猛的一拉缰绳,小蓝也通人意,一声哀鸣,纵声跃出。那胖子没料到她竟然会寻死,急忙松开双臂,使出浑解数,借力一跃,飞上峭壁。只见兮若连人带马,坠入海中,再也看不见了。胖子怏怏地说:“我没有让她去寻死啊…难道见老大比喂臭鱼还难受?”那瘦子大袖一挥,哼了一声:“看你怎么跟老大交代!”扬长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天雨曼陀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