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王小飞来到地里的时候,大伙都在哪等着了。有的推着车,有的就带了几条口袋,王小飞一见这么多人,也忙不过来啊。正在发愁时,他二叔给他出了个主意。农村人嘛,谁不是干农活的行家里手,干脆,让大伙自己上地里挖菜苗,反正都一样,什么好,多少合适,大家心里都有谱。

    王小飞一听就觉得这个主意好,立刻通知大家,自去采摘。人群一轰然而散,三五成群的在菜地里忙开了。等快中午时,手快的人家基本都挖够数了。王小飞开始给各家各户登记,一直忙到下午三点多,总算忙完了,王小飞是又饿又累,干急回家吃饭去。不过好在,二叔把组织联防队的事,给大伙一说,他们也都同意参加,这下老爸不用再这儿受冻了。

    他回到家,老爸老妈都在。看见王小飞回来,他老妈忙着去给他端在火上的午饭。

    “都弄完了?‘王军问儿子,“咱村的都发完了,还有我岳父他们村的,还没来;领哪?”“嗯,不过听说你今天让村里人,自个到地里挑,要是剩下的菜苗不好,你不怕亲家生气啊?”

    ‘爸,你就放心吧,咱那菜苗个顶个,不怕他们挑。““好,这就好,对了这是今天卖菜的钱,一共是七千五百块。”“啊,爸你拿着就行了,还有不是说一个月一清吗,怎么今天的先给了?”

    王小飞没接了老爸递过来的钱,问道。

    “叫你拿着你就拿着,你妈说了,以后家里的钱都交给你,等你和菲菲正式结了婚,这钱还得交到她手里,你以为什么啊?”“喔,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老妈这是在放权啊,自己不过是个过渡,李菲这丫头彩是太子啊。”

    “李经理说上次的菜钱还没结清,只好先这样一天一节,等到月底把上次的结了,还按老规矩来。”

    爷俩正说着哪,王小飞老妈端着腾腾的饭菜上来了:“别说了,小飞忙了大半天了,快吃饭吧。”

    老妈这么一提,王小飞更饿了,顾不上说什么,狼吞虎咽起来。

    吃完饭,寻思着在上猫一会儿。刚躺下,手机就开始唱歌,郁闷的要死,还是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老妖”。

    这老妖,大名,李树,至于为什吗叫老妖,王小飞也不知道,好像一开始别人都叫他老妖。他可是和王小飞同学六年的同学了。自从初一哪年,就和臭味相投的王小飞几个,混在了一起。李菲也是其中之一,不过,高中时,李菲考到了别的学校,这才分开。想想,老妖几个要是知道李菲现在是咱的老婆,一定会大吃一惊。

    接通电话;:“喂,老妖,你丫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啊?“”嘿,飞子,哥们现在不是打到回府了吗,赶紧的给你老人家报个到不是。“”骗谁那,前端时间,毛猴他们还对我说,你丫给着你女朋友到她s市去了,怎么没在丈母娘家,二十四孝,咋回来了。“”嗨,崩提了,丫的,到S市没两天,她妈连门都没让进,这老妖婆,给她女儿,找了个中年大款,这不被蹬了嘛,老子一气,就回来了,现在跟及个哥们开了家饭馆,有空戴着嫂子来啊。“”好,这没问题呀,不过老妖你也别烦心,这样的女人,不要也罢。“”好了,崩安慰我了,我早看开了,对了,听说王宝几个组织同学会,知道了吧?“

    ‘这个我知道啊,怎么你还不知道?“”这不废话吗,我知道还跟你说什么啊,丫丫个呸的,,准是王宝几个先别,哪时候,他们几个学习差,还专门找咱们几个的麻烦,不就是丈着家里有全有钱嘛,听说现在都人抹黑狗样的进了政府机关了,嘿,你说政府的形象还不得被他们几个害群之马,给抹黑呀。“”王小飞笑笑:“我说老兄,你就别在这悲天悯人了,听你这口气,你是不打算去了。”“去,干嘛,看他们臭显摆啊?你要去我就去。“

    “嗯,去吧,有的人都,好几年没见了。“”哦,我知道了,有况啊,好像某人还有个老人哪,嘿嘿。“”电话那头传来老妖特有的笑声。

    ‘嘿,老妖,可别乱说啊,我们可知是朋友而已。“”嘿嘿,真的只是朋友,还而已,不知道谁当年寻死觅活的.....哈哈。“

    王小飞一阵懊恼:“好了,我承认我们是有一段,不过那时不是还小嘛。“”好了,不说了,对了,那天把嫂夫人拎出来,让我认识一下行不我看看那家的闺女,把我们实验中学的校草,给抵到回家了。“”好,到时,你可别吃惊啊、“”嘿嘿,还能下到我老妖,是不是长得对不起观众啊、?“”去你的吧,你要是让他听见了不吧你的嘴撕烂。“”啊,我认识的,你....你不会是说....“

    “嘿嘿,到时你就知道了...”说完不等老妖说话,就挂断了电话。老妖不死心的连播几个电话,王小飞得意的笑着就是不接电话,丫的叫你奚落个,吓死你,看来我家菲菲当年小辣椒的威名还在啊,到时...

    不理王小飞在那胡斯乱想,老妖拨了几同电话,见王小飞就是不接,气道:“丫的,算你狠...’只好给王小飞发了个短信,告诉他,同学会是在星期天晚上的凯歌酒店举办。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奋斗乡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