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回家

    王小飞到香港澳门的博彩公司,取得了他在世界杯投注上的收益,不敢在那里多呆。当天就坐晚班飞机回了S市,他怕被一些莫名其妙的人要点零花钱花花。回到自己的出租屋,他抱着存有五千多万美元的银行卡,兴奋的满打滚。这下咱有钱了,是不是也该来个衣锦还乡。记得老爹老妈最大的愿望,就是让自己在城里按个家。自己上辈子,连自己都差点养不起,何谈买房。现在他王小飞加上足彩的钱也是一亿万富翁。虽然,在S市还和那些真正的富翁比不起,当在他的家乡那座中小城市绝对算的上前十的。既然,打算回农村,不如,就在市里买一房子,即了却了父母的心愿,不让他们再为自己心。自己以后到市里也有个落脚的地。。王小飞在出租屋收市了一下衣服,看看陪了自己两年的电脑,是到他光荣退役的时候了。王小飞,把电脑就近再一电脑店处理了。想当初自己买的时候,要两千多,现在只卖到几百元。其实王小飞对它,的保养还是很好的。可眼下没办法,带他回去,只好卖了事。出了电脑店,王小飞,又到火车站买了第二天的火车票。原来王小飞来回都是买硬座的,一座就是一二十个小时,那个难受,相信坐过的人一定都深有体会。现在他觉定奢侈一把,软卧,咱不差钱。在外面转了一圈,吃了顿饭王小飞就回了出租屋,看看没拉下什么,省的第二天赶火车着急上火的。房子,他租了两个月的。这几天也到期了,他给房东打了个电话,和房东结了水电费。让他明天一早来收房,办完这些,王小飞洗洗睡了。。第二天王小飞,最后检查了一遍确定没拉下东西,和房东交接了房子,便带着行李去打车去了火车站。在火车上,看着眼前景物飞快的向后滑去。离家乡越来越近了,虽然这一世,寒假还是在家过的,可上一世他可是几年没回过家了。“老爹老妈,等着吧,儿子这辈子一定争气,一定让你们过上好子。”王小飞下定了觉心。火车一路叮叮晃着进了驶进了L市火车站。王小飞的家在L市下面的一个县城旁边,在火车站有直接到他家村口的公交车。王小飞决定先不回家,他先找了一家旅馆住下。有打上车,到市里的各个新开的小区的售楼处转转。L市这时候的房价一般一平米两三千,好的别墅也就是四五千。比起S市少老一大半。王小飞转了一圈,决定给父母在临河的千山小区买一房子,千山小区临近市郊,绿化的好加上临河,空气质量比市里好的多。适合老人住,自己在市里的绿源小区买一方便以后到市里办事住着也方便。打定主意的王小飞走进了售楼处。几个售楼小姐正在吹牛打,见王小飞走进来,竟没一个上来,招呼。难道哥长的像是打酱油的。靠,狗眼看人低,就在王小飞等的不耐烦时。从后面又走出一个售楼小姐:“先生,是要房的吗?”王小飞点点头。“那,您需要什么户型,我们这儿有七十平米以下的小户型,也有一百平米的,先生要拿种。”她不理,后面几个同事的嬉笑声继续给我王小飞介绍。“嗯,千山小区也是你们公司开发的吧?”“是的,请问您是不是需要看一下房?”“不用了,千山小区,和绿源各要一四室两厅的房子。”售楼小姐见王小飞一要就是两一百二十多平米的房子,两眼一亮,这个月自己的提成又要多出一万多了。更加的说道:“先生,你是全额,还是贷款?”“全额。“全额付款的话,我们将给您打九七折,令送您精装。“好现在就能付款》”王小飞给售楼小姐说了自己选定的户型单元楼层,确定一下,就刷卡付了款。在先前那几个售楼小姐懊悔的目光注视下,带着房子钥匙和那个售楼小姐出了售楼处。他们要到房管局交房产税,顺便办理房产证。办完这些,售楼小姐回了售楼处,王小飞兴奋的在街上溜达。MD,咱也是有房一族了。现在就差一部车了,王小飞对什么系车不感兴趣,他到汽车销售公司选了一部国产的价值三十多万的越野车。他想着,以后打算在农村混了,虽然家乡地处大平原,交通方便,但为以后着想,越野车明显更合适。他的驾照是在大学时就办好的,试了车,觉得还不错就买下了。至于回了家父母问起,自己拿来的钱,又是买车,又买房的。他早就想好了说辞,现在时不时有人卖彩票中大将的,就不兴你们儿子中一回啊。‘王小飞志得意满的开着车,回了旅馆,跑了一天,他也累坏了,简单的吃了一顿,就带着兴奋进入了梦乡。。第二天王小飞,把行李丢在车里,开车到装修公司谈了装修的事。又到电脑城买了一台联想笔记本,回了家也不能不上网啊,前世他可是标准的宅男,离了电脑还行。到电信那开了无线上网。有办了张新的手机卡。开着车回家了。有车就是方便,不到四十分钟王小飞就回到了家,由于是刚到中午,太阳毒的很,路上没多少人,处了村东头大树下趟这几个乘凉的人。王小飞开着车顺着熟悉的过道,到了家们前。看着熟悉的小平房,他忍着泪,推开了门。"谁啊?”从屋里传来,王小飞的妈妈李萍的声音。“妈,是我。”“呀,小飞回来了.‘李萍一听是儿子回来了,赶忙,推开门,当那熟悉的面容出现在王小飞眼前,他在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哎,这是咋了,是不是谁欺负你了?”望着妈妈,那关切的目光,王小飞赶紧,收住眼泪:“没妈,没人欺负我,我就是想你和爸了,嗯我爸哪?”“寒假不是才见过,有啥好想的。你爸被人请去打家具区了。’“这么人的天他还出去干活,以后我也能挣钱了,你和爸别那么拼命干了,我养活你们。王小飞的爸爸是个木匠,收益还行在这一片有名的,所以谁家打家具,都找他。‘“你挣钱是你的,趁着还能干的动,多挣两,攒着给你去媳妇。你还没吃饭吧,等着妈给你做你最喜欢的捞面。“吃过饭,过了不久,王小飞的老爸王军,就回来了,“咱家谁来了,门口停两车。‘“爸,我回来了,那是我的车。”“啥你的车,你那来的钱,咱家虽然穷可从来不干什么违法的事。”“爸,你想那去了,那是我买彩票中的奖。”“啥,买彩票,中了多少?”李萍一听儿子中将了,赶忙问。王小飞伸出一根手指,“一万。?”“他那两车就得几十万,老婆子太没见识了,一百万。”王小飞摇摇头。“一一千万?”王小飞点点头。“老头子我不是在做梦吧,咱儿真中了一千万。”李萍不敢相信的问王小飞的老爸王军。“嗯,爸,妈是一千万,不过交了税就只有八百多万了,我不光买了车,还给你们在市里买了一房子,等过段时间装修好了就可以搬过去住了。”"你这死孩子,有了钱也不能这样花,市里的那房子留给你娶媳妇用。“”妈,我买了两那,你们就放心的住吧。李萍听见王小飞买的是两,对他又是一顿说咯。“你妈说的对,有钱也不能这样糟践,再说乡里乡亲的住惯了,一下搬到市里,我和你妈可不习惯。‘”那您二老啥是想住了去住一段嘛,在说现在买房等几年它一升值,咱也不吃亏。“王小飞老爸老妈见木已成舟。也就不再说什么了。“爸,我想回来包块地。你看行不行?”“我和你妈好不容易吧你供出来了,你回来种地,这不是让人戳我的脊梁骨么?”王小飞的老爸一听王小飞要回来种地,顿时火冒三丈。“爸,我是说,我想考村官,你不知道现在大城市里的工作多不好找。‘王军当听到王晓飞是要考村官也就不是那么生气了:“这也是,考村官也行说不一定以后还能成国家正式干部,你怎没说要包地,’”我是想,咱家现在有了钱,不能把它放哪生仔吧,咱包地,现在国家有政策,做别的咱有不懂,包地最保险。“话是这麽说,行不过你的给我考上村官再说。”"行,爸你就瞧好吧。‘看爸,你得瑟的,骄傲可要不得。’王小飞赶忙装作一副受教的样子,李萍看着这爷俩一阵好笑。就这样王小飞和父母商定了,包地和考村官的事,一家人欢喜的开始了准备晚饭、。。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奋斗乡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