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加)

    伴着世界杯的战火越来越烈,十六强产生了,王小飞也收获了,他在世界杯投注上的第一桶金。他到足彩中心兑换了彩券,交了税还有四十多万。这让王小飞着实兴奋了一阵,但冷静下来,他想是不是把这些钱也投进去。可你买对一次,可以说是运气,你要是每次都中奖那就有古怪了。老一辈人教导我们,不能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听说有香港澳门那边的博彩公司也开了世界杯的盘口,他反正也没事不如就去那边去投注,还可以顺便旅游一下,看看特区体会一下咱社会主义对资本主义的优越。想到这儿,王小飞打开电脑赶紧向百度大婶求教。他在网上溜了一圈,看看哪家旅行社的港澳自由行的价位比较合适要那些手续。为啥要自由行哪,王小飞觉得他去投注世界杯的事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他选定了市里一家价格适中,信誉还算比较好的旅行社,按照上面的电话打了过去。旅行社说,价钱哪就是按照网上公布的来,其他的也没什么。就是签证要等个五六天,夜可以快点,当然这得加钱。对于旅行社的一些个黑幕,王小飞也是早有耳闻。他着急着去投注懒得和他们磨嘴皮,谈定这些王小飞带上钱和份证到了旅行社。过了两天旅行社打电话说是签证下来了,叫他准备一下就可以成行了。王小飞到旅行社取了签证,又顺便去中国人民银行存了钱,好到香港那边的分行办理外汇兑换业务。第二天一早王小飞简单洗漱一下带上几件衣服转进书包,就取了机场。到前台取了前天定的机票,过了海关登机。不一会,飞机便起飞了。王小飞坐在机舱里,看着窗外朵朵白云,心里感慨万千,自己上一世穷困潦倒到死也没坐过一次飞机。自己重生以来,自己的人生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飞机一在香港降落,王小飞顾不上欣赏这颗东方之珠的风光和繁华。打了一辆出租车到自己在网上找到的在国际上信誉良好的博彩公司下了注。接着他马不停蹄的坐上到澳门的班轮,到澳门这边的博彩公司投下同样的钱。出了博彩公司的门,王小飞摸摸口袋里只剩下一万多港币,看来自己想在香港澳门好好玩玩是不可能了。谁叫自己光顾着投注,脑子一,把钱都投了进去。“哎,这叫什么事。”王小飞叹了一句。他抬头看了看不远处闻名全球的葡京赌场,既然来了澳门不去这些大赌场里见识一下,太亏了。自己的异能就是对植物控制,哪说不定也能利用异能控植物去偷窥别人的牌。万一不行,留下路费大不了回S市吗,要是行的话不也解决一下眼前的燃眉之急。打定主意的王小飞走进了葡京赌场。一进门就有服务生上来招呼他:“先生这边请。”服务生吧他引导到吧台,兑换了筹码。王小飞心里感叹不亏是大赌场这服务态度就是好。王小飞拿着筹码走进赌室,之见靠墙摆了几排老虎机,大厅中央是几台轮盘,也有几桌赌客在玩二十一点和其他一些棋牌游戏,还有色子。因为不是晚上赌客不是很多,但人数也相当可观。大厅里充斥着老虎机的音乐声,男女的叫声和叹息声叫骂声。服务员穿梭在各个赌桌间。王小飞观察了一下,看到那边赌桌后面摆了几盆盆栽。正好给自己试验一下异能。他快步走了过去,左右看了一下,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赌桌上,没人主意他。于是他装作欣赏盆栽的样子,伸出手把摸着盆栽的叶子,运起异能试着去看几人的牌。眼前一阵模糊,几人的牌清晰的浮现在王小飞面前。他对面的那人手里是同花顺,不出意外的话,这把他是稳赢了。看来这异能也是可以用在赌桌上的,王小飞心中大定。这时他旁边的一人,可能是输光了,骂骂咧咧的站了起来走了。王小飞迫不及待的坐了上去,他急着弄点钱,关键是他的座位旁边就有一棵盆栽,偷窥方便啊。。荷官发了牌,王小飞看了看这把他的牌面不大。一张老K,两张红桃把,一张梅花九底牌是方块A。他赶紧用异能看一下其他三人的牌。他对面是一一头黄毛耳朵上有好几个耳钉流利流气的年轻人,右边是一中年人,左边是一大胡子。他们几人就说黄毛的牌稍稍大点,中年人和大胡子比都比王小飞的小。“庄家说话。”荷官说。黄毛轻佻的说:“先来一百块。”王小飞他们在一楼一把的赌注很少有几十玩的的所以开始多是一两百开始。“跟”“跟”王小飞几人也下了注。就这样几人你来我往,下了几轮注,黄毛和那中年人先后弃了牌。最后一亮牌王小飞赢了。“靠,这么烂的牌你都赢。”看了王小飞的底牌黄毛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嘿嘿,运气运气。‘王小飞一副猥琐的样子。听人说,香港澳门这边的黑社会可是牛叉的很,这黄毛一看就不是啥好人,说不一定就是道上的,还是不得罪的好。荷官把桌上的筹码往王小飞面前一推,王小飞的筹码有了一万多了,这一把就几乎翻了一番,这赌博真是暴利啊。当然你得赢了才行。几把下来王小飞是输少赢多,他的筹码也有个十几万了。而刚开始的中年人和大胡子也输光了,眼下和他们赌的事两个新来的。“小兄弟,看不出来啊,你还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和哥哥我到二楼去耍耍。”黄毛提议。王小飞也想到二楼看看,就点点头,和黄毛一起上了二楼。一出楼梯,王小飞只觉得眼前一亮。这二楼,果然和一楼不一样,不但装修更豪华,连服务生业是漂亮的兔女郎,这些女孩坦,衣着感。王小飞那里经过这样的阵仗啊,看的他是面红耳赤。他当初和马莉在一起的时候也就是拉拉手亲个嘴,点到为止的。看他一副紧张的样子,的黄毛哈哈大笑:“兄弟,你不会是个雏吧,这里三楼的贵宾室还有比这更漂亮的妞哪。”“我怎么会...“王小飞弱弱的答了一句,心里却想还有更极品的妞,有机会一定要见识一下,咱可不是色狼,孔老夫子,都说食色也,古人也说秀色可餐。咱是欣赏,对欣赏一下,不算错吧。黄毛也不等王小飞找了个坐,就多了起来,王小飞,寻了一阵,找了个有盆栽的坐夜坐了下来。赌了几把,他听他那一桌上一麻杆和易肥头大耳的中年人互相称呼**科**局,听他们的口音是北方人,可能是国内的国家干部。王小飞早就在报纸上听说一些国家干部利用公款或者贪污到澳门这边赌博,一掷千金眉头都不皱一下,看来是真的。看着眼前两人输了一两百王的豪爽劲,王飞心里就是一阵厌恶,这些个国家干部不是想着为老百姓办事,而是整天想着如何享乐。王小飞也失去了继续赌下去的兴致,他带上赢得一百多万筹码,和黄毛打了个招呼,到一楼把筹码换成钱,打到自己的账户上,就出了赌场。王小飞看着灯红酒绿的澳门夜景,吐了一口闷气,自己*都不是,管他们干啥。“咕咕”肚子一阵抗议,王小飞这才想起自己从早上开始还水米未进哪,连跑两地,又和那些赌客钩心斗角了半天疲倦的很。现在填饱肚子要紧,他到一酒店开了房,又叫了一些吃食,在房间里草草吃了一顿,洗洗就上了,他想着是不是把今天赢得一百多万也投进去,,这样想着一阵倦意袭来,他也就不想那么多了一会儿就睡着了。一夜无话,第二天王小飞还是决定再拿出一笔钱投进去,他想到自己能大笔的赚钱的机会也就这一次,以后用钱的时候多着哪,要是到那时后悔也来不及了。他又到几家不同的博彩公司下了注,还故意选错几场比赛结果,以免引起别人注意。办完这些,王小飞心里盘算着,他买的世界杯八强,冠亚军,单场胜负和金球金靴奖的这些个收益大概有几千万美元,再加上国内的足彩,虽说人民币升值了,也有几亿元。想到这,王小飞一轻松红的有剩下的钱在想港玩了几天。这样过了几天,要领毕业证了王小飞回到了学校。他想着哥几个马上就要分开了,四年的兄弟转眼就要天南海北个在一方,心里就是一阵酸涩。趁着大家还在一起还是好好聚聚,他决定叫上老大老二,还有许久没露面的老四钱宝,请大伙吃个饭。虽然自己眼下还不能告诉老大他们自己发财的事,但这之前请他们吃顿好的还是能办到的。这样想着王小飞掏出手机拨通了老大张力的电话。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奋斗乡野》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