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树洞之底

    退出擂台后,云玖又随机了几场,虽然对手都不怎么样,但是也算稍微解了解馋,至少也享受了一番虐人的乐趣了。

    晚上登上游戏,系统保护的白光才暗下,云玖就听到一声咆哮在耳边响起:

    “你怎么没去竞技场,老子等了你一天,一天!”离鸿揪着云玖的肩膀,一脸的愤怒啊愤怒。

    “你什么时候说话自带回音了!”云玖淡定地拉开离鸿的手,淡淡地说了一句。对于离鸿堪称挑衅的行为她倒是不在意,自家弟弟,偶尔宠溺一下是应该的。

    “……我问你为什么没去竞技场?”离鸿脸部的表扭曲了一下,又扭了回去,继续咆哮。

    “我去了。”

    “那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不来找我!”

    “你说话真的自带回音了!”云玖一脸惊奇又认真地对抓狂地离鸿说道。

    ……离鸿抽出匕首,扑向最近的一头魔物,泄愤找虐去了。

    云玖摇头叹气,人总是这么容易就失去理智啊!真是太不智慧了。

    今天云玖没有像昨天那样全程看戏,让离鸿一个人奋斗。因为才登上游戏,她就接到了系统通知,她刺杀利安德尔的任务时限只剩下一周了。

    眼前的离鸿是利安德尔的徒弟,云玖神复杂地一边打着魔物一边看着离鸿,她的内心无比犹豫。如果照平常的话,她早就用手段从离鸿那里出利安德尔的消息,然后先杀徒弟再杀师傅再杀徒弟再杀徒弟……直到把徒弟杀到留下心理影为止。如果是现实中,那么她的手段就更多了。

    第一,查遍他的祖宗十八代,抓住他的父母或者女朋友,如果他最在乎的是那条宠物狗,那么她也不介意绑架那条宠物狗。当然,如果那狗一直叫,不听话的话,先杀了也没关系。这是他们最常用的手段;第一,把人抓起来边折磨边审问,然后再杀人灭口以绝后患。这个手段比之第一个更受人欢迎,因为他耗时最少,效率最高并且后患最低;当然她还能选择使用美人计,先骗色,再骗最后杀人灭口拍拍手潇洒离开,这是很多女同胞们最喜欢的手段;还有第四种,24小时全程监视,这是最不打草惊蛇的方法,但是也是最耗时耗力的办法,一般除非况特殊,否则他们是绝对不会使用的。当然,以人类的智慧,还能有第五第六……第一百之类的,但是无疑,这些方法都不适用于云玖和离鸿之间。

    把自己的亲弟弟的吊起来打,云玖舍不得;装清纯小美女骗财骗色,云玖暂时没有**的打算;绑架亲朋好友,云玖承认这个方式很有,而且在得到报之后她还能撕票,只是想想,云玖就忍不住干上一票。但是为了游戏里的一个小任务,就特地跑回现实绑架自己的老爹,云玖又不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至于最后一点,时间紧迫,她还没那么闲。

    “喂!你到底要看到什么时候?”

    离鸿被云玖盯得毛骨悚然,终于忍不住再次咆哮了。

    云玖被离鸿咆哮回神,她摸摸下巴,看着离鸿恍然一般地微笑,道:“我终于想到第一课教你什么了。”

    离鸿扭过头,不看云玖,但是耳朵却扯开了,全副心神都关注着云玖。

    云玖继续笑,道:“我应该先让你学习好什么是尊师重道。”

    “靠!你以为老子是真心拜你为师的,老子只是打赌输给了你而已,你还真以为自己是老子的师傅!”

    “可,事实上你确实拜了我为师。”云玖侧侧脑袋,无辜说道。

    离鸿看着云玖,气得脑门冒烟了。

    “当然。”云玖摊摊手,又说道,“只要你哪天能打过我就能叛师了。”云玖给离鸿指了条明路。

    有了叛师的惑,离鸿刷怪练级的兴致更高了,他仿佛一下子加满了BUFF,化成为无敌赛亚人,挥舞着两把匕首,和魔物干的风生水起。

    树洞副本并不大,至少没有云玖想象中的那么大,不过三个小时,他们就刷到了底层。鬼火森森,幽长的走廊被渲染得幽绿一片,知道一点红光从前方突然闪过。

    “到了!”离鸿惊喜地叫了出来,脚下加快,朝红光闪起的地方跑去。

    这是个巨大的广场,或者用一个更贴切的词来形容的话,这是一座巨大的墓地。

    由一块块平整的巨石铺就而成的圆形的广场中央是一座神一般的建筑物,不过,看风格却与许配利翁的完全不同。相较于许配利翁的大光明气势,这座神更加静谧幽深。黑色的玄武岩精雕细琢而成的巨石柱撑起低矮的屋顶,星星点点地光芒在黑色的石料上幽幽的闪烁着,就好似那夜空中的繁星,安静却美丽无比。神的正门的横梁上,用古老的文字书写成弯月的模样,即使并不认识这些字体的人,也能在第一时间读出它所代表的意义——塞勒涅。

    月亮女神塞勒涅,许配利翁之女。

    云玖和离鸿既不是考古学家也对这种充满了人文古迹气息的事物不感兴趣。因此,他们只是小心翼翼地勘察了一下周围,确认没有危险后就直接朝神里走去。神,在守望世界中是无比神圣的存在,因为她象征着维系这个世界的意志。

    因此,当看到这个写着塞勒涅的神的时候,离鸿激动了。

    当然,这种激动作为菜鸟的云玖是不会明白的。

    神里的光线比想象中的要黯淡,空气中充斥着一股霉味,好像上千年没有人光顾一般,沉淀了历史的残骸一样的森冷。神很大也很空旷,里面唯一的东西就是一口巨大的棺材。应该是口石棺,合得严严实实,上面雕琢着精美的图案。不过,在时间巨大而难以抗拒的侵蚀力量下,这些图案都已经模糊不清了。

    “当当当当……”一阵空洞的滚动声突然在静谧的神中想起,而始作俑者离鸿更是被这个声音吓得跳了起来。

    “是个牛角。”云玖第一时间就看到被离鸿踢出老远的东西,她弯腰捡起来看了看,做出了判断。

    应该是个十分漂亮巨大的牛角。似乎是金属制成的,但表面已经被腐蚀的厉害,黑成了一片,只是偶尔的几处地方,闪过点点金色的光芒。

    “在守望世界里,牛角代表着月亮,是塞勒涅的象征物。”对游戏知识远比课本知识熟悉的离鸿马上说道。

    要是当代的这些沉溺于网络游戏的青少年们,能把对游戏知识的记忆力用在课本上,那这个国家的前景相信会精彩无比。

    “看起来神已经被污染了。”云玖捏了捏手指,手指上隐隐传来灼痛的感觉,让她第一时间做出了判断。虽然对游戏背景了解不多,但是见多识广地她轻而易举地找到了真相,她抬头看向神的顶部,正对着那口巨大的棺材的上面,有一个环形的事物漂浮在那里,淡淡的晦涩的感觉从那个事物上朝外辐开来。云玖感觉无比敏锐,一下子就找到了关键。

    “这个是什么?”离鸿顺着云玖的动作朝头顶看去,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来,拍手叫道,“我知道这里是哪里了。”

    “什么地方?”

    “这里是传说中的牧羊人之墓。这个副本是守望世界少数几个被公开的特殊副本之一。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副本的入口应该是在塞勒涅峡谷,没想到竟然会是在森林里。”离鸿一脸的惊喜难掩,他兴奋地朝那口巨大的棺材跑去,正要伸手去碰石盖,却没想到一直拿在手里的牛角突然强光一闪,把他震出了神

    云玖迅速戒备,看向那个再次落在地上的牛角,相比之前的破旧,现在的牛角周围浮现出了一层淡淡的金色的光晕,眼尖的云玖还能看到那金色的光晕正不断地和黑色的部分较量着。

    “靠!怎么回事?”离鸿提着匕首从外面冲了进来。

    “不动脑子的原因。”云玖头也不抬,讽刺道。

    “靠!”离鸿又靠了一声,却没有多说什么。

    “讲故事。”云玖现在知道了石棺不能碰,牛角也不好相与,于是靠着石柱坐了下来,微笑着向离鸿提议道。

    “你觉得现在是听睡前故事的时间吗?”离鸿显然还没领悟云玖行为的真谛,又吼了。

    “你之前不是很得意于你找到的那些故事吗,现在给你机会,讲故事。”

    “你之前也说‘强调过程的人在得出结果之前,已经被打上了能力不足的标签。’”离鸿嘲讽。

    云玖无奈一笑,看着离鸿的眼神多少带着些宠溺:“虽然很欣慰你能记住我说过的话,也很高兴你还能复述出来,但是……”

    “什么?”

    “但是如果你想要想我炫耀你的记忆力的话,很可惜你用错地方了。”

    “什么意思?”

    云玖叹了口气,解释道:“意思是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塞勒涅的资料而不是吐槽。”

    “……靠!”

    “你除了‘靠’还会说什么?”

    “……靠!”。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守望世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