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定计灭傲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酒乘凉 书名:神通乾坤
    八人如虎一般扑向桌来,门宇面色平淡的弹出一道真气洞穿了这八人的左耳,屋内嗷叫连连,八人捂住自己的耳朵,惊恐的看着门宇。

    刘威将酒壶铿一声按在桌上喝道:“去换一壶好酒来,否则你便和这八人一样。”小二哆嗦的看向掌柜。

    掌柜是着黄色绸衫,大腹便便的走来,走的是八字步,周气息朦胧,居然有酿丹期的修为,对小二喝道:“四位客官,抱歉万分,下人不懂事。”

    掌柜朝着小二使眼色呵斥道:“还不快换好酒。”

    小二赶忙换上好酒,刘威迫不及待的倒满一杯喝起来,酒水一入嘴,刘威的脸色顿时变了,嘴角勾起一摸邪气的弧度,对苍渊三人说道:“你们也尝尝,这酒还真是~~特别。”

    一尝门宇狂怒,一掌抓住了掌柜的后颈喝道:“你胆敢下毒,看打。”刘威忙劝阻道:“别打,打他也没用。”

    门宇气恼的甩拳问道:“那你说怎么办?”

    刘威嘻嘻笑道:“不就是一壶毒酒嘛?请这位掌柜和他的小二一齐喝上一杯也就是了,反正毒不死人的。”

    “不错的建议。”门宇面色舒缓道。掌柜和小二的脸色顿时狂变,忙求饶道:“四人大人,这穿肠散可喝不得,喝了必死无疑的。”

    刘威面色一冷喝道:“胡说,本大爷喝了怎么就没死,什么必死无疑,你纯粹是瞎掰,给我喝。”手指在酒杯上一弹,酒杯飞直落要逃跑的小二后颈,将其砸晕。

    门宇高兴的将掌柜的下巴捏脱臼,强行将酒壶全部塞了进去,掌柜痛苦的趴在地上不住的从喉咙里扣着毒酒。

    刘威猛的一拍桌子喝道:“掌柜的,若你说清楚这酒楼是谁开的,我说不定还会救你一救。”

    慌张失措的掌柜指手画脚的指着自己的下巴,门宇瞧了一脚踢上去将他的下巴粗暴的凑好,问道:“可以说了。”

    “这是我家侯爷的产业。”

    “你家侯爷是谁?”刘威问道。

    “温武候。”掌柜口吐黑血痛苦倒地,眼看就要毒发了,刘威哼着打入一道星力驱散了他体内的毒物,寒着声音说道:“回去告诉你家什么侯爷,告诉他傲家人早晚会找他算账的。”掌柜猛的抬头,满脸惊恐的看向他们,可是哪里还有人,四人早已经不知何时离去了。

    深夜,寻常百姓家早已经闭户休息,而温武候府还是灯火通明,温武候,名唤温良玉,他虽世袭爵位,但是却有一颗上进之心,十六岁便试中第,成了当时名噪一时的神通,即便如此,他还是不满足,二十岁随父出征,力挽狂澜,力扛北方敌寇入侵。战功卓越,深得楚国国主器重。

    如此深夜,他还在庭院中打拳练气,他上半赤露,烛火映着满是汗水的上半,露出那一的伤痕。

    白天刘威等人大脑望月楼的事他早已经知晓,被烦恼的事,这位中年大汉一脸的晦涩,心烦不已。

    刘威四人漂浮在半空,也急于飞下去,没想到温良玉倒先发现了他们。大喝一声:“什么人胆敢窥测我。”

    刘威四人对视一眼,暗道此人有些本事,刚刚要下去现,只听院中冒出了一人声音:“不愧是温武候,我只是稍稍吹了口气便叫你发现了。”嗖的一道剑光直温良玉的眉心。

    温良玉伸出双掌掌力滔滔拍出,喝道:“又是你们这些供奉,险小人,有胆出来一战,别就会用这暗器一般的飞剑。”飞剑被他一掌拍飞,折返回去。

    只见三道影自墙上翻下,如鬼魅一般的来到温良玉周围,三人成三角站立包围住了他。

    刘威微笑道:“似乎有人和咱们是一路的。”

    蓝乐儿不屑道:“什么一路,这三个人明显就差劲的很,我敢打赌在那人手下根本就撑不了几招。”

    刘威忽然脑筋一转,嘿嘿笑道:“走,戴面具下去,佯装是帮温武候的,咱们来演场大戏出来。”

    门宇第率先明白嘿嘿笑道:“好办法,用傲家份挑拨这些人,让楚国君臣不和,到时候有好戏看了。”

    嗖的一下子四人突然临空降下,恰好落在温武候跟前,门宇朗声叫道:“侯爷你受惊了,我傲家最该万死,为保你秋霸业能够成功,这些今一个都留不得。”

    温良玉一呆,瞬间就明白过来,一拳轰上门宇骂道:“你这混蛋嘴里说什么?”门宇早就闪开。

    刘威一掌拍向其中一名刺客,掌力虽猛,但是却是暗藏玄机,恰当好处的将这名刺客的骨震断数根,然后一股柔和大力将他弹飞。

    其余俩名刺客则是直接惨死在蓝乐儿俩人手上,温武候指着雷厉风行的刘威四人喝问道:“你们四个为何要陷害我于不忠不义。”

    刘威哼声道:“谁叫你们得罪我们傲家人,温武候,你就等着灭族大祸吧。”温良玉恼羞成怒,扑上来,但是哪里捕捉的住,刘威几人早就飞遁而去。

    “不妙,来人更换朝服,我要连夜面见皇上。”温武候匆匆进宫前去解释,可是供奉已经抢先一步上报他图谋不轨之事,温武候被下令软宫中。

    刘威等人一直跟在其后,见皇帝对他起疑,他冷冷笑道:“咱们去供奉那里烧把火,就说威胁他们放了侯爷,我就不信这事还闹的不够大。”

    “好。”不良四人组向着朝堂供奉而去。

    刘威直接招来一记巨大的神雷劈下,顿时供奉化为了恢恢,门宇朗声道:“傲家办事,闲杂人等闪开。”

    七八道飞剑从内飞而出,露出了真容来,这些人都是各门派派遣的最具仙风道骨的道士,如今他们被人砸到了家门,如何不气,指着刘威四人的鼻子骂道:“傲家狂妄小子,你们胆敢砸毁我等道场,看剑。”

    刘威等人以无与伦比的速度,子化作四道风躲闪着这些人的飞剑,飞剑化作数道流光在空中交织,可是就是奈何不了刘威几人。

    苍渊斗的乐呵了,笑嘻嘻的冲上他们每个人面前,一拳撂倒一个,将他们的扔进了火坑,烧的他们成了活脱可的猴子。

    “哈哈,火烧猴子。”刘威几人捧腹大笑。

    门宇佯装严肃对他们喝道:“尔等听着,我家侯爷乃是真命天子,你们这等小人妄想加害,休怪我傲家举族灭了这楚国。”

    嗖一声,四人的目的达成逃之夭夭,只剩下一肚子鸟气的各派弟子,以及那位被羞辱不是正统的皇帝,气的发疯的他当场下令屠杀傲家九族,势要灭杀傲家。

    风雨来,而傲家一切还未有防备~~~

    距离傲家被灭已经过去半月,楚国看起来平静如常,但是明眼人就看的出,陛下已经偷偷的调派强兵前往西部红叶镇。而那些各大门派中鲜少出门,或者已经快要隐世飞升的老古董们也纷纷出山,向着红叶镇汇聚,一场大战即将开幕。

    此刻天沉沉的,乌云压在众人心头,有些低闷,刘威四人如今撤去伪装,以天剑门弟子前来汇合此地。

    红叶镇上寻常百姓此刻已经看不见人影,各门派弟子在此地不断巡逻,忽然间,天空的乌云被一股祥和之气吹散,只见四人驾云徐徐而来,这四人生的仙风道骨,亲切可掬的,这些巡逻弟子哪里见过这等仙术,纷纷惊叹不已,负责巡逻的弟子是天玄宗的意心道长,见刘威四人步下云雾,赶忙上前拱手问道:“贫道天玄宗意心,敢问四位前辈出自何门派,此次可是前来相助讨伐傲家众贼寇的。”

    刘威点头,微笑拂袖,将意心托起,道:“我四人是天剑门弟子,可怜我天剑一脉,如今就剩下我师兄弟几人,这傲家灭我山门,着实该杀。”杀字出口,的意心骇然退了三步,惊悚的看着他。

    门宇上前拍在他的肩头,一股纯阳之气舒缓他受惊的元婴,道:“别怕,我师兄因为师门事一直耿耿于怀,对于傲家是恨之入骨,不过他人不坏,此次听闻傲家所作所为,我等前来只为出一份力,也好为师门死难报仇,不知可否容我等加入?”

    “当然欢迎,有四位前辈在此,我想那傲家定难逃此劫。”意心带路,他也没敢怀疑刘威他们的份,毕竟四个强者是不会伪装一个残破的门派的。

    正在商量的各派首脑突然听到来人报告天剑门拜访,顿时纳闷了。

    天玄宗宗主天星子皱眉询问道:“这天剑门不是被灭了吗?听说只有一个刑御侥幸活了下来,如今在西方蛮荒之地重新开辟的山门,也不知道这刘威四人和他是什么关系?”

    “别问了,叫他们进来问问就是了。”白云观的青云道长建议道。

    刘威四人步入其中,众人的目光在他们上上下打量,是越看越心惊,因为他们看不透刘威几人的修为。

    瞧着他们满脸的震惊,刘威心里偷着乐,不动声色的躬道:“天剑门刘威携师弟妹苍渊,门宇,蓝乐儿拜见各位前辈。”

    天星子摆摆手,甩袖出一道柔和大力,想要阻拦刘威等人的躬,却发现自己的真气挥出如泥沉大海一般,半点都不着力,刘威几人的子拱了下去。

    天星子脸上有些尴尬,这手在半空中,是放下也不是,举着也不是,佯装咳嗽俩声,掩饰尴尬道:“几位不愧为人中龙凤,小小年纪修为便如此不凡。不知你们拜的是天剑门哪位门下,据我等知晓,天剑门可是没人幸存下来。”

    门宇答道:“我们是刑御长老新收弟子,弟子们愚钝,未能领悟他老人家的天剑大道,还请各位不要见笑。”

    “不敢。”众人忙谦虚道,刘威几人的实力摆在那儿,容不得他们不如此。

    “各位请坐。”天星子举起的手又尴尬了,望眼望去,竟然没有适合刘威几人的位置,以往天剑门少说也可位列前排,可是如今天剑门别灭,这实力大打折扣,根本就上不得台面,但是当真要安排刘威几人坐在角落,又生怕得罪了刘威几人,毕竟他们是高人啊。

    刘威心头冷笑连连,见前排无人愿意让座,冷哼一声,拉着门宇就朝角落四张座椅走去。“我天剑门小门小派,还是坐在后头的好,各位你们商量大计,不需要理会我们师兄弟。”刘威阳怪气的哼道。

    天星子尴尬一笑,知不妙,但是硬着头皮也只得打个哈哈,此揭过,商量起对方傲家之事。

    “这傲家必须灭掉,不然我们迟早就是下一个天剑门。”叫的最凶的要属青云道长了,这家伙说出天剑门时偷偷瞄了一眼刘威,却不想被刘威逮个正着,刘威脸上冷冷的笑吓的他脖子一缩,不敢再发布言论了。

    “不错,这傲家必须灭杀,据可靠消息,他们已经得了神诀,若当他们修炼成功再灭杀,那岂不是杨虎为患。”

    “那要怎么灭?”

    “咱们这么多人,还怕灭不了一个小小的傲家。”

    “灭傲家不难,难看难在傲家和龙族的关系密切,若是傲家不顾一切召唤出龙族,那到时候我们这些人全部都要遭殃了。”不少人点头附和这一条担忧。

    “怕什么?他傲家有底牌,难道我们就没吗?大不了和他拼了。”

    “胡闹,有你这么瞎说的吗?”

    “各位,听我一言,咱们不如和龙族交好,让其不要插手傲家之事不就行了。”

    “不行,与龙族交好须得多方时,只怕到时候傲家早就得了消息逃之夭夭,那我们此次的围剿恐怕就要落空了。”

    ~~~~

    他一嘴,你一舌的,整个营帐内成了菜市场,吵吵闹闹的。

    刘威打了个哈欠,头歪在椅子上昏昏睡,蓝乐儿也无精打采的靠在门宇怀里睡着了,门宇深怕吵醒她,小心的呵护着。

    “苍渊,你说这群人都是什么啊?吵死了。”刘威掏了掏耳朵说道。

    苍渊嘴角冷哼道:“这些都是贪生怕死的臭臭虫。”

    “什么虫子,在哪里?”门宇怀里的蓝乐儿突然爆起,大声尖叫道:“快点杀了他,杀了他。”嗓门实在是高,高到所有人都看向了这里。

    门宇捏了一把汗,良久解释道:“各位抱歉,我妻子又想起了师门大仇,一时压抑不住绪。”

    又恢复了吵闹的争论,刘威朝三人使了个眼色,偷偷的溜出了营帐,不过却被有心的几人瞧见了,这些人纷纷摇头,均想道:“看样子天剑门是完了,这师门大仇都这么不上心,唉~~”

    “呼呼,我要再来一碗。”憋的实在是辛苦的几人在小馆子里呼呼的吃起了面条。

    门宇关心问道在胡吃海喝的刘威:“你就不担心吗?”

    刘威耸耸肩,吸完嘴里的一口面,说道:“担心有毛用,反正咱们是来看闹的,怎么打,如何打,还不是他们说了算,我们人微年轻,根本就插不上话,就算给我们发布权,我看这些人也要考虑考虑自己门派的利益,这种事谁打头阵谁就是去做炮灰,换了谁都不会做的,咱们还不如在这里好好的吃点东西,再来一碗。”

    蓝乐儿深以为然的点头道:“就是,多吃点,宇哥,看你瘦的,吃块补补。”那亲昵样看的苍渊和刘威赶忙撤到另一张桌子上~~~

    窗外,不知不觉已经是深夜,一颗不算明亮的行星在半空中被定格住了,久未现的陈惊今儿个突然现出来,他那邋遢的股在下边这颗被他锢的星球上死命的磨着,好像要将这一的虫子给磨杀干净似的。

    听着下面营帐的事,他老人家脸上是越来越叹息,喃喃道:“这群晚辈都什么德行,比我老人家还要疲赖,不就是被灭一个家族吗?至于从天亮商量到晚上还没完没了,人心不古啊。”

    忽然他脸色一凝,对着虚空抓出五指,在虚空中扒拉了数下,口中吐出一个奇怪的音节“輆”,只见从虚空中拉出一全金光的人来。

    “咦,你小子怎么从地球那一界出来的?通道打通了吗?”陈惊一拳打上此人的脸上,将他全的金光打散,露出了一张熟悉的脸来,赫然正是陈抟。

    陈抟躬道:“拜见前辈,陈抟有礼了。”

    陈惊不耐烦的挥挥手道:“你小子修为有了长进了啊?怎么,能够回到地球了吗?”眼珠子一转,继续道:“要是被下面那小子知道通道打通了,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怪你不带他回去。”

    陈抟揉揉被打的有些生疼的脸,嘿嘿笑道:“通道并未被打通,只是我来这的任务已经完成,如今天庭已经颁下法旨,也是在下的造化,谋了个仙职,如今可以往来这俩界了。前辈莫要误会了。”

    陈惊撇了他俩眼,咯咯笑道:“那倒是,变的人模狗样的了。”陈抟脸色一黯,佯装没有听见他的话。

    “说罢,这次怎么找上我老人家,要知道我可是多少年都没管过事了,这次要不是为了帮那家伙了了心事我才懒得出来收刘威这家伙为徒弟,这个徒弟实在是太善良了,一点都没老人家的狠辣气质。你这小子也是的,一点都狠辣,那狂天你杀就杀了,干嘛要封印了,害的现在事越来越麻烦,你说你该怎么补救,我告诉你,刘威虽然不是个东西,但是好歹也是我认定的徒弟,你要是真的把他引入了魔道,看我找你算账,别以为有了一个大靠山就自以为了不起了,天庭的那些神人我可不怕,当年他们哪个不是被我踢着股走人的家伙,你小子这什么表~~~”陈惊滔滔不绝的说道。

    陈抟的脸色好比吃了泥巴一样,又干又瘪~~~

    陈抟咳嗽俩声,尴尬的岔开话题道:“刘威的事早就有了定数,一切都是他命中注定有此魔劫,您老无须担心,此次我下界来只是想摆脱前辈您出手为傲家谋一条生路。”

    “什么?”陈惊瞪大了眼睛,一把揪住他前衣服骂道:“我没听错吧,你说要给傲家一条生路,你知道那群家伙做了什么吗?他们可是要杀我的徒弟喂,要是把他们放了,那岂不是要我徒弟后倒霉,过着被人追杀的苦难子,这件事我不同意,坚决不同意。”

    陈抟挣脱开他的大手,一脸赔笑道:“前辈误会了,不是要饶恕傲家全部人,只是要你帮忙解救傲家的先祖傲无常。此人留下有大用,还请前辈务必要留下此人命来。您要知道这都是定数,就算你不救,那傲无常的命也是无碍,只是为了我等后的算计,免得刘威后的命运多舛,有劳请你出手吧。”

    陈惊挥手拒绝道:“我不救,要救你自己去救,到时候怎么和刘威解释由你亲自去解释,妈妈的,这坏人让我来当,我没这么傻。我去睡我的大觉去。”说着就要纵飞去,不想陈抟一把拉住,恳求道:“前辈,你也是有大智慧,大神通之人,难道你就不算一算我为何如此做吗?”

    “为何?”陈惊意识到事不简单,手指迅速翻飞开始掐算起来,良久抬头骂道:“果然是老天做的好算计,得了,我就做一回恶人吧,免得这傲无常这家伙为了报复杀光我徒弟的亲朋好友,救人一命也算是替我那徒儿积些功德,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这傲无常我救归救,但是救完了怎么整是我的事,你别想插手。”

    陈抟点点头,道:“一切有劳了,陈抟告辞。”还没等他飞,陈惊一脚踢来,踹上他最多的地方,空中划过一道长长的流星,陈惊喃喃骂道:“真是的,以为做了天庭的走狗就了不起了,哼,唉,我那可怜的徒弟,还是师傅我来帮你一把吧。”

    陈惊化作一道流光冲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神通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