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移花接木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酒乘凉 书名:神通乾坤
    “乐儿你瞧那便是傲家的镇族碑,看我打破了他。”一进入傲家,门宇俩人便瞧见了那高大的龙碑,门宇瞧了一肚子气,想要敲碎了好为恩师出口恶气。

    蓝乐儿忙拉住了他道:“别冲动,先把正事做了再打碎不迟。”门宇点头,俩人迅速隐匿气息,向着傲家族地内溜去,与此同时,后冒出了一大批寻宝的人,傲家的人也纷纷知晓入口被打破,急匆匆的跑来。

    数十名弟子驾着剑光落在龙碑前,纷纷架起飞剑,各色豪光飞舞在半空中,组织成最豪华的剑阵,阻隔着这批人的前进。

    “傲家重地,擅入者死。”

    数十名修为都低于淬丹期修为的弟子齐声呐喊,声震整个玄界,仿佛天要塌陷了一般,喝住了一干人等。

    当先一人不惧死的踏步上前,此人一无短材,却生的彪悍非凡,一头红色头发宛如丛林狮豹一般,正是人称矮脚狮的石鈤,他吼声如雷骂道:“少放他妈的够臭,老子就踏进去怎么着,看你们能把我怎么了?”脚上用劲,竟然在青石板砖的小道上踩出脚印来。旁人要踩碎这板砖也不是难事,可偏就难在那份力度的把握上面,能够清晰的踩出脚印而不破碎周边的板砖,不谈其他,单单对于真元的把握上面,便可叫人不可小觑。

    石鈤冷哼连连,一步一步向着内里闯去,傲家这些弟子的剑光交织在他周,却遭一股太极青光阻拦,进不得他

    “好狂妄的畜生,吃我一刀。”突然爆出一声狂野吼声,自内突然间飞出一道强光,刀芒擦着金色的火浪直扑石鈤的头顶。

    “我顶。”石鈤的双手托起,一道青色太极图旋转着自他双手手心飞出,刀芒撞击在上面居然诡异出现凹陷,整个刀芒猛的一弹落地,现出一人来,浓眉虎须的,正是傲家老二傲常。

    傲常手中长刀一扬架在肩头指着石鈤骂道:“你这矮狮子,也敢来我这闹事,是存心找死啊?看刀。”又是一道劈下,刀芒化出数百丈长,直落人群。

    石鈤忙掏出一个铁锅子来,当头轮起,朝着那大刀劈去,火星四,突然间这家伙大叫起来:“傲家畜生,你们想杀人灭口,这是妄想。”奋力一顶将他刀撞开。

    “我灭你什么口了。”傲常骂道:“你们闯入我家,我杀了你们也没错,去死吧你们。”

    傲常突然间发飙,从他刀出无边的霸气,长刀脱手,飞入长空,顿时化出万千刀光,朝着众人头上劈去。强烈的杀气令不少修为低的人呼吸不畅。

    眼看众人就要临难,突然间傲家族地内突然间爆发出一团红光,一声凤鸣打破了这里的一切,那阵刀光仿佛受到了磁力的吸引被吸到了红光之中。红光旋转起来,化成了一个太极图案。巨大的图案在空中旋转,变化,慢慢显出一段经文来。赫然正是《道德经》。

    “大家快看,傲家真的抢夺了神诀了,大家快冲进去抢夺。”**是一切原动力,这些人趋之如骛,疯狂涌入了傲家。傲家的人挡也挡不住,杀也杀不尽。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门宇俩人则在一旁偷笑着,正是刘威叫他们如此作为的。

    而刘威和苍渊此刻正混迹在人群之中,有他们俩人的相助,傲家出动的那些人根本就抵抗不了。

    刘威险的向着傲常慢慢靠近,手心上汇聚了一颗诛邪神雷,趁着他不注意时,偷偷的一掌印上了傲常的后心,砰,巨大的爆炸以傲常为中四散飞溅,刘威早就瞅着机会逃之夭夭。

    苍渊这家伙则更加简单,他没有刘威那么险,直接提刀就砍,脚下已经是尸骨如山了。

    刘威不时的人群中杀进杀出,还不忘收点他们的精血,真不知道他到底有何打算?

    而血水溅红了这些为神诀而发狂的人的兽,不顾三七二十一向着傲家人疯狂砍杀而去。突然间传来一股威压,刘威和苍渊对视一眼,知道这是傲家高手出动了,纷纷退出人群,向着门宇他们汇合而去。

    “你们统统该死。”傲雪痕从天而降,血光冲天一起,靠近他的百十人顿时被震断了心脉,一命呜呼~~~

    傲家族地内,和门宇他们汇合的刘威用手抽出了一个弟子的元婴,以霸道的手段强行搜刮出了关于傲家的一切记忆。将元婴交由苍渊吞噬。

    刘威用白绢擦了擦手,厌恶道:“这傲家真是个肮脏的家族,这小子脑海里全是家里母子叔侄什么的**,靠,这王八蛋简直比地球上恶心的岛国还要恶心。”刘威呸了一口口水。

    带着门宇等人来到了藏兵库,刘威来此是为了后羿箭的,那四枚箭头怎么说都是神器,对于一向喜欢箭的他来说是不可多得的宝物,入宝山怎能不搜刮一番。

    苍渊和门宇俩人轻松的解决了侍卫,刘威不管是否惊动傲家高手,直接用紫电暴力的洞穿了制,宝库的大门被推开了。

    “哇塞。这么多美丽的珠宝啊。”没有女人不喜欢亮晶晶的东西,蓝乐儿也不例外,见到满库都是亮晶晶的珍宝,她的眼珠子很快就变成了亮晶晶的钻石模样,看的门宇是摇头不已。

    刘威咯咯笑着取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乾坤袋分大伙,叫道:“今天不搬空傲家的宝库誓不罢休,明白吗?”

    “是。”四人如同黄鼠狼一般的开始大肆搜刮起来。

    也是傲家倒霉,自认为在玄界之内,无人前来偷盗,哪里料到刘威来了这么一出栽赃,的他们后方虚空,收藏了万年的好东西就这么白白便宜了这几人。

    蓝乐儿靠在门宇的肩头,眼睛都笑眯了,苍渊看着空空如也的宝库,脸上的肌一抽一抽的,看样子憋的很辛苦。

    刘威挥手道:“咱们来布置个大阵法来,我要傲家人都倒霉。”

    “好啊,怎么弄?”蓝乐儿像个玩疯的丫头一般欢天喜地。

    “给傲家的人招招天劫如何?你们还记得黑鹜的那个天劫吗?”刘威挑了挑眉头说道。

    苍渊惊讶道:“你是想要给他招惹巨型天劫,的确是个不错的提议。”

    “可是,我们没人度劫啊?”门宇点出了关键之处。

    刘威咯咯笑着取出了一个小瓶子,道:“靠他呗。”

    苍渊认得这是刘威刚刚收的精血,问道:“你这是做什么?要那些被杀的人的精血干什么?”

    刘威解释道:“这些人刚刚死,可是别忘记了这里是玄界,老天爷可还不清楚,刚刚我看了一下,这些人不少人已经是天劫临的,而且不少人血光气很重,只怕这天劫很难度过,若我布置一个移花接木,移形幻影的法阵来,不怕这天劫不到傲家人头上,到时候我再使点手段,将这天劫弄的整个玄界都是,我就不信这傲家人还有几个人活的下来。”

    门宇三人朝刘威竖起了大拇指,自愧不如。

    “好了,帮我布置法阵。”四人分别在四方设立法阵,法阵布置好,刘威直接隐上了傲家玄界天上顶,离外界只剩下一线之隔。

    运转全的星力试着将那一口精血喷在了玄界的结界上,并且将这些精血的残存的神念的透过了玄界传达天听,顿时外界劫云重重起来,刘威神念散开,他整个人的神念和这傲家玄界达成了共识,傲家内的一切都掌握在了他的手中,磅礴的天劫已经在外面越积越大,里面还浑然不知道,还在拼命厮杀。

    赶上来的门宇在刘威旁护持,不敢有所打扰,天劫感应到了玄界内的煞气,和那起码百人隐匿了气息,愤怒的天劫立马爆发出阵阵雷鸣,似乎要将这一片天地都绞杀干净。

    刘威的神念传达到外界,突然感受到天劫的威力,心神受到一,张开喷出一口鲜血,尖叫道:“快点合力打破这里让天劫进来。”

    四人爆发出自己最强的力量来,奋力一击,犹如惊蛰之龙腾飞起来,砰一声,整个玄界爆发出颤抖来,玄界告破,刘威四人迅速飞离此地。

    还在厮杀的傲雪痕突然间感受到了熟悉的威压,惊悚的看到玄界被打出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天劫正向着立马降下,数之不清的天雷砸下来,玄界陷入了一片火海山崩地裂之中。

    “嘎嘎,傲家人,你们等着吧,这还只是开胃菜~~”得手的刘威朝着玄界撇了一眼,恨声道~~~

    玄界内,仅仅是一道天雷便将在场七成人轰成渣子,傲雪痕也深受重伤,不得已他捏碎了家族信物,家族内一群隐世的老古董们纷纷现世出来对抗天劫,奈何那被刘威加持过的超级天劫岂是他们能够抵抗的,玄界在一片哀嚎声中宣告破碎~~~

    “我耶,好耶。”刘威一头从云头栽下来,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用力的一拳一拳的捶打在地面,每一拳都敲出百米大的深坑来。门宇几人也倒在地上笑的肚子都快抽筋了。

    “刘威,这场仗打的漂亮,咱们下面该怎么做?”最先冷静下来的门宇问道。

    刘威说道:“很简单,继续栽赃,咱们冒充一下傲家的人向其他门派强行勒索,就说傲家要重新建立家族,向他们强行征用的,我想如此一来,傲家的处境不用我们说了吧。”

    “好办法。走,咱们这就去。”蓝乐儿似乎喜欢上这种做贼的事,拉着门宇就走~~~

    五云山,白云观,楚国一间不大不小的门派,不过这些都没被刘威关注,他独有的地理位置让刘威相中了此地,离傲家最为接近,只有三百里之远,不第一个打劫这里,那实在是说不过去。

    四人各自带上了一个面具,这面具独具风采,居然是唐僧师徒面具,苍渊头戴孙猴子面具,门宇带上猪八戒的,蓝乐儿则是沙僧,刘威当然是用了最白白净净的唐三藏了。

    蓝乐儿撅着嘴要和刘威换面具:“不公平,凭什么你的那么漂亮,我们的都这么~~~怪。”她实在是不愿意说出那个字眼来。

    门宇也替妻子鸣不平:“就是,凭什么你的就这么好看,不成。我们不干,必须换好看点的。”

    刘威脑子一转,道:“想换好看的也成,只怕你们不愿意,我可以用真人的脸皮做成面具,只是~~~”蓝乐儿已经受不了呕吐起来,就连杀人如麻的苍渊也受不了,浑恶寒的哆嗦了一下。

    “得,我还是带这些面具吧。”门宇无奈道。

    四人直接杀入了白云观,那里山头的制对他们四人来说等同虚设,如今刘威得了后羿箭,根本就无视任何制,想入则入,想出就出。

    “傲家四魔灵前来拜侯。”刘威扯起一嗓门,震的山头的积雪都飕飕的滑落,白云观观主青云道长正在盘膝讲道,猛然间大被刘威的声音震动,眉头深蹙,一步跨出,便来到刘威四人跟前,喝道:“傲家人好生无礼,胆敢犯我五云山。”

    “妈妈的,谁无礼了,老头,居然胆敢对我家少主无礼,看鞭子。”蓝乐儿抄起从傲家顺来的鞭子就是一击挥去,青云子一侧,面色凝重道:“傲家伏龙鞭,好啊,傲家的人果真蛮不讲理,先是灭天剑门在前,如今又想灭我白云观不成?”

    刘威低沉着嗓音道:“我傲家需要重建,要白云观一应法宝来用,你还是乖乖奉上吧,老头。不然~~~”四人笑不已。

    “四个臭未干的娃娃,胆敢在老夫面前摆威风,看打。”青云手中的拂尘一扫抽向刘威。

    苍渊子抢出,已经抓住他的拂尘,一张猴子脸凑到青云面前,冷恻恻道:“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打。”砰一拳抡在他的眼眶上,可怜的青云道长,好歹也是洞虚的修为,全然没有招架之力,苍渊手上抓着的拂尘上传来一股股磅礴的压力,压的他全动弹不得。

    砰砰,数拳,苍渊将青云踩在脚下喝道:“交出法宝,不然有你好看。”朝蓝乐儿使了个眼色,蓝乐儿一鞭子抽向了旁边的建筑,整个大被打踏了半边。吓的那些弟子们纷纷掏出了自己的法宝。

    门宇一股脑儿的照单全收,苍渊在青云老脸上啐了一口吐沫,嘻嘻笑道:“老儿,蛮听话的,后会有期啊。”四人驾剑而去。

    羞愤死的青云道长对天长吼:“傲家欺人太甚,老儿誓要报此仇。”

    听到后的那声血誓,刘威咯咯邪气笑道:“不错啊,就是要这样,走,下一站哪里?”

    门宇回答道:“下一站楚国皇室。”

    刘威没在意,哦的一声便继续向前而去。

    云头上,看着底下繁华无比的楚国国都安楚城,刘威不啧啧道:“咱们打劫这里不好吧,太多的老百姓了,万一伤了人就不好了。”

    门宇道:“我听闻楚国皇宫内有一批供奉,来自各大门派,要是咱们把他们一次得罪光了,也就省得一趟趟跑了。”

    刘威呵呵笑道:“感你小子就是为了省麻烦才叫我们来这的,也罢,下去吧,不过咱们先看看况再说。”

    四人在城外悄悄的落下,摘下了面具,步入了城内,一入城内,刘威便食指大动,阵阵扑鼻酒香袭来,顿时叫他正事抛到九霄云外,直扑酒香处。

    门宇三人看了直摇头,忙跟上去。

    酒香是从望月楼内传出的,刘威乐呵呵的钻进去,坐下叫道:“小二,快点上好酒。”

    小二麻利的送上酒菜,刘威喜滋滋的倒了一杯,酒刚入口,顿时不是滋味,不皱眉的喝了下去,门宇三人也喝下一杯,也纷纷面露不快。

    门宇一把拉住跑堂的小二,问道:“小二,你这酒怎么回事?我们要的是好酒。可不是这种掺水的假酒。快些换好酒。”

    没料到这小二居然不客气道:“小店的酒每坛都是好酒,客官你怎么可冤枉本店的酒水有问题,你可不要惹事,否则拉你去见官。”

    门宇脸上笑容有些发冷,突然猛的抓住小二的头,将他重重的摁在了桌上,刘威抄起酒坛将酒水全部倒在了他的脸上,寒声道:“既然这酒不假,那么就请你全部喝光,不喝光今儿个我不付钱。”

    店内不少客人见状叫好,看样子这家店做生意一向如此,才会如此不得人心。

    小二拼命挣扎,可是门宇的手就是钳子,根本就容不得他挣脱开,直到刘威整坛酒都倒光了,才放开了他,挣脱的他张口骂道:“妈妈的,你们这些蛮子找死不成,连侯府开的酒楼都敢来闹事,来人啊,快点抓住了狠狠毒打送官。”

    后堂窜出了八名好汉,个个全气息凝实,刘威微微一惊,道:“好大的手笔,用先天高手镇店,这人间的侯爷好大的势力啊。”

    小二见刘威惊讶表,一副小人得志的催促八人道:“还愣着干嘛,不快点动手?”

重要声明:小说《神通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