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栽赃陷害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酒乘凉 书名:神通乾坤
    金光在头顶越汇聚越多,黑鹜终于从呆滞中醒悟过来,破口大骂道:“贼老天,你是不是存心玩弄我啊,龙大爷不过就是小小的偷懒算计了一下,至于给我这么大的天劫吗?”

    刘威瞧了,破口大骂道:“安份点,还不快点凝神对付天劫,真想被活活劈死不成?”

    黑鹜乖乖的盘膝坐下,不过他似乎很不习惯盘膝坐好,索侧卧躺下来,如此度过天劫,只怕当世也就他这一位了,大伙也没心思管这些,只得眼巴巴的看着黑鹜度劫。

    黑鹜全心的放松,让自己的真元一点一滴的缓缓释放出来,在他的周形成了一圈圈诡异的波纹,这些波纹的出现,直接带动了天空的金光越来越甚。

    黑鹜的神识全部落在了天外,与此地的灵气全然结合在一起,神识缓缓的放出,渐渐的,与整个星球和在一处,顿时黑鹜感受到了自己就是这天地,自己就是星球,举手投足间力量非凡,仿佛天劫在面前根本就不算什么。

    突然间天空的劫云陡然变大了数百倍,刘威一见这样,惊呼瞪大了眼睛:“这王八蛋在做什么?他怎么和这里的灵气结合在一起,这不是摆明了要天劫放大力量吗?”

    历来度劫都是凭借自力量,放开真元让天雷临,硬生生扛过去,可是黑鹜却是个完全没经验的家伙,完全可以说脑子是有些秀逗了,居然和天地元气混合在一起,如此一来,天劫误以为下界有一个超凡入圣的家伙要度劫,这劫云自然而然的增大了无数倍,而黑鹜本却是那么点水准,这么度劫,不死成怪。

    “妈的个八字。”刘威大声骂道,只见那劫云几乎覆盖住了整个月亮表面,黑鹜的神念在哪里,劫云就跟到哪里。

    “黑鹜,快点收敛心神。”刘威大声叫道。

    黑鹜被打断,迷糊的问道:“怎么了?”神识朝天上一瞧,顿时吓坏了这家伙,轰隆隆,数不清楚的天雷自天上砸下来,那粗如牛的闪电劈下来,砸在地面,轰的地面就是一超级大坑,而黑鹜则更惨,天雷的力量是冲着他来的,轰炸在他上,顿时将他打入地下百米。

    刘威和苍渊对视一眼,把牙一咬,飞上前,俩人一齐出手朝着天上轰击而去,将黑鹜头顶的天雷轰散了七成,可是即便如此,这月亮表面还是被砸的不成样子。

    劫云还没有散,门宇等人也要过来帮忙,刘威大手一挥将他们退十丈,喝道:“回去,这天劫如今将对我们三人出手,不是你们能够抵抗的。”天劫是没脑子的玩意,对于胆敢出手的人都会无的轰击,刘威实在不愿意看到大伙都遭受天劫攻击。

    苍渊下深地将黑鹜提上来,刘威则已经开始凝聚五行元气了,对于他来说,自星力虚耗的太多,现在也只能如此抵抗,五行雷被他凝聚在手,朝着天上的劫云抛去,正好与要降下的第二道天雷砸中。

    天威不可挡,巨大的震压下来,刘威全一颤,险些站立不稳。

    “妈的,星力消耗实在是太大了。”刘威骂道,况有些糟糕,对苍渊叫道:“下面靠你了,我需要一盏茶的恢复。”

    “好,交给我。”苍渊取出巨野,横刀当立,狂野无比的对着天上就是一刀,无比的杀气竟然将天雷劈散,顺带着居然还劈开了劫云。天劫在苍渊眼中如若无物一般。

    被劈的灰头土脸的黑鹜跑到刘威旁,关心的问道:“你没事吧。”哪里知道这么一分神,一道天雷砸中,脸上被炸的更加黑了。

    刘威又好气又好笑的骂道:“你自己担心点吧。”黑鹜觉得很是没面子,冲天一吼,子陡然化为了龙,巨大的躯在雷电的打击下,浑然不怕,仿佛这些是小儿科。

    一盏茶很快便过去,在一人一龙的强力抗拒下,天劫被度过一半,天空的雷云不断的缩小,况是越来越好转。

    忽然间大伙心头都突然浮现出了各种幻象,刘威苦涩一笑,道:“心魔攻击。”心魔攻击是天劫对于那些实力超群的人专门设计的,就好像专门在暗地里使绊子的谋家一般,他们用各种暗手段来消磨你,直至你被消灭。

    心魔正是那些天魔化入修炼者心间,以无数的火消磨修炼者的本命元气,一旦这些元气消磨干净,头顶再给你来个天雷轰下来,不死才怪。

    看着眼前不断浮现出的各种幻象,**搔首,撩人心头,这是天魔最喜欢做的事,刘威对此全当是在看影片一般,直至心魔突然化作了佳佳的模样,刘威的心神发生了变故,全一颤,在元神深处渴望见到家人的心一下子被勾了出来。

    刘威危险了,他丹田内的气息开始紊乱起来,元神也一阵阵溃散开来,忽然间心魔触动到了刘威元神深处的那一点杀气,那个被狂天设计想要引导刘威入魔道的杀气此刻终于得到了解脱,全力出击,渲染起刘威的元神。

    “杀,杀,杀,杀光这个世界的一切你就只有了,就可以见到佳佳了。”一个声音在刘威的耳边响起,不断的惑着刘威做着这丧失理智的事

    “我要杀,杀,杀~~~”刘威的元神处于崩溃的边缘,突然间收到了这股信息,猛然一震,渐近崩溃的元神立马聚拢,瞬间心魔的攻击不攻自破,浑杀气的刘威睁开双眼,冲着天上的劫云吼了一句。

    苍渊浑一惊,瞪大了眼睛看着全杀气比自己还要浓郁三分的刘威,哗啦啦,最后一道天雷劈了下来,直冲刘威头顶。

    “紫电,去。”刘威提剑冲上半空,不顾后果的撞上了天雷,轰一声,那碰撞处仿佛出现了混沌初开的景象,刘威整个人从天上摔了下来,陷入昏迷之中。

    刘威此刻丹田内的星力一片紊乱,失去了他的主导,星力在体内不断的乱窜,而无边的火也从他脚底的涌泉不断的灌入,企图趁着他心灵失守之时将其带入魔道,但是刘威体内星力太过霸道,这些火一遇到星力瞬间就被炼化成最纯正的灵气化入了星核之中,无形中增加了刘威的实力。

    而刘威的元神,此刻却被飞峰印给锁在了自己的识海之内,正在遭受九天卤风的不断洗礼,入魔的元神相当可怕,完全没有一丝的安分,遭受了九天卤风的袭击,非但没有削弱,反倒有越来越强壮的趋势。

    “怎么办才好?”众人没了主心骨问道苍渊。

    苍渊也没办法,道:“把他抬回去见刑御看看他有什么办法。”

    木眠山谷内,刘威偷偷被转回来已经三了,谷外的白龙也已经不耐烦而暂时离去,大家算是白忙活一场,还连带刘威受伤昏迷不醒。

    “唉~~”这已经是刑御第九次来看望刘威了,他曾经试着和众人一齐抚平刘威体内紊乱的星力,但是却遭到了星力的强势反击,差点弄的人人重伤。更加别说为他开启识海换回本了。一切都只能看刘威自我造化了。

    昏迷中的刘威的意识一直处于元神之中,杀气已经在他心底根深蒂固,根本就无法消除,陈惊无奈的现在他的识海之中,叹息道:“唉,我怎么就会算错呢?怎么还是入了魔道?”

    刘威脖子上的玉坠感应道刘威的危机,发出一道白光,玉坠女也冲入了刘威的识海之中,见到陈惊,躬拜道:“月牙见过前辈。”

    陈惊无精打采道:“别拜了,你这女娃也真是的,危机时刻也不帮帮他,如今危险了到是出来了。”

    月牙赶忙解释道:“前辈勿扰,我法器玉月轮可以帮助他化解此次魔道危机。”

    “当真?”陈惊喜出望外。

    月牙手中漂浮出玉坠项坠,闪耀着白色的圣洁之气,玉月轮在她手心旋转着变大,朝着刘威元神头顶落去。一道月华从月轮上照下,将刘威的元神锢在其中。

    刘威的元神被那月华一照,便好像遇到了最为厉害的火焰一般,全上下冒起了黑烟,正是那侵入心神的杀气,月女一族的人敬奉天地,对于一切邪魔都是深恶痛绝的,自然有一对付入魔之人的办法,这次刘威可以说是得了大机缘。

    然而当刘威全黑气冒的七七八八的时候,那团杀气却盘根在底,根本就不来,如此一来刘威只是解决了燃煤之急,根本就没有彻底摆脱入魔的危机。

    月牙见状咬牙说道:“前辈,现在我将月女族毕生参悟的幻月诀打入他的心神之间。若是后他能彻底悟通幻月诀的话,便可彻底消除那团魔气,彻底摆脱入魔的危机。”

    陈惊一呆,问道:“那是不能的话岂不是还要入魔。”

    月牙苦笑一声点点头将心法打入了刘威的识海之中,刘威只见一道白光闪耀后,一幅星海图展露在自己的脑海里,然后一闪而逝消失不见了,一切都是那么的神秘,难以领悟。

    元神幽幽的转醒对着他们二人拜谢道:“多谢出手相救。”

    月牙有些疲劳的笑道:“你多练出些星力给我就成了。”说完嗖一声便离去。

    陈惊毫不客气的给刘威元神头上来了一击,骂道:“亏你还是我认定的徒弟,自己被人算计了还不知道,如今可好,有一颗定时炸弹在体好的狠啊。真是丢死人了。”刘威只有苦笑,不敢反驳陈惊。

    陈惊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那龙族的事我已经知晓,傲家人设计害人,你就该去灭了他全族,至于那条白龙,叫黑鹜收了送到龙泽去,我量那龙王也不是个糊涂蛋,再不成就叫龙王去借玄天鉴将龙熬的死查个清楚。”

    “玄天鉴?在哪里啊?”刘威问道。

    “在你未来老婆那儿。”

    “什么?未来老婆?”刘威一惊,不想陈惊已经将他的神念送了出去。

    一转醒刘威便觉出体的不良状况,感觉自己的下巴有些酸麻,暗道这是怎么回事?原来这几大伙众人害怕刘威会因为星力不受控制而衰竭而亡,故而硬生生扯下他下巴,胡乱的灌下了各种药物。

    刘威一阵奇怪的随手拍回了下巴,心念一动将所有的星力都收回了丹田之中,神清气爽的走出了房门。

    门口的看守童子一见刘威出门,顿时如同见了鬼一般的欢喜尖叫,最先赶来的苍渊一见刘威,高兴的一拳捶上了刘威的肩膀,呵呵笑道:“我就知道你小子命不该绝,呵呵,结实的嘛?我们还当你走火入魔会实力大减呢。”

    刑御激动的匆匆走来,一把抱住刘威,上下摸摸,老泪纵横道:“没事就好。”

    刘威也深受感动,这里的每个人都对他不错,将他当成兄弟家人看待,人世间最难得的便是这份真存在。

    刘威一把抓来化了人形的黑鹜,在他膛上敲敲打打嘿嘿笑道:“你这黑汉子还真是不赖,只是可惜了妞妞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今后要是配了你,岂不是可惜了。”

    妞妞没好气的瞪了刘威一眼,哼声道:“我才不会喜欢这家伙,哼。”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刘威,你知道吗?那白龙不知道是不是不耐烦了,还是怎么了,居然自己走了。”门宇说道当下的况。

    刘威眉头微微蹙起,思付道:“不管他了,如今黑鹜实力大进,这宝塔就交由他炼化,黑鹜听令。”

    黑鹜乖乖的在刑御的面前跪下,听话刑御差遣:“黑鹜混元一气尊塔乃是我天剑门看守所擒妖魔重地,你若要炼化它,须得发誓从此看守妖魔不得有误,你可愿意担负起这项光荣而艰巨的使命。”

    黑鹜眼睛眨眨,看看一脸笑的有些贼的刘威,忽然醒悟道:“原来你小子坑我,找我做看门的啊?”

    刑御咳咳俩声,立马将宝塔交到他手里,嘿嘿笑道:“黑护法,那就麻烦你老人家了,如今这宝塔内有大小妖魔七百三十三名,其中女妖精则是沾了大半,她们个个生的如花似玉,那个妖魔~~”

    “啊,这么好,我马上去炼化。”黑鹜这小子最是受不了女色的惑,抱起宝塔直冲而去,浑然没注意院子的横梁,砰一声,横梁直接被撞断,他浑然没事的从地上翻起溜之大吉。

    “这小子。”刘威笑骂道回过头来正色道:“我决定要和傲家算算总账。”

    九轮正色道:“你确定要去找他们晦气。”

    刘威寒着脸道:“他们灭我天剑门根基,岂是那三个人头能够弥补的了的,我不灭他满门才怪。”

    诸葛萍立马附和:“对,杀光他们。”煞气凛凛的,她的怒火一点都不比刘威少。

    刑御点点头,冷静道:“的确该给他们颜色看看,不过咱们的力量太过弱小,根本就不是傲家这样的世家的敌手,要想报仇,还得要想的损招才是。”

    刘威一听知道这老小子有了鬼主意,笑问道:“有什么好办法你就说一说吧。”

    刑御等人的头凑在了一道将自己的想法一一说出,众人眼睛精光四,看的出这主意很不错。

    “就这么干,我就不信这傲家这次还不栽个大跟头。”刘威拍案决定~~~

    近半个月一切风平浪静,可是忽然一夜之间,一篇有关于傲家的传闻传出,传傲家得到了上古大神的修炼法诀,更是为了遮掩耳目灭杀天簏城和天剑门,消息一出,各方势力攒动,上古大神的法诀,谁不想占为己有。

    楚国边境,红花小镇内一间普通的酒楼内,刘威和苍渊俩人对坐着品着美酒,听着旁边的武者一些讨论,是关于傲家那篇上古法诀的,俩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的笑容来。

    刘威压低了声音嘲笑道:“正如刑御所说的,不管你是凡人,还是大罗神仙,只要是人心里就有贪念,贪婪人的本源动力,尤其是这些修炼者,个个都是贪得无厌的家伙,上古法诀啊,谁不心动啊,这回傲家有的他们头疼的了。”

    苍渊斟了一杯酒,仰口喝下,得意道:“那是当然,好的东西谁不想要,只是可惜,傲家毕竟是大世家,这点造谣还动摇不了他的根基。”

    “怕什么?你怕门宇蓝乐儿接下来办的事不成功吗?我要叫天下人都信以为真。”刘威恨声道。

    苍渊举杯笑道:“干杯,预祝咱们事顺利。”

    傲家玄界的入口,正是在这红花镇的旁边枫花山谷,此刻大批的修炼人士齐聚在此,纷纷在寻找着进入傲家玄界的入口,只是这入口实在是隐秘,早早来此的人寻了三都还未曾寻找道。

    受派遣的门宇与蓝乐儿俩人乔装打扮,扮作一对老夫妇,徐徐走进山谷,旁人见了他们,感受不到他们上的气息,均以为不过是普通老人,但是突然间俩人子朝着山道旁一块大石一撞一闪,便突然消失不见了,门宇悄悄的解除了大石上面的锢,打开了傲家的大门,众人知道遇到了高手,纷纷跟随而去,一瞬间,傲家玄界再无神秘可言。

重要声明:小说《神通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