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道魔一体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醉酒乘凉 书名:神通乾坤
    “闭嘴。”无道吼道:“现在不是吵的时候,想办法才是。”

    杀神闷哼道:“咱们是没办法了,陈抟又不在,我看也就只有~~”俩人的目光一齐看向星空深处,异口同声道:“难道要求他?”

    “不行。”无道立马否决道:“那个魔头被咱们镇压了这么多年,指不定有什么鬼主意,他会那么好心才见鬼了。”

    杀神撒手不管叫道:“那你说还能怎么办?你说怎么办?你说啊?”

    无道指着一脸皮赖样的杀神,指着他的手指哆嗦了半晌,最终无力的垂下,说道:“就依你,走。”俩人架着刘威向着星空深处而去。

    无尽的黑暗充斥在此地,在三人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漩涡,这是一个黑洞,一丝都透不过的地方,杀神俩人架着刘威来到此地。

    巨大的漩涡发生了扭曲,尜尜声自内传出:“杀神,无道,你们俩个臭小子今儿怎么好心来看我啊,奇怪,怎么带了一个小子来?是不是给我吃的啊?”

    “闭嘴,狂天。”无道喝道。黑洞受到他力量的挤压一阵扭曲,但是很快便恢复原样。

    “哈哈,嘴长在我上,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们俩个半废的家伙来这想干什么?陈抟那家伙呢?这个混蛋当年算计我,还我功亏一篑没能灭了贼老天。可恨啊。”狂吼声自黑洞内传出,飓风从黑洞内刮出,吹的三人衣衫猎猎阵响。

    杀神嘲讽道:“怎么,当年你们众人算计数天地生灵,想以他们的魂魄怨念为引破开天道失败被封印在此,你还有怨言啊,你活该死在这里,你这个大白痴。”

    “哼,少废话,你们俩个也好不到哪里去,这天道早就变质,你们这俩个残魂早晚也要被他收拾的。”

    “我们的事轮不到你来插手。”俩人异口同声喝道。

    “哈哈,我懒的管,也无心管,倒是你们俩个,无故带个小子来我这来做什么?难道不怕陈抟找你们算帐?”

    “狂天,这小子被我的杀气所影响入魔,我们来此就是希望你帮助他脱离魔道。”杀神说道。

    沉吟了良久,黑洞中心突然出一道黑光,在刘威上扫了一扫后。洞内传来狂天的惊讶声:“混沌之气,而且是凝练了星辰之力而化出的混沌之气,好资质啊,可惜啊,却偏偏被你们俩个大白痴害的神智模糊了。”杀神俩人面上顿感无光,想要反驳但是却无力反驳,只得吞下这个苦果。

    “好了,把他交给我,我全力试试。”

    刘威被俩人推入了黑洞内,昏迷的他飘入了一个黑漆漆的堂内,这座堂由二十八根立柱所支撑,而立柱内更是封印着二十八具尸骸,这些尸骸正是上古之时泯灭的一批强大神人,这些人正是曾经跟随狂天的部下,狂天这人虽然生拼狂妄,企图逆天,但是对自己的部下,却不无,顾念旧,才在这被封印的数万年里,将神尸封印在此,想要借助自己布下的大阵将他们复活。

    刘威的体徐徐漂浮穿过立柱,来到了板前,一头白发的狂天闭目躺在此处,他的伟岸无比,绝对的英雄气,常人看了绝对想伸出手指好好称赞一番,从狂天的出一道魔光在刘威的眉心处。

    悠悠转醒的刘威见到了黑暗的堂,黑暗的光芒在自己的周漂浮,不吓了一跳,狂天坐起来,看着不知所措的刘威,嘲笑道:“陈抟选定的传人竟然是个胆小鬼。”

    “谁是胆小鬼。”刘威站起来骂道,这一站起来,才发现自己全一点劲力都提不上来,神念沉入丹田,只见一团黑色的气息灌注在了自己的真气上,阻碍着自己提气。

    “你对我做了什么?”刘威面色凝重质问道。

    狂天伸手手指一弹,刘威的面门顿时受了千钧之力,整个人被弹飞十丈远。

    “你最好对我狂天客气点,否则我不给你医治。”

    “我要你医治什么?”刘威翻站起问道,虽然没了半点真气,但是的强度依旧存在,这点撞击根本就不算什么。

    狂天惊讶的看着刘威的,嘎嘎笑道:“不错的,若是修炼魔道绝对是上佳的,可惜啊,你是陈抟的传人,道不同不相为谋。小子,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已经入了魔道,若不是我出手相助,你早就已经被杀念冲昏了头。”

    “入魔?”刘威回想起了杀神的事,惊出一冷汗,道:“你说的是真的?”

    “不错,如今你已经入魔,若没有我,你根本就不能清醒。小子,跪下求我吧,只有才能帮你”

    刘威瞪向狂天,冷冷道:“说吧,你到底有什么条件才肯帮我解除上的魔。”

    “好小子。”狂天很是欣赏的看着刘威,道:“我刚刚已经发掘你体内有了一个自己的小世界,那么我要你去虚幻秘境帮我一个忙,放心这对你是好事。”

    “好事?”刘威才不信道:“看你根本就不是好人,要我做的事肯定不会好到哪里去,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

    “你不听也不成?”狂天尜尜狞笑道:“你上的魔必须要到虚幻秘境才能化解,你要想不死,就必须去,我不过是想要你帮去一下,完成我的一个心愿罢了,你又何必拒人千里之外呢?”

    刘威思前想后,觉得自己是被他吃定了,无奈道:“好吧,反正你都吃定我了,我能不答应吗?”

    “好小子,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的,来坐下,我现在帮你导出杀念。还你本来清心面貌。”刘威依言盘膝坐下。

    狂天在他上掐了个静音咒,突然狂笑起来:“陈抟,数万年前你算计我,现在我算计你的传人,咱们谁也不欠谁的。”魔手拍在刘威的头上,滔天的魔气灌注刘威体内,将他丹田内的杀神杀气引出,狂天并未向他所说的那般将杀气引出,反倒是将这些杀气悄悄的引入了刘威的识海之中,刘威的元神根本不察,就吸入了杀气,一颗杀念的种子悄悄的埋入了他的心中,久而久之,就待时机一到发芽成长起来。

    “哼,这样还不够,你修炼的似乎是巫族的法诀,这点程度还不够。我来帮你一把吧。”狂天的魔气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在刘威的经脉中行走,将原本已经构造好的不灭金给打算了,饶是刘威的意志够坚定,此刻也疼痛的叫出声来。

    刘威想要开口叫道,但是却被狂天一个制给封住了全,他的上冒出了俩种孑然不同的光芒来,一种是不灭金特有的金光,另一种则是不灭魔体才拥有的紫色魔光。

    俩种光芒在刘威的上互相盘桓互相攻击,似乎都要将对方吞噬的架势,刘威的成了战场,只见他一半是金光灿灿,正气浩然,而另一半子,却生出了长约数丈的骨刺来,如同恶魔一般。

    “让我来帮你一把。”狂天欢喜的再度加大了魔气的输入。

    “狂天,想不到今时今你还不死心。”声音来自刘威的丹田之中,正是刘威的飞峰印中陈惊留下的一点元灵。

    飞峰印飞出,冒出森森白火就冲狂天的头上砸去,狂天被砸入一尺厚的板石内,这大内也不知道有多少层制,被他这一砸,顿时整个大都颤抖起来。

    陈惊现出分神来,对着狂天剑眉冷竖骂道:“好你个狂天,想当年若不是看你修炼不易,估计才饶你一命,命陈抟封印你,想不到今天你连本尊的徒弟都敢算计。”

    陈惊看向痛苦不堪的刘威,眼中出一道金光直玉坠上,骂道:“你这丫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来历,若不是刘威帮你,你那里能够这么快恢复,还不快点把他上的魔气吸干,难道你真要他入魔不成?”

    玉坠上传来一声抱怨,如龙饮水一般的一口气将刘威上的魔气吸干了。刘威的脸色这才恢复正常,运转起心法恢复起

    狂天惊悚的看着陈天,尖叫道:“你这老不死的还留在这一界,你怎么还没走。”

    “我干嘛要走?”陈惊双手叉腰的说道:“我老人家的尘缘还没了呢?陈家那么一个烂摊子还等着我解决呢?你个狂天别以为叫个拉风的名字就当真拉风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格杀了你。”

    “你敢杀我,你就不怕我的部下找你算账,当年可是谈好的,我受封印万载,你和陈抟便不得找他们麻烦。”狂天据理力争,但是毕竟实力不如陈惊,语气颇有些软弱。

    不过即便是如此,还是惹怒了陈惊,陈惊大手一挥,飞峰印瞬间长大一辈,朝着狂天头上就一罩,一道七彩流光将他吸住了,连发出惨嚎声都来不及就被吸入了印中。

    “好小子,我灭了你,你连个都没的放,真是没劲。”陈惊感叹的收回飞峰印,飞峰印是他祭炼多年的法宝,这威力的可怕也就他清楚,对于狂天这样一个当年逆天失败而遭封印数万载的人来说,实在是不够开胃的。

    陈惊看向刘威,眉头深锁起来,骂道:“怎么回事?这小子的混沌之气怎么变了味了,怎么走魔门炼体的路子?快点给他停下来。”陈惊一掌拍向刘威的口,岂料刘威此刻正值修炼当口,一股磅礴大力反震过来,只有一点元灵的陈惊根本就弱不风。

    “我的乖乖,这什么力量。”陈惊看着有些震麻的手有些不知所措,忽然他掐指算来,只见他手指翻飞,一会儿面色凝重,一会儿眉飞色舞,良久他一拍大腿喜道:“好小子,想不到你后竟然会有这么一番造化,虽然你后修炼会有点小挫折,不过嘛?正所谓走的冤枉路多了,成长的也就越快,快快修炼吧,我老人家走了。”嗖一声,飞峰印回转刘威丹田。

    原来刘威体内的混沌之气因为受到了魔气的搅乱,别破坏殆尽,本来还不知道如何修炼的他感应到魔气在经脉中的行走路线十分巧妙,试探的按照魔气的运行路子走下去,他竟然发现自己的得到了成长,尝到了甜头的他索将不灭金和不灭魔体一块修炼。

    混沌之气本就是集天地元气于一体的本源之气,能够模拟天下一切真气,这魔气自然不在话下,刘威如此一运转心法,偏偏将道魔俩种截然不同的体质拧在了一起。他还未自己拥有了强大的而沾沾自喜时,却不知道自己在自己体内留下了一个隐忧。

    魔,是好杀,凶厉,集一切人类本源罪恶一的,魔体更是邪恶的化,刘威后的道心将要时时受到魔道的惑,若是哪天他一个不慎,便要遭受心魔噬心,沦为魔道。而且他的元神之中还被植入了杀念之气,那一丝的杀气更是颗炸弹,不知何时便会爆炸。

    不过这一切都要后才见分晓,但是陈惊刚刚也为刘威算过一卦,知晓他虽然磨难重重,但是却也不是短命之人,自是不用多加担心。

    收功,刘威睁开了双眼,那双眼中充满了紫光,这正是魔体初成的表现,他站起来,挥了挥拳头,感受到那强大的劲力在经脉中震,喜不自

    “哼,老东西想算计我,还不是被人打死了。”刘威清晰的知晓刚刚的一切,他很是欢喜自己有着这么一位大佬罩着,后想死都难了。

    刘威在内转了转,当他看到那些神尸时,高兴的哈哈大笑,紫电一出,这些神尸就被他全部给拽了下来,全部收入乾坤袋中,可怜狂天凭着一修为想要复活的得力手下就这么被刘威给断送了生机,自此重生无望。

    “哈哈,你们俩个老东西害的我好苦,看脚。”刘威驾着紫电冲出了黑洞,一脚踢向杀神的股,杀神一躲,毫不客气的反踹回去,砰一声,一股柔和的大力将刘威送了出去~~~

    半个小时后,刘威从俩老的口中得知了上古之时发生的一些事,才得知上古百姓天神的恐怖之处。

    上古之时,天地是相通,天神与人是共生的,人与神根本就没有等级制度,他们是平等的,他们各有神通来为自己谋福祉,攻伐异类,将他们圈养,教授这些奴隶法诀,使他们成为了弱小,但是生命力极其强的怪胎,这就是后来的仙的始祖。

    神与人的存在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很快他们就出现了分歧,人类信奉天地,认为应该杀光那些只知道掠夺天地的神,而神则认为人类该奴隶于他们,认为他们高贵,是天之骄子,天生就该拥有一切,信仰的冲突引发了大战。

    当时陈抟无缘无故来到了这异界,搅和进了这些事之中,他带领杀神无道等人一同抵抗天神的征战,最后天地发生了动,也就是在那一刻,天罚出现了,神人和人族损失惨重。

    神与人才明白自己都被天道算计,成了牺牲品,故而立下停战协议,人间得到了恢复,不过因为损失了一大批的强者,仙的出现很快引领起人族的复兴。而天界的神人,很多都被陈抟封印起来,狂天就是其中一个。

    “这个狂天哪里有点神人的样子,根本就是一个恶魔。”刘威想到自己差点被他害惨就不寒而栗。

    杀神说道:“别这么说他,若不是这万载的封印,他不可能会变成这样。”

    刘威点点头,问道:“有点疑问我想问二位,当年陈抟真人是被天道安排才来此,那么他为何不帮助神人,相反却要相助人类?”

    “因为他是人,是仙。”无道回答道:“陈抟是人类,自然是看不惯神人的所作所为。而且他背后还有家族的压力,他生而便要与神为敌的。”

    “家族?”刘威还是第一次知道陈抟有家族,想要开口询问,但是见他俩人言辞闪烁,看样子是不想告知陈抟后的家族,也就打消了询问的念头。

    刘威拍拍股,道:“好了,闲话家常也说完了,该告诉我那几位朋友在哪里了吧。”

    一提起他的朋友,俩人的脸色瞬间跨了下来,杀神叫道:“不妙,苍渊那小子还被困在梦里面呢?我先闪了。”第一个逃跑了。

    刘威看向无道,问道:“无道前辈,告诉我其他人呢?”

    “他们都~~都很好。”无道有些为难谎道。

    “说,他们在哪里?”刘威猛的一喝道。

    无道浑一哆嗦,小声回答道:“那个除了那俩个女魔法师不小心被弄死了,其他人现在都有人在传承。”

    “什么,你们弄死了凯丽俩人。”刘威咬牙切齿,恨不得咬死这老东西。

    无道赶忙解释道:“你别急啊,我们也不想啊,这天地灵根和玄古洞通着的地方制很强大,我们现在残存的法力也只能把你们拉过来,那俩个女孩我们实在是保不了了。”

    “哼。”刘威鼻子喷出粗气,显然是气的不轻。

重要声明:小说《神通乾坤》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